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四七章 成精的花蕊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刀毙敌,叶信转过身,倒提着杀神刀,缓缓向那几个老者走去,他的脸色很平淡,没有击杀对手的得意,也没有敌众我寡的紧张,只是那么淡淡的向前走。

  不过,这种平淡的表情,反而给那几个老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无法搞清楚叶信是怎么出现的,也不了解叶信的来意,又为叶信的气势所迫,不由自主向后退却着。

  这时,苍妒兵、程祭邻等人已冲上了小岛,他们跳下无界天狼,走向叶信。

  他们四个也算是叶信座下的四大金刚了,当初泥生到星门去挑人,可不是胡乱找几个,他要对得起自己的心,以后回了星殿才能做到无愧。

  泥生让星门的修士翻遍了星籍,程祭邻、曲云鹿和侯轮月都是九品星官中的佼佼者,就算没有泥生出现,他们也肯定得到提拔。

  至于挑到了苍妒兵,是泥生的无奈之举,九品星官中能力出众的府星、光明星和暗星,他都找到了,唯独九品将星大都平平,没有耀眼之辈,最后泥生只能从八品将星中找,才看中了苍妒兵。

  可以说,苍妒兵四人都不是泛泛之辈,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完美的机会去展露锋芒,举几个例子,程祭邻说自己各方面都有所涉猎,但这种涉猎对很多修士而言就是精通,否则他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设下百鸟朝凤阵;曲云鹿极擅长与人打交道,他此去星门,能拿到那么多好处,固然与泥生的存在有关,但他的长袖善舞亦是功不可没的,如果做人态度不端正,傲慢无礼,就算泥生是他亲爹,拿到的东西也会大打折扣,明着不敢。暗地里的手脚不会少;侯轮月只见过鬼十三两次,便判断出鬼十三非常人可比,事事留意,没有他在暗地里的帮助。鬼十三的动作也不会有那么顺利,至少他这份眼力很独到。

  叶信停下脚步,目光慢慢扫视着,断剑宗的修士已明白大事不妙,聚成一团。一道道闪烁不定的剑光遥遥指向叶信等人。

  突然,一个老者转身向后退去,冲到小岛中心的一根冰柱前,挥拳砸中了冰柱上的一道印记,接着,他露出狞笑。

  叶信眉头一挑,今天他已胜券在握,没有急着出手,是想看看这些断剑宗的修士到底有什么压箱底的本事。

  这不是狂妄,叶信清楚以后的战斗或许会一场比一场更残酷。他需要更多的机会去适应。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天空还是那么蓝,湖泊还是那么静,风儿还是那么轻。

  那老者的身形变得僵硬了,随后他的脸象被人揍了一拳般猛地扭曲起来,接着发出愤怒的吼声:“怜舟月,你疯了?你疯了?!!”

  在洞窟内,萧魔指甩动长发,两块中间已挖空的巨大冰块飞了起来。把那女子的身体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口冰棺,接着萧魔指把冰棺放在了水潭中。

  那巨大的水晶球不知道什么时候缩小了,变得如巴掌大小。静静的躺在冰雪中,萧魔指俯身把水晶球捡了起来,叹了口气,随后缓步向外走去。

  小岛上,叶信的身形突然启动,向前方掠去。他的动作无疑是一个信号,苍妒兵、程祭邻等人也开始向前冲刺。

  其他人还好,苍妒兵释放出的元力波动是异常恐怖的,他已是凝气境巅峰,在九国之境,这属于宗主才能拥有的实力,感应到苍妒兵的元力波动,对面断剑宗的修士一个个脸色大变。

  一个老者脸上露出厉色,突然转身,不顾叶信释放出的刀幕,手中的断剑卷出十余米长的剑光,刺向那朵金色的花茎。

  叶信微微一顿,立即改变方向,向那朵金色的花茎掠去,断剑宗的修士都是用凝聚的剑气造成伤害,剑气并不是实物,很难被切断,他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挡。

  叶信释放出云龙变,提前一步扑到那朵金色的花茎旁,接着把杀神刀甩到身后,身形前曲,运转元脉,一层淡淡的黑色烟气笼罩住了叶信的背影,那是本命蝎甲。

  轰……剑气在叶信的后背炸开了,为了保护那朵金色的花茎,叶信只能保持不动,经验和技巧都变得毫无意义,这时候拼的是修为,但这正是叶信的弱项。

  叶信的身形猛然向前趔趄了一下,差一点扑倒在金色的花茎上,他急忙松开刀柄,用双手撑住地面,一股腥甜的气息从胸膛中翻涌上来,叶信忍不住张开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混账!!”苍妒兵勃然大怒,他改变方向,转身向叶信掠去。

