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八一章 报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开什么玩笑?”赵小宝叫道:“叶太尉是应我们青元宗邀请才过去的,谁敢寻恤滋事?至于为什么选了大陈国……那我就不知道了。“

  叶信沉默片刻:“所有的宗门都要去么?”

  “自然要去的。”赵小宝点头道。

  “这个……我得先和几位大人商量一下。”叶信缓缓说道:“海族大举入侵在即,我没办法放心啊。”

  “第一个倒霉的是大羽国,大卫国距离东海岸还远着呢,叶太尉有足够的时间应对。”赵小宝说道。

  “时间足够么?”叶信摇了摇头,叹道:“不够的……”

  赵小宝犹豫了片刻,随后站起身:“也好,那我就回去等着叶太尉的消息了。”

  叶信收起青元宗的信,起身一直把赵小宝送出了府门,不管赵小宝对自己的态度变化有多大,他依然会象原来那样对待赵小宝,只因为当初的赵小宝没有给他制造麻烦,还帮着他迅速稳定了局面。

  送走赵小宝之后,叶信立即去了泥生的居处,泥生喜欢安静,不太喜欢和别人打交道,又收了叶玲做自己的弟子,所以侯轮月在叶玲的居处附近给泥生了找了一个小院子,距离巷道很远,少有人来玩。

  而且,在泥生的居处前方,就是真真的药院,偌大一片地上种满了从落霞山运来的灵草,如果有人想到泥生的眼皮底下去偷药,就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了。

  实际上叶府的防御还不算严密,人很多,但可用之人太少,明拿暗偷的事情屡见不鲜,叶府刚刚成立时,把大批义盟的武士安置在了叶府中,可严格的说,义盟的武士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出生市井。本身谈不上有多高的素质,没有经过严格训练,有人才,亦有歪才。负责看守内府还有内宅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剩下的,只能慢慢去甄别。

  后来温家、沈家、王家、邵家和邓家,都分调过来一些家将。才解了燃眉之急,不过可用之人还是远远不够。

  新建成的叶府太大了,九鼎城内有上百万平民,占地极为广沃,而叶府的面积至少占了整座九鼎城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叶府可以容纳十万人,只多不少,而现在登记在册的各府家将还有义盟的武士,加一起只有两千多人。两千多人守护这么大的地方,自然处处是漏洞。

  有些义盟的武士原本就是欺行霸市的小混混,虽然经过墨衍的严厉管制,让他们收敛了不少,但墨衍创立义盟的时间并不长,现在又去了九华府,知根知底的上司走了,个别武士也就变得故态复萌了。

  只是,叶信的目光必须要锁定外界,暂时没精力把目光转向内部。只能一点点来。

  片刻,叶信已来到了泥生的小院中,还没推开门,已听到院中传来一阵欢笑声。叶玲、沈妙还有邵雪都在这里。

  看到叶信走进来,叶玲笑吟吟的迎上前,沈妙和邵雪也停止了打闹。

  叶信皱起眉看向邵雪:“你回来不是有要事么?怎么还不走?身为惊天星会的府星,迟迟留在外地,你已经算是擅离职守了!”

  “是师尊让我多留几天的。”邵雪急忙解释道。

  叶信没话了,他总不能驳泥生的面子。随后又道:“上一次白骑和我说起过,你们邵家的风评可不是很好啊?”

  “主上……你是第七个和我谈起这件事的人了。”邵雪不由露出苦笑:“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和家父谈过了,家父这些天始终没离开九鼎城,就是为了整顿家风。”

  “哼!有豪奴就有恶主!邵雪,希望你们邵家不要让我失望!”叶信说道,随后再没理会邵雪,大步向内走去,接近房门时,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爽!有权的感觉就是爽啊……

  叶玲和沈妙见叶信劈头盖脑训了邵雪一顿,都没敢做声,等叶信走进房间了,叶玲悄悄拉了拉邵雪的胳膊,低声说道:“邵雪,你别生气,我哥哥估计是心情不太好……”

  “不是因为这个。”邵雪再次露出苦笑。

  “也怪你们邵家做得过头了,那些仆人早应该好好教训一顿了!”沈妙说道。

  “也不是因为这个。”邵雪摇头道。

  “咦?那是因为什么?”沈妙不解的问道。

  “别提了……”邵雪向正房张望了一眼,随后低声说道:“那天在断剑宗惊天峰,你哥让我做惊天星会的府星,我就和他讲条件了呗,一点没给他面子……”

