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二八章 失效的毒术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只是片刻间,那些修士的双眼都已经变成了渗人的绿色,犹如一只只野兽,鬼十三长吸一口气,指尖一弹,那团绿色的火苗陡然化作一片飞溅的光点,掠向那些修士。△↗,

  鬼十三的身形同时向前趔趄了一下,差一点扑倒在地。

  嗡嗡……那些修士的双眼竟然开始燃烧起来,喷吐着绿色的火焰,而火焰竟然渗透进他们身体内,沿着元脉流淌着,那种光芒不受阻隔,隔着衣服和血肉,也依然能看得清清楚楚。

  紧接着,那些修士发出痛楚的惨叫声,只是他们的眼睛已经融化了,再不能视物,无法控制的恐惧,让他们拼力运转元脉,向四周疯狂发起攻击。

  但这种疯狂只是暂时性的,在他们身体中燃烧着的绿色火焰都在缓缓向他们的胸口集中,只是几息的时间,他们的心脏已被绿色的火焰团团包裹住,而他们的身形也一个接一个无力的跌倒在地。

  台阶上方的侯轮月听到下方惨叫声不断,没办法按捺自己的情绪,偷偷睁了下眼睛,正看到那些修士先后扑倒,他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本以为今天要面临一场苦战,谁知一个小孩子出手,只是短短的时间,便把绝大部分修士变成了废人,如果换成他,能逃过这一劫么?!

  在鬼十三释放出鬼火之后,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早已睁开了双眼,他原本显得怒火冲天,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情绪又慢慢稳定下来了,静静的看着那些修士接连扑倒,嘴角竟然展露出一丝笑意。

  “好!小毒物,干得漂亮!”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把视线转移到那些装着元液的小瓶子上:“刚才我还在想,怎么样和他们交涉,我才能得到更多的元液,现在不用想了。多谢多谢!”

  “郭……你好毒……”一个命在旦夕的修士拼尽全力才吐出了几个字。

  “我用得本来就是毒,有什么好说的。”那面容枯瘦的老者哂然一笑,随后又看向摇摇晃晃的鬼十三:“小毒物,把鬼火心灯交给我吧。以我的修为,尚且无法承受鬼火心灯的反噬,你么……哈哈哈,现在已经没办法运转元脉了吧?听话,把鬼火心灯交出来!”

  “去死吧!”鬼十三发出怒吼声。他的双掌一合,一道鬼魅般的幻影从他的身体中飘离出来,向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掠去。

  “你的鬼影之术本就是我教你的,现在居然想用鬼影来对付我?”那面容枯瘦的老者发出叹息声:“还是孩子啊……”

  在那面容枯瘦的老者说话的同时,他抬手打出一道血光,血光正击中了幻影,幻影发出异常尖锐的惨叫声,接着便向气球一样炸开了。

  本命技被破,鬼十三等于再遭重创,他的身形晃了晃。向后栽倒,虽然很快又重新跳起身,但他的元力已经明显变得油尽灯枯了。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忍不住了,他向前走了两步,接着身形又戛然而止,死死的盯着鬼十三的右手。

  鬼十三的右手在微微抖动着,一缕缕肉眼看不到的烟气从他的掌心中飘逸出来。

  “韩航他们跟着我学了几十年毒术,也不过能得我两、三成,真没想到,一个小毒物也能有这般造诣。或许……那时候真看错你了,如果收你入门,到今天肯定是我的一大助力。”那面容枯瘦的老者露出惋惜之色:“可惜,这对我还是没用。”

  全神贯注忙碌着的苏静智突然晃了晃。扑倒在透明容器上,随后一点点滑落在地。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一惊,身形突然向前掠起,冲到苏静智身边,俯下身观察着苏静智,随后沉下脸。看向鬼十三:“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这妖煞之心本已枯萎,靠着灵狲的血才暂时恢复了生机,把解药拿出来,我或许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如果你再乖巧一些,说不定我干脆放你走,快点,别耽误老夫的大事!“

  鬼十三笑了,他慢慢向后退去,刚才要求自己独自面对一切,是因为看到了深深铭刻在灵魂深处的仇敌,让他的情绪失去了控制,现在元力耗尽,他已经恢复清醒了,论起忍耐力,连叶信也远不如他,否则他根本不可能在人间炼狱中熬上整整五年,最后才找到一个机会逃出生天。

