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二四章 不按套路出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壮汉认真的上下打量着鬼十三,鬼十三一心要惹祸上身,可他的用词却偏偏给自己洗刷了嫌疑,真正的凶手不可能把名字搞错的,这也太离谱了。

  “你说……是你杀了费奇?”那壮汉一字一句的说道:“那我又是谁?”

  “我管你是谁!”鬼十三冷漠的回道。

  “坦白告诉你吧,黑袍,我就是费奇!”那壮汉说道。

  “……”鬼十三沉默了,片刻语气有些虚弱的说道:“那我杀的是谁?”

  “你问我么?”费奇笑了:“看来这里面应该有些误会,黑袍,今天是我冒昧了,回去之后我会再重新调查一下,如果真是我的错,我自然会上门道歉,如果是的错,谅你也走不出天缘城,再来找你也不晚!”

  说完,费奇侧转身,向身后的武士们挥了挥手:“走,我们回去!”

  “喂,你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鬼十三恼了,他认为自己的挑衅是肆无忌惮的,就算是泥人也会被他激起火气,没想到那费奇居然要走。

  “套路?”费奇回身看向鬼十三:“出牌又是什么?”

  “出牌都不懂?土鳖!”鬼十三又抓住了刺激对方的机会。

  费奇的脸色变了变,什么都没说,大步向外走去,那些武士们紧跟在费奇身后,他们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都走光了。

  “唉我去……”鬼十三摘掉斗篷,挠着头皮。

  “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你却偏要往复杂里搞,何必呢?”叶信摇头道:“你太过有恃无恐了,看,把人吓跑了吧?”

  “你不是说那家伙的脾气很偏激么?”

  “是很偏激,但这些大势力的头目,都长着一颗七窍玲珑心,该嚣张的时候,他们比谁都嚣张。该夹起尾巴的时候,他们又会比谁都乖巧。”叶信叹道:“其实你刚才说人绝对不是你杀的,反而能打起来了。”

  “真他吗怂。”鬼十三不屑的说道。

  “怂人才能长命。”叶信说道:“不过,你这一次是把他吓着了。一两天之内,他不会缓过神,也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这样,我们去黑虎堂找杜义强。十三,你就别胡闹了。”

  客栈外的长街上,费奇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望向天际。

  “老大,我们就这样放过那黑袍了?”一个武士凑上前低声说道。

  “不放过又能怎么样?”费奇冷冷的说道:“你以为他们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么?”

  “老大的意思是……”

  “我在天缘城摸打滚爬了十几年,别的不行,这双眼睛几乎从没看错过人。”费奇低声说道:“两个穿黑袍的不好说,那个坐在椅子上吧嗒着嘴喝茶的家伙,根本是把我们当成了猪狗。那种模样,我只在几个有数的修士身上看到过,刚才我们如果动了手,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叶信、鬼十三几个人吃过东西,老板娘亲自进院来收拾,她的表情有些怪,不是偷眼瞥了叶信,费奇带着人气势汹汹的冲进来,她看到了,并且出面阻拦过。结果被一脚踢开,现在她的腰间还隐隐作痛,费奇带着人灰溜溜的离开,她也看到了。还看出费奇肯定是吃了暗亏,这证明黑袍的实力已远在费奇之上了。

  “老板娘,黑虎堂这段日子没出什么事吧?”叶信问道。

  “黑虎堂?他们能出什么事?!”老板娘抿着嘴笑道:“杜老大乖着呢,实力小的,动不得他,实力大的。懒得动他,杜老大是左右逢源,日子一天比一天舒坦了。”

  “我们要去黑虎堂走一趟。”叶信站起身:“老板娘,这里你就多照看一下,找几个人过来,放心,我会重酬的。”

  “您这么说……我就把那两兄弟给您请过来了,除了他们,别人也镇不住。”老板娘笑道:“而且,他们未必能要您的赏格,每一次来我这里喝酒,他们总会谈起您呢,老二还想过要离开天缘城去找您。”

  “你说的是谁?”叶信一愣。

  “还能是谁?当然是花家的两兄弟了。”老板娘说道。

  “他们还活着?”叶信露出了惊讶之色。

  “不但活着,还活得很好,他们的手段,在天缘城也算是顶尖的了。”老板娘说道:“如果不是您当初指点他们,他们恐怕是不可能从那边活着回来了,所以他们一直很感激您呢。“

  “真没想到……”叶信轻叹了一口气:“也好,那你就去把他们请过来吧。”

  离开客栈,叶信带着鬼十三和侯轮月向着黑虎堂的方向走去,天缘城虽然远没有九鼎城繁华,但面积却不比九鼎城小,至于人口那就不知道了,这里的情势太复杂,根本不可能做出有效统计。

  一些大势力的驻地,还有一些生活服务场所、特殊的店铺,装饰还算可以,普通民居是没法看的,以简陋的木房居多,街道上垃圾遍地,叶信和鬼十三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全然不当一回事,侯轮月却频频皱眉。

  “这里就不怕着火么?”侯轮月说道。

  “我在这里呆了两年,看到过三次大火。”叶信说道:“想给自己搭建一座木房很容易,边上就是古森林,随便放倒几棵大树就够了,没有人管,但想烧制青砖就难了,而且太引人注目,今天把房子盖好,明天就会有人上门来找麻烦。”

