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八三章 惩罚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就抱歉了。”那中年修士皱起眉:“阁下虽然身居要职,应该是大卫国的重臣,但这个地方不是你能来的,来人,把这位叶太尉请出去。”

  “皮敬让,你敢!”赵小宝怒吼道:“三师伯再三嘱咐我,让我把叶太尉请过来,你竟然敢把三师伯的客人赶走?”

  “没有请帖,又算什么客人?”那中年人修士淡淡说道:“赵小宝,我不知道你究竟得了什么好处,居然敢把外人带进来,可惜,这里还容不得你做主!居然假用三师伯的名义来要挟我?呵呵呵……等三师伯来了,我自然会当面与三师伯分说!”

  “你……你你……”赵小宝已是气得语无伦次了。

  几个青元宗走上来,他们可能是也不想得罪赵小宝,显得很有分寸,为首的弟子对叶信说道:“阁下,对不住了,几位还是早早离开为好。”

  “一封请柬,就把我们骗到这里来,然后又想把我们赶走,姓皮的,你在耍我们么?”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那中年修士一愣,急忙转头看去,发现是落霞山那一桌的苍妒兵,他不由感到紧张了,急忙解释道:“苍前辈误会了,我可绝没有让您走,只是想让这几个不想关的人离开。”

  “什么叫相关?什么叫不相关?”苍妒兵的语气更加冰冷了。

  那中年修士显得愈发紧张,严格的说,他虽然是年轻一辈的大师兄,但还不是真正的修士,这次召集各个宗门聚会,代表宗门出现的都是师长辈的高人,尤其是落霞山的苍妒兵,实力更是深不可测,青元宗几位长辈临走前,都再三嘱咐过他。一定要招待好落霞山的客人,现在苍妒兵的口吻突然变得如此不友好,让他感到手足无措。

  “青元宗这些小家伙越来越放肆了。”又有人说话了:“来我九华府,口口声声要见我们宗主。我告诉他们宗主在闭关,有事情和我说,居然又要找刘新阳,那老东西有什么用?真是狗眼看人低,难道你们就以为我程祭邻做不得九华府的主么?!”

  “嘿嘿……他们来我断剑宗也一样。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真是好大的做派。”曲云鹿冷笑道:“这一次我本不想来了,只是为了想看看青元宗到底想搞什么花样,才勉为其难走这一趟的。”

  那中年修士头上已冒出豆粒大的汗珠,落霞山、九华府、断剑宗的代表同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事情大条了,如果这几个代表拂袖而去,让这场聚会无疾而终,长辈回来后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赵小宝已经傻了,他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虽然这种场面对他而言是大快人心的,但他实在无法理解,落霞山、九华府和断剑宗的修士,怎么都出面帮着叶信了?现在的争执,明显是因为皮敬让要把叶信赶走而引发的!

  尤其是落霞山,应该非常痛恨叶信才对,毕竟在半年前,叶信曾经带领大军攻入过大羽国,他们怎么可能还出面帮着叶信?

  这时。那壮年人忍不住向前跨了一步,陪笑道:“这位是落霞山的苍前辈吧?晚生……”

  还没等那壮年人把话说完,苍妒兵甩手把自己的酒杯扔了出去,笔直砸向那壮年人的前额。那壮年人一惊,底下的话自然也说不出来了,他不敢躲闪,只能硬生生挨了一下。

  其实在这种地方动手,已经犯了大忌,但苍妒兵是顾不上许多了。如果泥生不在,他或许还会忍一忍,等叶信的暗示,可泥生就在那里坐着,他们之所以被泥生带到这里,正是为了护卫叶信这个主星,眼睁睁看着叶信受到羞辱而无动于衷,什么都不做,以后他们还想不想继续在星门混了?

  不止是苍妒兵,程祭邻和曲云鹿也同样怒发冲冠。

  “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出来在我面前说话?!”苍妒兵喝道:“滚!”

  刚才那一酒杯,苍妒兵并没有动用元力,只是表现出自己的态度而已,所以那壮年人并没有受创,但脸色已变得铁青,在四方行走这么多年,他到哪里都很有人缘,可今天算是把脸丢尽了。

  “这家伙是哪里的?”曲云鹿用不善的目光盯着那壮年人。

  “他叫戴自成,是云中谷的散修。”赵小宝急忙说道,他这当然是落井下石。

  “哦,云中谷啊……”曲云鹿顿了顿,随后看向身侧的渔道:“你知不知道云中谷在哪里?”

