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六九章 神迹中的神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叶信等人走出寒鸡洞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青元宗的吴法虽然精神有些萎靡,但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事实上鬼十三在药草一道上的造诣,并不比真真差多少,他可以利用药草杀人,也可以用药草来救人。…≦。…≦。

  吴法低声和叶信说了几句话,召来自己的坐骑,随后扬长而去。

  此刻,吴法已经知道,叶信杀死的只是春海圣母被困在阵中的元魄,真身早已逃了出去,他必须要把这件事禀报给宗主,一点都耽搁不得。

  看着吴法的背影消失在林间,鬼十三低声说道:“你真的信得过他”

  “我们和青元宗谈不上信不信任。”叶信笑了笑:“暂时合作罢了。”

  “刚才他不过是因为小命攥在我们手里,所以才做出那种姿态。”鬼十三说道:“等他回到青元宗,或许就要变脸了。”

  “不至于。”叶信摇头道:“我一直在观察他,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妥,怎么会就这样让他走”

  “人心隔肚皮,何况你也不是没有看走眼的时候。”鬼十三说道。

  “总会有些脉络可寻的。”叶信说道:“他的身份,类似于一个守护者,这样的人容易打交道。”

  “哦”

  “这种人有使命感,只要我赞同他的使命,并且支持他,他就会把我当成自己人。”叶信说道:“至于以前的事情,都是小节而已,连我都可以放下,他更不会在意。”

  “但愿你说得是真的。”鬼十三撇了撇嘴:“不过,如果你看错了,温容就要倒霉了。我感觉你好像从来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过。”

  “你错了,温容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事的。”叶信说道:“那吴法只看到了你和我,他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修士。也不了解我们的背景,山雨欲来风满楼。在这种时候他们肯定会保持克制,怎么可能去自毁长城”

  “随你吧,反正和你讲理没一次能赢过你的。”鬼十三笑道。

  就在这时,一股强横的气息已叶信为中心,骤然向四面八方卷去。

  “你怎么了”鬼十三一愣,叶信的元力有失控的迹象。

  “撑着了。”叶信露出苦笑:“我要马上回去闭关。”

  “闭关”鬼十三上下打量着叶信。

  “不多说了。”叶信说道:“天缘城这里你要多多留意,谁都不知道海族的修士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古湿地中能出现洪水和大批的灵蚌,或许古湿地的底部有水道和东海相通,那么海族的修士随时都会在这里出现。”

  “我心里有数。”鬼十三说道。

  叶信叫过自己的无界天狼,随后向鬼十三招了招手,便笔直向东方驰去。

  当叶信返回九鼎城之后,谁都没见,径自冲进内府,因为元力将要失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坐在了凤眼之上,确认自己可以安全的步入定境了。他才算松了口气。

  只是几个呼吸之后,叶信的元府已经开始剧烈震荡起来,这几天他始终尽己所能的控制元府。现在一旦放松,元力便开始自发的运转起来。

  得到元魂滋养的万千颗星点一片片变得明亮了,整座元府内,到处都充斥着缭绕的金光,金光又沉入元脉,凝成如指头粗细的径流。

  其实在进入凤眼时,叶信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试图让咆哮的元气变得稳定,但没想到这一坐就坐了整整二十多天。

  叶信当然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元流的变化。

  他踏入凝气境初阶,元流只是一根细小的金线。慢慢的,元流膨胀到了指头粗细。元脉异常充盈,而且每流转一个周身,元流的强度便会多上一分,到了最后简直变得如钢筋一般坚韧。

  还不止是这样,元流散出无数分支,渗入他的血脉,覆盖住了他的内腑,覆盖住了他的皮肉,在叶信的内视中,他的身体表面布满了密如蛛网的丝线,似乎连所有的毛细血管,都变成了金色。

  到了第二十三天,元流终于彻底稳定了,叶信慢慢睁开双眼,那种布满周身的力量感,让他有一种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挺起身形,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了异样,刚才只是想站起来,但轰然流转的元流,竟然让他的身形拔地而起,甚至在空中滞留了短短的时间,然后才落在梯台下。

