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四四章 阵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雪人扑了过来,接着俯身挥动巨大的手掌,向下方拍落。

  叶信坐下的无界天狼突然停顿了一下,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便又开始向前冲刺,但差距已经形成,那雪人的手掌正拍落在前方。

  当雪人的手掌与地面相撞击的瞬间,无界天狼已猛然跃起,足足升起十余米高。

  轰……地面又开始剧烈震荡起来,叶信突然脱离了无界天狼,接着释放出奔雷击,闪电般向下方掠去,手中的杀神刀刺入到那雪人的小臂中,而无界天狼借着席卷来冲击波,象一片树叶般飘向远方。

  那雪人猛地挥动手臂,试图把叶信甩飞。

  只是叶信的杀神刀刺得极深,数尺长的刀锋已全部没入雪人的小臂中,叶信的身体虽然没办法稳住,被甩得上下翻飞,但他的双手死死抓住杀神刀的刀柄,而杀神刀已扭曲成弓状。

  幸亏杀神刀的材质非常特殊,换成寻常的砍刀,早就折断了。

  叶信并不轻松,他全力运转元脉,一双手臂上的青筋已高高绷起,指节也显得失去了血色。

  那雪人甩了几下,见甩不掉叶信,用另一只手向叶信砸来。

  叶信长吸一口气,翻身落在那雪人的小臂上,接着反手拔刀,释放出云龙变,窜上那雪人的上臂,只是因角度的关系,一口元气刚刚用尽,他的身形已开始向下滑落,叶信立即出刀,刀锋深深刺入到雪人的上臂中,也借此稳住了身形。

  轰……那雪人的拳头砸到了自己的小臂上,发出轰然巨响,由冰雪凝成的小臂还有那只拳头,都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叶信再次吸气,在拔出杀神刀的同时,再次释放出云龙变,身形落在那雪人的肩膀上。

  那雪人挥动手掌。拍向自己的肩膀。

  叶信释放出瞬斩,身形猎豹般扑向空中,刀锋落处,深深劈入到那雪人的耳廓中。

  不过这种攻击。对那雪人是毫无意义的,它根本不为所动,反而是自己拍向自己的手掌,让它的身形摇晃了一下。

  那雪人立即挥拳,砸向自己的耳朵。

  叶信双脚蹬在雪人的身体上。用力拔刀,在杀神刀被拔出来的同时,他的身体已向下翻落。

  轰……那雪人的拳头砸中自己的脑侧,足以让叶信钻进去的巨大耳朵,竟然被这一拳砸得粉碎,那雪人顺着拳力的方向踉跄了几步,轰然坐倒在地。

  叶信的身形再次掠起,奔雷击!他窜上那雪人的面门,杀神刀正刺入那雪人的瞳孔中。

  雪人一身上下都由冰雪凝成,只有双瞳内闪烁着异常的幽光。从一开始他就把雪人的双瞳当成了自己的攻击目标。

  果然,在杀神刀刺入瞳孔的瞬间,那巨大的瞳孔就象气泡一般炸开了,闪烁的幽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那雪人根本感觉不到痛处,也不在意自己受到致命攻击,它反手挥拳,继续攻击叶信。

  叶信哂然一笑,抽刀轻轻飘落,那雪人的拳头正击中自己的面门。在震耳欲聋的轰响声中,巨大的身体向后仰倒,撞击在地面的同时,再次发出轰响。

  叶信的身形如烟花旗舰般升了起来。杀神刀散发出璀璨的青光,笔直贯入那雪人另一只眼睛里。

  两点幽光,全部破灭了,那雪人失去了活动能力,身体上的裂痕越大越大、越来越深。

  刚才退走的无界天狼正向叶信驰来,接连几个纵跳。窜上雪人的胸膛,接着冲向巨人的脑袋。

  叶信收刀,向侧翼跃起,无界天狼及时扑到,稳稳拖住了叶信的身体,接着向下方驰去。

  在叶信离开那雪人的身体后几息的时间,那雪人已化作一片碎片,白茫茫的世界开始变得暗淡了,在那消失的小村庄的位置上,出现了一道漩涡。

  “这就是证道境修士布下的杀阵?我看倒像是一个历练的地方。”叶信摇了摇头:“可能是年代太过久远的缘故吧……”

  最开始的时候,他是被雪人无穷的力量还有庞大的身体所慑,但很快就发现了雪人的弱点,动作僵硬,极不灵活,这种发现说起来简单,不过做起来并不容易,至少需要保持冷静,而叶信的心理素质可算是钢铁铸就的一般,从来不会乱。

