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二五章 魔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杜义强坐下去,探手拿起了叶信的小匣子,打开来看了一眼,眼神立即发直了,随后猛地把匣子合上,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匣子里装的都是不入品的元石,这对叶信而言没什么用处,但对杜义强来说是一笔巨财。

  黑虎堂上百的弟兄,拼死拼活累上一年,最后的收获也不过是两匣子这种元石而已。

  “黑袍,你这是……什么意思?”杜义强吃力的问道。

  “杜老大,别多心,我只是还你的人情罢了。”叶信缓缓说道。

  “人情?”杜义强顿了顿:“黑袍,你能过来看一眼我这不成才的老哥,老哥已经很感激你了,这些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不能收。”

  “杜老大到底在担心什么呢?”叶信说道。

  杜义强沉默片刻:“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拿人家的手短,能让你黑袍感到为难的事,恐怕老哥我也是无能为力的,何况……弟兄们跟着我混到今天,并不容易,虽然我没啥本事,没办法让他们安享富贵,但总归是把他们养得活蹦乱跳的,呵呵呵呵……外面就有水道,你下去转一转,看看天缘城的水道里藏着多少骸骨?都挖出来,恐怕能把整座天缘城铺满!黑袍,天缘城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是坟场啊!一片大大的坟场!我可不想我的弟兄们也被人扔到里面去。”

  叶信笑了,其实在争夺化婴果的时候,他已经看出来了,杜义强已失去了刀头喋血的斗志,只想守住这点小基业,慢慢过自己的日子。

  “杜老大,你想多了。”叶信说道:“这只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一点小心意?”杜义强也笑了:“黑袍,莫非你是在笑话我没见识么?”

  “其实,我确实有事要杜老大帮忙,但不是大事。只是想打听一下消息。”叶信说道:“我就开门见山了,杜老大这段时间听没听说过城里有人卖一些宝物?”

  “你指的是什么宝物?”杜义强一愣,急忙问道。

  “我需要的宝物很多。”叶信说道:“譬如说,可以淬体的药液?能使人明目、在暗中视物的灵丹?刀枪不入的宝甲?”

  “刀枪不入的宝甲……”杜义强双瞳闪烁了一下。立即把视线转到了小匣子上,刚才他感觉这个小匣子很烫手,不敢接,如果只是打探消息,或许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我就知道杜老大消息灵通。”叶信说道:“是不是苏静智那边接了活?”

  灵狲并不是好惹的。何况还是一窝灵狲,猎杀灵狲的修士不可能仅仅为了游戏取乐,必定有利可图。苏静智是天缘城首屈一指的制器师,那些修士猎杀了灵狲之后,十有八九会找到苏静智处理材料,只是他和苏静智有些过节,如果换成他找上门,苏静智是绝对不会与他合作的,所以叶信只能通过杜义强。

  “这消息并不是从苏静智那里传出来的。”杜义强缓缓说道:“黑袍,你可还记得分水社的唐云汉?”

  “当然记得。”叶信点头道。

  “分水社多了几位客人。来头不小,我看唐云汉对他们一直是毕恭毕敬的。”杜义强眯起眼睛:“前些天,我去楼里喝酒,正好坐在唐云汉隔壁的包厢里,听到他在哪里吹牛,说他的客人们找苏静智炼制出了一套极厉害的软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防御能力简直比张匡海那老乌龟的本命技还要厉害。”

  “哦?你还听到了什么?”

  “好像……”杜义强挠了挠头:“好像那套软件是用灵狲的皮制成的。”

  “这样啊。”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事实证明他的方向是正确的,如果到处打听有没有人见过灵狲。估计转悠几个月也难见成效,直接去寻找利用灵狲的皮毛血肉制成的宝贝,反而容易得多。

  “怎么?黑袍?难道你还动心了?”杜义强露出苦笑:“你莫不是疯了吧?”

  “我看我象疯了么?”叶信笑道。

  “象!看样子你还不懂里面的道理,我来给你好好讲一讲!”杜义强沉声说道:“灵狲你知道么?那东西应该算的上是古森林里最厉害的凶兽了。剑断大山我们过不去,不知道那边有什么,我是指天缘城周围这数千里之境,谁敢去惹灵狲?可他们敢!黑袍,你我的实力和他们比相差太悬殊了,你敢对这种宝贝起贪念。那就是死到临头了。”

  “现在的黑袍已经不是当初的黑袍了。”叶信淡淡说道:“如果我去找分水社,就能找到那几个来头很大的客人了?”

