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六零章 放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不大,各府的官员们已经都到齐了,沈忘机、王芳等人各自散开来,而各府的官员也聚集到主官身后。

  一个內监敲响了朝钟,另外几个內监推开了大殿的殿门,叶信向沈忘机等人让了让,但沈忘机等人都含笑示意让叶信先走,叶信不太喜欢这种繁琐的礼节,也就懒得继续谦让了,第一个走进了大殿。

  为了昭显国主的地位,大殿中只有一张龙椅,但今天在龙椅下端摆放着三张短椅,两张在左,一张在右,左边的短椅都坐上了人,其中一个正是赵小宝,另外一个是年纪在五十左右的老者,短须,长发,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袍。

  看到叶信进来,神采奕奕的铁人豪站起身,向着叶信笑道:“信哥,你来了,到这边坐。”说完铁人豪向右侧的短椅让了让。

  铁人豪现在是一个资深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了,每天清晨醒来,都会不由自主联想起黑狱中的时光,与叶信对抗,他生不如死,与叶信合作,现在他坐享荣华富贵,虽然没什么权力,但铁人豪也不想拥有更多,换句话说,他满足了,非常非常满足。

  如果这里还有一个心理大师,并且察觉到铁人豪的异样,或许有机会让铁人豪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走出来,但一天天的重复,一次次的梦魇,叶信在铁人豪心中留下的种子已经变成了心魔,铁人豪再无法挣脱了,哪怕是死亡,他也会带着心魔一起走,纵使变成了鬼,依然要对叶信充满敬畏。

  “多谢国主。”叶信略微弯了弯腰,向那张短椅走去。

  “信哥,你在我面前还客气什么?”铁人豪大笑。

  坐在铁人豪身边的老者抬起眼皮,淡淡扫了叶信一眼,接着又把视线转向别处。

  这时。沈忘机、王芳等人鱼贯走了进来,只是铁人豪懒得理会他们,侧头对叶信说道:“信哥,听说你去大召国了?”

  “恩。”叶信点了点头:“去年我曾经派出过几个使者去见萧魔指。两国连年征战,兵马乏累,都需要休养生息,我想和他相约停战几年,才能腾出手去对付大羽国。萧魔指当时倒是答应了,不过……这个人生性狡诈如狐、凶暴如虎,他显得太乖巧了,我有些不放心,所以带着狼骑过去查看一下。”

  “这种小事随便找几个偏将就好,又何须信哥亲自出马?”铁人豪说道。

  “不让,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自己去看,才能放心啊。”叶信说道。

  “百战百胜?好大的口气!”坐在铁人豪身边的老者冷笑道。

  还没等叶信说话。铁人豪露出了不悦之色,他侧头看向那老者,用很凝重的口吻说道:“上师有所不知,去岁大卫国劫难连连,先是有无能魏卷兵败如山倒,后有大羽国趁火打劫奔袭九鼎城,叶太尉当时大卫国的中流砥柱了,孤能坐得稳这张椅子,全靠叶太尉出力呢~!“

  那老者没想到铁人豪会这般激动,顿了顿。淡漠的说道:“是老朽失言了。”

  这毕竟是大卫国的国事,青元宗是无权干涉的,更何况铁人豪是青元宗宗主的后裔,他也不想得罪了铁人豪。

  铁人豪又看向叶信:“信哥。上师并不知道我大卫国的内情,言语有失,信哥不要太过介怀。”

  叶信一笑,向着铁人豪点了点头,其实连他都没想到铁人豪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会这般严重,心中甚至感觉有些不忍。但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让铁人豪从心魔中走出来的。

  铁人豪松了口气,他现在是什么都不怕,就怕叶信不高兴,视线在两边扫视了一圈,沉声说道:“诸位有本早奏、无本退朝,孤今日还有要事!”

  “启禀国主。”沈忘机走了出来:“洪帅要在九鼎城重建无生军,只是现在还没有王命虎符,名不正言不顺。”

  铁人豪白了沈忘机一眼,下意识的要说,兵马之事,自然由叶太尉全权做主,只是想起了身边还坐着青元宗的上师,直接推给叶信对自己的形象有损,犹豫了一下:“洪帅何在?”

