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九二五章 舍身饲虎的勇气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徐流相没想到温容如此决绝,幸好他的修为能让他及时作出反应,身形立即掠起正挡在柱子前,一手按住温容的肩膀,一手挡住温容的头。

  只是,徐流相不想伤到温容,并没有使多大力气,而温容却是决意寻死,力道很大,徐流相的身形不由自主晃了晃,背后撞在柱子上,温容也被反弹的力道震得头晕眼花,身形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坐倒在地。

  徐流相从温容的力道中也看出温容寻死的决心,悠悠叹了口气。

  温容挣扎着爬起来,随后转向另一侧的墙壁,看样子还想往上撞。

  “温容,你先安静听我说几句。”徐流相沉声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瞒着你了,这一次想让你与叶信成婚,只是为了寻找机会把叶信引到青元宗来,此子野心极重,如果不早些除掉他,日后必成我青元宗心腹大患!”

  “呵呵呵……”温容再次露出惨笑:“九师叔,我温容虽然不够聪明,但也不是傻瓜,你是骗不了我的……”

  “温容,你知不知道我究竟为什么要除掉他么?”徐流相突然露出了沉痛之色。

  “为什么?”

  “因为他谋害了三师兄!”徐流相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什么?!”温容大吃一惊。

  “三师兄上一次下山,是为了召集各个宗门,详谈海族的事情,他为了拉拢叶信,特意让赵小宝把叶信带到了天州城。”徐流相说道:“可谁想到……那叶信心怀鬼胎,他假意应允为我青云宗效力,骗得了三师兄的信任,又极力邀请三师兄去大羽国调查海族留下的痕迹,三师兄信以为真,这一次回来后把炮门托付给我,立即下山去与叶信会和,却没想到叶信突然下毒手。谋害了三师兄。”

  “九师叔……你不是说师尊到东海去游历了么?”温容吃力的问道。

  “他确实有这个打算,所以走得很急。“徐流相脸上的沉痛之色愈发浓重了:”但……天妒英才啊,几十年来,三师兄一直为我青元宗到处奔走。我青元宗能有今日之气象,三师兄功不可没,谁想到,这一次遇到了叶信那个无耻之徒!“

  “叶信怎么可能又胆子谋害我师尊?!”温容还是不信。

  “此人身边有很多来历不明的修士。”徐流相说道:“尤其是有一个老者,战力非常恐怖。不要说三师兄,就算是宗主出山,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有这等人帮他,他还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温容这一次是真的大吃一惊,叶信身边有如此恐怖的修士?开玩笑吧……但看徐流相眼中隐隐流露出的恐惧,又似乎不像是说谎。

  徐流相以为温容还不信,摇头道:“温容,我青元宗多少年没出过这种惨祸,莫非你以为我会和你开玩笑?”

  “我亲眼看到叶信身边的修士围杀了吴师兄!”那条人影说道:“只是……唉。我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那叶信如此费尽心机,肯定有一番大阴谋,如果青元宗一直被蒙在鼓里,必为小人所趁,所以便日夜兼程赶到了这里!”

  温容僵立良久,发出绝望的哀叹声:“这是造了什么孽……我温家数百年一直对大卫国忠心耿耿,铁家父子却先后遭受叶信毒手,进了青元宗。师尊对我百般照拂,却没等我回报师恩,师尊却已被叶信谋害,这……这这……”

  “所以我才会想借用你和叶信的关系。把他引到青元宗来。”徐流相缓缓说道:“温容,你告诉我,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想不想除掉叶信?!”

  “想!”温容斩钉截铁的说道:“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那你愿意不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徐流相盯着温容:“这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温家,为了青元宗!”

  “好!师叔,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温容说道。

  “你先写一封信,言辞恳切一些,让他来青元宗,他不一定能来,权且试一试。”徐流相说道:“如果他不来……那我们只能把你送到九鼎城了,让你与叶信成婚。”

  “九师叔,你这是让我羊入虎口么?!”温容尖叫道:“我不去!”

