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二三章 旧地重游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大人,他们好像很怕你啊?”郝飞说道。

  “我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吃肉的。”叶信淡淡说道,随后他的脚步一缓:“到地方了。”

  叶信当先走进一间客栈,客栈内的装饰很一般,可能是时间尚早的缘故,里面很冷清,有两个武士装扮的汉子正坐在最里面的桌子旁,一边打哈欠一边吃着早餐,柜台内有一个年纪在三十左右的女子正在整理着账单。

  看到叶信的身影,那两个武士蓦然站起身,其中一个武士低声叫道:“老板娘……”

  那女子抬起头,看到一身黑袍的叶信,露出惊喜之色,急忙迎出柜台:“您来了!”

  “有空院子么?我想要一个安静些的院子。”叶信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有、有……”那女子连声说道:“您以前经常住的二号院子正好空着呢。”

  “那我就自己过去了。”叶信说道,随后向后招了招手,带着郝飞等人穿过前堂,向里面走去。

  片刻,叶信熟门熟路的带着大家走进二号院子内,地方不大,但确实清净,一座正房,两侧还有四间厢房,足够安排大家住下了。

  郝飞等人进去收拾房间,叶信和侯轮月坐在院中,时间不大,那女子带着几个伙计走了进来,每个人手中都端着餐盘,满脸陪笑,把餐盘放在了石桌上。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叶信摆手说道。

  “您好久没出现了,我还以为您再也不会回来了呢。”那女子叹道,随后向后使了个眼色,示意几个伙计退出来,接着显得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他们不是外人。”叶信说道:“怎么?又有人来找过你麻烦了?”

  “没有,现在我这小店太平得很。”那女子急忙摇头道:“只是……只是一年前,费老大来这里找过您,来意不善。我刚才还去外面打听过,好多人都看到您了,这消息要传到费老大耳朵,可就麻烦了!”

  “确实麻烦。不过,到底是他的麻烦还是我的麻烦,那就不好说了。”叶信淡淡说道:“怎么一直见你忙?当家的呢?不出来见见我?”

  “他……回老家养伤去了。”那女子低下头。

  “真窝囊,又被人打了?”叶信说道。

  “没有没有,就是……就是在林子里遇到了凶兽。受了些伤。”那女子说道。

  “我记得你口齿一向很利索,现在怎么变得吞吞吐吐的?”叶信说道,他想起了什么:“是龙口堂的费奇干的?”

  “不是!”那女子慌忙摆着手。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我明白了,你出去吧。”

  “我可不是在往外赶您。”那女子说道:“费奇的任务现在还在堂子上挂着呢,这个时候或许有人去通风报信了,您吃过早餐,还是马上离开天缘城吧。”

  “我自有分寸,你先出去。”叶信说道。

  那女子只得转身离开了院子,侯轮月说道:“怎么?有仇家?”

  “嗯,以前认得一个人。是龙口堂的老大,叫费传,那家伙不是好东西,坏事几乎都被他做绝了,早就想收拾他,但找不到缘由,后来有个叫毒寡妇的女人发布了杀掉费传的任务,我就接了。”叶信说道:“刚才说的费奇,就是费传的哥哥。”

  “大人,既然这里有仇家。你又为什么搞这身打扮啊?”郝飞从房间走了出来:“我可听山炮说过,你在这里的名声臭得很,把这身衣服脱下去,我们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谁能知道你就是黑袍啊?”

  “我第一次来天缘城的时候,几乎是一路打进来的,他们见我是生人,年纪也不大,又背着个大包袱,不停有人出来找我的麻烦。想试试我的斤两。”叶信摇头道:“你不嫌麻烦,我可不行,如果不是穿着这身衣服,你以为我们能安安静静走到这里来么?”

  这时,山炮也走了出来,坐在叶信身边,径自抓起酒壶,把里面的酒恶狠狠的向嘴里灌去,一口气把酒喝光,接着猛地把酒壶扔到石桌上:“让费奇来,老子正愁没地方撒欢呢!”