  “洪无垢见过国主。”洪无垢走了出来。

  “洪帅能弃暗投明,是我大卫国的幸事,也是你洪帅的幸事。”铁人豪说道,他倒是想直接把虎符交给洪无垢,但自从他坐在龙椅之后,连虎符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又不能问叶信虎符在哪,太过儿戏了,铁人豪眼珠转了转:“不过王命虎符事关重大,孤还要和叶太尉商议一二。”

  “是。”洪无垢退了下去。

  “国主,臣亦有一事。”邓知国站了出来:“臣已经接到了三封大陈国的国书,因洪帅之事,对我大卫国上下多有不满,要求国主立即派人擒下洪帅,送还给大陈国,否则大陈国不惜兵马相见。“

  “大陈国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铁人豪发出嗤笑声,就算他不喜欢打理国事,也明白这种要求太过匪夷所思了,居然还发出战争威胁?!孤身边有叶信,你有种你就来!当然,身为国主,不能像街头混混那般说话,铁人豪眼珠转了转:“邓大人,由你手封一笺,传与大陈国,就说洪帅战力太过强悍,我九鼎城兵马尽出,也拿不住洪帅,请大陈国国主亲率大军,尽快赶到九鼎城来支援,切切,十万紧急!”

  邓知国顿了顿,忍不住发出笑声,沈忘机、王芳等人也笑了,就算压根看不起铁人豪的温元仁,嘴角也开始上翘,他可以想象,大陈国的人接到这份国书,会变得怎样的气急败坏。

  各府官员先后出列,其实他们都心中有数,很多事情本没必要得到铁人豪首肯的,今天是要充充面子,不能让青元宗的修士起疑。

  转眼时间已近正午了,铁人豪接连打哈欠,显得有些疲累,各府官员也就知机的退了回去。

  就在这时,铁人豪身边的老者突然说道:“叶太尉,老朽有一事相求。”

  叶信愣了一下,慢慢站起身,向那老者躬了躬腰,虽然心中厌恶,但面子上总要过得去:“上师但讲无妨。”

  “老朽前日在叶府闲走,无意中看到一个年方二八的女子,颜色俏美,生性活泼可爱,让老朽颇为意动,回来之后我问过小宝,那是叶太尉的堂妹?”那老者缓缓说道:“正好老朽身边尚缺一名仙侍,不知道叶太尉可愿意割爱?”

  各府的官员们都不懂,只知道青元宗的修士在向叶信要人,他们仔细观察着叶信的脸色,而沈忘机、王芳都清楚仙侍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他们露出怒意,这已经不能用过分不过分来形容了,而是一种**裸的羞辱。

  “仙侍?这可是好事,叶太尉……”铁人豪笑道,随后便发现沈忘机和王芳的神色不对,心知不妙,急忙闭上了嘴。

  “叶太尉意下如何?”那老者盯着叶信。

  叶信没有回答,只是笑容已慢慢收敛了,其实在那老者说出要求之后,在他心中,那老者已经成了死人,他不会和死人计较什么,现在所想的是别的事情。

  曾经以为,善良这个词充满了赞赏,但经历得多了,便发现里面隐藏着浓浓的恶意,与人无害,总意味着不断的被加害,人性,有时候就是兽性,想生存下去,要么如虎狼般凶猛,成为肉食者,要么象刺猬一样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要么在自己的身体里种下****,谁敢吃就是同归于尽,再要么跑得快、逃得快,什么都没有,只有善良,那样的生物早就灭绝了。

  他一直想让青元宗认为自己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善良的年轻人,可换来的却是得寸进尺、肆无忌惮。

  够了!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接着向铁人豪说道:“国主,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休息。”说完也不等铁人豪说话,站起身向殿外走去。

  “叶太尉,你这是何意?”那老者见叶信根本没理会他,把他晾在那里,不由勃然大怒,猛地站起身:“以你叶氏女的蒲柳之姿,能入选仙侍,是莫大的荣幸,难道你还不愿意?!”

  赵小宝心中大急,在后面悄悄去拽那老者的衣袖,但那老者怒火上冲,没有心情和赵小宝废话,猛地把衣袖甩开。

  叶信只当做没听到,继续向外走。

  “叶太尉,莫要忘了,你的未婚妻尚在青元宗!”那老者冷冷的说道。

  叶信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他的双眼中充满了讥诮,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那又如何?等你能活着回到青元宗,那时候再说吧。”

  “叶太尉……”赵小宝目瞪口呆,叶信这般说话,那矛盾就再无法调和了。

  “放肆!”那老者探出手,遥遥抓向叶信,只是他刚刚出手,动作就变得僵硬了,他突然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叶信的神色泰然自若,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雷霆之怒,而附近沈忘机、王芳等人都在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他预料中的讨好、哀告,他突然想起叶信刚才那句话,等自己能活着回到青元宗?一股不详的感觉浮上了他的心头。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