  曲云鹿和侯轮月大急,他们加快速度,逼近断剑宗的修士,新一轮的战斗旋即爆发了。

  那朵金色的花茎已被叶信吐出的鲜血染红,蠕动的花蕊散发出如万花筒一般的彩光,并且极有规律的变幻着,叶信的神色变得有些呆滞,他分明看到花蕊中有一只眼睛睁开来,静静的看着他,当他定睛看去时,那只眼睛又隐入闪烁的霞光中,好像刚才只是幻觉。

  “主上?!”苍妒兵的手搭在了叶信的肩膀上。

  “我没事。“叶信摆了摆手,随后直起身,抹去嘴角残留的血迹。

  苍妒兵松了口气,随后转身扑进战团,其实有曲云鹿和侯轮月已经足够了,他们都是凝气境中阶,而对面那几个断剑宗的修士不过是凝气境初阶,苍妒兵的加入,让占据彻底变得一面倒了,只眨眼间,便有五、六个修士倒在血泊之中,其他的修士也做鸟兽散。

  叶信见已用不着他出手了,静下心调整自己的呼吸,平抚震荡的元脉,随后走到金色的花茎旁,仔细观察着似乎拥有生命的花蕊。

  苍妒兵等人召来无界天狼,追击那些逃散的修士,这时,狼骑们也从远方驰来,他们的实力不足,晚一步脱离了杀阵,薛白骑和真真护着墨衍向小岛驰来,而其他狼骑则加入了追击。

  真真和薛白骑驰到叶信近前,跳下无界天狼,真真看了看那朵金色的花茎,低声问道:“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叶信摇了摇头:“你来看看。”

  真真对这种奇花异草拥有很强的亲和力,否则也不可能靠这片贫瘠的天地培育出七月灰神了,她俯身凑近那朵金色的花茎,先是俯下身轻轻嗅了嗅,接着探出指尖,在花蕊上轻轻抚摸着。

  金色的花茎突然象周围卷开,中间露出了一个小洞,周围的花蕊不停蠕动着,好似想吞噬什么。

  “有些吓人呢……”真真急忙把自己的指尖移开。

  “你用元液试一试。”叶信突然说道。

  “用元液?怎么试?”真真大惑不解的问道。

  “往花蕊上滴,不用多,一滴就足够了。”叶信说道:“它好像是非常需要元气的滋养。”

  “你怎么知道?”真真又问道。

  “因为逻辑。”叶信说道。

  “元液可是非常珍贵的,你不说清楚,我才不会用元液去试!”真真说道。

  “元液是从天缘城那边得到的,此事牵扯到了几个宗门,其中断剑宗是主导者。”叶信缓缓说道:“他们苦心积虑为的就是收集元液,和这朵花肯定存在着一些联系。”

  “好像有一些道理哦。”真真皱起眉,想了一会,很是心痛的取出一只小瓷瓶,把小瓷瓶举到了那朵金色花茎的上空。

  元液所蕴含的元气要比元石浓郁得多,秘制的瓶塞刚刚打开,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便喷涌出来,那些花蕊蠕动的速度更快了。

  真真慢慢把小瓷瓶倾斜下去,两滴元液先后从小瓷瓶中滴落,真真尖叫一声,立即把小瓷瓶端正,眉头已经蹙成了一个结,喃喃的说道:“多了……多了多了……”

  元液落入花蕊当中的小空洞中,接着花蕊合拢了,从里面传出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片刻,花蕊再次向周围卷开。

  “看,上面!”叶信抬起头。

  真真和薛白骑、墨衍同时向上看去,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积聚了万丈霞光,下一刻,霞光开始向下卷落,笼罩住了整座小岛,随后一片片渗向那朵金色的花茎。

  那朵金色的花茎如长鲸吞水一般,汲取着卷来的霞光,差不多有十几息的时间,天地间的异象已完全消失,但那朵金色的花茎似乎没有任何变化,花蕊干脆弯曲着伸向真真,不停的蠕动着。

  “还想要?你这也太贪心了吧?!”真真显得有些不悦:“信不信我干脆把你拔出来?”

  那朵金色的花茎僵硬了一下,花茎开始抖动起来,接着一条根须从地下探出,撑住地面,花茎继续抖动。

  “这东西想干什么?它好像真的要爬出来?!”薛白骑说道。

  下一刻,那朵金色花茎的几十条根须都探了出来,接着晃了晃,以一种奇怪的步伐快速向叶信奔去,随后藏在叶信身后,探出半个花蕊,好像正在观察真真。

  “哎呀?”真真的眼睛瞪得溜圆,她可从没见过这种东西:“还真的成精了呢?!”(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