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九七章 发一次疯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心中的震惊与愤怒,让他散发出气息发生了变化,空气中似乎多出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那中年人显得愈发惊恐了,突然跪倒在地,哀声道:”小人真的尽力了啊,他的伤势过重,我们也没办法……“

  那些士兵和巡捕跟着跪倒,两个爬出来的老者也忙不迭的跪下去,他们就是请来的医生,也确实尽最大努力去救治,但医生能治病却无法改命,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谭心放的气息逐渐微弱。

  “起来!”叶信缓缓说道:“你们不远千里赶到九鼎城,记你们一大功,符伤,安排他们到太令府辖下驿馆安歇,还有,先去素影那里取些钱,弟兄们一路辛苦劳顿,到了这里总该放松放松了。”

  “多谢大人。”那中年人神色稍安,慢慢站了起来,他刚才是真的害怕,叶信威名在外,据传脾气异常暴虐,只是为了一个女子,就敢举兵造反,甚至还逼死了铁心圣,如果见到自己的亲人已死,把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幸好,叶信似乎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么蛮横,至少是讲道理的,知道他们的辛苦。

  符伤转身走回府门,片刻,和周素影一起走出来了,随后向那中年人使了个眼色,带着光昭城的士兵和巡捕向街口走去。

  无生军的武士把谭心放的遗体从马车中抬了出来,就放在台阶上,叶府的人大都听到了消息,纷纷聚向府门,叶随风和叶玲也出来了,叶玲还好,她从没有见过谭心放,只知道按照辈分,也应该叫这个人一声舅舅,心中谈不上有多悲痛。只是有些沉重,而叶随风则是连连顿足,眼中含泪,他和谭心放认识已久。又同心协力共谋大事,当然有感情。

  见叶信阴沉了脸不说话,鬼十三轻声说道:“当初是你告诉我的,这是战争。”

  在大召国境地,每一次血战死战。总有一批弟兄们倒下,其实如果只是一场决战,战争便结束,心理承受能力还有一定的缓冲空间,可今天死一些,明天再死一些,煎熬了几百天,就这样持续不断的阵亡,再坚强的人也会感到麻木而绝望,而叶信当时就是这么劝慰鬼十三的。

  “我知道。”叶信点了点头:“我只是很奇怪。老营本应该是万无一失的,怎么可能遭受海族的袭击?”

  “是啊。”薛白骑缓缓接道:“如果不是大人带着我们去,谁能想得到山内还有那么一片洞天?”

  “老营的位置那么隐秘,海族是怎么发现的?”墨衍喃喃的说道:“还有,就算他们一心要对付我们九鼎城,又是怎么知道我们还有一支老营?”

  “莫非……”谢恩欲言又止。

  就算谢恩没有把话说完,大家也知道谢恩想说什么,莫非这里有奸细?

  鬼十三向后扫了一眼,贴近叶信,用低如蚊呐的声音说道:“是不是林……”他担忧的是林童那边出了差错。倒不是指林童叛变了,而且怀疑林童被海族修士所擒,所以要避着周素影。

  叶信没说话,俯身检查谭心放尸体的真真挺起身:“不对啊……”

  “怎么了?”鬼十三急忙问道。

  “他的外伤共有十七处。最致命的伤是在后脑,头骨已经裂了,从伤口的形状和伤势上看,围攻他的海族至少有四个。”真真说道:“而且战斗应该持续了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对手的实力并不比他强多少。”

  “这代表什么?”谢恩问道。

  “老营不止有天线屏障。还有天然的退路。”真真说道:“如果一击必杀,那没办法,既然能支撑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从天然的退路走?”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从退路走?“谢恩追问道。

  “他是在光昭城被发现的,方向不对。”真真说道。

  真真的信息在众人心中引发了波动,他们都去过老营,也知道老营的密道有多么隐秘,如果海族从外攻入,实力相差悬殊,瞬间便把他们全部击杀,那确实没机会,但是,海族大举攻入老营,肯定要引发骚动,总会有人能成功逃入密道的。

  “有道理。”叶信悠悠说道:“他逃到了光昭城,被人发现,巡捕肯定要先禀报上官,再调派城防军,雇请医生,然后上路,前后至少要耗费一天的时间,他们说我舅舅是在长虹河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那是三天前,按照他们的行程,路上至少走了十一天,或者十二天,可我们到现在居然一点音讯都没有,不要忘了,为了来往通讯方便,我们有两个狼骑一直驻守在老营,如果他们能逃出来,早就该到九鼎城了,如果……有别人逃出来,也应该到了。”

