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五七章 突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室中有一座梯形的高台,在阵图的催动下,一股股元气从四面八方顺着梯坡向上卷去,又在高台上相互撞击、碾动,发出如闷雷般的炸裂声。

  叶信缓步走上高台,在他的脚尖踏上去的瞬间,卷来的元气便开始全方面冲击着他的身体,他的头发猎猎飞舞,眼睛也不得不眯起。

  叶信长吸一口气,在高台上坐下,调整自己的呼吸,内视元府。

  虽然开始修炼的时间并不算很长,但叶信的心理是非常成熟的,他并不渴望快速提升自己的进境,只注重如何巧妙运用当前阶段的力量。

  所谓欲速则不达,天罪营的罪徒们为了生存,都把提升自己当成头等大事,全力以赴,不过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因为太过心急焦虑,走火入魔者屡见不鲜。

  叶信的选择正符合修行之道,有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

  泥生的话犹在耳边,叶信明白泥生的意思,生死搏杀比的不是谁的花俏多,任你千般妙法,我只一拳轰去。

  但,叶信是擅于独自思考的,他总是感觉泥生的坚持有一些道理,但又不是完全正确的。

  有一句话说得好,一力降十会,但还有一句话,四两拨千斤!

  适合泥生的路,不一定适合他,反过来说,适合他的路,泥生也未必能理解。

  当时他不可能对泥生说出自己的感悟,不过,如果他真的说了,泥生听到了,一定要对叶信再高看几眼。

  修道修道,其实修的就是自己的道。

  这种大道无法被模仿学习,更无法被超越,可以在肉体上消灭他,但消灭并不代表着超越。

  修士有万千,道亦应该有万千。但太多太多的修士曾经在走捷径的喜悦中无法自拔,他们无视自己的道,而走上了别人的道。

  达到泥生那种境界,当然有了深刻的感悟。天路至强修士,每一个都是创造者。

  他们创造出了独属于自己的圣术,他们沉淀下了独属于自己的感悟,他们的身影屹立在云之巅,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如果把所有天路至强修士的经历整理一下,会发现惊人的雷同点,他们或许得到过某种传承,但绝对不会有师尊,而那种传承会在一次次的磨砺中,变得面目全非,也变得真正属于他们自己了。

  从口传心授中走出来的修士,早已放弃了自己的道,他们修炼师门的本命技,他们奉行师门的宗旨。全力以赴的模仿,而且他们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至少这样会让他们快速成长起来,少走很多弯路。

  把两者相比较,前者是在惊涛骇浪中屹立的礁石,特立独行,尽显峥嵘个性,后者则是被雕琢出来的美玉,纯净柔美。

  当然,被雕琢出来的修士也有成大器者。但他们被挡在了天路外,不管如何努力,也无法越雷池一步,至多是以附庸的身份走进去。

  究其原因。应该是在他们最富激情、最富创造力的岁月里,选择了去模仿,等到老了,一切都习以为常,根本意识不到自己错在了哪里。

  此刻的叶信,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珍贵。他只感觉,泥生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他不会完全去照做。

  吸气、呼气,叶信放下自己的思绪,开始专心修炼,他的呼吸速度逐渐加快。

  丹道中有文火武火之分,但这可不是在人的屁股底下烧火,指的就是呼吸。

  以叶信的进境,把呼吸放平缓,一分钟可以只呼吸两次,文火的效应是能让自己步入定境,缓慢汲取元气,使得身体自然而然而又悄悄的发生变化。

  武火是把呼吸的节奏变的极快,每一次吸气,不止是咽喉开启,浑身的毛孔也会随之绽放,让元气尽可能的加速融入到自己身体中。

  武火的节奏因人而异,叶信在平常可以达到每分钟一百余次呼吸,但处于凤眼之中,他就不敢了。

  文火与武火,需要自己随心调节,只有文火,那只能坐一辈子枯禅,元气永无法达到由量变到质变的突破,只有武火,用不了几天就会走火入魔。

  叶信本来是想修炼一夜,明天估计就要上朝去应对那个青元宗的三师伯了,他要先用武火大量汲取元气,然后用长达一夜的时间缓缓平息元气的波动,让吸纳的元气真正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很快,叶信感觉到元脉传来的胀痛感,汲取的元气太多了,身体无法承担,但就在他准备转为文火时,元府中突然爆发了炸响,一道无法形容的光亮弥漫开,把一切都照得雪白。

