天路杀神 第二一四章 讹诈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妥。”叶信摇了摇头:“我们没办法评测其他宗门的反应,真要闹大了,会很麻烦。”

  虽然这一次因机缘巧合,一口气便占了两座宗门,但叶信心里很清楚,他们的实力和宗门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一旦爆发冲突,有资格参与战斗的只有苍妒兵四个人,加上他和鬼十三,再算上萧魔指和宁高悟,也不过八个,何况宁高悟和萧魔指未必会出死力。

  “太遗憾了。”邓知国叹道。

  “其实占不占大羽国,没多大区别。”叶信淡淡说道,不过是养羊而已,没必要浪费太多精力,与其苦心关注自己的羊,还不如把更多的时间用去寻找其他羊群,这是肉食性思维和草食性思维的根本区别。

  第二天清晨,象叶信估计得那样,韩达升果然带领着大羽国的重臣赶到了军营,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估计一夜都没能睡安稳,黄浅已经战死,冯阳和李红阁根本没敢露面,毕竟昨天刚刚率领大军进攻天狼军团,今天还要显身就是寻死了。

  这一次,韩达升没有得到礼遇,温元仁和邓知国全当没看到韩达升,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韩达升带着臣子们在帅营前站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郝飞才慢条斯理的走出来,让韩达升进去。

  韩达升陪着笑脸,迈步向帅营内走去,那些臣子们跟在后面,郝飞伸出胳膊拦住了那些臣子,冷冰冰的说道:“你自己进去就行了。”

  韩达升的笑容变得僵硬了,没有臣子的保护,他真的没胆量去面对大卫国的那个杀星,可转念又一想,如果大卫国一定要把事情做绝,他躲在红海城也没什么用,军心已彻底涣散,只凭一座高墙是挡不住天狼军团的。

  韩达升猛一咬牙,向那些臣子们使了个眼色。大步向帅营走去。

  去了帅帐,正看到叶信、苍妒兵还有侯轮月交谈着什么,各个笑容满面,显得格外亲近。看到韩达升走进来,叶信的脸色转冷,上下打量着韩达升。

  “见过太尉大人,见过两位上师。”韩达升心中忐忑不安,随后束手而立。

  没有人邀请他坐下。堂堂的一国之主,到了这种境地,是无法忍受的羞辱,但无法忍受也要忍受,谁让自己做出了糊涂事呢!

  苍妒兵一笑,起身向韩达升招了招手,示意韩达升坐在他的座位上。

  “不敢不敢,孤本是一介凡夫,怎敢坐上师的位置。”韩达升受宠若惊的说道。

  “让你坐你就坐吧。”苍妒兵说道,随后他看向叶信:“太尉大人。事情已经发生了,没办法挽回,国主孤身入营,还是有诚意的,你们不妨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还能怎么谈?”叶信冷冷的说道:“我给过他们机会,他们却想着要把我置于死地!昨夜如果不是老候护着我,恐怕我早就死在红海城了!”

  “太尉大人,此事当真怪不得孤!”韩达升惶急的说道:“是黄浅擅自启用刀兵,当孤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混账!”叶信一掌拍在案头。把韩达升吓得身体猛地打了个寒颤:“你懂不懂什么叫开诚布公?你不知道黄浅要做什么?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重说一遍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达升用求救的目光看向苍妒兵,苍妒兵轻叹一口气:“国主,还是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吧,你这么做……我都没办法帮你了。”

  “是黄浅!都怪那黄浅!”韩达升只能把一切都推到死人身上:“他私自勾通狼骑的叛徒。一心要置太尉大人于死地!满朝臣子都被黄浅所骗,孤虽然是国主,但众志难违,只得听从黄浅的摆布,太尉大人,孤真的冤啊……”

  “说起狼骑的叛徒……”叶信眼中浮现出杀机:“那芍药可在外面?”

  “在在。我已经让人把他抓起来了!”韩达升急忙回道:“现在就在营外,一切听太尉大人的吩咐!”