  众人鸦雀无声,叶信的话就像一块巨石,沉沉的压在他们心头上。

  “老营完了。”叶信说道。

  老营是叶信最后的基地,布置很非常严密,几乎每一个房间内都有密道,除非海族能在同时把所有人都杀死,否则肯定有人能逃生,到现在什么音讯都没有,代表着老营已全军覆没,这对天罪营的将士们来说,是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

  “或许有人受了伤……或许有人走得慢……”薛白骑喃喃说道。

  “总归要自己亲眼看一看的。”叶信说道:“你们去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我们出发。”

  “如果真遇到了海族大军,我们这百余名狼骑能做什么?”鬼十三说道。

  “放心,我自己有数。”叶信轻轻叹了口气:“以前我一直在警告自己,永远不能在愤怒中做出决定,这一次……就当是个例外吧,我连一秒钟都等不了了。”

  “你都这样了……还说自己心里有数?”鬼十三露出苦笑,随后道:“也罢,人活一辈子,时刻都战战兢兢的过,太无趣了,总该疯一次的,也不辜负了这男儿身!”

  “老十三,你这是什么意思?”真真怒道:“我们女人怎么了?”

  “哎……真真姐,我就是这么一说,给大家鼓鼓劲,没别的意思啊,你看你,总是多心……”鬼十三无奈的说道。

  真真和鬼十三是想让大家轻松一些,但灾祸已临头,谁能轻松得起来呢?至少叶信的脸色一直阴沉着。

  “哥,我也去!”叶玲叫道。

  “好。”叶信点了点头,他这次回来,听符伤抱怨过,说一直担心叶玲,都放不开手脚,其实他也会担心,但是,想让叶玲用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战场是最好的历练之地。

  “你们抓紧时间准备,谢恩,你去把符伤找回来,我到前辈那里走一趟。”叶信又道,随后大步向府内走去,鬼十三、真真等人急忙跟在叶信身后。

  泥生一直留在书房里,他关心的是叶信,还有叶信身边能不能找出几个可塑之才,至于其他事情,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见叶信阴沉了连走进书房,泥生愣了愣:“出了什么事?”

  “前辈,我们天罪营的老营被海族大军偷袭了。”鬼十三抢先说道。

  “哦。”泥生只是点了点头。

  “前辈,九鼎城的安危就靠您了。”叶信说道,随后看向侯轮月:“老侯,你也留下吧,还有真真,你最重要的任务是炼制证道丹,任何事情都不能牵扯你的精力。”

  “那……好吧。”真真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了头,星堂只有她一个人会炼制证道丹,苏静智尚不成熟,星堂的资源又不够,不可能耗费大量资源去培养苏静智,一个药师不管是怎样的天才,想学会炼制一种丹药,总要经过几十次、甚至是几百次的失败,才能逐渐掌握规律,如果她也走,那就没有人炼制证道丹了,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到了瓶颈,眼巴巴的等着她呢。

  “我还是去吧。”侯轮月说道:“至少我以前曾见过海族修士,何况九鼎城现在有沈忘机、王芳和洪无垢三个人,由他们辅佐前辈已经足够了。”

  “也好。”叶信说道。

  “主上,你确实是海族?”泥生皱眉问道。

  “是海族。”叶信用肯定的口吻说道。

  “虽然从东海的气象上看,海族十有**会在年前动手,但我心里始终有些不信,冬季马上就要到了,他们这个时候发动,纯粹是在找死啊。”泥生喃喃的说道。

  “前辈,为什么这么说?”鬼十三问道。

  “你到水里去和海族修士斗,能不能斗得过他们?”泥生反问道。

  “应该是不行吧。”鬼十三有些不太肯定。

  “就说你杀的那几个海族修士,如果换成水里,死的肯定是你。”泥生淡淡说道:“海族每次发动攻势,都会酝酿法力,让江河倒流,他们才能借着水势闯入内地,没有水势,他们就没办法释放出真正的战力,所以说,春季才是他们作战的最好机会,到了冬季,只能退兵,否则等这片天地万里冰封,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