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八九章 警钟敲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突然,一道响亮而又沉重的钟声打破了寂静的夜空,传向四面八方,那人影呆了呆,急忙探头向钟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铛铛钟声越来越激烈了,那是叶府的警报,也是战斗的号角。

  侯轮月被警钟声惊醒,只穿着间短衫,便冲出房门,向着内府的方向掠来。

  洪无垢一跃而起,新建的无生军也在尽全速集合。

  沈忘机、王芳、温元仁、邓知国纷纷点起家将,向着叶府的方向聚来。

  整座九鼎城都被惊动了,叶府中出现了熊熊的火光,每一座高墙都在燃烧着,而且火舌还会顺着墙体流窜,时间不长,叶府已经被火光照得通明。

  那人影有些慌了,低声叫道:“糟糕”

  就在这时,他才发现鬼十三的目光有些不对,可还没等做出反应,鬼十三已张开嘴,一道蓝色的水柱便喷了出来,拍击在那人影的脸上。

  那人影向后退了一步,再顾不得上许多,全力运转元力,也可在元力波动刚刚绽放的一瞬间,突然双眼泛白,身形向后栽倒。

  “哥的东西也敢乱动”鬼十三悠悠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说完,鬼十三俯下身抓起那人影的一条腿,拖着那人影向内府的方向走去。

  回到内府的门前,那些武士听到钟声,已全神戒备。内府的门开了一条缝,能听到里面有人在呕吐。好像是郝飞。

  当鬼十三走回来的时候,真真也从门内出来了,她的视线落在那人影身上:“是个女人”

  “不知道,没摸过。”鬼十三扔下那人影的腿,问道:“郝飞怎么样了”

  “他好像是中了一种毒,毒性非常阴冷。我已经给他下了药。”真真顿了顿:“不知道会怎么样就算能让他把所有的阴毒都驱散出来。他也受了重创,估计一两个月是下不来床了。他的元脉我可以帮他调理,但元府受创,我就没有好办法了,那种感觉我没办法说,就好像很干净的白布被脏东西污染了一样,要把所有的脏东西洗干净,需要很久。”

  “那不是毒,应该是海族修士的一种法门。”鬼十三说道:“我见识过。”

  这时。从叶府周围传来了喊杀声,还有惨叫声,显然进入叶府的不止这一个海族修士,战斗开始爆发了。

  “打起来了。刀剑不长眼,你还是在里面躲着吧。”鬼十三说道。

  “十三,你自己小心一些。”真真关切的说道。

  “放心,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想让我死可不容易。”鬼十三露出微笑。

  真真再没说什么,再次躲入内府之中。

  “你们不要乱跑。守住这里就行。”鬼十三向守护内府的武士说道。

  “是”那些武士们齐声应道。

  鬼十三侧耳听了听从周围传来的喊杀声,随后向一处喊声最激烈、距离也最近的地方掠去。

  九鼎城上下确实没防备海族的入侵,尤其是小股入侵,但幸好叶信很细心,而且他做事情的条理远不是这里的人能相比的,为了针对可能爆发的战斗,他定下了很多规矩,其中不少是义盟武士和无生军的日常训练内容。

  平时大家看不到那些规矩的妙处,等到冲突真的爆发,效果就变得明显了。

  譬如说,一旦事小股敌人入侵,绝不许有人到处跑动,违者立斩不饶当然,这是为了约束那些低端战力的武士,恐慌是会蔓延开的,一旦叶府的人都开始没有目标的到处奔走,就给敌人留下了可乘之机。

  义盟的武士,还有驻扎在叶府的无生军,走出营房之后,就要展开据点式推进,而不是到处寻找敌人。

  叶府园林处处,大大小小的院子数不胜数,想在移动中寻找到小股敌人,难度太大,又容易造成混乱,所以叶信在训练科目中布置了大量的内容。

  如果从上空俯视,便能看到义盟的武士和无生军的士兵从叶府外围向内逐步扩散着,他们的速度不快,但显得有条不紊。

  每跑出一段距离,便有一队士兵脱离大队,进入一座小院,其中几个士兵跳上院墙,另外几个士兵爬山屋顶,点燃屋顶上的烽火,同时举起手中的红旗。

  这就是据点式推进,逐渐的,叶府中足有数百个据点点燃了烽火,红色的旗帜在火光的映照下格外显眼。

  偌大一片叶府,变成了一块边缘不规则的巨大棋盘,而在每一块棋格中都有烽火在燃烧。

  守住据点的武士并不需要去作战,他们的任务是观察周围的风吹草动,一旦发现敌人的踪影,便用旗号把消息传出去。

  一切都在星堂的掌控之中,潜入叶府的海族修士,除非藏起来不动,只要动了,就难免被各个据点的士兵发现。

  只是,既然已经知道自己的行迹被发现,又怎么可能不动而且海族的修士有自己的依仗,这里不过是一个公国的首府而已,虽然海族的大批高手都去了大陈国,准备围杀各宗门的代表,这里只剩下几个修士,但对付一个公国应该足够了。

