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四六章 惊艳的刀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发现只有他一个人通过了杀阵,不应该的,苍妒兵、程祭邻等人都是凝气境的修士,实力要比他更为强大,怎么可能被那种杀阵拦住?

  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虽然距离很远,但他能看到湖泊中心散发出璀璨的华光,程祭邻说过,断剑宗的气象非凡,恐怕会有难得的宝物问世,他必须及时赶过去。

  叶信反手提刀,接着驭动无界天狼,无界天狼纵身而起,从山崖上跃下,向着湖泊的方向疾驰而去。

  在这同时,萧魔指轻轻放下那女子的尸体,缓步走到巨大的水晶球旁,那块心形的玉块出现在他掌心中,接着他把手探向水晶球。

  水晶球刚才还显得坚不可摧,现在却好似变成了虚幻的存在,萧魔指的手竟然一点点探入到水晶球内部,而水晶球散发出的光泽开始一点点变得暗淡了。

  片刻,叶信已接近了湖泊,冲上木桥,湖泊中心处那二十多个修士已经发现了叶信,发出一阵喧哗声,接着有几个修士迎上木桥,准备阻拦叶信。

  距离越来越近了,叶信能清晰的看到那一张张扭曲的、惊疑不定的脸,断剑宗的修士安享太平时光的日子太久了,多少年来,从没有谁能冲开杀阵的阻挡,进入断剑宗的宗门,给他们造成困扰,他们无法理解,叶信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叶信的双手握紧杀神刀,他是修士,不过,他又是一个从沙场上走出来的修士,骨子里已被深深烙上了铁与血的色彩,不止是他,薛白骑、月虎等人也一样,一旦认定了对手,就会变得没有犹豫、没有怜悯,不管前面是什么。都将倒在他们的铁蹄之下。

  “站住!什么人敢擅闯我断剑宗?!”

  “再近前一步,杀无赦!”

  对面的修士发出怒吼声,叶信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对一支铁的军队而言。杀无赦绝不是用来恐吓对手的,仅仅是一种行事的标准而已。

  叶信继续向前冲刺,那几个修士见势不对,立即抽出自己的长剑,断剑宗的修士所用武器都差不多。一柄断剑,然后用某种特殊的法门震荡元力,形成犹如实质的剑气,这种剑气固然刁钻犀利,但有明显的致命弱点,就是没办法保护自己。

  刀剑不止要用来杀敌,到了关键时刻,还要用来挡住敌人的攻击,可那种剑气的防御能力接近于零,上一次在大羽国。叶信已经发现了这个破绽,所以他才不等苍妒兵等人破阵,选择了单骑出击。

  叶信的速度骤然又加快了一倍以上,那几个修士刚刚举起断剑,叶信已经象闪电般从他们身边掠过,刀光落处,血花一蓬蓬绽放。

  “混账!”小岛正中心的几个老者勃然大怒,其中一个抬起双手,平静的湖面突然荡起了涟漪,接着一道道浪花从两侧向叶信卷来。浪花在空中翻腾,旋即化作白色的冰花,探起的浪尖犹如一支支利箭,以极快的速度射向叶信。

  轰……那老者的脑袋毫无征兆的化作一片血雾。无头的尸身向后跌倒,而射向叶信的冰箭失去了控制,威力大减。

  “怎么回事?!”几个老者大惊失色,立即向外散开,紧张的扫视着周围,但他们什么都没发现。

  不止是萧魔指可以越阶击杀修士。墨衍也可以,而且比萧魔指做得更好更可怕。

  墨衍的妖眼可以锁定极远处的目标,他的箭速度之快,已超过了肉眼的极限。

  过了两息的时间,一股强横的元力波动,从盆地的远方传来,那是墨衍弯弓开箭引发的元力震荡。

  不过,叶信此刻已然跃过了木桥,那几个老者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再顾不上去探究同伴被狙杀的原因了,从各个方向掠向叶信。

  叶信眼神微微一凝,接着他突然翻身从无界天狼上滚了下来,而无界天狼立即改变方向,避开了围上来的修士。

  所有的修士都亮出了自己的断剑,剑尖吞吐着闪烁不定的剑芒,短的有数尺,长的达到了十余米,面对这样的武器,叶信就不敢强行冲阵了,有无界天狼在,速度固然会提升几个档次,但灵活性要大幅降低。

  几道剑光已向叶信斩落,叶信反手挥刀,释放出倒卷山河,在刀光掠起的瞬间,他又释放出云龙变,身形陡然跃过几十米的距离,扑近一个老者,而倒卷山河的刀光正把那老者的身形笼罩在其中。

