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一七章 杀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戛然而止,站在距离船舱七、八米远的地方,恶狠狠的盯着叶信。

  那美貌女子痛得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她一直娇生惯养,难以承受这种痛楚,此刻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干脆些晕厥过去。

  “小子,放了我家小姐,我可以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沉声说道。

  “你拿我当白痴?”叶信笑了,他的嘴角还在向外溢血,白森森的牙齿分外显眼,使得他看起来就像一只野兽:“按我说得做,把你的法宝放在地上!”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没有动,看向叶信的视线愈发凶狠了。

  叶信突然抽出杀神刀,用刀柄砸向那美貌女子的另一只手腕,砰……刀柄在那美貌女子的手腕上刺出一个窟窿,又深深刺入到船板中。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不由抖动了一下,而凄厉的哭嚎声再次响起,在舱道中震荡着。

  “把法宝放在地上。”叶信冷冷的说道。

  他做为谈判专家,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类似的场景,虽然不敢说能清楚的洞察到每一个犯罪分子的心理逻辑,但他清楚自己最害怕碰上什么样的性格,绝望、偏激、冷血、歇斯底里、******心理等等,一旦犯罪分子拥有三个以上的因素,谈判就极有可能要失败。

  现在他要做的,是从心理上成为他以前最害怕碰上的那种人。

  “你知不知道金龙旗代表着什么?”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只知道你不按我说得去做,会发生什么。”叶信冷笑,接着抽出杀神刀,刀柄向后,正刺入那美貌女子的大腿:“放下你的法宝!”

  那美貌女子尖叫一声,这一次她很干脆也算是如愿的晕厥过去了,软软趴在了地板上。

  “无耻!”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怒吼道。

  叶信没有回应,只是举起了杀神刀。

  “慢着!”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长长吁出一口气,接着双手一摊。手中的飘带慢悠悠飘落在船板上:“现在可以了吧?”

  “转过去。”叶信说道。

  “你还要怎么样?!”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怒道。

  “我让你转过去!”叶信慢慢举起了杀神刀,既然对方已经让了一步,那么他再稍微施加一点压力,肯定还会再让第二步。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无可奈何的转过身。背对着叶信。

  “向前走!”叶信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咬了咬牙,沿着舱道向前走去,走到舱梯前停下了。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他不怕僵持,苍妒兵占据了优势。等苍妒兵解决了对手,主动权将落到他的手里。

  就在这时,一条扭曲的身影从舱室后端的一处铜管中探了出来,静静注视着叶信,他的动作悄无声息,也没有任何元力波动。

  叶信无从察觉到对方的存在,他保持着全神贯注,杀神刀的刀锋始终贴在那美貌女子的颈下。

  “今天的事情是一个误会。”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慢慢转过身:“我可以立下毒誓,只要你放了我家小姐,我们马上就走。而且绝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你们的坐骑好像是无界天狼,应该是大卫国的人吧?小子,你可要想想清楚,我们金龙旗的人虽然很少在陆地上走动,但各处宗门都要给我们一点面子,真的惹毛了我们,我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你们逃回大卫国也没有用。”

  叶信只是笑了笑,目的已经达到,他不想再多费唇舌了。继续僵持下去就好。

  “小子,我在和你说话,听没听到?!”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发出怒吼声。

  叶信轻叹一声,右手微微晃了晃。这是在警告对方。

  “小姐?”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突然向前走了几步:“你是不是已经害了小姐?让小姐起来说句话!”

  “她没事。”叶信淡淡说道:“你还是稍安勿躁吧。”

  “不对!”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却显得愈发暴躁了,他再次踏前几步:“让小姐起来说话,快点!否则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此刻,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距离扔在地上的飘带已经不足五米了,这对叶信而言是一个危险距离,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事情有些不对。

  如果谈判者显得比犯罪分子更激动、更偏激,通常只代表着一件事,就是为了尽可能的吸引犯罪分子的注意力,为狙击手的射击做准备。

  后方那条身影已经从铜管中探出了大半个身体,手中持着一柄短剑,遥遥指向了叶信的背心,他穿着一身光滑的水服,而且好像刚刚从冰水中出来,不但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连温度都没有。

