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二九章 屁股决定脑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面容枯瘦的老者面门是没有保护的,拳劲入体,他就像沙袋一般翻滚着向后飞了出去。

  叶信的元力虽然不算很强大,至少比不上侯轮月,但他拥有天狼劲,天狼劲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震荡对手的元脉,让对手在极短的时间内没办法凝聚元力展开反击,以前的叶信战斗技巧已经很恐怖了,自从他汲取了金龙旗下那女子的本命技之后,实力又得到了巨大提升。

  在叶信修炼成的贪狼战决中,只有两种突进法门,奔雷击和瞬斩,而奔雷击和瞬斩不能反复释放,现在多出了云龙变,叶信已经能做到无缝衔接,只要中了他一招,他就能完全占据主动。

  下一刻,叶信已释放出奔雷击,那老者的身形尚在空中翻滚,叶信闪电般逼近,一拳轰向那老者的面门。

  轰……血花飞溅,凶猛的拳劲,让那老者整张脸都变得扭曲了,眼睛也凸出在外,如果叶信的拳劲再凶猛一些,甚至可能硬生生把那老者的眼睛挤出来。

  紧接着,叶信又释放出瞬斩,在接近那老者的瞬间,右腿如铁鞭般向前甩出去。

  当那老者再次翻滚向空中时,叶信又重新释放出云龙变,接近那老者。

  只是刹那,叶信已接连释放出六、七次突进,每一次突进都给与那老者一记重击,那老者连落地的机会都没有,一次次飞起来,又一次次落下。

  “留……留口气……”鬼十三使出最后的力气叫道。

  叶信的身形停下了,那老者飞跌在十余米开外,又在地上滚了数圈,留下片片血迹。

  叶信缓步向前走去,那老者的脸已彻底变了形,口鼻中还在喷吐着鲜血,叶信突然俯下身,抓住那老者身上的皮甲,猛地向上一拉。那老者还以为叶信是想抢他的宝甲,虽然不能动,但用充满仇恨的眼睛死死盯着叶信。

  叶信突然伸出脚,重重踏在那老者的胸腹间。随着刺耳的骨裂声,那老者口中一股血箭直喷出一米余高。

  叶信冷哼一声,转身向鬼十三走去,走到鬼十三近前,俯下身观察着鬼十三的神色。低声道:“你怎么样?”

  “别离我……太近……”鬼十三吃力的说道:“我身上到处都是毒,现在受了伤……有些……控制不住了。”

  “我记得真真给过你一枚保命丹,有没有带在身上?”叶信没理会鬼十三的警告。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鬼十三咧了咧嘴,随后艰难的伸出手,摸向自己的腰间。

  叶信抢先一步在鬼十三的腰间摸了摸,摸出一个小布袋,他把布袋打开,里面装着七、八个小瓶子,他不敢乱动:“是哪一个?”

  “我自己来……”鬼十三努力要直起身,但脑袋刚刚抬起。又沉了下去,叶信干脆伸出手揽住鬼十三的脖颈,扶着鬼十三坐起来。

  鬼十三拿起一个黑色的小瓷瓶,把盖子打开,从瓷瓶中到处一颗嫣红色的丹药,放在自己口中,接着他又拿起了一颗蜡丸,一点点把蜡丸剥开。

  “这是什么?”叶信低声问道。

  “毒素已经成我的筋脉,我现在只能以毒攻毒,这样好得快一些。”鬼十三说道。

  把蜡丸中的毒汁咽下去。鬼十三闭上双眼,开始静坐调息。

  差不多有十几分钟,鬼十三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他的脸色变得好多了。随后慢慢站起身,看了看叶信,突然笑了:“你怎么没有催我?这不像你啊?”

  “催你什么?”叶信皱起眉。

  “你自己知道的。”鬼十三缓步向瘫软在地的苏静智走去,拿出一只药瓶,用尾指沾了一点药液,点在苏静智的人中上。等了片刻,接着又在苏静智的额头上不轻不重的弹了一下。

  苏静智蓦然睁开双眼,看到鬼十三,他大惊失色,探手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这时候,他看到了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修士们,当即不敢动了。

  “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完。”鬼十三缓缓说道。

  苏静智向后蹭了蹭,小心的移开视线,先看向叶信,又看向侯轮月。

  “听不懂我说的话?”鬼十三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我现在心情可不好,不要考验我的耐性。”