  “听我说完!”徐流相厉声喝道:“叶信身边有几个修士非常难缠,羊入虎口?说得很好!如果你想报答师恩,如果你想替青元宗除掉那个祸害,你就必须有舍身饲虎的勇气!否则,你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我不去……我不去……”温容被逼得六神无主,只能拼命摇着头。

  徐流相和那条人影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得出来,温容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坚定了。

  ****

  叶府内,叶信的书房中,只有叶信和鬼十三两个人,有些人天性就是惺惺相惜的,根本找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就如同叶信和鬼十三,他们没认识多长时间,就建立了很深厚的信任关系,并且,他们又都同样珍视这份友情。

  “哎,你帮我用你的逻辑分析一下,到底是为什么?”鬼十三探头对叶信说道。

  “分析什么?”叶信皱眉放下了手中的书。

  “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啊?”鬼十三叫道:“好桑心,好桑好桑的……”

  “你刚才叽哩哇啦说了那么一大堆,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叶信说道。

  “本土那边的修士为什么一定要和养尸的人过不去呢?”鬼十三说道:“前辈和我说过很多,有的尸修一辈子没害过谁,只是因偶然降伏了一头僵尸,然后改换法门,独自跑到深山老林去修行,碍着谁了?可本土修士听说那里有个尸修,便浩浩荡荡赶过去,一定要把那尸修碾杀成渣!还有一个尸修,也没听说他伤人,只是到处挖坟,寻找合适的尸体炼制僵尸,结果整个本土都被惊动,数百个宗门联合在一起,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也参与了,布成一张天罗地网,最后到底是把那尸修干掉了,付出的代价很惨重,但那些宗门却显得喜气洋洋,他们为什么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可别和我说什么正邪之分,他们没害过人,至少在战斗爆发前,他们没主动去伤害过哪个修士。“

  叶信沉默了良久,缓缓说道:“因为规矩。”

  “什么规矩?”鬼十三说道:“你说得仔细一些。”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不自觉的制造规矩,认同规矩,并且维护规矩。”叶信说道:“就说你吧,我发现你在坐着的时候,茶壶和茶壶永远都要放在你的左手边,因为你是左撇子,习惯了用左手去拿茶杯,你用来擦脸的毛巾只会用一次,仔细收好,然后挖个坑埋掉,你担心无意间渗透出来的毒素会伤害到别人。还有很多,你喜欢把床搬到墙角,厌恶阳光明媚的房间,所以窗户经常要贴窗户纸,而不愿用琉璃,假如有个人进入了你的房间,把茶壶和茶杯放在桌子右边,把你藏起来的毛巾翻出来,扔了一地,把床搬到窗下,又把所有窗户纸捅破,换上清澈的琉璃,你会怎么想?“

  “我会杀了他。”鬼十三说道:“但这和规矩没关系吧?只是他影响了我的习惯。”

  “习惯就是规则的一部分。”叶信笑道:“那是你的房间,床的位置,光的亮度,东西的摆放等等,都要服从你为它们制定的规矩,这样你才会住得舒心。你刚来的时候,卧室的摆设和现在大不一样吧?是你改变了那个房间,因为你成了新的主人,就要制定新的规则。”

  “好吧……我勉强承认你说得有些道理。”鬼十三说道:“但这和尸修被打压有什么关系?”

  “我刚才说得只是小规矩,现在说说大规矩。”叶信说道:“修士也是一个社会,虽然修士的力量非常强大,虽然修士的个性纷杂不容易管束,但终归是一个凌驾于凡人之上的社会组织,既然是社会组织,那就需要规矩,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而规矩有由谁来制定?当然是一个个主人。“

  鬼十三认真的听着。

  “在我看来,尸修受到打压,不外是三点。”叶信续道:“第一点,道不同不相为谋,修士是以生入道,尸修却是以死入道,那么前者肯定是看后者不顺眼的;第二点,主人要整顿人心,你知道想让所有仰望着自己的家仆们变得众志成城,并且对主人生出更深的敬畏,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就是在家仆中找出几个坏蛋,然后号召所有人打倒他们、碾碎他们!如此家仆们会在激烈的对抗、以及强硬而正义的宣泄中变得更加团结,接着对自己处身的这个社会组织有了真正的认同感,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主人愈发敬畏了,不讨好主人,他们有可能成为下一批坏蛋,最后遭受同样的命运。”

  “所以你当时一定要打倒李猜?是这个道理吧?”鬼十三悠悠说道:“让我们对天罪营产生真正的认同感?”(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