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九九章 海族的阴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看那边!”沈妙叫道。

  在沈妙所指的方向,墙头上趴着一匹无界天狼,薛白骑走了过去,把死去的无界天狼从墙头上拖下来。

  侯轮月走上前,观察了片刻,轻声说道:“好惨……连头盔都被打碎了,身上的伤至少有几十处,袭击这里的海族战士……”

  “实力并不强,但他们人多势众。”叶信接道。

  “这么说……海族应该留下很多尸体啊?他们连尸体都带走了?”薛白骑显得很苦恼,他实在想不出其中的原因:“只是……他们又能把尸体带到什么地方去?”

  就在这时,符伤和子车灰带着两个小队的狼骑从后方驰来,鬼十三急忙问道:“有什么发现么?”

  符伤和子车灰脸色灰暗,都摇了摇头。

  “这也太离奇了……”谢恩喃喃的说道。

  “没什么离奇的。”叶信缓缓说道:“你刚才没有细看,否则肯定能发现一些端倪!海族大军已经出动,青元宗……危险了!”

  “你怎么知道?”鬼十三惊讶的看着叶信。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叶信身上,包括侯轮月也是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向叶信,大家能看到的都一样,谁也不比谁多,可叶信凭什么能断定海族大军已经出动?

  其实相同的场景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叶信能得到这些桀骜不羁的罪徒们的真心拥戴,就是因为他们没办法发现的,叶信能发现,他们想不通的,叶信能想明白,他们摸不透的,叶信能看得清清楚楚。

  “侯先生,老十三,墨衍你们几个跟我来,符伤、子车灰。你带着大家……把他们都安葬了吧。”叶信说道,随后大步向屋中走去。

  侯轮月、鬼十三等人先是面面相觑,随后急忙跟在叶信身后。

  走进木屋,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灶台。灶台上的大锅已经被掀起来了,里面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叶信走到洞口前,纵身跳了进去。

  “你能不能先把话说明白?”鬼十三紧跟着跳进洞口,一边追着前面的叶信一边叫道:“我实在是憋得受不了了!”

  “你想让我说明白什么?”叶信停下脚步。

  “海族是怎么发现的老营?又是怎么袭击的老营?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战死了?”鬼十三说道。

  “这条退路是我给大家留下的。可我没想到,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退路会变成死路。“叶信缓缓说道。

  “死路?什么意思?”鬼十三瞪大眼睛。

  “你想不通海族是用什么方法袭击了老营么?”叶信说道:“我原来也想不通,但到了这里突然明白了,原来海族就是从密道中杀出去的!老营的弟兄又能往哪里逃?!”

  “开什么玩笑?海族怎么可能出现密道里?!”鬼十三目瞪口呆。

  “我们继续往前走,自然就全明白了。”叶信低声说道。

  人工密道并不长,走出几十米之后,借着洞壁磷灯的光亮,能隐隐看到一处面积很广的天然地穴。

  看到依然散发着光亮的磷灯,鬼十三微微有些失神。因为那些磷灯都是他制作的,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可一转眼,已经快过去五年了,磷灯只是落下了一些灰尘,其他部件依然象新的一样,里面的药液还剩下很多,如果没有外来的影响,估计再亮上了几百年也不成问题,他的生命会有那么长么?

  地穴两侧是一座座仓库。当初的叶信,对老营操尽了心,储备了大批的粮草、兵械、药品,老营又自己种植农作物。还养了桑麻,完全是自给自足的小世界,叶信的目标,就是在自己成为两国的公敌之后,能逃到这里坚守。

  在叶信的估计里,坚守几年都不成问题!实在不行。天罪营还有别的退路。

  现在,一座座的仓库全被打开了,所有的物资都已无影无踪。

  这里留下的痕迹就多了,空气似乎显得非常潮湿,叶信向两侧扫了一眼,继续向前走。

  薛白骑从墙壁上摘下一盏磷灯,叶信突然说道:“把灯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说话尽可能小声一些。”

  薛白骑愣了愣,急忙又把磷灯放回原处。

  走过地穴,前方又出现了一座更大的地穴,又走了片刻,他们听到了隐约的水声。

  继续往前,他们看到了一条宽广的地下河,水流很缓慢、很柔和,不见浪花,水面如镜子一般,悄悄的流淌着。

  “咦?我们的船呢?”谢恩一边四下张望一边叫道。

  当初天罪营在这里打造了近百条小船,就列在地下河的岸边,这才是老营万无一失的最终保障!