  叶信有些吃惊,他怀疑刚才是错觉,重新运转元脉,身形跃起,这一次也是一样,当他升到最高点时,几乎摆脱了这世界法则的约束,身形在空中滞留了一下,接着开始飘落。

  虽然滞留的时间很短,还不到一秒钟,但已足够让叶信意识到,一种奇异的变化正在他身体内产生。

  叶信沉吟了良久良久,重新迈步,向外走去。

  内府的府门外,有十几个武士,看到叶信走出来,一个武士低声说道:“主上,侯先生、沈大人他们一直在正堂等您。”

  叶信很明显的感觉到时节的变化,他闭关的时候天地间依然是一片翠绿,现在却多出了一点萧瑟的味道,花圃中青草的草尖略微有些发黄了。

  以前他的洞察力已经很惊人了,但还没到这种纤毫毕现的程度,他所关注到的花圃距离在百余米开外,草尖发黄的范围只有米粒大小,却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我闭关多久了”叶信缓缓问道。

  “今天是第二十三天。”那武士如实回到。

  “快一个月了啊”叶信喃喃的说道。

  “是啊,已经到十月了。”那武士说道。

  叶信点点头,缓步向正堂的方向走去。

  正堂内的人很多,侯轮月、沈忘机、王芳和洪无垢等人都在,而且泥生也回来了,几个人围坐在圆桌旁,正忧心忡忡的谈着什么,骤然看到叶信走进来,一双双视线不由都集中到了叶信身上。

  沈忘机、王芳和洪无垢都感觉叶信变得大不相同,但具体是什么地方变了,他们看不出来,侯轮月的眼力要比他们强得多,身形猛地跳了起来,他的动作太急,以至于把身后的椅子都掀倒了。

  “主上,你”侯轮月颤声叫道。

  “晚辈见过尊使。”叶信先是向泥生施礼,随后看向侯轮月,笑道:“如果我没搞错的话,现在我已经突破了瓶颈,步入凝气境中阶了。”

  侯轮月的身形晃了晃,他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瓶颈叶信在一个多月前刚刚步入凝气境初阶,又哪里有什么瓶颈可言修行路并不好走,所踏出的每一步,都要比前一步更为艰难,花费的时间也更多,叶信在这个年纪成为真正的修士,已经算逆天了,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从凝气境初阶步入凝气境中阶,这简直是给全天下的修士一记响亮的耳光。

  什么天才奇才,和叶信相比都成了狗屁就算是在本土被誉为两大至高存在的归元大帝和封圣大帝,连给叶信提鞋都不配

  当年的归元大帝仅仅用了二十年,便突破了凝气境,步入证道境,让无数修士目瞪口呆,甚至有人用神迹来形容,那么,又该用什么来形容叶信

  泥生也一样露出震骇之色,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叶信,随后突然说道:“你们先出去。”

  泥生的地位是超然的,侯轮月等人纵使再不情愿,也不敢违背,他们憋着一肚子的疑问,起身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在死死盯着叶信看。

  “叶信,这边坐。”泥生说道。

  叶信愣了愣,泥生的口吻变得出奇的柔和,甚至隐隐有一种拘束,似乎对他叶信怀着忌惮之类的情绪。

  “没想到尊使这么快就从东海回来了,不知道那边有什么异样么”叶信一边坐一边说道。

  “那是小事,先不谈这个。”泥生说道。

  叶信的眉头挑了一下,海族的威胁是小事那什么才能算大事

  “叶信,能不能让我探查一下你的元府”泥生问道,他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好。”叶信毫不犹豫的说道,随后一笑:“正好我也有很多问题,想问一问尊使呢。”

  泥生的眼神变得更加复杂了,答应他探查元府,首先意味着对他有着完全的信任,并且卸下了所有的防备。

  下一刻,泥生抬起手,点在了叶信的眉心处,叶信慢慢闭上眼,内视自己的元府。

  叶信并不懂泥生要用什么办法探查自己的元府,只感觉元府中的星光大盛,似乎在抵御着什么,而在漫无边际的精神海中,逸散出了无数缕黑色烟气,这让叶信有些吃惊,他本以为那些黑色烟气早已和星光融为一体了,没想到它们并没有逸散,竟然一直潜伏在精神海中。

  片刻,泥生收回了手,叶信也睁开了眼睛。

  泥生在发抖,他掩饰性的端起一杯残酒,似乎要用酒来压压惊,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指尖,残酒本就不多了,有一半又洒落在他的衣襟上。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