  “没听过。”渔道说道。

  “云中谷就在大陈国东北方。”赵小宝本着做了恶人就要做到底的精神补充道:“距离天州城有七百余里。”

  “明白了。”曲云鹿点头道。

  曲云鹿的意思很明显,小子,这事没完,我会去云中谷拜访拜访你的,做好准备哦。

  几桌散修同样看呆了,他们虽然是散修,但都有自己的传承,平时不会去冒犯大宗门,大宗门也不会毫无缘由的对付他们,也算相安无事,现在落霞山、九华府和断剑宗的修士不约而同的要找那戴自成的麻烦,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戴自成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事实上对苍妒兵等人而言,羞辱叶信,比天怒人怨的事情更严重!

  其他宗门的修士大都露出了凝重之色,这种现象可不简单!

  这些宗门往来不多,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而落霞山、九华府和断剑宗突然站在同一个阵营里,其中的意义令人寻味,至少能证明这三个宗门已经在暗处完成了某种联合。

  皮敬让在发抖,戴自成也在发抖,三个宗门联手表达敌意,岂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就在这时,花房外传来了脚步声,吴法从外快步走了进来,刚刚进了花房,他便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不由皱眉说道:“出了什么事?”

  皮敬让如蒙大赦,转身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假笑:“三师伯……”

  吴法这时已看到了叶信,他嘴角露出微笑:“叶信,你果然来了。”

  “见过前辈。”叶信站起来略微躬了躬身。

  “哎,你我也算是忘年交了,莫要见外。”吴法急忙摆了摆手,随后他才想起刚才的事:“这里到底怎么了?”

  皮敬让见吴法对叶信那般客气,整个人已呆若木鸡,吴法在青元宗掌控灭元炮,向来是眼高于顶的,就算是对自己的大师兄和二师兄,也不会太客气,现在居然对叶信如此亲近,又代表着什么?

  皮敬让不敢说,但别人就不管那一套了,赵小宝再一次跳了出来,双眼含着泪花,显得委屈到了极点:“三师伯,我好不容易才把叶太尉请过来,谁知道大师兄就是看叶太尉不顺眼,一定要把叶太尉赶走……”

  “什么乱七八糟的?”吴法皱起眉,他可不相信皮敬让会做这种蠢事:“叶太尉是我的贵客,你们不知道?”

  “我说了啊!”赵小宝的眼泪终于滴落下来:“可大师兄就是要把叶太尉赶走,还说见了您自会和你分说,然后落霞山、九华府和断剑宗的几位前辈感到不满,替叶太尉说话,所以才闹将起来的。”

  在赵小宝说话的时间里,皮敬让拼命向戴自成使着眼色,他就差喊出声了:你倒是说几句话啊,刚才要不是为了帮你,我岂会惹下这种祸事?!

  但是,戴自成又不是傻瓜,他也明白事情闹大了,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受到了威胁,再惹上青元宗,他还有活路么?现在最正确的是一言不发,由人处置。

  吴法用狐疑的目光看向叶信,叶信笑着耸了耸肩:“一点小误会而已。”

  吴法的眉头猛地竖起,怒目看向皮敬让,皮敬让急忙叫道:“三师伯,不是那样的……叶太尉没有请柬,所以我想请叶太尉先离开一下,等……”

  吴法踏前一步,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皮敬让的身形被抽打得飞了起来,落在十余米开外,还没等他爬起来,张开嘴吐出了一口鲜血,鲜血中还夹杂着几颗牙齿。

  修士间不成文的规则是不能见血,但这是为了防止各宗门间爆发冲突,长辈出手教训自己的子侄辈,当然不被此列约束。

  “滚!马上滚回青元宗去闭门思过!”吴法冷冷的说道:“如果你胆敢再在我面前走动,我就当场废了你的修为!“

  皮敬让连滚带爬的向外跑去,戴自成顿了顿,也转身走向房门,他明白,这里已经没有他的立锥之地了,和他同行的壮年人也要走,他悄悄使了个眼色,那几个壮年人便停在了原处。

  “前辈,你的神色有些不对啊。”叶信轻声说道:“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吴法出手惩罚皮敬让,固然有要为他叶信出气从成分,但吴法的心情非常坏,也是一定的原因。

  “我这次动用宗令,让各个宗门都过来聚一聚,正是为了这件事。”吴法长叹了一声。未完待续。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