  叶信心中微惊,和苍妒兵等人接触得多了,他也算了解了一些修炼的专用术语,现在很象是达到了虚室生白的心境,但那道炸响声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一颗七角星从叶信的额头中飘离出来,化作车轮大小的巨星,急速旋转起来,紧接着,叶信元府中的浩瀚星河尽数迸散,竟然散开到叶信的身体之外,凝成实质,以那颗巨星为中心,形成一道漩涡。

  凤眼中元气的涌动速度在快速减弱,因为漩涡中的每一颗星光都在不停的汲取着元气,这里似乎有千百个修士在一起修炼,百鸟朝凤阵转化的元气刚刚滋生,便被漩涡汲取得干干净净。

  叶信感到阵阵虚弱,修士的修为尽在元府和元脉之中,元府又是元脉的核心,而叶信积攒下的元力都融入在元府浩瀚的星点内,现在所有的星点都离开了元府,等于他的力量被抽空了,如果不是仅剩下一丁点伪丹还在温养着他的身体,他的身体甚至可能当场瘫软下去。

  叶信从没经历过这种情境,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持冷静,并且用自己的意念去感应那些星光,试图把它们重新召回到元府中来。

  只是,那些星光似乎已彻底失去了控制,犹在漩涡中翻腾游动着,叶信能感应到那些星光在拼命汲取元气,联系应该并没有被切断,但就是没办法去操控。

  这时,天诛莲圆滚滚的花盘探了进来,梯台四周的元气流已经被漩涡搅散,但四周的元气流还在,天诛莲要用自己的根须死死抓着殿门,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否则早就被元气流吹飞了。

  叶信的额头渗出了细小的汗珠,他不由想起了钟馗,钟馗用夺舍的方式寄生在他的元府中,星点都来自于双架山那位殒落的强大修士,如此,那个强大修士也是寄生者?只不过那个强大修士的实力远远超过钟馗,所以他一直没能发现?

  叶信不害怕来自外界的挑战,但他害怕自己的身体出现异样,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今天,或许就是他的大限。

  叶信虽然一向冷静,但他的神经并不是铁打的,尤其是回想起那位修士恐怖的力量,心中有些发慌。

  天诛莲似乎看出叶信的情况有些不妙,花盘扭动了一下,一点金光慢慢浮起,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颗足有两米方圆的巨大水泡。

  紧接着,水泡滚进了殿中,先是被元气流吹得到处滚动,接着又被漩涡卷了进去,金色水泡不停的扭曲着,但就是没有溃灭,并且非常固执的一点点向叶信靠近。

  差不多有十几分钟,金色水泡终于靠近叶信,刚刚和叶信接触,水泡便把叶信裹了进去。

  叶信一直在闭着双眼,看不到外界发生了什么,只隐隐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把自己包围了,精神随之一振,压力陡然减轻。

  那天诛莲似乎已经筋疲力尽了,根须被元气流一点点从殿门上掰开,接着翻滚着向后飞了出去,在空无一人的宫殿内飞出几十米远,落在地上。

  天诛莲慢慢卷起花茎,它站都站不起来了,用根须一点点爬动着,爬了很久,才算爬回到花盆前,勉强支起花盘,把花盘搭了上去,接着花茎和根须不停的卷动着,费了很长时间,总算回到了花盆中。

  接着,天诛莲的根须重新扎回到泥土中,只是,它的花茎软软垂了下去,花盘几乎挨着地,原本金色的花茎浮现出枯色。

  靠着温暖气息的滋养,叶信总算又熬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由星光凝成的漩涡突然向内开始坍缩,它们似乎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中,只是虚幻的投影,轻飘飘透入叶信的身体,在元府的精神海中各自归位。

  叶信重新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那些星光变了,以前只是模模糊糊的光点,现在射出的光芒就像无数道金针,让他的元府阵阵刺痛。

  元脉也在痛,原本奔涌的元力凝缩成一根根丝线,在元脉中缓缓流动。

  他的元脉好似变得狭窄了,但蕴藏的力量却要比以前强大得多,叶信长长松了一口气,他所恐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当然要为此感到庆幸,不过,在元脉中奔涌的元气流变成了金线,又代表着什么?莫非是突破了初萌境的禁锢……(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