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四零章 双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过近半年来边境一直无事,龙门军的将士们也就习惯了,现在正值八月暑季,有十几个龙门军的士兵偷空跑出军营,来到一条无名小溪边洗澡,刀头舔血的男人大都很粗鲁,他们相互笑骂着、打闹着,突然,一个士兵双眼发直,突然怪叫一声,光着屁股冲出小溪,逃向山林。∑,

  其他士兵被搞得莫名其妙,他们站起身,下意识的向着远方看去,正看到一队骑士以闪电般的速度向这边掠来。

  龙门军的士兵们被吓得目瞪口呆,看着一匹匹狰狞的无界天狼,他们知道,那是天狼军团。

  完蛋了!还不足百米的距离,狼骑是转瞬即至的,他们根本来不及逃跑。

  嗷……一个士兵突然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声,接着从溪水中抓起一块鹅卵石,便向着对面的骑士冲去。

  那是个新兵蛋子,在渔道魔鬼般的操练下,倒是培养出了过人的血气,不过,其他士兵都是从虎头军里过来的,久经战阵,他们都没有动,因为那毫无意义,有几个士兵还抬头看向天空,眼中充满了恋恋不舍,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

  下一刻,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出现了,近二百名狼骑风驰电掣般沿着溪水冲向山林,根本没有搭理他们,那迎上去的新兵蛋子被人一鞭子放倒,出手的好像是一个女子,因为狼骑太快,他们看不清。

  转眼间,狼骑已冲入山林,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在溪边的湿地上还残留着无数个狼爪的印记,龙门军的士兵们几乎怀疑刚才只是一场梦。

  那新兵蛋子发出哭嚎声,他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鞭痕,皮开肉绽,痛得他鼻涕眼泪横流,其他老兵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很清楚,刚才那女子出手只是惩戒,并不想杀人,在狼骑面前。他们不过是一群蝼蚁而已,人家伸伸手就能把他们随便碾死。

  “快回大营!”一个士兵发出如梦初醒的叫声:“去禀报大帅!”

  渔道正在自己的帅帐中看书,他的天资一直被叶信所看好,另一个被叶信看好的是谢恩,但渔道和谢恩分处两个极端。谢恩的懒惰令人发指,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没事的时候,每天能睡上二十个小时,让他看书,等于要了他的命。渔道则不同,他勤奋、刻苦,每时每刻都希望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他这种精神甚至接近了自虐。从某种意义上说,渔道是叶信第一个亲传弟子。

  原来的天罪营山头林立,狂放不羁的罪徒们是被叶信、鬼十三等人一个个打服的,如符伤、子车灰等人虽然愿意跟着叶信了,但心中还有一些抵触情绪,毕竟叶信原来的地位并不高,又是一个孩子,而渔道认识到了叶信的强大与才智之后,对叶信奉以师礼,每天都恭立在叶信身后。叶信说过的每一句重要的话,他会死死记住,叶信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他都要反复思量。摸索叶信的用意、原因、得失,有不妥或者是不解的地方,他会马上找到叶信询问、请教。

  叶信决定在大召国留下一颗伏子,想来想去,最终选择了渔道,这不是没有原因的。除了渔道,谁都担不起来!

  突然,两个衣装不整的士兵向帅帐跑了过去,但他们被渔道的亲卫拦住了,只得在账外大呼道:“大帅,敌袭!有敌袭!!”

  渔道皱起眉头,他没有理会外面的动静,把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

  外面响起亲卫的喝声:“放肆!胆敢在帅营喧哗?!”

  “大帅,真的有敌袭啊!是狼骑!狼骑入关了……”一个士兵拼命挣脱了亲卫的拦阻,跪在了帅帐门口,大叫道。

  听到‘狼骑’两个字,渔道愣了愣,他合上书,起身走向门口,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狼骑入关了?”渔道沉声说道,虽然认为这根本不可能,但狼骑的特征太过明显,士兵们应该不会看错,也绝不可能有胆子来骗他。

  “没错,就是狼骑!”那士兵叫道:“赵将军已经赶过去了!大帅,快去支援吧!”

  渔道长吸了一口气,随后缓步向前走,走到帅营的门前,抬头向前方看去。

  片刻,一骑快马飞驰而来,马上的正是赵云驹,冲进帅营的大门,他滚鞍下马,面沉似水,随后向渔道点了点头。

  渔道和赵云驹相互交换着眼色,他们都是天罪营的人,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有多少狼骑?”渔道说道。

  “一百以上,三百以下。”赵云驹说道。

  渔道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么多狼骑出动,叶信肯定在里面,可是,叶信应该和他打一声招呼的,到底是什么样十万火急的事情?让叶信不愿意耽搁一点点时间?

