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二七章 鬼十三的决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是战鼓?”侯轮月低声说道。¥f。¥f

  “不是,好像是一种心跳。”叶信摇了摇头,在那声音传来的时候,他精神海中的星点都受到了震荡,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我感觉……这一次我们好像要全力以赴了。”鬼十三发出低低的笑声:“就像那次在金山一样。”

  “十三,再等等。”叶信说道。

  “听你的,我也不想死。”鬼十三眉头轻轻一挑。

  “跟我来!”叶信纵身蹿上一级台阶。

  片刻间,三个人已接近了魔窟的入口,在几十米高的巨大通道面前,他们就像蚂蚁一般渺小,而且还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停在原地,细听了一会,三个人又缓缓向内走去。

  杜义强口口声声说这里戒备森严,但他们一路行来根本没有发现人,如果杜义强没有说谎,那应该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吸引了所有修士的注意力,让那些修士无暇他顾。

  叶信等人走得异常小心,魔窟内的巨洞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散发着淡淡的幽光,足以让他们看清周围的景致,叶信本以为能看到成群结队的魔蝠,但一只魔蝠也没发现,好似那些魔蝠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

  走出差不多有数百米远,前面隐隐传来了说话声,三个人伏下身形,一点点向前靠近着。

  前方是一座类似体育馆一样的大广场,周围是一圈圈圆形的台阶,最底下是一面平场,平场中站着七、八个人,叶信只认得一个,那就是天缘城最有名的器师,苏静智。

  那些修士并没有察觉到有生人靠近,他们也不认为天缘城有人敢在暗中觊觎他们的动向,场内只有苏静智一个人忙碌着,其他人都在袖手旁观。

  苏静智面前有一只二米余高、用水晶制成的透明容器。容器底部有一块血红色的东西,叶信的视力虽然极好,但距离过远,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在透明容器周围。有十几个笼子,每一个笼子中都关着小人儿,看起来好像是孩子,透明容器被安置在一个圆形的铜盆中,铜盆内生长着一蓬蓬诡异的蔓藤。蔓藤的枝叶伸展出去,探入周围的笼子,缠住了里面的人,整株蔓藤都呈现出血红色。

  “是邪道!”侯轮月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修行的法门有多种,其中有几种会受到整个修士集团的敌视,血修就是其中一种,他们的修行资源并不局限在天材地宝乃至凶兽、妖兽上,同类的鲜血也有大益处,因利益驱动,血修残害同类的事情多有发生。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叶信也属于邪道,只是侯轮月尚不了解叶信。

  叶信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侯轮月不要说话,下方的修士突然发出大笑声,苏静智拿出一个小瓶子,把里面鲜红色的液体倒在铜盆中,又添加了几颗不知名的丹药,那株诡异的蔓藤立即开始舞动起来。

  苏静智又拿出一把小刀,仔细的刮取着蔓藤上分泌出的液体。随后把刀伸到透明容器上端,让那种液体滴落到里面。

  容器中那个鲜红色的东西骤然释放出强烈的元力波动,接着开始一下一下的收缩起来,并且发出震耳欲聋的跳动声。随着每一次收缩,都被喷溅出一片片金光,金光冲击在透明容器的瓶壁上,凝成无数个发亮的金色光点。

  苏静智开始运转元力,瓶壁上那些金光的光点开始流动起来,慢慢聚向瓶口上端。最后凝成一颗大光点,苏静智又取出一个小瓶子,把大光点慢慢引入瓶中,随后把瓶子放在一边。

  那里已经有几十个相同的小瓶子,都象小太阳一般散发着光华,而那些修士们的笑声更大了。

  “居然是……元液?!”侯轮月悚然动容,虽然刚才叶信提醒过他不要说话,但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

  就在这时,鬼十三突然站起身,叶信和侯轮月大惊失色,本能的向后缩去,叶信低声喝道:“十三,你做什么?”

  “这是我的事,你不要拦我,也不要插手!”鬼十三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信这时才发现,鬼十三的身体居然一直在颤抖,没等他再说话,鬼十三突然纵身而起,跳下数级台阶,落地后发出沉闷的声响。

  那些修士听到了声音,立即向这边看来,其中两个修士纵身向这边掠起,同时发出喝声:“什么人?停下!”

