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四八章 专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鬼十三靠一己之力干掉了断剑宗的大部分战力,连断剑宗的宗主也死在鬼十三的手里,只是叶信等人尚不知情罢了,仅存的那几个修士,根本不是苍妒兵等人的对手,而断剑宗最大的依靠,也被萧魔指毁掉了,其实这一战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

  只用了半个多小时,断剑宗的修士已死了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个外门弟子,也被郝飞带着狼骑看管起来,苍妒兵和程祭邻几个人回到小岛上,围着那金色的花茎啧啧称奇。

  “妒兵,知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叶信问道。

  “主上,属下才疏学浅,实在是不知道。”苍妒兵苦笑道。

  “你在本土从来没听说过么?”叶信又问道。

  “从来没有。”苍妒兵的语气很肯定。

  那金色的花茎似乎不习惯众目睽睽的环境,细嫩的根须蠕动着,一点点向叶信凑近,随后又想藏在叶信身后,可叶信伸出手,轻轻抓住花茎,又把它拎了出来,那金色的花茎抖了抖,随后向后一点点仰倒在地,翠绿色的叶子蜷缩起来,金色的花蕊也失去了光泽。

  “死了?”程祭邻目瞪口呆,死得也太快了一点吧?!

  “居然……会装死?!”真真长吸了一口气。

  “它在装死?”叶信也被吓了一跳,听到真真这样说,才算把心放回到肚子里。

  “我还能感受到它的波动,肯定没死,只是晕过去了。”真真的眼珠转了转,随后向月虎招招手:“小月月,过来……”

  “这么多人呢……”身为八虎之首的月虎露出干笑,面对真真,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叫我老虎不行么……”

  “我爱叫什么就叫什么。”真真不屑的说道:“这东西晕过去了,我们得马上救活它,你去那边找一间如厕,挑些粪水过来。”

  “我?去挑粪?”月虎几乎要哭了:“真真姐。换个人好不好?”

  “好啊,你说让谁去?”真真说道。

  月虎呆了呆,看向四周的人,苍妒兵、程祭邻几个人他是不敢惹的。谢恩、薛白骑等人都对他怒目而视,月虎迟疑片刻,长叹一声,他知道上当了,让他自己挑人。等于把他架在火上烤。

  “用粪水做什么?”叶信奇道。

  “还用问么?”真真笑眯眯的说道:“粪水是肥料,这种灵草也是需要施肥的,一桶粪水灌下去,我保证它马上会变得活蹦乱跳。”

  就在这时,那金色的花茎突然动了动,挺直身体,用根须支撑着地面,似乎为了验证真真刚才说的话,在原地跳了几下。

  叶信呆住了,真真认真的看着那金色的花茎。喃喃的说道:“好机灵啊……果真能听懂我们的话……”

  “程先生,这等奇物不会没有记载吧?”薛白骑看向程祭邻,苍妒兵实力最强,这没错,但要说起见多识广,还是要看程祭邻的。

  “没有,我从没听说过。”程祭邻摇头道。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天诛莲,这东西集万千灵秀于一身。为天地所不容,出世便有杀劫,所以才叫天诛莲。”

  叶信等人急忙转过身,正看到泥生飘然向这边行来。差不多有大半年不见了,泥生的神态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双眼神光闪烁,步伐轻盈如风,看似走得很慢,但每一步都能飘出几十米开外。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接近。

  苍妒兵和程祭邻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真真似乎感觉到什么,急忙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瓷瓶,含了一口药液,接着把药液猛地喷吐出去。

  进入断剑宗之前,真真就是用这种办法观察杀阵的波动,此刻透过霞光,大家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在泥生的脑后,隐隐有一道光轮,就像太阳一般绽放着光华。

  “见过尊使。”苍妒兵等人都弯腰施礼。

  “原来前辈早知道这里有异宝出世,是我们孟浪了,差点坏了前辈的大事。”叶信急忙说道,他心中却在苦笑,泥生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冲着异宝来的,他能成为星堂的主星,全赖泥生扶持,那么于情于理,他都得把异宝交出去了。

  泥生先是用好笑的目光看了真真一眼,接着把视线转向叶信,淡淡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感应到这边有非凡的气象,所以过来转一转,既然你们抢先了一步,又替天诛莲化解了一次杀劫,自然就该是你们的。”