  叶信一下,向鬼十三使了个眼色,鬼十三笑眯眯的走近,把另一只酒壶抓起来,拍了拍,接着又拿起一个酒杯,他把酒杯倒满酒,递给山炮:“来,山炮,我敬你一杯。”

  山炮也不客气,抓过酒杯再一次一饮而尽,只是酒杯尚没有放下,他的眼神便有些发直了,张口想说话,但舌头似乎已经变得硬邦邦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接着他的身形慢慢滑倒,钻到了桌子下。

  “这是怎么了?”郝飞一惊。

  “没事,只是想让他安静安静。”鬼十三俯身抓起山炮的衣领,拖着山炮向房子里走去。

  “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炸药桶,随时都可能彻底爆炸。”叶信说道:“没别的办法,只能让他老实呆在这里了。”

  “我就说呢,山炮的酒量没这么不济事。”郝飞说道。

  鬼十三把山炮扔到了床上,拍拍手又走了出来,摇头道:“那家伙的体质象凶兽一样强横,我又怕伤到他,只用了很少的量,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山炮就交给你了。”叶信说道:“他要是不听话,那就再把他放倒。”

  “还是让侯先生看着他吧,我想陪着你出去转一转。”鬼十三笑眯眯的说道:“你刚才说这是你见过的最丑陋的城市?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进来我就喜欢上这里了,可能是因为……我在这种地方没有负担了吧。”

  “你是变态。”叶信叹道。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可是很想长寿的。”鬼十三说道。

  “不和你扯淡了。”叶信说道,他的视线落在了侯轮月身上:“本来我是想去黑虎堂,黑虎堂的堂主杜义强和我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我身上带着一个大麻烦,杜义强给了我一个面子,让我得到了化婴果,才得以摆脱麻烦的,我欠他的人情,这一次正好给他点好处,顺便打听打听城里的动向,但费奇出现了……那我们只能把人手一分为二了,老侯,你留下来吧。”

  “主上,天缘城的情势很复杂,我不放心啊。”侯轮月说道,他是凝气境中阶的修士,也相信自己有能力保护好叶信,如果让鬼十三陪着叶信,他就要提心吊胆了。

  “那就等费奇过来吧。”叶信说道:“反正也耽搁不了多久,费奇的性子一向很急,如果他的赏格符合我的身份,这个时候应该有人去通风报信了。”

  几个人聊着闲话,很快就到了中午,外面突然传来了嘈杂声和哭喊声,片刻,院子的小门被人一脚踢开,接着一群武士涌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年纪在五十左右的老者,他的身材不高,有些瘦弱,一双眼睛白眼仁多、黑眼仁少,显得格外尖锐,神态中充满浓重的煞气,一眼看到院中的人,不由愣了愣,沉声说道:“哪一个是黑袍?”

  “我是。”叶信轻声应道。

  “我是黑袍。”鬼十三突然接话了。

  “你搞什么?”叶信哭笑不得。

  “我才是黑袍,你别捣乱!”鬼十三索性站起身,背着手向前走了两步,阴阳怪气的说道:“费老大找我有事?”

  “费某在这里!”随着话音,一个壮汉推开挡在前面的武士,缓步走了进来,那老者后退一步,站在壮汉身侧,紧接着壮汉上下打量着鬼十三:“你是黑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是见过一次的。”

  “太长时间的事了,我记不清。”鬼十三说道,他背在后面的手,向着叶信竖起了中指,那意思很明白,耍我是吧?真不仗义!

  叶信耸了耸肩,这确实怪不得他,鬼十三又没有问来人是不是费老大。

  “哦?”那壮汉顿了顿:“那你还应该记得一年前,龙口堂惨案的那一夜吧?”

  “记得记得,当时我就在龙口堂。”鬼十三点头道。

  “你都看见了什么?”那壮汉眼中露出狐疑之色,突然把视线转到了叶信身上。

  “无需废话了。”鬼十三的声音转冷,阴测测的说道:“费奇是我杀的!”

  叶信以手扶额,心中暗道,十三啊,你搞错了……那家伙就是费奇,死的那个叫费传,你说你要想玩,明明白白告诉我多好,我怎么会打消你的兴致?偏偏这时候要出来截胡,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这不是闹乐子么?!

  那壮汉眼神变得茫然了,杀气腾腾的武士们也不由相互交头接耳起来,这是黑袍么?就算没错,恐怕也是得了失心疯的黑袍……

  “当真?”那壮汉问道。

  “自然是真的。”鬼十三犹在那装酷。

  “是谁帮了你?”那壮汉又问道。

  “我黑袍做事还需要别人帮?单枪匹马足矣!”鬼十三冷笑道。

  叶信暗自叹了口气,还有个毒寡妇呢!你找架打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不能乱来啊……不过,费奇也蛮可怜的,明显被搞蒙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