  至少在此刻,苍妒兵、程祭邻等人犹处在困境中。

  无界天狼不了解叶信在想什么,但它明白,叶信赢了,冲着空荡荡的世界发出嚎叫声,接着身形启动,向那道漩涡掠去。

  下一刻,叶信已掠出漩涡,在他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盆地,盆地中央有一片蔚蓝色的湖泊,看上就象蓝宝石般纯净,叶信的眉头突然皱了皱,抬头看向阳光,不管身处何地,他都尽可能做到不忽略任何细节,阳光倒是很正常,但为什么是从东方的天际照过来的?他到底在杀阵中逗留了多久?

  ****

  “他们在破阵。”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洞窟中回响着。

  “我看得到。”一身素装的萧魔指微笑着说道。

  这座洞窟不大也不小,有百余米方圆,中央有一面冻结成冰的水潭,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被齐腰冻在水潭中,她的长发应该有很久很久没有修剪过了,可以分成三部分,一部分被冻在冰块中,一部分遮住了她周围的冰面,另一部分披散在她的身上。

  她的相貌很柔美、年轻,只在三十左右,但那十余米长的头发暴露了她的真实年龄,如果叶信在这里,会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判断。

  “你就是为他们来的?”那女人缓缓问道,她盯着前方的一颗巨大的水晶球,水晶球呈多面体,每一块水晶都象一面镜子,而每一面镜子中都有一个人在和如潮水般涌来的雪人战斗着。

  “嗯。”萧魔指点了点头:“计划要改一改了。”

  “你的计划只是你的计划,与我无关。”那女人说道:“我从来没答应过你什么。”

  “你这么说真让人伤心。”萧魔指笑得更欢愉了:“我可是一直当你愿意与我合作的。”

  就在这时,有一块镜面散发出光芒,把那女人和萧魔指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在镜面中,叶信横刀而立。

  “他过去了。”萧魔指轻轻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他会是第一个过去的。”

  “这仅仅是开始。”那女人伸出手,一缕肉眼可见的寒流从她掌心中飘离出来,卷向水晶球。

  “我不会允许你出手的。”萧魔指摇头道。

  “他们是你的朋友?”那女人的动作变得僵硬了,扭曲的寒流也凝在了空中。

  “不是,我没有朋友,不过他们应该算是我的同伴,至少是暂时的同伴。”萧魔指说道:“我千里迢迢赶过来,就是为了不让你插手,唉……狼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幸亏他们歇息了一天,又被困在杀阵中,否则还真来不及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那女人问到。

  “放他们过去,对你对我都有好处。”萧魔指说道。

  “你是想让我背弃断剑宗?”那女人歪过头看向萧魔指。

  “几年前,我从一个让我感到惊艳的年轻人那里听到了一句话,君以臣为草芥,臣以君为刍狗。”萧魔指说道:“这句话对你来说也有同样的意义,你把断剑宗当成自己的家,可那些修士是怎么对你的?他们发现你的体质能温养古阵,便把你囚禁在这里,用你的生命维续古阵的运转,这一晃都过了百年了,还不能让你觉醒么?”

  “我欠他的。”那女人淡淡说道。

  “好凄美的爱情故事,太让人感动了。”萧魔指笑道。

  “你也会感动么?“那女人用讥讽的语气说道。

  “你一定要这样不友好吗?”萧魔指眉头微微一挑,他明显有些不悦,但因为相貌太过俊美,反而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不说这些废话了,我有两种想法,你选择其中一个。”

  “你说说看。”那女子说道。

  “你跟我走,这古阵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到我那边,我会给你找一个合适,让你继续安心修炼的。”萧魔指说道。

  “第二种呢?”那女子说道。

  “我建议你还是选第一种。”萧魔指笑道。

  “明白了。”那女子再次露出讥诮之色:“为什么让我跟你走?”

  “我说是因为我喜欢你,你信吗?”萧魔指说道。

  “当然不信。”那女子说道。

  “那我就直说了,有些秘密,还是放在身边的好。”萧魔指说道:“而且你很有用,会成为我的一大助力。”

  “明白了……”那女子眯起眼睛,她的双瞳散发着晶莹的蓝光:“不过更能保守秘密的是死人吧?”

  “如果你一定要寻死,那谁都没办法。”萧魔指叹了口气:“叶信突然盯上了断剑宗,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逼得我下定了决心,所谓逆我者昌……不对,好像说反了,是逆我者亡、顺我者昌,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