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七八章 舌灿莲花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想知道什么?”钟馗慢吞吞的说道。

  “我想知道的太多太多了。”叶信笑道:“譬如说,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先后遭遇了什么?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呵呵呵……估计够我们谈上几天几夜的了。”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钟馗嘿然,他很明白,想从心机深不可测的叶信手中逃出去,几乎不可能,那么他最后的、唯一的报复手段,就是不让叶信如愿!

  “钟大人,我们放下所有的仇恨与成见,剖心窝的谈一谈吧。”叶信说道,只是让钟馗绝望,那远远不够,他还要让钟馗认命,这样钟馗才有可能真正放弃一切:“我在古森林中行走,遇到了一支流浪武士小队,爆发冲突,我虽然杀了他们,但我也受了伤,然后,是你选择了我,强行寄生到我的身体里面,如果我们之间是战争的话……那么这场战争是你发动的,我这么说有没有道理?”

  钟馗冷哼一声。

  “好,什么时候爆发战争,是你说了算,那什么时候结束战争,就要由我说了算了。”叶信说道:“用我刚才举的狼与羊的例子,狼去吃羊,结果被羊的犄角刺穿了肚子,重伤垂死,然后狼抱怨羊的犄角太尖利了,天道不公,这是不是很无耻?”

  钟馗的眼神不由波动了一下,其实叶信的话是有道理的,是他选择了叶信,默默等待着叶信突破凡尘壁垒、元府能容纳下他的那一天,结果叶信早猜出了他的想法,抢先暗算了他,他才是狼,而叶信不过是被动防御的羊,如此他对叶信的恨意显得有些滑稽,就如同在抱怨天道不公的狼。

  “钟大人,坦白说吧,如果换成别的敌人。我不会说这么多废话,反正我现在已经赢了,拿走我的战利品就好,多说无益。”叶信说道:“但你不一样。我了解你的过去,而且……我对你是很敬重的。”

  “哦?”钟馗眯起眼:“你了解我什么?又在哪里敬重我了?”

  “姓钟名馗字正南,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然而却是个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人物。平素正气浩然,刚直不阿,待人正直,肝胆相照。因武德中应举不捷,羞归故里,触殿阶而死,死后化为阴神,专以天下恶鬼为食。”叶信说道:“这也就是说过,钟大人你不是什么鬼都吃的,而是专吃恶鬼。这代表着你心中保持着良知,你明白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所以我的目的只是想把你的良知重新唤醒而已。”

  “呵呵呵……”钟馗发出充满讥讽的笑声。

  叶信不为所动,当他进入谈判专家的角色后,谩骂、讥讽、羞辱等等,都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一定要想方设法说服对方,除非是用枪指着他的脑袋,才能让他老老实实闭上嘴,但现在的钟馗显然没有威胁叶信的能力。

  “看来钟大人对我还是抱着很深的仇恨啊。”叶信摇了摇头:“这我就想不通了。是你选择了我,要夺我这具肉身,我都不恨你,适者生存。本就是天地的准则,你要修炼,要拥有肉身,选择我就向虎狼看中了一只羊一样,所以我不恨你,但你哪里来的资格恨我?”

  “叶信。你就不要得了便宜又卖乖了,你不恨我,只因为是你赢了而已。”钟馗说道。

  “这你就错了。”叶信说道:“我做事向来恪守自己的准则,我也不是没败过,但我不会去恨,想当初在大召国太岁原,庄不朽的虎头军突然出现,天罪营只能做困兽斗,最后能逃出去的不过百人,对我来说这种损失不可谓不惨烈,但我没恨过有可能是故意走漏风声的萧魔指,也没有恨过操刀的庄不朽,其实……仇恨往往是弱者的权利,因为弱者没办法去改变,没办法去反击,唯一恨而已,如果你真的有把握挽回局势,又何必去恨呢?心平气和安安静静的布局,然后等待,这样就足够了。“

  “呵呵……”钟馗笑了,他也只能用笑声去回击。

  “你会恨我,只因你这里还不够强大。”叶信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这与力量无关,与阅历无关,钟大人,我以前真的是很敬重你的,不要到了最后,让我瞧不起你,至少,你要仔细想一想我说的道理。”

