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九六章 老营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有这方面的原因。”叶信在鬼十三面前是没什么好隐瞒的:“当时正是大战在即,各个小山头不服军令管束,如一盘散沙,真的要与大召国开战,那种局面有死无生,我必须打败一个权威最重的人,再杀掉几个刺头,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把所有将士凝聚在一起,你不能否认,我的办法是有效的!曾几何时,弟兄们在外面提起自己的身份,都抬不起头来,毕竟是罪徒,可我成了统领之后,至少能让弟兄们变得趾高气扬了,因为你们对天罪营有了归属感,并以此为骄傲。”

  “还有第三点呢?”鬼十三说道。

  “第三点就是不可控了。”叶信说道。

  “不可控?指的是什么?”鬼十三不解的问道。

  “尸修因为要聚集死气的缘故,并不喜欢和其他修士打交道。”叶信说道:“他们独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悄悄的修行,这可不行。对本土的那些主人来说,他们希望一切都在自己的凝注之下,希望世间万物都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运转,他们厌恶看到变数,因为变数有可能对他们的权威构成威胁,如果今天把尸修当成一只小虫子,置之不理,或许明天小虫子就会变成一条噬人的恶蟒。更重要的是,因为修行法门的缘故,主人们很难把尸修归入自己的组织之内……这么说有些绝对了,应该是……不能光明正大的把尸修归入组织之内。“

  “你是说……”鬼十三眨了眨眼睛:“本土还有尸修?”

  “当然有。”叶信说道:“我就不信这种法门会被灭绝!不过,幸存的尸修应该都找到自己的主人了。”

  “说得好。”随着话音,泥生缓步从外走了进来。

  “见过前辈。”叶信和鬼十三急忙站起身。

  “主上,你年纪轻轻就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这很难得!”泥生用欣慰的语气说道。

  “前辈,难道本土真的有尸修?”鬼十三急忙问道,其实他也隐隐知道答案了。

  “这我不知道。”泥生摇头道。

  鬼十三一愣,不知道还夸奖叶信做什么?

  “但我知道,星殿十二星皇中,就有一个尸修。”泥生淡淡说道。

  鬼十三不由瞪大了眼睛。他名表十二星皇代表着什么,人人喊打喊杀的尸修也能达到那种高度么?

  “我给你的那些小法门,都是我帮他老人家做事情时,偶然得到的。或者是抄录下来的,你慢慢参悟,对你自有大好处。”泥生说道。

  “多谢前辈!”鬼十三躬了躬身。

  当泥生也落座之后,鬼十三看向叶信:“你刚才提起了李猜,其实李猜也算是个人才。听说他被薛白骑带到叶府里来了?怎么一直没看到过他?”

  “如果把你换成他,你会出来见人么?”叶信淡淡说道:“怎么?你觉得这个人可用?”

  “李猜是个忠义之人,如果你愿意接受你的命令,那就会恪守自己的底线,不会给你捣乱的。”鬼十三说道:“但我想……他不会这么容易低头的,而以我们现在的声势和人脉,你也不能……那叫什么来着?三个茅庐?”

  “什么茅庐?”叶信皱起眉。

  “哇呀呀那个张飞,还有大刀关羽,还有大耳朵,他们三个茅庐去请军师!”鬼十三挠着头:“你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我感觉很有意思,但时间有些太长,记不清了。”

  “那是三顾茅庐……”叶信哭笑不得。

  “对,你不能三顾茅庐的去请他,他还没这个资格,而且你这样做会给其他人一个错误的信号,让他们过于高看李猜。”鬼十三说道。

  “所以啊,我一直没理会他,全当熬熬他的性子了,反正叶府也不在乎多养几个人。”叶信说道。

  “他能跟着薛白骑进来。而且到今天也没有走,证明他是动了心的,只是实在找到台阶下而已,估计薛白骑也告诉他了。你、我都已经成了修士,这对他而言,有着不可拒绝的诱惑力。”鬼十三笑了:“但也不能过于慢待他,让他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了伤,那他就会负气出走了。”

  “这种事情我不好出面,由真真去做正合适。”叶信说道。

  就在这时。符伤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看到泥生在座,愣了愣,急忙先向泥生施礼,这是叶信定下的规矩,随后向叶信说道:“大人,从光昭城来了几个巡捕,还有一队城防军,他们护着一辆马车,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一定要面见你。”

  “光昭城?”叶信愣了愣,光昭城是一座小城,位于北线附近,当大卫国和大召国陷入全面战争时,光昭城会成为小型的补给基地,现在大卫国和大召国早已息兵了,光昭城又能有什么事?