  “想走?”那面容枯瘦的老者露出冷笑。

  鬼十三突然转过身体,用力把右手甩向空中,两颗药丸划出一个长长的抛物线,而鬼十三因用力过猛,再一次扑倒在地。

  “解药在那,哈哈……自己去取……”鬼十三涩声笑道。

  “混账!”那面容枯瘦的老者大怒,不过相比折磨鬼十三,妖煞之心更为重要,一旦让妖煞之心再次变得枯萎,那就永远没办法淬炼元液了,必须要让苏静智恢复清醒,这个机会是千载难逢的,错过了他会懊悔终生。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来不及细想,纵身向药丸落下的方向冲去,谁知就在这时,台阶上出现了两条身影,抢先一步冲向犹在空中滑行的药丸。

  “好胆!给我停下!”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更为恼怒,元脉全力运转,身法也骤然加快。

  只是,叶信的身形更快,接连释放出两次云龙变,随后又是瞬斩、奔雷击,接连四次冲刺,让他早一步抓住了两颗药丸,随后他把其中一颗扔给被远远甩在后面的侯轮月。

  “给我!”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手腕一甩,一道血光闪电般掠向叶信。

  叶信的身形向后飘退,接着反手把药丸扔到嘴里,用力咽了下去。他和鬼十三配合多次,根本不用鬼十三提醒,他就明白鬼十三的意思,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拥有一身毒术,令人防不胜防,而鬼十三一直在准备报仇雪恨,两颗药丸肯定是解毒圣品。

  侯轮月看到叶信的动作,也把药丸吞了下去,那面容枯瘦的老者见叶信竟然吃下解药,更加震怒,双手接连甩出。

  叶信一直在后退,等到药丸已经彻底融解,一股莫名的暖流彻底汇入到元脉中,这才反退为进,释放出奔雷击,闪电般冲向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挥拳向前轰出。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见叶信居然主动冲过来,脸上露出讥诮之色,随后发现叶信完全没事,竟能向他发起攻击,讥诮瞬间变成震惊,手忙脚乱的向后退去。

  这时,侯轮月的身形已然掠到,他的双手接连挥动,一道道月轮般的锐芒斩向那老者的后心。

  在星堂中,各个修士的星号并不是乱起的,有的是源于战决,有的是源于经历,有的是源于师承,有的是源于理想,轮月的星号就源于他的碎月战决。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眉头挑起,侯轮月不出手,他是没办法判断侯轮月的战力的,现在他知道,竟然是一个凝气中阶的修士。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立即把注意力转向侯轮月,他没有转身,只是继续向后飞退,似乎想用自己的后背去硬生生承受侯轮月的攻击。

  侯轮月显得有些惊讶,下一刻,一道道月轮般的锐芒已先后击中那老者的背心,轰轰……

  锐芒炸开了,把那老者的衣衫撕扯得稀烂,里面露出了散发着金光的皮毛。

  “那是……”侯轮月一愣,立即明白那老者穿着一件刀枪不入的宝甲。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露出狞笑,袖袍向侯轮月一甩,一团烟气轰然炸开,瞬间便笼罩住了周围数十米的空间,把侯轮月的身影遮在里面。

  侯轮月本能的屏住呼吸,加快速度冲出烟团,接着双手隔空向那老者斩落。

  两道如车轮大的锐芒向那面容枯瘦的老者扫去,那面容枯瘦的老者发出怪叫声:“不可能……”

  叶信不怕他的毒,本就让他惊疑不定了,侯轮月也不怕,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自己的战决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错误。

  这是,叶信已释放出瞬斩,身形快如疾风,瞬间便逼近那老者,一记手刀斩向那老者的后肩。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用毒是行家,比起近身缠斗就不行了,而且他的毒术完全失去了意义,前有侯轮月,后有叶信,他知道自己避不开了,猛一咬牙,把自己的头向前一缩,反手掏向叶信的胸膛。

  叶信发现那老者的指尖都是黑色的,他不敢马虎,也不敢完全依靠鬼十三的解毒药,他的身形突然停了一下,而手刀继续向下斩落。

  叶信的变招很巧妙,那老者两败俱伤的反击,变成了把爪子伸出去让叶信砍,而且叶信能变得过来,他的反应则要慢得多。

  手刀正斩在那老者的前臂上,随着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那老者的前臂已变得扭曲了,他发出一声嚎叫,全力向侧面冲去。

  只可惜,淬炼出云龙变的叶信,身法要比以前灵活迅捷得多,他释放出云龙变,就像影子一般随着那老者一起冲了出去,接着拳锋由下而上,倒卷残云,正击中了那老者的下颌。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