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七二章 酒后吐真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如果说女人有可能成为祸水,那么男人就应该叫祸根了,尤其是某些特殊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有能力搅起阵阵腥风血雨,譬如说,鬼十三。

  “大人,这天缘城也没有你说得那么乱啊。”墨衍说道。

  “因为天缘城多了一个鬼十三。”叶信悠悠说道:“自从他留在天缘城之后,这次是我第二次回来了,每一次都能感觉到天缘城与以往有所不同。”

  此刻,叶信、薛白骑、墨衍和谢恩站在一座高楼的栏杆后,远眺着天缘城的风光。

  薛白骑等三人都显得神采奕奕,他们已突破了尘俗壁垒,踏入修士的行列!

  用叶信独创的术语来解释,从柱国境升入初萌境,是把元力波动产生的效应由光化提升到气化的过程,这种过程最基础、最重要,但难度并不高。

  只要有足够的元力,加上一颗证道丹,就可以完成,虽然有失败的几率,可叶府内有很多间闭关室,每一间闭关室都受到了百鸟朝凤阵的加持,这让失败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星堂的实力有了大幅提升,沈忘机、王芳、洪无垢还有薛白骑等六个人,都闯过了修行路上第一道考验。尽管闭关的时间长短不同,沈忘机只用了三天,而谢恩几乎用了一个月,可结果是一样的,他们都成为了修士。

  “找到人了么?”薛白骑问道。

  “急什么?放心,不会耽搁你的婚事的。”叶信露出了怪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薛白骑脸一红,自从他和宗樱的事情公开之后,这家伙就变得很容易脸红,开不起玩笑。

  “人倒是没找到,但我看到了两匹无界天狼。”墨衍说道:“应该就是鬼先生和山炮的坐骑。”

  “在什么地方?”叶信问道。

  “东北方,十五里之外。”墨衍顿了顿,他再次开始运转元力,天缘城上空的云层骤然被一股莫名的风暴卷得七零八落:“好像是……福来居。”

  “好像?我记得你识字来着。”谢恩发出轻笑声。

  “废话。”墨衍叫道:“那里的牌匾是立着放的,我的妖眼有些吃力。看不太清楚。”

  “你能不能看得到他们在做什么?”叶信又问道。

  “应该是在喝酒吧。”墨衍说道:“我看到有几个侍女抱着酒坛进去了,嗯……里面的人应该有不少,东边的院子里拴着三十多匹马,分成几群。马群之间都保持着距离,正院的院墙便摆放着很多武器,我算一算……里面至少有二十个人。”

  “喝酒?”叶信笑了:“本来还想等几天,找个好机会的,既然是在喝酒。那我们现在就可以过去了。突然发现……每次当我认真要做些什么的时候,过程总会非常顺利,也就是运道了吧……“

  “大人,我们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谢恩问道。

  “演一出戏,然后等着捡便宜。”叶信笑道:“我们走!”

  叶信当先走下高楼,随后跳上自己的无界天狼,在街道行走的武士们骤然看到四匹无界天狼闯出来,本能的避让到街道两边。

  现在天缘城内最拉风最霸道的帮派就是天缘星会,而天缘星会的大当家黑袍和二当家山炮,坐骑都是无界天狼。看到无界天狼出现,他们立即联想到了天缘星会,自然就有多快就躲多快。

  片刻间,叶信等人已接近了福来居,守在福来居门前的几个武士看到有几匹无界天狼接近,都愣住了,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叶信等人已如旋风般从他们身边掠过,冲入了院内。

  墨衍向着正房指了指,叶信跳下无界天狼。大步向正房走去,接着探手推开了房门。

  正房中的人果然在喝酒,墨衍说少了,足有三十多号人。分成五张大桌,气氛显得非常热烈,鬼十三坐在主座上,左侧是山炮,右侧是杜义强,刀社的老大李权和红鹰会的老大郭天鹰都在。但大部分人叶信都不认识。

  看到几个陌生人闯进来,那些人纷纷放下酒杯,站起身用阴冷的目光盯着叶信等人,在他们看来,敢私闯天缘星会的地盘,纯粹是活得不耐烦了。

  鬼十三愣住了,叶信来得太过突然,而且事先也没有通气。

  “这才刚过一个月吧?”鬼十三站起身:“信哥,你这是不信我呢,担心我这里出漏子,还是想我了?”