  假如说,天罪营成为公敌,萧魔指、庄不朽竟然能与大卫国的魏卷等人联手,一定要诛灭天罪营,外面那条天堑,会支撑很长一段时间。

  萧魔指的实力再恐怖,也没办法一个人冲杀过来,何况以萧魔指的地位,更不会轻身犯险。

  就算外面死守了,天罪营的将士可以立即退入密道,然后上船,逃之夭夭,那个时候叶信还笑着说过,他就不信萧魔指、魏卷之流会把战船抬到这种地方来,所以,老营是万无一失的。

  叶信派林童探查过地下河的地形,顺流而下,不知道走出多少里,地下河会分成一股支流,再顺着支流走,出口隐藏在长虹河瀑布之内,整个路程地穴都很宽,至少能容得下小船行进,而另一股支流是没办法走的,因为已流入地下,林童去探查过,在水中游出了数百里,始终没找到出口,便游了回来,那股支流也就被放弃了。

  叶信曾经很为自己的谋划而自豪,只要想一想那种场面,他便忍不住得意,萧魔指、魏卷不惜一切代价,把军队带进地形险峻无比的万岖山主脉深处,耗费了漫长的时间展开进攻,最后终于冲进去了,接着叶信带领天罪营沿着地下河顺流而下,进入长虹河,他有很多时间展开报复,甚至能反攻九鼎城,然后再次扬长而去,进入大羽国,实在不行,还可以转道大任国,天下之大,他尽可去得,什么天下第一智将,还不是被他耍得团团转?!

  只是,计划归计划,现实变化得太快,转眼间,他已经成为了星堂的主星,而尘俗的那点力量,已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了,曾经的布局,也变成了怀念。

  “船自然被海族带走了。”叶信缓缓说道:“也正是因为那些船,海族才会发现老营的存在。”

  侯轮月、鬼十三等人面面相觑,谢恩忍不住说道:“那海族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就在你眼前,你看不到么?”叶信说道:“万川归海,河水不管怎么流淌,最后终归要汇入海洋,这条地下河有两股分流,一股分流的出口在长虹河瀑布,而另一股分流的出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在东海沿岸一带了。”

  “海族发现了地下河,然后沿着地下河顺流而上……看到我们的船,再然后……就袭击了老营?”鬼十三喃喃的说道,他总算弄明白了叶信的思路。

  “不是发现了地下河,而是他们早知道有这条地下河。”叶信说道:“所以才会准备在这个时候发起攻势,地下河的出口我们已经知道了,但……这条地下河又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呢?”

  “天山……”鬼十三长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现在派几个人去长虹河,询问沿岸的渔夫,他们肯定会告诉你,长虹河在这段时间变得很浑浊。”叶信顿了顿:“能搞清楚河水浑浊的程度,我们或许可以大概估算出海族有多少人,可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侯轮月、鬼十三等人都不说话了,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有些犹疑,但越想越感觉叶信的判断有道理,海族是从这条地下河走出来的,才能解释外面所有的疑问。

  海族突然之间从各个密道中冲出去,犹如神兵天降,让整个村庄瞬间堕入无可躲避的战火之中,海族战士从老营的密道中出现,那么老营的人再无退路,只能决一死战了。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鬼十三问道。

  “看到那些尸体的时候。”叶信说道:“你们可能忽略了,所有的人都在向着土墙奔跑,倒下的时候,头部也冲着外面,因为那是他们唯一的生路,也所以王老实他们会死战到最后一刻,他们要掩护孩子和女人逃出去。”

  鬼十三再次发出长长的叹息声,现在,一切都被叶信剖析明白了。

  突然,墨衍皱起眉:“有人来了!”

  “什么人?有多远?”叶信压低了声音。

  “不知道几个人,距离这里只有千余米了。”墨衍说道。

  “千余米?你怎么会才发现?”鬼十三也放低了声音。

  “在这地穴里,我的妖眼受到了很多影响,千余米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墨衍回道。

  “肯定是海族!来得好……”性格一向宽厚的薛白骑竟然露出了狞笑。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