  “明白……我明白……”苏静智勉强爬起来,俯腰观察着透明容器内的妖煞之心,随后他用手中的匕首,开始刮取蔓藤上的汁液。

  鬼十三转过身向那老者走去,接着抓起那老者的头发,走向平场内侧的一个洞口。

  “十三,你要去哪里?”叶信问道。

  “这是我的主人,我们好久没见了,当然要亲近亲近。”鬼十三说道:“所以要避开你啊,否则又要被你骂了。”

  叶信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鬼十三摇摇晃晃的走远。

  此刻的侯轮月有一肚子的疑问,之前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孩子居然如此可怕!刚才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法宝?!只是,他知道这些事情不是他该问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有。

  侯轮月走到叶信身边,观察着苏静智的动作,随后又走到一个笼子旁,看向里面的小孩子,他眼中露出不忍之色,但什么都没说。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如果让他做这种事,那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刚才他还口口声声说那些修士是邪道,现在他们已经掌握了控制权,完全可以让淬炼过程停止,但他却发现自己张不开嘴了。

  从妖煞之心中分离出的是元液,就算在承法帝国,那也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

  良久,侯轮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那些孩子已是气息奄奄,生命接近尾声,就算淬炼马上终止,他们也活不下去了,他又不可能浪费自己的丹药,去救那些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就当他晚来了一步,赶到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侯轮月安慰着自己。

  “怎么?于心不忍了?”叶信淡淡说道。

  “没有……”侯轮月露出苦笑:“只是……”

  “他们已经中了十三的毒。”叶信说道,随后用下颌点了点苏静智的背影:“他能苏醒过来,是因为他有元力护着心脉,那些孩子都是普通人,就算你现在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也是没用了。”

  侯轮月默然良久,轻声道:“主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您的心确实太硬了……”

  “我是从战场上走出来的。”叶信笑了笑:“违心的事情不知道做过多少了。”

  “哦?譬如说?”侯轮月好奇的问道。

  “有一次,我带着天罪营长途奔袭灵顶,因为要抢速度,又有大雪封路,误闯进一座小村庄里。”叶信说道:“如果我能看得到,早就远远避开了,但那次我没有派出探马,小村庄又被大雪盖住了,等我们冲进去的时候,才发现不对。”

  “然后呢?”

  “然后我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叶信说道:“如果我能成功占领灵顶,需要五天的缓冲时间,否则胜利会变得毫无意义,我没办法消化胜利果实,放走那些村民,一旦有人去通风报信,我极有可能前功尽弃,甚至会被大召国的军队团团包围,你说我该怎么选?“

  侯轮月默然,他的眉头深深皱起:“最后主上把村民都杀光了么?”

  “差一点点,就在我准备下命令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孩子的哭声。”叶信缓缓说道:“那个时候我带兵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心性还容易受到影响,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把村中所有的驴马全部杀死,并且逼得所有村民发下毒誓,替我保守秘密。”

  “这个办法不错。”侯轮月笑了:“主上还是个心怀悲悯的人啊。”

  “是啊,不要说别人,连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认为我真是太伟大了。”叶信也笑了:“后来我攻占了灵顶,第二天,渔道率领探马出去巡查,凑巧抓到了虎头军的探马,一番拷问下来,才知道虎头军和魔军正全速向灵顶挺近,先锋距离灵顶已不足百里,我知道再拖延下去就走不了了,只得一把火烧掉了灵顶。”

  “怎么会这样?”侯轮月显得有些惊讶。

  “我也这样问自己。”叶信说道:“攻占灵顶,我损失了四百多个弟兄,却什么都没得到,也是凑巧,我逃出包围圈的时候,又一次闯入那个小村庄,那些村民被吓坏了,我还没说话,他们便把通风报信的两个人绑起来,送到我面前,说是他们两个背叛誓言,与大家无关,最后哀求我再给一次机会。”

  “这些刁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侯轮月说道:“最后主上杀了他们?”

  “我不知道。”叶信说道:“我让鬼十三自己拿主意了,他怎么做的,没有和我说,那是我最深刻的教训,当时除了薛白骑和真真,所有人都要求斩草除根,是我力排众议,决定给那些村民一条生路,我的错误,差点动摇了军心,让整个天罪营变得四分五裂,幸好鬼十三和真真是无条件支持我的,加上渔道和薛白骑他们为我说话,才算压制住了那些鼓噪的悍囚。”(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