  寻常的修士对他而言没什么威胁,那几个老者才是重点,断剑宗的法门有些滑稽,他们的修为高低,在出剑的那一刻再没办法做任何隐藏,如果换成他叶信,会干脆放弃这种法门,虽然有优点,但缺陷太多太多了。

  事实上叶信的战斗技巧一直在提升,他有很高的悟性,以前的叶信,会先运转身法,然后再发起攻击,世间绝大多数修士也都会这么做,符合正常的逻辑。

  现在,叶信却反过来了,攻击在前,运转身法在后,这样在他的攻势达到巅峰时,正好也接近了对手,会让自己的攻击速度提升那么一点点。

  强者对决,分秒必争,叶信只是让自己的速度提升了一点,可实际上的杀伤力却不知道要提高多少。

  在那老者眼中,只看到一道长达几十米长的刀幕在急速逼近,却没办法捕抓叶信的身影,他怪叫一声,身形全力向后避让。

  附近几个老者全力出剑,他们也同样无法捕抓叶信的身影,只能用剑光去攻击刀幕。

  叶信的身形蓦然一停,让过了剑光,接着又释放出奔雷击,闪电般靠近那向后避让的老者,杀神刀全力向前刺出。

  叶信的心有几分惆怅和担忧,可以与青元宗比肩的断剑宗,只剩下这几个修士了么?鬼十三在天缘城到底做了些什么?

  那老者再次发出怪叫声,他根本顾不上去反击叶信了,反手亮出一枚方印,挡在自己身前,与此同时,那枚方印散发出璀璨的亮光,体型也骤然增加了十数倍,就像一面盾牌,挡住了叶信的刀光。

  轰……那老者手中的方印被杀神刀击得粉碎,眼见自己的法宝被毁,那老者目眦欲裂,但他依然没有与叶信决死的勇气,继续向后退去。

  另外几个老者见同伴危在旦夕,拼力向这边赶来,剑光再起,追向叶信的背影。

  叶信反手出刀,释放出醉清风,随后释放出云龙变,刀幕在天地间划出一道弧形,竟然把那几个老者全部裹在刀光中。

  如果把叶信的速度放慢,会发现叶信不过是让自己的身形绕了一个弧形的半圈,而那几个老者的身形同时停止,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成了叶信的主攻目标,极力向后退去。

  这时,闯出杀阵的苍妒兵、程祭邻等人都冲上了木桥,也看到了叶信的刀光,心中所萌生出的惊艳之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如果论修为,叶信明明低于那几个老者,但却在追着对方在打,而且占尽了优势,他们所看到的,是力量与速度乃至身法的完美结合。

  在惊天峰之巅,那个叫泥生的老者盘膝坐在冰块上,他手中持着一面圆镜,从圆镜中能看到叶信的一举一动,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最开始的时候,他是非常痛恨叶信的,是叶信让他被迫进入了凡尘,但心中的痛恨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点点变淡,因为他看到了一种希望,以前绝不认为叶信会具备的希望。

  只是一刀,便让几个凝气境的修士不得不向后避让,叶信又释放出瞬斩,逼近他锁定的对手,打群架的核心理念就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必须先放倒一个,那老者接连被他逼退,心神已乱,不管是继续退让还是被刺激得疯狂了,他都能找到自己的机会。

  果然,那老者发现刀幕再次向自己卷来,发出雷霆般的怒吼声,接着甩开手中的断剑,笔直迎向刀幕,断剑释放出的剑光已接近二十余米长,叶信尚没有袭至,他可以先一步把叶信洞穿。

  叶信的身形微微一让,本应该从他胸口刺过去的剑光,变成了从他腋窝下擦过,而瞬斩激发起的刀光,如泰山压顶,笔直向那老者斩落。

  “好刀!”在雪山之巅观战的泥生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喃喃的说道:“只是喜欢这般行险……可不太妙……”

  如果从叶信的左侧看,会以为叶信的身体已被刺穿,从右侧看,才会发现剑光紧贴着叶信的肋部,这种应对是一种莫大的考验,只是反应稍稍慢一点,叶信就会先遭受重创,甚至是死亡。

  那老者已发现自己刺了个空,但还没等他变招,刀光已然斩落,那老者再次发出怪叫声,身形向后急退。

  但这一次,他退得有些迟了,瞬斩所发出的刀光从他鼻梁正中劈了进去,斩开他的嘴和下巴,切入咽喉,接着笔直向下,剖开他的胸膛,又从小腹处扫了出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