  “邵雪,你平时那么精明一个人,怎么突然傻了?!”沈妙顿足叹道。

  “是啊……”叶玲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邵雪:“以前大家在一起和我哥闹,就算惹他不开心了,他也只能放在一边,总不能和我们这些小女孩计较吧?何况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哥不想让我伤心的。可你加入星会就不一样了啊,你是下属,上下尊卑之礼也不懂么?别说你,如果哪一天,我哥让我加入星会做个星官,我都得老老实实的,到了家里是一回事,在外面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看,你平时还总说叶玲笨,她可比你明白着呢!”沈妙说道。

  “怎么能怪我?当初程先生就是这么教我的,他说事事都要以星会的利益为重,尤其是府星,一切都要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邵雪感到很委屈:“所以我当然要和你哥一笔一笔的算了!”

  “你真是的……”叶玲说道:“说起这里面的道理啊,你可是不如我了,难道程先生还能告诉你,为了让星堂主星高兴,可以随便出卖星会的利益?他说归他说,你做归你做,不一样的!书上还教我们做人一定要诚实呢,你看朝堂上的那些大人,不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你哥可是太尉……”邵雪用幽怨的目光看着叶玲。

  “我哥也一样!就说上一次他劝山炮加入狼骑,哎呀……简直是把山炮夸成了天下少有的大英雄,可一转脸呢?”叶玲吸了一口气,学着叶信的声音说道:“这憨货,有时候精得象鬼,有时候又蠢得象猪……”

  沈妙和邵雪都被逗笑了,叶玲又道:“程先生当然要那么教你,总不能让你学坏吧?别忘了,没有我哥,星堂能占住落霞山?能占住九华府?能打下惊天峰?好,我们就说程先生,我哥有事情,想从程先生那里拿些东西,程先生会拒绝么?”

  “别说了……”邵雪叹道:“其实我只是想认认真真的,不辜负你哥的信任,没想到……那天曲先生已经和我谈过了,我有意见,可以单独去找你哥,但不应该在大家面前揪着事情不放。”

  “这就对了嘛。”叶玲说道:“你如果还想不通,不要说我哥,以后还会有别人给你穿小鞋呢。”

  “我爹也说过,象我们这般大的年轻人,做事情最忌讳热血上头、事事较真。”沈妙说道:“邵雪,你是不屑于把心思放在这种小节上,只想着把自己的正事做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可你知不知道,很多能人都是在小节上才会跌跟头的!”

  另一边,叶信面带微笑走进正房,泥生早听到了刚才叶信在训斥邵雪,摇头道:“邵雪怎么得罪你了?”他当然看得出叶信是在故意找茬。

  “在惊天峰,她一定要和我斤斤计较,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我自然要她好看了。”叶信笑道:“训了她一顿,真是神清气爽啊。”

  泥生也笑了,如果叶信始终表现得少年老成,他固然会认为叶信很成熟,有希望步步攀升,但内心会和叶信亲近不起来,现在叶信像个孩子一样故意刁难邵雪,反而让他很高兴。

  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心机深沉的人做朋友,哪怕是志同道合,因为看不透、摸不准,适当表现出一些天真幼稚,反而有可能拉近距离。

  “尊使,我刚刚接到了一封信,实在是拿不准主意。”叶信把青元宗的信放在了桌子上:“您帮我想一想,我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哦?”泥生拿起那封信,端详了片刻,随后说道:“青元宗么……当然要去。”

  “可是……晚辈和青元宗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以前闹过些纷争,甚至差点到了翻脸的程度。”叶信说道:“我担心他们会不安好心。”

  “天下修士宗门都喜欢避居深山远海,潜行修行,音讯流通不易,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宗门出面做东,邀请各地宗门派人过来聚一聚,有事说事,没事套套交情也是好的,等有一天你去了本土,这种聚会不会少,跑一趟也算积攒些经验。“泥生缓缓说道:”这里不知道怎么样,长生世的修士聚会,要遵守一些铁律,其中有一个:绝不能见血。“

  “这是什么意思?”叶信问道。

  “你想啊,修士间总会有仇家,在聚会中见了面,岂不是要斗个你死我活?然后他们再呼朋唤友,一场小纷争或许会变成一场大死斗,那么,以后谁还会敢来参加聚会呢?”泥生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