  “云驹,传我将令,龙门斗士立即集合!”渔道沉声说道。

  龙门斗士就是渔道龙门军的亲卫,人数只有五百左右,这也是渔道能够完全掌控的武装力量,只会无条件服从渔道的命令。

  不到半个小时,龙门斗士已经整装待发,手持大戟的渔道走在最前方,很快便赶到了狼骑经过的溪水旁,沿着狼爪印追了下去。

  接连穿过一片片山林,渔道突然勒住了缰绳,他沉吟片刻,带军转变方向,向着灵顶驰去。

  黄昏时分,经过急行军的亲卫营接近了魔军的防地,渔道下令让龙门斗士下马休息,只带着赵云驹向魔军的大营奔去。

  看到有人接近,十几个骑士快马迎了上来,骑士们都身穿着黑色的甲胄,脸上也带着面甲,犹如一尊尊黑煞。

  近半年来,渔道和萧魔指多有接触,那些骑士也认得渔道,其中一个为首的骑士越众而出,向渔道施了一礼,随后道:“末将见过渔帅,不知道渔帅此行是……”那骑士在说话的时候,眼角瞥向远方林外全副武装的龙门斗士,眼神有些惊疑不定。

  “去通报萧帅,就说渔道有急事必须马上与萧帅面谈。”渔道缓缓说道。

  “如此……渔帅就跟我来吧,大帅早已经下了命令,如果是渔帅至此,无需通报,立即请行。”那骑士松了口气,随后拨转战马,向着营中驰去。

  渔道和赵云驹跟着驰入了魔军的大营,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来到帅帐前,那些骑士让过一边,渔道略一沉吟,掀开帅帐的门帘,便走了进去。

  一身便装的萧魔指正躺在内账的床榻上,几个艳丽的侍女围在萧魔指身边,突然看到渔道走进来,萧魔指略显得有些吃惊,随后翻身坐起:“渔帅怎么来了?真是稀客啊。”

  “萧帅好艳福。”渔道轻叹道,在亲眼见到萧魔指之前,他无法相信,被誉为九国第一智将、如魔神般的强者居然是一个容貌清丽无双的男子,周围几个侍女的相貌也算是上上选了,但和萧魔指相比,连提鞋都不配。

  “只是闲着无聊,打发时光而已。”萧魔指笑道,随后站了起来,他依旧是打着赤脚,宽松的白袍,头发披散在肩上,风度翩翩、拥有出尘的气质。

  也是古怪,萧魔指的魔兵都穿戴着黝黑色的战甲,而萧魔指本人却偏偏喜欢白衣。

  渔道在那几个侍女身上扫了一圈,萧魔指摆了摆手,让那几个侍女退出了帅帐,随后低声说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狼骑入关了。”渔道说道。

  “什么?”萧魔指大吃一惊,凝神看向渔道。

  “萧帅可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渔道问道。

  “你都不清楚,我怎么会知道。”萧魔指摇了摇头,一双极好看的剑眉向上挑了挑:“不过,我倒是能找到一些脉络……”

  “萧帅请讲。“渔道急忙说道。

  “大任国的破山公给我来过几封信。”萧魔指缓缓说道:“九华府已被将主占了,落霞山估计更早一步就换了主人,这些事情你也知道吧?寻常小事,应该是无法引起将主的兴趣了,只有一个地方……”

  “断剑宗。”渔道说道。

  “不错,就是断剑宗。”萧魔指点了点头。

  “萧帅想和渔某一起走一趟么?”渔道说道。

  “和你走?”萧魔指侧头看了渔道一眼,随后笑了。

  其实渔道是很能沉得住气的,但今天不比往常,见萧魔指的笑容中有几分揶揄之意,他有些火了,缓缓说道:“萧帅,渔翁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谁说我要做渔翁?”萧魔指的笑容更盛。

  “萧帅,你是瞒不过我的。”渔道的语气转冷:“自从萧帅晋升为修士之后,已不再理会这尘俗的琐事了,我还知道你和断剑宗的修士多有往来,想必知道断剑宗的虚实,莫非打定主意要袖手旁观了?”

  “你太心急了。”萧魔指摇了摇头:“正因为我知道断剑宗的虚实,所以才不会和你一起走,我要去的地方,你去不得,你要去的地方,不多我一个。”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