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八零章 请柬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大事已了,返回天缘城之后,叶信和鬼十三打了声招呼,找了辆马车,把海族的那个小生命带上,随后向九鼎城进发。

  有了海族的拖累,叶信等人的速度慢了许多,差不多用了半个来月,才返回了九鼎城。

  九鼎城这些天一直很安静,叶信也不担心九鼎城的安危,因为泥生不走了,留在了叶府,有这样一个强横恐怖的大存在坐镇,谁敢到九鼎城惹事,就是自己找死。

  进了叶府之后,郝飞听到叶信返回的消息,立即迎了出来,看到被养在玻璃容器中的海族小生命,他马上看出了异常,惊讶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海族,没见过吧?”谢恩笑道。

  那海族小生命第一次听到人说起‘海族’两个字,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当场发怒,现在却似乎已经适应了,趴在玻璃瓶壁上好奇的观察着周围的景色。

  “海族?你们从什么地方抓到的?”郝飞问道,海族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星堂的人大都知道海族将要造成的威胁。

  “不是我们抓到的,是鬼先生抓到的。”谢恩说道。

  这时,泥生等人也迎了出来,泥生的地位在叶府是超然的,就算是叶信,在泥生面前也要恭恭敬敬,很多人虽然不知道泥生的来历,但能看得到叶信、侯轮月等人的态度,没有谁敢在泥生面前放肆。

  侯轮月、洪无垢等人如众星捧月般跟在泥生身后,沈忘机和王芳不在,其他人都出来了。

  “海族?”泥生的视线落在那海族小生命身上,皱了皱眉:“这种东西杀了就是,还带回来做什么?”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叶信笑道:“我们根本没见过海族,也谈不上了解,所以我想让苏先生好好研究一下。”

  “主上,放心交给我吧!”苏静智急忙应道,其实他对海族并不感兴趣,真真带来的那些从没见过的灵根妙草。在这些天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何况还有真真,两个人属性同行,而且都是妙药一道的佼佼者。竟然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彼此交流经验,对他们都有极大的好处。

  但叶信发了话,他当然要立即响应,不管愿意不愿意。他都得抽出一些精力了。

  “此行还算顺利?”泥生并不清楚叶信去做什么了,只是顺便问一句。

  而叶信心中却紧了一下,随后笑着点头道:“还好。”

  当时泥生可是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叶信元府中的神之位格是完整的,连他泥生都会忍不住生出杀机。

  叶信明白,泥生那么说虽然是为了凸显神之位格的重要性,但肯定也是心里话,所以,别的事情他可以一五一十的告诉泥生,唯独这件事。他必须要绝对保守秘密。

  “你是星堂之主,有事情尽可以让下面的去做,无需自己跑来跑去。”泥生说道。

  “晚辈知道,不过这件事关系重大,我怕他们做不好。”叶信说道。

  “事事亲力,可不是为主之道。”泥生说道,他并没有恶意,只是希望叶信能自持身份,在这里主持大局才是主星的正事,现在星堂是叶信创立的。不会有别的烦扰,如果换成本土,继续亲自跑来跑去,有大权旁落的危险。别的不说。单单看这九大公国的国主,他们绝不会到处乱跑,一定要坐镇在首都,这样才能掌控权力核心的每一丝变化。

  “是,晚辈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叶信说道。

  “哥……”随着欢快的叫声,叶玲和沈妙从角门跑了出来。兴致勃勃的冲向叶信。

  冲在前面的叶玲一眼看到了泥生,立即收敛笑容,神色变得有些怯怯,又整理了几下衣服,向泥生躬了躬身,低声说道:“师尊也在呀。”

  “师尊。”沈妙同样显得很恭谨。

  “你们两个又耐不住寂寞了是吧?“泥生摇了摇头。

  低着头的叶玲暗自吐了吐舌尖,随后转过身就要往回走。

  “也罢。”泥生说道:“你们兄妹有半个多月没见了,今天的功课暂时免了,明天补上也不晚。”

  “多谢师尊。”叶玲大喜,再次向泥生鞠了一躬。

  泥生笑了笑,随后也没有和人打招呼,延长而去,其实以他的来历、他的地位,能与这等凡俗之人说话,已经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

  叶信注视着泥生的背影消失在远处,随后看向叶玲:“小玲,前辈收你做弟子了?”

