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五九章 朝会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早餐的时间到了,周素影让侍女们把准备好的饭菜端过来,叶信、侯轮月还有苏静智坐在圆桌旁,边吃边聊,苏静智显得受宠若惊,一开始他并不知道星堂的底蕴,现在至少知道了侯轮月是凝气境中阶,叶信是凝气境初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进境低的反而是主星,但他懂得星堂是真正的修行宗门,能与修士同桌而坐,是他的荣幸。

  苏静智以前也和修士打过交道,但那些修士从骨子里看不起凡人,就算是有事求到他,也持着高人一等的态度,指手画脚,根本没把他当回事,而叶信和侯轮月至少把他当成了一个人物。

  叶信一边吃一边想着心事,今天怎么也该上朝了,尽管对那个青元宗的修士很厌恶,可面子上总要过得去的。

  就在这时,叶玲蹦蹦跳跳走进来,空中一叠声叫着:“饿死了、饿死了……”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扔掉手中的长刀,甚至来不及等周素影给她端来新的碗筷,直接抢过叶信的饭碗,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叶信一时无语,周素影含笑把新端来的碗筷放在叶信身前,随后对叶玲说道:“小姐,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影姐姐……你不知道……”叶玲一边大口大口吃着,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我饿得身体都打颤了,眼睛……唰唰唰的冒金星……我都恨不得把这碗嚼吧几下咽下去呢……”

  “你至于么?”叶信说道。

  叶玲用力点着头,这时她已经把碗里的饭吃光了,随后叫道:“也不解饿啊……”

  接着,叶玲站起身,冲到守着餐盒的侍女身边,抢过饭勺,给自己打了满满一碗饭,又冲回到桌前,拼命吃了起来。

  “小姐现在真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得多是好事。”苏静智含笑说道。他对叶玲很留意,这小丫头敢抢叶信的饭碗,地位一定非常高。

  “你就别替她遮了,像个刚投胎的饿死鬼一样。”叶信摇头道。

  叶玲吃两碗饭。苏静智还能帮着解释一二,等叶玲象风车一般接连吃下了五、六碗,随后又冲过去打饭时,苏静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眼神发直的看着叶玲的肚子。

  叶信毕竟是从军中出来的。很多习惯和正常人都不一样,单单说饮食,叶信就喜欢用大海碗,平碗都能装两斤米饭,纵使以山炮的体型,吃上两碗也应该吃不下去了,叶玲的肚子好似变成了无底洞,已经吃下了五、六碗,还是连声喊饿。

  “小玲,你悠着点!”叶信忍不住说道。

  “哥。可我饿呀……”叶玲转过身愁眉苦脸的看着叶信:“饿得受不了了……”

  “主上,我估计……可能是七彩蚌的元魂改变了小姐的体质。”侯轮月忍不住说道。

  叶玲趁着这个空档,又打满了一海碗饭,端回来大口大口的吃着,至多有二十几秒,一碗饭又被她消灭光了,这时她总算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海碗,随后靠在椅背上,发出呻吟一般的叹息声,接着发现大家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脸色变得有些发红:“哥,我是不是……太不像淑女了?”

  “还淑女呢?”叶信没好气的说道:“说这句话之前你先把自己嘴边的饭粒舔干净!”

  叶玲急忙用手抹了把嘴,神色变得更扭捏了。

  “没想到小姐居然淬炼出了七彩蚌的本命技?”苏静智又在展示自己的学识了:“怪不得怪不得……”

  “怎么?苏先生听说过那种本命技?”侯轮月急忙问道:“可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有没有不妥之处,我不太懂。”苏静智说道:“但我在古籍里上看到过。曾经有一个修士叫李球,他淬炼出了七彩蚌的本命技,据说有吞天食地之能,我对他的几件趣事印象很深刻,据说他有一次去一户养鱼的农家讨饭,被赶了出去。心中恼火,便溜到池塘边,一口气把池塘里的水连同鱼群都吸得干干净净,随后又吐出了如山的鱼骨,那户农家见辛辛苦苦养大的鱼群都被吃掉,抱头痛哭,结果李秋给他们留下了两锭金元宝,让他们转悲为喜。“

  “扯淡。”侯轮月笑道:“就算是到了小乘境、大乘境,也未必有这种本事。”

  “嘿嘿……就当成故事听一听、笑一笑好了。”苏静智说道。

  “李球?好怪的名字。”叶玲说道。

  “李球是他的诨名,因为其人肥胖如球,所以大家都这么叫他。”苏静智说道。

  “什么?”叶玲大惊失色:“我以后也会变得那么丑?!”