  “来人,去把那叛徒给我宰了!”叶信喝道。

  “太尉大人,且慢。”苍妒兵急忙说道:“那个芍药可不能动。”

  “为什么?!”叶信挺身站了起来。

  “太尉大人,还用我明说么?”苍妒兵苦笑道:“芍药可是真真姑娘的心腹,真真姑娘进了落霞山之后,深得宗主喜爱,真的害了芍药,恐怕真真姑娘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了,其实……说起来都是太尉大人的错,如果太尉大人不是和温容订下了婚约,真真姑娘又岂能毅然决然的离开狼骑,来到大羽国?“

  叶信沉默了,韩达升不由自主竖起耳朵,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算了吧。”苍妒兵说道:“否则,你和真真姑娘的情分就再无法挽回了,何况真真姑娘可是资质极佳的药师,不止是得到宗主的喜爱,几位长老也对真真姑娘颇为推崇,如果真的彻底闹翻了,就算宗主对你再为回护,恐怕也帮不到你了。”

  叶信显得有些沮丧,慢慢坐了回去。

  “上师,莫非……太尉大人认得落霞宗主?!”韩达升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件事一定要问个明明白白。

  “国主应该知道的,太尉大人的生母是落霞山的修士。”苍妒兵缓缓说道:“太尉大人的亲舅舅现在正是落霞山的长老。”

  “原来如此……”韩达升目瞪口呆,差点坐到地上,原来叶信的来头如此之大。

  “也怪我。”苍妒兵说道:“年前我随着谭长老去无界山历练,曾经遇到过太尉大人,但只是远远见了一面,昨夜看到叶太尉有些眼熟,所以提到了无界山,才知道原来太尉大人就是谭长老的亲外甥,如果早认出太尉大人,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风波了。”

  韩达升只感觉象吞下了黄连一般,他全明白了,怪不得苍妒兵当时信誓旦旦要帮他除掉叶信,结果却根本没出手,怪不得叶信身边有如此恐怖的修士追随,怪不得叶信根本不在意徐守义的身份,人家是有大靠山的!

  “原来太尉大人是自己人啊!”韩达升跌足长叹。

  “给我站好!谁和你是自己人?!”叶信喝道。

  韩达升立即挺直身,他已经下定决定了,不管叶信今天怎么羞辱他,他也要极力配合。

  “太尉大人,国主和落霞山是有渊源的,千万不要做糊涂事。”苍妒兵缓缓说道。

  “我不难为他,但他总要给我一个交代吧?”叶信恨声道:“韩达升,你可曾见过了我军死难的将士?!”

  “见过了。”韩达升吃力的说道。

  “你自己说说,你应该怎么做?”叶信冷冷说道。

  韩达升脸颊上的肌肉搐动了一下,再次用求救的目光看向苍妒兵。

  “太尉大人,就不要难为国主了。”苍妒兵说道:“还是你来说吧,怎么样做你才能满意?”

  “韩达升,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你把欠下的元石全部给我补足!”叶信说道。

  “没问题!”韩达升又惊又喜的说道,昨天他还在叫苦不迭,但今天已经不在乎了。

  “老苍,大羽国每年向落霞山进贡的元石有多少?你应该知道吧?“叶信看向苍妒兵。

  “知道,总额是五万颗元石。”苍妒兵说道。

  “以后每年再加两万颗元石,至于上中下品如何分,老苍你说了算。”叶信说道:“全当我这个晚辈给落霞山的孝敬了。”

  韩达升几乎当场吐出一口鲜血,如果不是情势比人强,他都能扑上去和叶信拼命,孝敬?你这是剜别人的血肉当孝敬?!

  “这个……恐怕会让国主为难了吧?”苍妒兵皱起眉。

  “他不为难。”叶信说道:“李红阁与冯阳,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血山军团和天波军团,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红海城的城防军必须要解散,整座红海城,留一支宫禁军已经足够了。”

  “太尉大人,如果大任国兴兵进犯,你让孤如何自处?!”韩达升异常激动的怪叫起来。

  “我来替你打。”叶信淡淡说道。

  “什么……”韩达升呆住了。

  “如果大任国有异动,我来帮你,宁高悟不足为虑,在我退兵之前,会派人去和宁高悟打声招呼的,放心,我可以用脑袋担保,他绝对没有这个胆量。”叶信说道:“如此,大羽国再无外患,你只需管好你的子民就可以了,刚才你不是说,拦不住那些世家么?从今天开始,大羽国只剩下一支宫禁军,人为鱼肉、你为刀俎,自然能做到一言九鼎,不过,以后大羽国再做出什么不当的事情,我可就唯你是问了。”

  韩达升是彻底傻眼了,按照叶信的方法,大羽国的国力会被削减到了极致,但他的君权却能获得大幅膨胀,或者说,他讲成为真正的、也是唯一的主宰。

  叶信的决定本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的,但叶信用巧妙的办法把他和公国分割开,甚至让他的个人利益与公国利益站在了对立面,他一时做不出取舍。(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