  “这地方真是……”侯轮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也算见多识广,但他走过的地方,通常都存在着一些规则,让贫弱的人能够过下去,虽然过得不轻松,但至少不会时时刻刻走在生死边缘。

  差不多走了有半个小时,终于接近了黑虎堂的驻地,天色还早,黑虎堂门前显得很冷清,只有两个武士蹲在台阶上,相互交谈着什么。

  看到叶信三个人走近,那两个武士急忙站起身。神色有些愣怔,看样子是认出了叶信。

  “杜老大在么?”叶信缓缓说道。

  那两个武士见叶信并没有恶意,急忙陪笑道:“在的,不过老大好像还没有起来。”

  “我进去等吧。你们去通报一下。”叶信说道。

  那两个武士不敢阻拦,其中一个转身跑进去通报,另一个把叶信等人引到了大厅中。

  叶信落座之后,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微笑道:“你们黑虎堂的日子好像并不怎么滋润。”

  “那要看和谁比了。”那武士叹了口气:“天缘城各处堂口。每年都会倒下几个、或者十几个,我们黑虎堂再不济,弟兄们至少安然无恙,还能出去找点乐子,您可能觉得我们没出息,但对我们来说,这样也算不错了。”

  “说得也是。”叶信点头道。

  就在这时,大厅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杜义强披着长袍匆匆走进来,一眼看到叶信。脸色微变,随后笑道:“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杜老大,好久不见了。”叶信说道:“上一次多蒙手下留情,把化婴果让给了我,我才能解决一桩大麻烦,否则,估计我早就变成湿地里的白骨了。”

  “这是应该的。”杜义强明显松了口气:“大家都是一处讨生活,自然要相互照顾一些,我要那化婴果屁用没有。对你黑袍却是重中之重的宝贝,我自然要让你了。”

  “那陈家后来没有找你的麻烦?”叶信说道。

  “他们敢?!”杜义强豪气冲霄:“如果是去了正州城,我不行,到我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们不行,就算是虎也得给我乖乖趴着!”

  “不管怎么说,我欠了杜老大一份人情。”叶信说道:“这一次回天缘城,也给杜老大带了一份礼物。”

  说完,叶信从山河袋中把事先准备好的小匣子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谁知杜义强根本没有去看小匣子。只是上下打量着叶信,随后发出大笑声:“行啊黑袍,一年不见,居然学会变戏法了,这么大的东西,你是怎么藏在身上的?”

  叶信一脑门的黑线,干咳一声:“杜老大不看看里面是什么?”

  “这个不急。”杜义强一挥手:“黑袍,你再把匣子变回去让我看看!”

  这是真把爷当成变戏法的了?!叶信感到有些无奈,只是杜义强当时的退让,确实帮了他的大忙,不好发作,抓起小匣子一晃,把小匣子收回到山河袋中。

  “哈哈哈哈……厉害厉害!”杜义强向着叶信伸出大拇指,随后向叶信走来:“你让我翻一翻,我看看到底藏哪了。”

  “老大!”那武士急忙叫道。

  杜义强猛然醒转过来,面前的人是谁?是凶名昭著的黑袍!自己居然还想上去搜身?

  杜义强的身形戛然而止,发出干笑声:“呵呵……不好意思,刚刚睡醒,脑筋还有些糊涂,黑袍,你不要见怪……”

  “这是杜老大的真性情,我怎么能见怪呢。”叶信笑道。

  说完,叶信再次拿出了小匣子放在桌上,鬼十三瞪大眼睛看着杜义强,听了叶信的介绍,他本以为各个堂口的老大都是穷凶极恶之辈,可眼前这杜义强怎么有点彪呼呼的呢……(未完待续。)

  PS: 今天发现人说,他有强迫症,希望每天的两章以单数开始,以双数结束,所以要求我今天少更一章,我知道强迫症的痛苦,所以今天少更一章。

  好吧,以上全是扯淡,明天七点半还要去考试,上次没考,出了岔子,我通常都是晚上码字,题还没背呢,实在没时间了。

  人生都有理想,我也有,为了理想奋斗了不少年,一个都没实现……

  以前真没想到,原来找个好老婆,就啥都有了,顾镜自怜,原来我这猪头也可以靠颜值吃饭么?

  哈哈,以上还是笑话,大树你们几个黑我的家伙听好了,哥哥我有内秀,懂不懂?!

  说起来还要感谢高中的历史老师,他给了我启迪,让我产生了对世界的好奇心,我这人虽然一向不学无术,但涉猎极杂,对什么都有兴趣,古今中外,天上的地下的心理的,我多多少少都接触过。

  这就是找老婆的资本啊!她的兴趣也很广泛,可我不怕啊,来吧,什么一课经济学,什么基因战争,什么物演通论,什么钢铁帝国,什么时间简史,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通通都能扯上一阵。

  就算这是假象,但也是知识渊博的假象,在没有被拆穿之前,哥哥就是有涵养地男子。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哥有内秀、哥有内秀、哥有内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