  叶信在强行编织逻辑,他的暗示就是,如果你继续恨我,那你就是无能,是弱者,如果你看开一些,看淡一些,那才是高人。

  不过要承认,叶信编织的逻辑虽然远远达不到完美的境界,但算是很完整了,他先是用狼与羊,确立邪与正的因果关系,叶信当然是正义的,他属于被动反击的一方,是羊。接着叶信又强行摆出一个论据,说仇恨是弱者的权利,以此激起钟馗的自尊,真正强大的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失败,但绝不会承认自己无能。

  在双重逻辑的缠绕下,钟馗到底是入套了,他不由自主的顺着叶信的逻辑走,所以,他保持着沉默。

  “不过……钟大人,你的变化太大了,传说中的你是嫉恶如仇的,而我遇到的你却可以不择手段的去做任何事,我不得不用很长一段时间去揣摩、判断你到底是不是那个钟馗钟正南。”叶信说道:“世间万事皆有一连串的演化过程,你会变成今天这样,肯定有自己的因果,钟大人,你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莫非……你去过天路?“

  一开始的时候,钟馗就说自己拥有神能,假日时日,必能让叶信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这代表着,钟馗极有可能与这个世界的最高力量打过交道,否则不会用‘神能’这个词,也不会那么充满自信。

  “你也知道天路?”钟馗的双眼中陡然炸起精光。

  “我当然知道。”叶信说道。

  钟馗却又沉默了,慢慢低下头。

  叶信看得出来,钟馗的心防已快要被突破了,或许其他人会认为,说服一个要死的人,是非常困难的,但叶信知道,自己明白自己要死的人,只要选对了方法,非常容易沟通,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钟大人,我也不瞒你,我们两个人就象水与火一样,绝不能共存,其实在你选择了我那一天,结果已经注定了,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毁了你。”叶信缓缓说道:“我拥有了你的神能,现在很强大,本源在你那里,现在却很弱小,我想变得更强大,强大到有资格进入天路,必须夺取你的本源,你想恢复旧日的风光,想继续修行,那就要把我的神能夺回去,这样直白的说对你对我都很残忍,但毕竟是事实,躲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叶信,不用再说了,你想要什么,拿走吧。”钟馗哀叹了一声,他的双瞳中充满了灰色,叶信每一个字都一句话都占在道理上,他无法辩驳,刚开始他还对叶信说没必要闹到这一步,但那种说辞现在看起来太幼稚了,不要说无法说服叶信,连他自己都没办法相信。

  “钟大人,我很想知道,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到底都遇到了什么?”叶信说道:“这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因为你所经历的,或许有一天我也会经历。”

  “你想进天路?”钟馗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想。”叶信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也算给你一个忠告吧。”钟馗说道:“永远不要相信那些鸟人。”

  “钟大人所说的鸟人莫非就是天族的修士?”叶信说道。

  钟馗凝视着叶信,他到这一刻总算是能占据上风了,因为叶信什么都不懂,只能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的听着他讲,这稍稍让他感到宽慰了一些,一直以来,他始终被叶信戏弄着,现在也算扳回一城了。

  “这里哪里有修士?一群妖魔鬼怪罢了。”钟馗冷笑道:“狗屁天族!”

  “钟大人,你这么说,是远远不够的。”叶信说道:“能不能尽量详细一些?你到底遇到过什么?其实……钟大人你的心思还不够缜密,有些事情,就算在你身边发生,你也未必能看出异常,但我可以!”

  “我倒是感觉已经很够了。”钟馗摇头道:“叶信,我一开始要谋夺你的肉身,是我的不对,现在告诉你这些,应该算是补偿你了。”

  叶信心中大定,他知道在一次次心理影响下,钟馗终于默认了他的逻辑,激起钟馗的自尊,让钟馗想起过往,重塑正与邪的界限,所以才会感到歉疚,也不再那么仇恨他叶信了,现在只需再加一把力,就有可能让钟馗彻底放下心防。

  “钟大人,我不想和你在同一个地方跌倒。”叶信说道:“如果我输了,代表我们两个都彻底输了,如果我赢了,未必没有机会替你讨回一些公道!“

  “公道么……”钟馗喃喃的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