  突然,一滴水从水服上滑落,轻轻落在船板上,声音非常轻微,但对已提高警觉的叶信而言,滴落声无异于一道惊雷。

  下一刻,叶信的身形蓦然挺直,反手抓住那美貌女子的脖颈,接着把那美貌女子向后投了出去,而他的身形顺着自己的力道向后仰倒,同时杀神刀全力贴着地板横扫。

  叶信根本没看到自己身后有没有人,也来不及去看,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全力以赴出手。

  前方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影已闪电般逼近,双手一抓,抓起了自己的法宝,接着飘带向叶信急卷而来,他和叶信是同时出手,等飘带逼近叶信时,叶信已仰倒在船板上,以毫厘只差让过了这一击。

  穿着水服的杀手见叶信动了,立即向前扑近,但短剑刚刚刺出,那美貌女子已翻滚着向他飞来,他不敢伤到那美貌女子,而且潜行而来主要目的是为了救人,本能的收回短剑,用另一只手抓向那美貌女子。

  在这刹那,他的视线已被那美貌女子遮挡住了,根本没看到叶信仰倒,当叶信的杀神刀横扫而至时,他眼角瞥到了闪亮的刀光,不由怪叫一声,向上掠起。

  可惜,他的反应只是慢了那么一点点,虽然连半秒钟都不到,但已经能决定胜负了。

  叶信的杀神刀本来能把他的双腿从膝盖处斩断,现在斩中的是他的脚踝,刀光掠过,那穿着水服的双脚已脱离了身体,血光绽放。

  轰轰……飘带擦着叶信上空飞了过去,正击中舱室的墙壁,木板片片破碎,露出了一个大洞。

  叶信翻身纵起,杀神刀由下而上,贪狼战决第二式:倒卷山河。

  那穿着水服的杀手刚刚发出惨叫声,气息散乱,而叶信的刀光再次掠至,从他的侧腰切入,从他的上肩透出,把他的身体斩成了两段。

  叶信穿过迸射的血光,一手抓住那犹在半空中翻滚的美貌女子,继续向前冲刺,冲入舱室墙壁上的大洞,接着身形一旋,把那美貌女子挡在自己身前,杀神刀横在那女子的脖颈间。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再次变得僵硬了,他的脸色阵青阵白。

  “和我玩这种套路?”叶信发出阴沉的笑声:“我玩这套路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你不要乱动!”那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明显有些慌乱了,他一边说话一边向前走了两步,试图继续逼近叶信。

  叶信向后退了两步,他发现了对方的慌乱,应该与自己手中的人质无关,因为刚才是同样的情境,对方尚能保持镇定。

  “不要动!”那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发出怒吼。

  叶信偷眼向两侧看了看,突然发现在暗影中有一只巨大的囚笼,囚笼中有一个大汉,囚笼左右上下还有后方排列着密密麻麻的钢钉,那大汉的双脚无处可放,只能踩在钢钉上,钢钉间布满了血迹,囚门中竖立着一根根粗如儿臂的铁柱,铁柱上布满倒刺。

  叶信的视线和那大汉撞在了一起,那大汉顿了顿,突然侧头看向一边,叶信顺着那大汉的视线看去,看到了一只轮盘,轮盘上牵扯着一根根铁索,连接着囚笼。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倒吸一口冷气,他注意到了叶信在向什么侧头,双瞳陡然收缩成针尖大,再顾不得许多,纵身向叶信所在的舱室扑来。

  叶信立即做出反应,他把那美貌女子向前一推,接着飞起一脚,踢在那美貌女子腰间,接着向那轮盘冲去。

  “拉下来!”那大汉发出含糊不清的吼声。

  叶信冲到轮盘前,用力抓住轮盘,向下一拉,嗖嗖嗖……一根根铁索向内收缩,叶信这时候才看清,原来铁索的一端连着几根粗大的铁钉,铁钉洞穿了那大汉双肩、双臂,让那大汉动弹不得,随着铁索的收缩,那几根铁钉被硬生生拔了出来。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已冲入舱室,他没有理会跌落的美貌女子,向囚笼看来,发现那一根根铁钉已被拔掉,他目眦欲裂,尖叫着冲向囚笼。

  囚笼中的大汉陡然发出疯狂的吼叫声,接着撞向囚门,撞击的力道奇大无比,整艘巨大的海船似乎都被震动了,而囚门上的铁柱竟然被撞弯。(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