  “是呀。”叶玲看了看泥生消失的方向:“不止收了我,还有沈妙和邵雪,哎呀……管得好严呢,我都有些撑不下去了,沈妙细皮嫩肉的,比我更惨,好多次累得都想哭!”

  “我可没有啊。”沈妙立即拆穿了叶玲:“是你说想要大力气,所以师尊才那么教导你的,我注重的是身法,比你要好多了。”

  叶信略一皱眉,已明白了泥生的思维逻辑。

  泥生说过想进入灭法世,而且把希望寄托在了他叶信身上,或许泥生认为,仅有点拨之恩是远远不够,泥生想拉近双方的距离,便把注意力转到了叶玲身上。

  如果泥生干脆要收叶信为弟子,叶信是不会拒绝的,也不敢拒绝,但泥生是个聪明人,又哪里会做这种蠢事?

  在浮生世,算得上是一手妙招,但随着叶信的战力越来越强大,便宜师父的处境就会显得越来越尴尬了。

  超越是迟早的,而且在叶信的修行中,泥生也不可能起到大作用,叶信有残缺的神之位格,只要不出现大的意外,没有谁能阻拦叶信的进境。

  到了那一天,叶信可能会想,在浮尘世逼着拜师,然后一辈子压在头上,就是为了占这个大便宜吧?!

  修道修道,重道尊师是每个修士的基本准则,连自己的师父都不尊重,当然要引起广泛的排斥。

  如此说,泥生早看到了这一步,所以收叶玲为徒,这样既能拉近双方的距离,又不会引起叶信的反感。

  “哥,这小家伙是什么东西?”叶玲好奇的盯着那海族的小生命。

  “是海族。”叶信的思绪被打断了:“不要靠得太近,这种小东西经常会发狂的。“

  “发狂?能有多厉害?”叶玲又问道。

  “呵呵……以后你就知道了。”叶信说道:“郝飞,去把林童给我找过来。”

  “好。”郝飞应了一声,匆匆向后走去。

  时间不长,一头雾水的林童被郝飞带了过来,叶信和郝飞走到林中,聊了很久很久,只是他们明显在避着人,大家自然不会过去自讨没趣了。

  第二天深夜,海族的小生命离奇的在叶府中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林童,叶府中的人很多,一天两天,还没有人发现,时间长了,人们注意到林童一直没出现过,问周素影,周素影笑而不语,去问叶信,叶信只当没听到,大家也就明白了,全当林童这个人并不存在。

  转眼又过了一个多月,秋收的季节来了,一直留在九鼎城的赵小宝突然之间找上门,说有要事必须要见到叶信。

  赵小宝以前经常来叶府走动,顺便占占小便宜,因为叶信发了话,对赵小宝是很优待的,而且赵小宝有自己的分寸,他占的便宜总会保持在无伤大雅的界限之内,让大家都可以接受,然后一笑了之。

  不过后来撞上了泥生,应该是吃了暗亏,然后再没来过。

  叶信令人把赵小宝请进来,刚刚见面,他就感觉到赵小宝的态度变得有些怪,以前总会自持身份,这一次却是抢先向叶信施礼:“叶太尉,我们可是多日不见了。”

  “赵师兄,我这里的事情很忙,实在走不开,可你怎么不来看一看小弟啊。”叶信笑道。

  “哎,叶太尉贵人多事,我怎么能随便打扰呢?”赵小宝陪笑道:“这一次也是三师伯给我带来了一封信,让我务必亲手转交给叶太尉。”

  “哦?”叶信愣了愣。

  赵小宝拿出信,递给叶信,才慢慢坐在了椅子上。

  叶信打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件,只看了前几行字,他已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后更加认真的阅读起来。

  良久,叶信把信放在桌子上,看向赵小宝:“这是……”

  “叶太尉,你不要多心。”赵小宝急忙说道:“以前各大宗门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召开一次大会,商议一些事情,只是后来出现了一些差池,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多年没有举办过了,现在我们面临海族的威胁,当然要碰一次面,仔细商量商量了。”

  “我知道,可……为什么找我?我可不是宗门的人。”叶信说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赵小宝挠了挠头皮:“不过三师伯有话,让我一定要请你去,说这次大会对天下苍生是极为重要的。”

  “好吧。”叶信知道赵小宝所知有限,索性换了个话题:“可为什么要去大陈国的正州城?也不瞒赵师兄,上一次因为洪帅的事情,我们大卫国和大陈国闹得很不愉快,我怕去了那里……”(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