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一八章 凶险的世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停下来,他脸上的惊恐之色愈发浓重,突然转身向后冲去。

  轰……那大汉再次撞击在囚门上,一根根明显变得扭曲了,虽然出现的缝隙还不够让一个人钻出来,但固定囚门的铁栓已经崩裂,那大汉不顾上面的倒刺,抓住铁柱用力一晃,便把整个囚门扯了下来。

  下一刻,那大汉猛地把囚门甩了出去,重达数千斤的囚门在他手里简直和稻草没什么区别,囚门裹挟着沉闷而又凶猛的呼啸声,砸向舱道。

  那穿着金色长袍的身影向前扑去,险险避开了囚门的撞击,他倒是避开了,那匍匐在地的美貌女子却被翻滚的囚门刮中,血肉飞溅,接着囚门又砸中舱室的墙壁,破开大洞后继续向前飞去,破开一道道墙壁,飞出几十米开外。

  叶信呆住了,他看到了天光,囚门竟然穿透了海船!虽然舱室的墙壁都是用木板制成的,但这种力量也太过恐怖了。

  那大汉身形一闪,追了过去,叶信顿了顿,紧握着杀神刀走进舱道。

  当叶信走上甲板时,正看到那大汉发出疯狂的笑声,接着纵身从甲板上跳了下去。

  在那大汉跳离的地方,倒着一具破烂不堪的尸体,基本上已经看不出是人了,血肉中残存的金色布片,静静昭示着他的身份。

  看到那大汉出现,海船附近的武士们惊骇欲绝,他们纷纷脱离战斗,冲开一条路,跳入大海,苍妒兵果然没有辜负叶信的期望,他已击杀了自己的对手,仅存的那个凝气境修士慌不择路,硬生生挨了侯轮月一击,随后也跳离了木船,跃入大海中。

  “想走?!”那大汉露出狞笑。接着他也纵身跳入大海,身形眨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龙旗的武士们个个都精通水性,很快游出了几十米开外,随后怪异的事情就出现了。有的武士游着游着,身体突然一僵便沉了下去,海水中翻涌出一片血花。

  那些武士一个接一个消失着,似乎海中隐藏着一只无形无影的凶兽,叶信长吸一口气。纵身从海船上跳了下来,无界天狼立即跑到叶信身边,用脑袋在叶信的肩膀上轻轻蹭动着。

  叶信伸手在无界天狼的脑袋上拍了拍,随后开始运转精神海,一缕缕烟气从海船上、从海水中、还有木桥上的尸体中剥离出来,慢慢聚向叶信。

  “林童,快上来!”叶信喝道,隐藏在海水下的大汉似乎杀起了性子,他担心林童也被误杀。

  砰……昏迷不醒的子车灰被林童扔上了木桥,紧接着山炮也被林童推了上来。林童的脸色显得异常疲惫,艰难的爬上木桥,看向叶信,涩声道:“大人,您没事吧?”

  符伤带着狼骑们围了过来,有的去照看子车灰,有的去照看山炮,山炮此刻也昏过去了,但双手依然死死抱着那只野兽。

  “我没事。”叶信应道,话音刚落。他的脸色突然大变,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一下子跌坐在木桥上,随后闭上双眼。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

  他的精神海中出现了一幅幅幻象,一只白色如长蛇状的凶兽在大海中畅游着,它的身体越来越大,越来越结实,腹下慢慢长出了几只爪子,随后有一天。它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脱离了海水,飞向了空中,但在空中滑行的距离不能持久,很快又重新跌入海水,随着时间的流逝,它滑行的时间逐渐增加,飞跃的距离变得很远,接着,当它飞跃过一座礁石时,礁石后突然出现了一片人影,一只只数丈长的巨箭如雨点般射向了它,它无力躲避,身中数十箭,一头栽落到海水中。

  画面一闪,在精神海中出现了一个美貌女子,就是叶信在船上控制的那个人质,她在努力练习着身法,从某种角度说,她的身法和刚才那只长蛇状的凶兽很相似。

  钟馗的神能似乎可以剥取元魂的一些记忆,之前是无法做到的,好像是因为叶信已晋升为修士的缘故,神能的威力也增加了。

  云龙变,这就是那种身法的名字,但短时间只能释放一次,如果修为继续增长,或许能连续施展第二变、第三变,乃至更多。

  叶信有一种中了大奖的感觉,整整三年了,除了在一年前剥取过毒寡妇的本命技之后,钟馗的神能再无收获,只是能让杀意凝聚的速度更快一些,其实这样叶信已经很满足了,他预计再坚持上七、年,他就有可能淬炼出绝技。

  惊喜总会不期而至,否则也不叫惊喜了,叶信强自压抑着兴奋,慢慢运转着元脉。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睁开双眼,正看到苍妒兵、侯轮月等人关切的注视着他,见叶信从入定中醒转,苍妒兵急忙说道:“主上,怎么样了?”