  “郭体玄,还记得我么?!”鬼十三冷冷的说道,他的身形并没有停止,依然一步步向下跳去。

  那两个修士停下了,满脸错愕,随后向后看去。

  一个面容枯瘦的老者缓步向前走来,他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鬼十三:“阁下是……”

  “真是贵人多忘事。”鬼十三继续向下走,终于跃入了平场内,那两个修士立即抽出腰间的长剑,满怀警惕的盯着鬼十三。

  “看着确实有些眼熟,但真的想不起来了。”那面容枯瘦的老者笑眯眯的说道:“阁下还是报个名号吧。”

  “你放了我十年的血,居然能忘了我?”鬼十三的声音也在颤抖着:“可我对你是刻骨铭心啊……估计就算有来生,我也忘不掉你那张老脸!”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惊呆了,他上下打量了鬼十三几次,用试探的声音问道:“你是……小毒物?”

  “总算想起来了?”鬼十三放声大笑。

  “哎呀呀……果然是你这小宝贝!”那面容枯瘦的老者露出喜色:“啧啧……真是想煞老夫了!“

  “是啊,我也很想你。”鬼十三缓缓说道。

  “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想起老夫对你的好,怀念那段时光,所以要回来报答老夫?”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放声大笑。

  “你这么说也对,我确实很来报答你的,一定要狠狠报答!”鬼十三说道。

  在台阶顶端,侯轮月低声说道:“主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鬼十三认得他们?”

  “应该和那个叫郭体玄的老家伙颇有渊源。”叶信的眉头深深皱起:“我不太了解十三的过去,但我知道,他要发疯了……上一次发疯,金山八千守军,有一多半被他一个人杀光,但他也丢了半条命,这一次……我们小心一些。”

  侯轮月一愣,鬼十三是去寻仇,他们小心什么?

  叶信确实不了解鬼十三的过去,虽然他屡屡试探过,但鬼十三非常机灵,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漏口风,叶信对鬼十三是很好奇的,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能培养出鬼十三这种阴毒、残忍、无情但又不乏童真的孩子。

  只是,鬼十三闭口不言,他也拿鬼十三没办法,何况他同样有自己无法向外人吐露的秘密。

  下一刻,鬼十三已经开始运转元脉,一股元力波动骤然向四面八方卷去。

  鬼十三明显已进入状态,但那些修士反而松了口气,因为鬼十三的元力波动并不够强,尚无法对他们构成威胁,原来是不清楚鬼十三的底细,区区一个初萌境的修士,能有什么做为?

  而那面容枯瘦的老者再次惊呆:“怎么……可能?你居然突破了浮尘壁垒?!”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鬼十三冷冷说道,接着他翻开掌心,一股黑烟慢慢飘浮起来。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已恢复了镇定,他叹了口气:“你这傻孩子啊,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包括毒术,难道你真以为这点小手段能对我有用?”

  台阶顶端的侯轮月再次忍不住了:“主上,我们不插手?”

  他知道叶信和鬼十三的关系很亲密,可现在叶信明显是要袖手旁观,让鬼十三独自去面对,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插不上手的,除非他死了,或者他把那些修士都放倒。”叶信露出苦笑。

  “我知道啊……”鬼十三漫声说道:“但这个东西在我手里,你又有什么?”

  话音刚落,在鬼十三掌心中出现了一颗小火苗,火苗是绿色的,散发着柔和的光幕,而且似乎拥有莫名的吸引力,那些修士们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被小火苗吸引过去。

  “低头,不要看!”叶信立即闭上双眼。

  侯轮月被叶信的喝了一跳,见叶信紧紧闭上眼睛,他本能的也把眼睛闭上了。

  “鬼火心灯?居然在你手里?!”那面容枯瘦的老者露出惊骇欲绝之色,身形连着向后退出几步,接着死死闭上眼睛:“是你!是你放的火!是你把鬼火心灯偷走的?!”

  “我说过了,你有太多事情不知道!”鬼十三再次大笑,但他的身体却开始摇晃起来。

  “都闭上眼睛!闭上眼睛!”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怪叫道,他刚才看到失去了很久的命根子突然出现在鬼十三手里,心境失控,现在才算清醒过来,但已经晚了。

  那些修士都在呆呆的看着绿色的小火苗,眼神茫然,而鬼十三已经把小火苗凝聚在指尖上,高举过头,让整座平场都变得绿莹莹的,不过,苏静智犹在容器周围忙碌着,他的视线始终凝聚在容器周围,没有受到鬼火心灯的影响。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