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一九章 瞒天过海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带着苍妒兵等人在海船上仔细搜查了一遍,这艘海船本来已准备好出发了,船上装满了货物,现在都便宜了叶信。

  林童忍着伤痛,帮着他的老婆周素影清点船上的物资,每清点完一个舱室,他负责整理记录,然后报给叶信。

  东西很多,有珍贵的,例如元石、药草等等,也有普通的生活用品,油盐酱醋之类,甚至还有瓜果梨桃。

  又清点完一个舱室,林童拿着账本,匆匆走到甲板上,叶信正和苍妒兵等人交谈着,林童低声说道:“大人,第七号舱室没什么重要东西,都是瓜果,还有一些蔬菜。”

  “瓜果?有没有用冰镇着?”叶信问道。

  林童回想了一下,点头道:“有。”

  “拿出来让我看看。”叶信说道。

  “好。”林童应了一声,匆匆向船舱走去,片刻,他抱着一只大木箱走了出来,放在叶信面前。

  叶信打开木箱,一股寒气扑面而起,木箱里装满了稻壳,还有大大小小的冰块、鲜桃和梨子,叶信拿起一只桃,咬了一口,随后侧身打量着木箱。

  他略一沉吟,在脑海中换算了一下,轻声道:“这艘海船的老巢距离此地应该有一千里里到一千五百里左右吧,一会问问这里的渔夫,或许能问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主上,你是怎么知道的?”苍妒兵大奇。

  “很简单,这种三桅船的速度很快,又有风帆助力,通常每天能走出五十海里左右,也就是将近二百里了。”叶信笑了笑:“用这种办法储藏鲜果,倒是有效,但做得很马虎,如果他们让木箱保持密闭,再多放些冰块,能让这些瓜果保持一个月。现在么,顶多十天,瓜果就会因脱水出现皱纹,他们不是没有办法。而是没必要,十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了。也就是说,他们在五、六天之内就能赶回去,完全可以让瓜果保持新鲜。还有,距离也不会短。如果只有两、三天,他们就不会用这种办法储藏瓜果,多此一举。”

  苍妒兵和侯轮月看了看那大木箱,又面面相觑,这里面的道理经过叶信讲述,是浅显易懂的,但他们刚才可没有想那么多。

  “只有五、六天的航程么……”苍妒兵喃喃的说道:“那他们应该经常和落霞山打交道的,怎么从没听那些外门弟子说起过?”

  “这一次惹祸的是那个女人,她的位置虽然很尊贵,但绝对不是经常跑外的人。而且她非常缺乏与人搏杀的经验。”叶信说道:“或许,这一次是她第一次来红海城,以前那些武士可能是很低调的,但有她在,姿态自然就要抬高了。”

  “这又是为什么?”侯轮月问道。

  “她的肌肤很白嫩,如果经常乘坐海船往外跑,用不了多久,两三个月,海风和阳光就能让她的肌肤变成古铜色。”叶信沉默了一下:“落霞山的外门弟子应该知道金龙旗,但没当回事。你回去问问,可能有所收获。”

  “居然有三个凝气境的修士,他们有这种实力,又怎么可能偏安海外?”侯轮月说道。

  “也许是实力和落霞山还是有一些差距。或者他们在海外另有宝地,没必要与落霞山发生冲突。“叶信说道:”这一次冲突虽然爆发得太突然,让我们没有任何准备,也造成了伤亡,但应该算是一件好事,至少提高了我们的警觉。如果我们认为大羽国就此风平浪静,他们再突然冒出头,我们更会措手不及。“

  这是,符伤大步走上甲板,急声说道:“大人,那些人我都控制住了,一共有九十六个人,其中三十二个人是码头的挑夫,二十九个是干零活的水手,十五个是小商贩,五个是红海城的巡查,其他的是妓娘、还有出来游玩的闲人。”

  “九十六个么?”叶信侧身向岸边看了一眼。

  狼骑们把一群人隔离在岸边,另外几个狼骑守住了红海城通往码头的路,刚才爆发冲突时,所有目击者都被控制住了。

  “大人,都宰了么?”符伤压低声音。

  “开什么玩笑?”叶信皱起眉:“都是一群苦哈哈,做牛做马、任人践踏才能维持温饱,杀了他们?你也忍心?”