  郝飞虽然受了重创,但狼骑的指挥系统并没有被摧毁,叶信的天罪营,一直都有自己的排序,单说现在的狼骑,郝飞是主将,郝飞阵亡或者不在,指挥权由符伤接管,符伤再阵亡,子车灰会站出来,然后还有叶玲,叶玲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了,她享受了海量的资源,又被泥生收为弟子,虽然没能淬炼出她自己最想要的剑齿猛虎的本命技,但那只算她幼稚的执念,不论是金喙天鹤,还是七彩蚌,本命技都要比剑齿猛虎的价值大了多得多。

  把叶玲排在第四位,并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而且她有这个实力,只是欠缺临阵经验和指挥经验,不过,如果战斗变得那么残酷,郝飞、符伤等人都先后阵亡,那么经验也就没有意义了,唯死战而已。

  组成编队的狼骑一边奔驰一边观察着四方据点摇动的旗号,终于遇上了敌人。

  前方出现了一只怪兽,冲到近前,狼骑才看清原来是一只巨大的螃蟹,挥舞的蟹螯犹如两柄重锤,后面的蟹脚也格外粗壮,又尖锐到了极点,在它移动时,狼骑们清清楚楚的看到蟹脚的尖端就像刺入豆腐中一般,深深陷入地下尺许余。

  螃蟹上方端坐着一个人影,他的双膝上横着一柄刀锋呈半圆形的长刀,看到狼骑涌来,他发出轻蔑的笑声,接着驭动巨大的螃蟹,向狼骑迎了上去。

  符伤的性子原本是很莽撞的,不过,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经常和叶信、谢恩这些人打交道,他也慢慢变了圆滑,而且在叶信的带领下,天罪营逐渐变成了一支擅于用脑子去作战的精锐军队,他们从来不会蛮干,除非已陷入绝境。

  符伤的视线在那条人影上扫了一下,便知道那肯定是海族修士,手中的大棍向上空一卷,随后喝道:“拖刀,起”

  天罪营在战斗中的军令非常简单,叶信尽可能用最短暂的字符代表最多的含义,走起杀等等字符内涵都很丰富。

  简单概括一下,符伤的命令是游斗,不与敌人直面接触,并尽己所能,牵制对方的攻击,使用战刀的战士,寻机斩杀敌人的坐骑。

  那只巨大的螃蟹已横着冲了过来,狼骑也继续向前冲锋,但就在距离接近二十余米时,符伤和子车灰已一左一右向两侧绕开,排在后面的狼骑早已摘下了铁胎弓,对准螃蟹上空的人影射出一轮箭雨。

  那海族修士冷哼一声,接着挥动长刀,拨打开而来的箭雨,等他准备发起反击时,却发现狼骑借助迅捷无比的速度,早已远远避开,与他保持着三、四十余米的距离。

  于此同时,符伤也在冷笑,他看出来了,那海族修士缺乏集团战斗的经验,以为在战场上搏杀与在族内争锋斗胜差不多么仅凭一人一刀,也敢向狼骑发起攻击

  那海族修士眉头皱了皱,驭动脚下的螃蟹改变方向,再次追向狼骑。

  只是无界天狼的速度要比那螃蟹快得多,敌人冲到哪个方向,哪个方向的狼骑就会四散而逃,让敌人不知道应该追杀哪一个,而其他方位的狼骑则继续张弓射箭,牵制敌人的精力。

  修士的实力当然要比符伤等人强得多,但修士也是人,一样会受伤、会死亡,至少浮生世的绝大部分修士是不敢无视箭雨的,必须要动用元力,或者去格挡,或者硬撑。

  突然,一个狼骑化作一溜残影,以极快的速度逼近那只巨大的螃蟹,刀光掠起,而绽放的刀光化作一只巨大的鹤影,卷向蟹脚。

  那海族修士被接连不断的箭雨搞得烦不胜烦,等到发现有人接近时,已经晚了半拍,两条蟹脚被刀光劈断,巨大的螃蟹失去平衡,半个身子撞在地上,又在强大惯性的推动下向前滑出了几十米远。未完待续。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