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五零章 打秋风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仰躺在一块冰岩上,想着心事,断剑宗大局已定,琐事自然有苍妒兵几个人去打理,用不着他伸手,尤其是曲云鹿,曲云鹿明白叶信会把惊天峰交给他,他将成立真正的主星,资历也会多出至关重要的一笔,情绪极为亢奋,跑前跑后忙个不停,这种事情,他们几个是不会出漏子的。

  叶信从没有象现在这样怀念过鬼十三,断剑宗的抵抗出人意料的微弱,这代表着鬼十三在天缘城肯定做了很多很多,他到底怎么样了?

  那朵天诛莲摇摇摆摆的向叶信靠近,接着学着叶信的样子躺在岩石上,叶信用双手托着自己的后脑,它用枝叶托住了圆滚滚的花盘,叶信翘着二郎腿,它也把根须翘了起来。

  叶信没有理会那朵天诛莲,默默的想着自己的心事,良久良久,因为心中倍感忧心,不由自主吐出了一口长气。

  这种动作天诛莲也要学,圆鼓鼓的花盘蠕动了一下,一只金色的气泡从密集的花蕊中飘离出来,慢慢升向空中,接着啪地一声炸开了,一股浓郁的元气逸散向四面八方。

  叶信心中惊愕无比,急忙坐起身,看着那朵天诛莲。

  天诛莲也坐起身,用花盘对着叶信。

  “怎么了?”真真感应到元气的波动,走了上来。

  “这东西……”叶信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到底是天诛莲还是向日葵?还会吐阳光?”

  “它怎么会是向日葵?”真真对叶信的不学无术大翻白眼:“你连向日葵都没见过么?”

  “我说的是另一种向日葵。”叶信叹了口气,随后用指尖在天诛莲的花蕊上轻轻弹了一下:“来,给我种出几个豌豆射手来让我看看!”

  “豌豆射手是什么?”真真大惑不解,她最头疼的就是这个,叶信经常说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根本无法理解的话,整个天罪营,大概只有鬼十三能听懂,因为鬼十三后来也被叶信带得神神叨叨的了。

  那朵天诛莲的花盘转了一圈,又傻傻的转向叶信。看起来它也不懂。

  “就知道你不行。”叶信站起身:“真是……刚才差点以为我又跑到僵尸世界了。”

  “僵尸我知道。”真真很高兴她可以和叶信正常交流了:“但那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只是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罢了……”

  “你知道个什么?!”叶信笑道。

  真真大怒,就在她要发脾气的时候,薛白骑快步走了过来。她只得按捺住自己的性子,噘着嘴站到一边。

  “大人,已经盘点得差不多了。”薛白骑一边说一边看着手中的清单:“有些奇怪,断剑宗在灵药、武器等等方面的储备明显比不上落霞山,但他们的元石太多了。单单是上品元石就有八百余颗,中品元石有三万余颗,下品元石我们数不过来,只能用称重再平均计算的办法得出一个数字,差不多在四十万颗上下。”

  “应该是他们特意收购的,就为了这个天诛莲。”叶信说道。

  “有这个可能。”薛白骑顿了顿:“还有几件事,渔道的人马到了,他把自己的亲卫留在了山下,只和云驹一起上来了。”

  “哦?那我去见见他们,还有别的事么?”叶信问道。

  “王猛、沈妙和邵雪来了。”薛白骑说道。

  “王猛真胡闹!”叶信一愣:“沈妙和邵雪还没有步入柱国境。不在九鼎城修炼,带着她们跑到这里做什么?!”

  “沈大人也没办法。”薛白骑说道:“青元宗有使者进了九鼎城,其中一个赵小宝,他和我们比较熟了,也容易答对,但另一个人却很不好说话,看样子又是赵小宝的师长辈,沈大人怕时间长了出麻烦,又担心王猛一个人缺少照应,才让沈妙和邵雪一起过来的。”

  “青元宗?”叶信的眉头皱了起来:“距离今年的贡石还有五、六个月。这时候来九鼎城……”

  “沈大人说,可能是发现赵小宝去年发了笔横财,所以过来打秋风的。”薛白骑说道:“沈大人和王大人借故和那个使者接触过几次,话里话外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还真把我们九鼎城当成鲜肉了。谁都能过来咬上一口?”叶信露出冷笑,去年是情势逼人,他不得不低头,不过这大半年来星堂的势力膨胀得极快,就连他也会感到触目惊心,虽然此刻与青元宗翻脸还不明智。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任凭宰割的叶信了。