  杜义强看了看桌上的匣子,又看了看叶信,眼神闪烁不定,良久,他摇头道:“他们不在分水社,好像是住在废窟里。”

  “哪个废窟?”叶信问道。

  “还能是哪个废窟?”杜义强叹了口气。

  “魔窟?”叶信愣住了:“他们好好的天缘城不住,跑到那地方做什么?”

  “你问我?”杜义强指着自己的鼻子:“如果我连这种事都知道,我还会窝在此处么?”

  “杜老大,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最近去过魔窟?”叶信又问道。

  “我去那种地方做什么?”杜义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这个月和上个月,我经常看到唐云汉押着车队出城,车上装着的都是酒水吃食,当时我很奇怪,那种东西能有什么赚头?后来,黑虎堂接了个任务,赏格很高,我是有些犹豫的,因为必须要去魔风岭,但弟兄们的心都活动了,我拗不过他们,只得应允了,在魔风岭上,我亲眼看到唐云汉的车队进入了魔窟,而且从魔窟中传来了非常强大的元力波动,所以我猜,分水社那些客人肯定是住在魔窟里面。“

  “看来今天来找杜老大真是找对人了。”叶信叹道。

  “黑袍,你就别逗我了。”杜义强说道:“你又不是傻瓜,只要盯住唐云汉几天,自然能跟到魔窟里去,我说不说没有两样。”

  “八字还没一撇呢呢,杜老大就想着怎么推卸自己的责任了?”叶信笑道:“怕他们来找你的麻烦?”

  “那些客人,我肯定惹不起。”杜义强说道:“我这么警告你,你还是动了贪心,看样子我也惹不起你,黑袍,算老哥求你了,东西你拿走,我不要,你今天根本没有来过黑虎堂,这样总可以了吧?”

  “没用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我进了黑虎堂的大门。”叶信说道:“也不能怪我,这身衣服太显眼了。”

  杜义强脸色大变,随后向那发楞的武士使了个眼色,那武士转身向外走去。

  “黑袍,我没什么地方招惹过你吧?”杜义强涩声说道:“你问什么,我答什么,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怎么一定要把黑虎堂拉到浑水里去呢?我就不信你听不懂,他们是修士!是真正的修士啊!你要和他们斗?凭什么?!”

  杜义强在死死盯着叶信,只不过,叶信的面目都被斗篷遮住了,他什么都看不到,侧头看向鬼十三,和叶信一样,还是什么都看不到,而一直没有说话的侯轮月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面不改色心不跳,似乎根本不懂修士代表着什么。

  杜义强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他有一个极其荒诞的猜想,但……可能么?

  “我不是要把你们往浑水里拉,而是想让你们也沾点好处。”叶信摇头道:“既然杜老大这么说,也就算了吧,我们离开黑虎堂之后,会去别的地方转一转,再想办法闹出点事,既然就没有人怀疑黑虎堂了。”

  如果刚才叶信这么说,杜义强会长松一口气,现在却有一种失落感,好像他做错了什么。

  “还有,麻烦杜老大帮我找三匹马来,我要好马。”叶信说道:“马的身上最好不要有你们黑虎堂的标记,免得招惹是非,这个给你,换三匹马是绰绰有余了。”说完,叶信掏出一颗不入品的元石,扔到了桌子上。

  杜义强的眼珠转来转去,指尖在微微颤抖,似乎他的内心正陷入到激烈的冲突中,良久,他突然一拍桌子:“来人!”

  两个武士听到杜义强的声音,快步走进大厅。

  “去找四匹好马来!要快!”杜义强说道。

  “三匹就够了。”叶信说道。

  “哥哥我这次就陪你走一趟。”杜义强朗声说道:“黑袍,我知道你经常在古森林走动,对地形非常熟,但说起魔风岭,你是比不上我的,毕竟我前些天刚从那回来,而且我对魔窟很好奇,经常在魔风岭上眺望魔窟的方向,也发现了一些东西,有我给你们带路,你们才能进得去!”

  “杜老大这是……”

  “富贵险中求!”杜义强显得很坚决:“每天都忙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早就腻歪了,今天,哥哥我就在你身上赌一次!几年了,从没听说你失过手,我会不信你会突然发疯!去招惹不该惹的人!你敢做,那就肯定有依仗!“(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