  “还好。”叶信纵起身,他的视线投向大海深处。

  大海深处出现了一条分开的水花,那大汉半个身体露出海面上,象一只鲨鱼,又象一支贴着海面飞射的利箭,闪电般向这边掠来。

  “好厉害的水性!”林童显得非常震骇,他淬炼出的是水兽的本命技,水就是他的家,但绝不可能以那种速度游动。

  苍妒兵眉头皱了皱,挡在了叶信身前。

  那大汉游近了海岸,身形突然从海水中掠起,在空中化出一道长达数十米的弧形,落在了木桥上,随后向着叶信这个方向叫道:”小娃娃,本来想马上去找他们的晦气,但想到是你救了我,不告而别就不太好了,现在来和你打个招呼,这份人情我记下了,以后有机会自当重谢,小娃娃,后会有期了!“

  说完,那大汉翻身跃入海中,只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随后再次消失了。

  “主上,你救了他?”苍妒兵低声说道。

  “嗯。”叶信点点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我见他被关在囚笼里,就出手了。”

  “那家伙实在是有够凶悍的。”侯轮月低声说道:“妒兵。你看他到了什么进境?”

  “应该和我一样,在凝气境巅峰。”苍妒兵缓缓说道:“但他可能是天生神力,或者有的际遇,如果和他对上。我的胜算恐怕不到三成。”

  这时,无界天狼发出的呜咽声从后方传来,叶信回头看去,心中一惊,三个狼骑倒在了血泊之中。还有一匹无界天狼战死,另外两匹趴在骑士的身边,它们的表情简直和人差不多,明显能看到充满了凄怆。

  叶信感到一股怵动,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腥风血雨的战场上,弟兄们又要开始接连不断的阵亡了么?!

  自从他带着天罪营杀出一条血路,回到了大卫国,天罪营进入了一段难得的和平时期,每一个将士的进境都在稳定中缓缓提升,而他叶信又躲在暗处。从容布局,使得危险降到了最低,现在,尘俗的力量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了,但修士的世界更加凶险!

  他面对这数不清的未知,绝无可能每一次都能做到从容应对,就像今天,前一刻他还在和苍妒兵相互配合,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压榨着大羽国的资源。可转眼就被卷入到一场生死攸关的冲突中。

  这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

  金龙旗下的那些武士战力格外凶悍,还有三位达到了凝气境的修士,叶信很清楚,这一战能打赢已经是万幸了。他根本不可能去保护别人。

  “这猴子和山炮到底是什么关系?”符伤在那边说道:“他也太伤心了,简直象死了亲人一样……”

  符伤的话吸引了大家的主意,叶信、苍妒兵几个人走过去,山炮还处在昏厥之中,他怀中抱着的那只野兽清清楚楚的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中。

  那是一只小猴子,通体呈金黄色。不知道是受到了虐待,还是在战斗中被误伤,小猴子身上伤痕累累,气息非常微弱,如果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到胸膛的起伏。

  “这是什么东西?”苍妒兵俯下身,仔细观察着那只小猴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小灵狲。”叶信缓缓说道。

  “这就是灵狲?”苍妒兵讶然。

  “老苍,你听说过灵狲么?”叶信问道。

  “前些天听那徐守义说起过。”苍妒兵说道:“他这一次离开天缘城,赶到大羽国,就是为了寻找灵狲的下落。”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信追问道。

  “具体的……我不太清楚。”苍妒兵说道:“灵狲是徐守义亲自抓来的,派人送到这边交易,好像在交易过程中出了些事情,交易的对方被干掉了,灵狲也被人抢走,徐守义的人伤亡过半,所以他才一路追过来的。”

  “难道这只灵狲是山炮养大的?”侯轮月说道。

  “正好相反。”叶信摇了摇头:“山炮是灵狲养大的,好了,先不说这些,符伤,你去安置阵亡的弟兄,郝飞,你负责打扫战场,老苍、老候,陪我到海船上转一转。”(未完待续。)

  PS: 昨天对不住,事情有些急,来不及细说,好在忙完了。

  心灵鸡汤里有句话,说知识改变命运,真他吗太对了!

  昨天见到了一个老板,坐车过关的时候,我正好和那老板一个车,离很远看到有交警在检查,那老板脸色变了,和身边的人换了个位置。

  我问他为什么换,他说他没有驾驶证,我很奇怪,他开车开得很熟练,技术上完全没问题,再问,那大老板有些不好意思了,说他考了好几次,前后考了三年,就是考不下来。

  我更奇怪了,一定要问个明白,他告诉我,科目二科目三他都肯定没问题,但科目一过不去。

  天雷滚滚啊,科目一过不去……科目一过不去……科目一过不去……

  回家才知道,那老板是小学二年辍学,出来创业的,靠着死干玩命干的奋斗精神,从小雪球滚成了大雪球,当然,那时的大环境太好了。

  知识改变命运,我早知道我也不上学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