  “沈大人也有些气不忿,但还是要大人来拿主意的。”薛白骑说道:“而且新建的叶府太过显眼,估计那个使者不太容易应付。”

  “走,先去见一见渔道和云驹。”叶信说道。

  当叶信和真真赶到时,渔道、赵云驹正和郝飞等人谈着什么,他们的情绪都很高涨,欢笑声阵阵,渔道的身形很高、很挺直,加上那柄大戟,在人群中显得非常瞩目。

  看到叶信走到,渔道含笑向叶信施了一礼:“见过大人。”

  “你们怎么来了?”叶信笑道。

  “我的探马看到大人率狼骑进入大召国国境,自然要跟过来了。”渔道说道。

  叶信的视线转到赵云驹身上:“这小子还像以前那么野么?脾气改了不少吧?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云驹现在是我的臂助,没了他,我可就玩不转了。”渔道哈哈笑了起来。

  “老大,你真是狗……那什么看人低。”赵云驹叫道:“我可是帮了小鱼儿不少忙呢。”

  “你刚才说什么?”叶信皱起眉。

  “没说啥啊。”赵云驹使劲眨着眼睛,显示自己很无辜。

  叶信懒得和赵云驹计较,他把赵云驹和渔道安排在一起,有自己的目的。

  在天罪营里,赵云驹和渔道是很不和的,经常爆发矛盾,渔道特立独行、锋芒毕露,赵云驹却只服叶信,鬼十三和真真算半个,至于其他人和他没什么区别。

  赵云驹太能惹事,让渔道压着,能扳一扳赵云驹的性子,而渔道太过锋芒毕露,不合群,在军中只讲军法,没有兄弟情谊,所以月虎、谢恩等人都愿意跟着薛白骑冲锋陷阵,故意在渔道身边塞一个眼中钉,也是为了磨练渔道,和自己喜欢的人共事,人人都会,怎么样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共事,就是一种学问了。

  叶信为天罪营付出了很多很多心血,他杀伐决断,带领天罪营闯过一道又一道难关,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他不露痕迹的悄悄改变着天罪营的每一个兄弟的性情,催发他们成熟,这一点除了鬼十三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小鱼儿,这一段时间进境算是稳固了吧?”叶信说道。

  “嗯。”渔道点了点头:“这大半年的休戈养息,对我确实有不小的益处,我算是真正明白大人当初所说的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是什么意思了。”

  “落霞星会很快就会制出证道丹了,有你的一份。”叶信说道。

  “多谢大人。”渔道急忙说道。

  “老大,我的份呢?”赵云驹叫道。

  “你为时尚早,再缓个半年吧。”叶信说道。

  这时,萧魔指向这边走来,他向渔道点了点头,笑道:“渔帅,你来晚了,不止是你,我也来晚了一步。”

  渔道刚想说话,看到萧魔指手上缠着的纱布,不由一愣:”萧帅受了伤?“

  “摔的,摔得太狠了……”叶信笑眯眯的说道:“以萧帅的实力,我都怀疑这惊天峰是不是被萧帅摔出了一个大窟窿来。”

  “确实是太过不小心了。”萧魔指笑得很自然,似乎完全听不出叶信的挖苦。

  “老曲,过来一下。”叶信看到曲云鹿在附近,开口叫道。

  曲云鹿快步向这边走来:“主上,什么事?”

  “九鼎城那边出了点变化,我要提早回去。”叶信说道:“这里的事情也要先安排一下了。”

  曲云鹿露出兴奋之色,他明白,叶信这是要确定新的星会五位星官的人选,主星肯定是他的,换成平常,哪怕是降一级星品他也愿意去做主星,是否挑起过一方主宰的担子,对他以后的升迁有着举无轻重的影响,何况有苍妒兵和程祭邻的例子在前,他肯定是八品主星,这属于一种飞跃式的提升了。

  “主星的位置就交给你了。”叶信顿了顿,视线又转向萧魔指:“不知道萧帅愿意不愿意加入星会呢?”

  “星会?”萧魔指愣住了。

  “星会源自本土星门,实力在本土就算不是第一,但也能排入前三之列,这几位都是从本土来的修士。”叶信随后又给萧魔指简单介绍了一下。

  萧魔指的脸色变幻不定,每一个在九国境内生活的人都知道,在极远极远的西方,有一片广沃无比的大地,那就是本土,而这里只是蛮荒之地,论人口数量、论修行资源、论繁盛,都根本没办法和本土相比。

  萧魔指虽然是名将的人,但对星堂却是根本不了解的,叶信吐露的信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想。(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