  苏静智眨了眨眼睛,他有些不理解,这种事情很重要么?如果能拥有强大的修为,就算变得再丑,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女人的心思果然另类,连哪种事情更重要都搞不清!

  “不想变丑,那就要稍微控制一下自己。”叶信说道,这时他眼角看到披挂整齐的符伤和子车灰带领几个狼骑守在了门外,便站起身:“你们慢慢聊吧,我今天该去上朝了。”

  “主上,用不用我陪你去?”侯轮月有些不放心。

  “无妨,真要是撕破脸,我也不怕他。”叶信淡淡说道。

  叶信走出大堂,跳上自己的无界天狼,带着符伤、子车灰等人离开叶府,向着王城的方向驰去。

  在铁心圣的时代,基本保持一天一小朝、五天一大朝,所谓小朝是指只有几位太位大人参与的朝会,人数不多,而大朝各府要员都要到场,现在换成了铁人豪,朝会的频率要低得多,每隔六、七天才会召开一次小朝会,大朝会要每月一次,就这铁人豪都无法坚持,经常托病拒绝召开朝会,而叶信的太尉府成了总理衙门,沈忘机、王芳、邓知国等人每天都要去太尉府碰头。

  今天正是大朝会的日子,去往王城的官员很多,看到叶信的狼骑,所有的车架都避到了两边,叶信从没定过什么规矩,也不会像毛头小孩一样,得志便猖狂,四处耍威风,避开叶信的骑队是那些官员自发的举动。

  能当上官、并且屁股能坐稳的,大都是聪明人,他们清楚现在的铁人豪只是一个摆设,叶信才是大卫国九鼎城的无冕之王,而且叶信诛杀了韩家、魏家和宗家,腾空了很多位置,其中很多人都是受益者,虽然相互之间从来不说,以免自己的节操有污,但心底里对叶信多少是有一些感激的。

  让符伤、子车灰等人留在宫外,叶信独自进入王宫,沈忘机、王芳、温元仁和邓知国早已等在了殿外,看到叶信进来,都颌首示意。

  沈忘机和王芳都是自己人,但他们对叶信的态度都不如温元仁,每次看到叶信,温元仁的眼睛都会笑得眯成一条缝,大卫国上下数千年,真正算得上天纵之才的,大概只有一个叶信,年纪尚不到二十,便已成了绝大的权柄,这样一个天纵之才已是温家的乘龙快婿,他温元仁又岂能不得意、不自豪?!

  “温老,今天的精神不错啊。”叶信笑道,随后看向沈忘机等人:“沈大人、王大人、邓大人,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我们也是刚到,脚前脚后。”邓知国急忙说道。

  叶信的视线转向上方,见朝钟周围站着几个內监,他笑了笑:“我以为今天也只是走个过场呢,没想到国主真的要开朝了?”

  朝会的程序大概是这样的,各府官员先在殿外会集,等时间差不多了,国主入殿,然后令人敲响朝钟,各府官员按照品阶、地位鱼贯而入,先拜见国主,最后开始商议政事。

  朝钟周围有没有內监守着,已经成了一个信号,没有內监,代表铁人豪今天肯定‘病’了,或者有其他事情,没办法开朝,那么各府官员等到了上朝的时间过去之后,便会告退。

  “呵呵……青元宗来人了。”温元仁露出冷笑:“国主有了靠山,自然要抖抖威风了。”

  温元仁这话赤裸裸的暴露出了自己的不臣之心,其实自从铁心圣把温宏任一家三口押送至刑场斩立决时,温家已与铁家恩断义绝了。

  铁人豪是邓知国的亲外甥,邓知国本应该非常恼怒才对,可他神色如常,全当什么都没听到。

  叶信的视线从邓知国身上扫过,他心中有些诧异,邓知国心中但凡有一点敌意,现在都应该失去耐心了,也没必要继续伪装自己,青元宗有师长辈来访,正是彻底扳倒叶信的天赐良机。

  邓知国保持沉默,只代表两件事,一个是并不认为青元宗能毁了叶信,但这种猜测有些勉强,连叶信本人都不认为现在有和青元宗叫板的实力,毕竟青元宗的宗主拥有证道境的力量。另一个是邓知国确实没有了争锋斗胜之心,只想做个太平官,或者说,他已经摸清了叶信的性格,只要他不抢先谋害叶信,叶信也不会去害他,因为叶信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是被动反击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