  叶信的心境有时候是充满矛盾,至少天罪营的将士们经常无法理解他,在战场上,他的凶狠毒辣令人触目惊心,可有的时候,他的心地又会变得非常柔软。

  “大人,不宰了他们,谁能保证风声不会传出去?”符伤说道。

  “我让郝飞去买艘海船,人呢?”叶信问道。

  “差不多快回来了吧。”符伤说道:“我和郝飞去打听过了,这里的船大都是渔船,外海风浪很大,渔夫通常都不愿意出远门,大人你想买的那种海船并不多。”

  “你去找我二叔,从他那里要一些金票,如果不够的话,直接去红海城,找韩达升要。”叶信说道:“你……算了,这种事不适合你做,林童,去把素影喊出来。”

  “好的。”林童应了一声,匆匆向船舱走去。

  片刻,满头大汗的周素影从船舱中走出来,看向叶信:“大人,您叫我?”

  “素影,过来。”叶信说道,随后向岸边一指:“看到那些人了么?你认为出多少金票,会让他们不顾一切的舍弃家园,跟着我们走?”

  周素影走到船舷边,看岸上观察了片刻,笑道:“大人,他们都是穷苦人,一年拼死累活,也不过能赚上十几枚金币罢了,给他们二百金币,他们是无法拒绝的。”

  “你去和他们谈一谈,每一家我给他们五百金币,让他们带着家小,跟着我们走。”叶信说道:“去接他们家小的时候警醒一些,绝对不能让他们和外人接触。”

  “明白了。”周素影点了点头。

  “林童,素影手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叶信说道。

  “主上有着一颗悲悯之心啊。”苍妒兵叹道:“只是……动静太大了,这样也未必能遮掩得住,毕竟狼骑在这里出现了,我们穿城而过的时候,太多人看到我们了。”

  “尽人力而安天命吧,何况我也没想能一直瞒下去,只希望能多拖延一些时间。”叶信露出微笑道:“符伤,你去我二叔那里拿到足够的金票,回来交给素影之后,再挑选几个机灵的兄弟,到红海城去转一转,去散播谣言。”

  “散播什么谣言?”符伤不解的问道。

  “就说有一个身上缠着铁索的大汉突然从一艘海船中冲了出来,疯了一样大开杀戒,杀了很多人。”叶信说道:“其余的你们自己编吧,把那大汉说得越神乎其神越好,但是有几个关键词不能忘,身上缠着铁索,是个大汉,他在发疯,懂不懂?”

  “明白!”符伤转身跃上船舷。

  叶信看向岸边的人群,淡淡说道:“身为修士,怎么能看得起我们这些尘俗中人呢?狼骑算什么?他们的注意力会被那逃走的大汉吸引过去的,而且我需要的时间并不长,一年,一年之后,或许我们就不会再害怕麻烦了。”

  “主上这是要瞒天过海啊。”苍妒兵说道。

  “有些事情看起来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很难,有些事情看起来很难,但只要解决了几个关键点,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至少,我可以把水搅浑。”叶信笑了:“老苍,你马上给程祭邻写一封信,让宁高悟去大任国的码头接应我的海船。”

  “好。”苍妒兵点头道。

  这时,一个狼骑冲到船下,对着上面高喊道:“大人,子车灰和山炮恢复清醒了。”

  “哦?”叶信顿了顿:“老苍,你先留下来盯着这艘海船,老候,你跟我走一趟。”

  叶信和侯轮月跳下海船,向着一座临时搭起的草棚走去,山炮和子车灰都躺在里面,看到叶信走进来,子车灰努力要坐起身,叶信按住子车灰的肩膀,示意子车灰重新躺好,随后看向山炮。

  山炮还在抱着那只灵狲,双眼无神,在那里发着愣。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找红海城最好的医师了,不会有事的。”

  “没有用的。”山炮低下头,看着怀抱中的灵狲,涩声道:“它不行了……”

  叶信沉默了,其实在山炮昏迷不醒的时候,符伤早就抓来两个医师了,都是红海城最出名、最好的医师,他们的意见相同,灵狲的元脉已然尽数崩断,还残余着气息,全因为这种凶兽的生命力极为强横,换成别的凶兽,早就咽气了。

  “他是你的……什么人?”叶信说道。

  “我大哥。”山炮咧了咧嘴:“我刚出生就被人遗弃了,就是他把我从雪地里抱回了家,没有他,我早就死了。”

  一个人,管一只凶兽叫大哥,显得很滑稽可笑,但叶信的神色非常庄重,因为他能理解山炮的悲恸。

  “黑袍,我要走了。”山炮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