  “路过,顺便来看看你,也讨几杯酒喝。”叶信笑道。

  “那我就当你是想我了。”鬼十三也露出笑意,随后说道:“来,各位兄弟,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如果你们真心拿我当老大,这位就是老大中的老大了。”

  屋中的武士们纷纷变了神色,向叶信陪笑,山炮和杜义强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又令人搬来几张椅子,碗碟也换了新的。

  叶信坐在山炮原来的位置上,薛白骑等人坐在鬼十三和叶信身边,众人重新落座。

  “看你眉开眼笑喜气洋洋的,有什么好事?”鬼十三好奇的问道。

  “哥哥心里确实高兴,来,先陪我喝几杯!”叶信探手在鬼十三的肩膀上拍了拍,在掌心落下的同时,他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

  感受到了叶信弹指的力度,鬼十三的眼神变得闪烁不定,随后也不说话,端起酒杯。

  明白叶信的地位极高,又见叶信想喝酒,众人自然要捧场,气氛重新变得热烈起来。

  鬼十三接连和叶信干了几杯,随后笑眯眯的说道:“你们以后别怪我没把话说在前面,我这个大哥心眼小,最喜欢记仇,如果你们在礼数上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得罪了我这个大哥,被穿了小鞋,不要来找我,我也帮不上你们,都别傻呵呵的,过来敬酒啊!”

  众人轰然应诺,先是郭天鹰陪着笑走到叶信身边,接着是李权,而叶信来者不拒。

  转眼喝了一个多小时,众人暗自咋舌,叶信可不是简单的海量,他已经喝了一轮了,一个人几乎已喝光了一坛酒,但眼光依旧很清澈,只是脸色微微有些发红而已。

  “大哥,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开心?”鬼十三再次转回正题:“我这个做弟弟实在是好奇啊。”

  叶信沉吟了一下,随后把手搭到了鬼十三的肩膀上:“你这些兄弟,都知道海族的事情吧?”

  “知道,我们天缘星会已经开始布置防御了。”鬼十三说道。

  “海族销声匿迹多年,突然间卷土重来,我想大家心中都怀着很深的忧虑吧?”叶信说道:“就算你,是不是也感到很不安?”

  “这是自然。”鬼十三露出苦笑:“海族的实力如何,我们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们的数量很多很多,又怎么能安得下心?不过……凡事有利亦有弊,如果没有海族的威胁,我们天缘星会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这种声势,天冷了,我们当要抱团取暖,黑袍不才,能得到众多兄弟的信任,也就勉为其难,出来做这个领头人了。”

  “可我从来没担心过海族。”叶信笑得很得意:“知不知道为什么?”

  鬼十三愣了愣,露出凝重之色:“为什么?”

  “因为我养了一件奇宝!”叶信的笑容愈发得意:“区区海族,对我来说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

  “什么奇宝?”鬼十三又问道。

  叶信伸手一根手指,晃了晃,示意不可说,随后又看向山炮:“山炮,提及我这运道,还要谢谢你啊!”

  “谢我?谢我什么?”山炮问道。

  “当初要不是你带着我闯过万蛇窟,恐怕我就要和奇宝失之交臂了。”叶信冲着山炮举起酒杯:“可惜自那天之后,我们再没遇到过,也没机会当面向你道谢,来,今天我敬你一杯!”

  “不敢当、不敢当……”山炮连声说道,接着他也举起了酒杯。

  叶信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只是他把酒杯放下的时候,有些用力过猛,酒杯在桌面上磕碎了。

  “大哥,你有些喝多了。”鬼十三急忙说道。

  “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千杯不醉的量。”叶信大笑:“海族就快到了,所以我才会返回天缘城,那件奇宝我已经养了有两年,该是让它重见天日了,老十三,到那时候我让你看一场好戏!”

  鬼十三只得让侍女给叶信换个了酒杯,继续陪着叶信喝酒,但这次他加了小心,只要叶信提到异宝,他就会立即出言把叶信的话头打断。

  足足喝道了黄昏,酒宴才算告一段落,鬼十三令天缘星会的武士们各自散去,随后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叶信走向后堂,薛白骑、墨衍和谢恩也喝多了,满脸酒气,缓步跟在叶信和鬼十三身后。

  进了后堂,叶信的步姿突然恢复了正常,鬼十三恨恨的把叶信的胳膊甩到一边,叹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收拢到天缘星会旗下,你们闹了这一出,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生出异心!我这段时间也算白忙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