  “太尉大人是谁想见就能见的?”鬼十三说道。

  “鬼先生,我也尽力吓唬他们了,可他们的态度都很坚决,只是说马车里有大人的一位亲戚,但又不让我们去看马车。”符伤苦笑道。

  “亲戚?走,我们去看看。”叶信说道。

  自从进入凝气境,他的战力出现了飞跃性的攀升,并不担心有人对他施展暗袭、行刺等下三流的手段。

  片刻,叶信、鬼十三还有符伤先后走出了叶府的大门,正看到一辆马车停在台阶下,周围有几十个士兵和巡捕团团护着,他们保持着高度警惕,就算是对叶府的武士,好似也不放心。

  “谁要见我?”叶信说道。

  叶信之前是军前统帅,后来又做了近一年的太尉,而且还是修士,气势自然非同凡响,那些士兵和巡捕的视线全都落在了叶信身上,接着他们向两侧让开,从后面走出一个穿戴着长袍的中年人,那中年人认真的盯着叶信看了片刻,急忙躬身施礼:“光昭城总捕杜修见过太尉大人。”

  “免礼。”叶信说道:“你认得我?”

  “小人曾经两次往九鼎城押送要犯,曾远远的见过大人一次。”那中年人说道。

  “找我有什么事?”叶信又问道。

  那中年人有些犹疑,向周围看了看。

  “这里都是自家人,但说无妨。”叶信说道。

  “小人十余天前追捕一个逃犯,在一片密林中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重伤垂死的人,小人以为是逃犯伤了他,便过去询问究竟……”那中年人抬头小心的看了叶信一眼:“那人在昏迷中被我唤醒,发疯一眼大喊大叫,说……”

  “说什么?”叶信追问道。

  “应该是军情,不应该在这里说的,但大人坚持,小人也没办法了。”那中年人苦笑道:“他说,海族来了。”

  叶信愣住了,海族的事情是秘密,寻常百姓不要说见过海族,连海族是什么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叫杜修的总捕,也是一脸茫然,而那个重伤的人居然知道海族,恐怕大有来历。

  “他还说什么了?”叶信问道。

  “小人给他喂了些水,也给他上了药,他清醒一些后,告诉小人,他是九鼎城太尉叶信的舅舅,让小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护送到九鼎城去,然后小人……”

  叶信大惊失色,还没等那中年人说完,一个箭步便掠到马车前,用粗暴的动作拽开了车厢的门,车厢内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正是谭心放,旁边有两个老者,看着叶信,身体在簌簌发抖。

  “小人已经尽力了……”那中年人苦着脸说道:“我特意雇请了光昭城最好的医生,陪着我们一起南下,可……可能是一路太过颠簸,或者是伤势太重,我们度过长虹河的时候,这位……”

  叶信跳进车厢,俯下身,把指尖伸到谭心放的鼻尖前,他本是想探探谭心放的呼吸,但指尖触摸到的地方已是一片冰凉,他慢慢收回手,回身喝道:“符伤,去把真真叫出来!”

  符伤知道事情紧急,冲入府门内,跳上无界天狼,全速向里面冲去,片刻,符伤又带着真真冲出了府门。

  真真知道情况有些不妙,来不及说话,抢到谭心放身边,只是,刚刚看了谭心放一眼,她的身形便僵住了,回身看向叶信:“已经死了,至少死三天了……你没看到尸斑么……”

  其实叶信也看到了尸斑,他是抱着万一的念头,让真真出来看一看。

  真真先后炼制出不少颗证道丹了,叶信做为星堂的主星,他分配资源当然要以星堂的未来为重,所以,把谭心放排在了沈忘机、王芳等人之后,只要真真再炼制出一批证道丹,就有谭心放的份,可惜,谭心放已永远无法成为修士了。

  叶信面沉似水,严格的说,他与谭心放并没有什么感情,毕竟只见过一次,把谭心放安置在老营,也是因为不想被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舅舅影响自己的大局。

  但不管怎么样,谭心放也是这具身体的亲舅舅,而且相貌清秀,和谭心慧有几分相似,叶信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而且,谭心放的死意味着什么?老营完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