  叶信顿了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跟我来。”泥生对叶信说道,接着缓步向前走去。

  叶信迈步跟在泥生身后,他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这泥生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不止是进境似乎出现了大突破,更关键的是昭显出的某种气质。以前的泥生,恍若与这世界是格格不入的,甚至可以说,他在仇视这片天地,现在他的情绪变得平缓了很多。

  如果说以前的泥生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坚冰,现在就是一块玉石,虽然同样坚硬,但有了一丝暖意。

  片刻,泥生和叶信走到岸边,泥生停下脚步,看着平静的湖水,而叶信垂手站在他身后,苍妒兵和程祭邻不敢跟过来,只能在远处观看着。

  “你很聪明,有悟性。”泥生说道。

  “我只是有一些小聪明罢了。”叶信说道。

  “聪明是一柄双刃剑,有的时候,会对你有大有帮助,有的时候,却又可能毁了你。”泥生淡淡说道,他的眼神有些唏嘘,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其间的尺度,还要看你自己去把握。”

  “前辈的意思是……”叶信有些不懂。

  “聪明会让你滋生很多想法,去寻找修行的捷径。”泥生悠悠叹了口气:“在我步入修行的时候,结识了不少同伴,他们之中有几个和你一样,天生七窍玲珑,悟性极高,我却是他们之中最笨的一个。”

  叶信安静的听着。

  “我也知道我笨,所以向来不为外物所动。”泥生说道:“我没有杀招,历千百年来,只专心修炼一拳,最开始的时候,我是用纸浆做了一个球,悬挂在十余米远的地方,用拳风去震荡,每日挥三万拳,不论风吹雨打,从来不曾间断过,待到我的拳风能把纸浆击碎之后,我又换了个铁球,悬挂的位置也越来越远,五十步,一百步,二百步……”

  “就算到了今天,我依然只修炼这一拳,也只会这一拳。”泥生说道,接着他突然抬手做势,一拳向湖水砸出。

  轰……平静的湖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接着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疯狂涌动的浪花直卷起到数十米高的空中,接着向对岸荡去。

  对岸有几个狼骑正在搜索一间间木屋,突然听到咆哮声,急忙从木屋中退了出来,随后看到数十米高的潮水如铜墙铁壁般向他们卷来,当即大骇,驭动无界天狼向远处逃去。

  轰轰轰……一间间木屋被潮水卷得粉碎,不过狼骑靠着无界天狼的速度,倒是远远逃了出去,潮水一直卷过数百米的距离,才渐渐失去力道,化作满地的泡沫。

  叶信目瞪口呆,他突然发现,如果自己的对手是泥生,那么他的所有经验和格斗技巧都变得毫无意义,这一拳的速度够快,快得让他来不及释放身法,这一拳的力量也够强,强得足以把他碾为齑粉。

  “我不是让你跟我学,我是笨人,这是笨人的办法。”泥生笑了笑:“而你是聪明人,当然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多谢前辈指点。”叶信说道,其实他心中还是充满犹疑,不懂泥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认识的那几个聪明人,随着进境的提升,他们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杀招,可他们忘记了自己的本源。”泥生说道:“他们并不知道,其实真正的生死对决,只要你够强,一招就足够了,修士的精力亦是有限,想把所有的杀招提升到绝地,是不大可能的。”

  叶信长长吸了一口气,他有些明白了。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他们的影子。”泥生说道:“其实以你的进境,是不可能学得这么多本命技的,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特殊的法门,这个我不管,我只担心……你每次学得一种本命技,都会感觉到自己又强大了一些,慢慢的,你会沉浸在这种错误的判断中无法自拔,然后有一天,你会遇到宿命中的对手,然后明白,你所自持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叶信心中发凉,他这一段时间确实是在努力修炼云龙变,希望自己的动作能真正做到无缝衔接,难道他错了么?

  “你会贪狼战决?”泥生突然说道。

  叶信大骇,不由自主露出惊恐之色。

  “这才是你的本源。”泥生说道:“别的我不敢说,贪狼战决至少能让你走上天路,贪多嚼不烂,这种时候你应该学会专一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