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零一章 全歼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叫春月姣。”那女子说道。

  “月姣啊……我有个孩子,叫月牙。”叶信似乎被触动了,眼中闪过一缕痛色:“她是在天罪营出生的第一个小生命,所以大家都把她当成了我们自己的孩子,记得在哄她玩的时候,我许给她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可惜,还没等我为她做什么,你们已经把这里都毁掉了,全都毁掉了……”叶信的声音越来越低。

  “冤有头债有主,你不应该来找我,而是应该去找那春采采。”那女子说道。

  “有什么区别么?”叶信说道:“先找了你,我可以再去找她。”

  “我可以帮你去找她,否则你是找不到的。”那女子说道。

  “先不说这个,你们海族这一次一共动用了多少战士?”叶信换了个话题。

  那女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春海部的精锐战士几乎都出动,他们倒不打紧,最需要警惕的是……”

  “是什么?”叶信立即问道。

  “是……”那女子张开嘴,一缕类似音爆般的波动从她空中喷涌而出,如闪电般卷向叶信,她已知道叶信只是想套取海族的军情,不可能放她走,索性先吸引叶信的注意力,然后先下手为强。

  只是,那女子太低估叶信的反应能力了,或许在修士们眼中,俗世的军队士兵都是一群可怜人,为了一丁点可怜的东西,相互殊死拼杀,犹如蚁群,但他们忽略了一点,那些士兵之所以可怜,是因为他们没有修行资源。也缺乏上升的途径,如果修行也是一种磨练的话,士兵们的磨练强度要比修士高出无数倍。

  一个修士终日打坐入定,他们一生中与人拼死相杀的机会又能有多少次?而那些士兵在战场上却是终日与死神共舞,游走在枪林箭雨之中,尤其是幸存到最后的精锐,他们的神经已如铁一般坚韧,并且积累了太多的经验与感悟,这些在他们实力低微时。还没有什么意义,随着他们的实力逐渐攀升,这些经验与感悟的价值就会呈几何倍数不停的放大。

  譬如说叶信,只看到那女子的第一眼,便判断出那女子拥有哪方面的能力。

  那女子暴露在外的胳膊有些纤细,手腕也不厚重,手掌更小,有些迹象是无法被遮掩的,就说现在把叶玲和沈妙叫在一起,让她们都亮出自己的胳膊。叶玲的胳膊肯定要比沈妙的胳膊粗上一圈,因为叶玲终于操练那柄大刀,而沈妙擅长的却是轻巧迅捷的雪花刀。

  也就是指那女子并不会使用武器。她的本命技或者是杀招肯定类似于法术,在那女子元力产生的波动的一瞬间,叶信已提高了警惕,等到音爆闪电般卷来时,叶信的身形已向后倾倒,手中杀神刀的刀柄同时刺入地面。

  轰……音爆从叶信上方掠过,笔直挺立的杀神刀被音爆命中,竟然溅起万千颗闪亮的火星。

  轰轰……音爆撞击在后方的岩壁上。炸得无数碎石四下迸射,原本光滑的岩壁竟然被炸出了一个足有数米宽的大坑。

  叶信手腕微微用力,用杀神刀的刀柄为支点,又站了起来,接着向后看去,看到了犹在散发着烟气的壁坑,他笑了笑:“好厉害……如果你前面有海族战士守卫,应该能具备很强的杀伤力。但只有你一个……那你就是被按在菜板上的小母鸡了,乖一些,我不会难为你,这一次海族出动了多少战士?”

  那女子没料到在近在咫尺又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会落空,她的神情略微有些慌乱。随后缓缓说道:“我是王族,你可以抓住我。然后向我的父王讨要赎金!”

  其实那女子还是有一战之力的,但叶信的气息让她有些胆寒,何况她确实是王族,还没来得及见过世面的王族,现在已经没有勇气继续打下去了。

  这时,鬼十三离开了海族大车,跳到岸上,笑眯眯的说道:“交给我吧,我会让她老老实实把一切都坦白出来的。”

  那女子脸色陡然变得惨白,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接着眼中又闪过一缕坚毅之色,叶信感觉到不妙,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发现那女子的双瞳已变成闪亮的蔚蓝色,身体也随之膨胀开来胳膊和脸颊上出现了无数道裂口,裂口喷射则血液,她所散发出的元力波动也在急速攀升。

  “闪开!”叶信吼了一声,接着释放出云龙变,身形向侧面的山岩跃去。

  鬼十三和侯轮月也同时纵身向后闪避,就在这时,那女子的身形已猛地炸开,荡起了劲流卷向四面八方,那些巨蟒的尸体是非常沉重的,竟然象稻草一般被卷上空中,鬼十三的身体远远飞了出去,落入河水中,侯轮月也一样,只不过他撞上了岩壁,不由自主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冲击波过后,那女子连一点渣都没剩下,就好似从来没存在过。

  叶信从岩石后走了出来,走到原地,四下看了看,发出轻轻的叹息声。

  鬼十三从河水中爬了出来,一边甩着身上的水,一边向这边走来。

  “好刚烈的性子。”侯轮月苦笑道。

  “都是你,干嘛吓唬她?”叶信看向鬼十三。

  “我去……我也没想到她长着一颗玻璃心啊?”鬼十三连声叫屈:“真是一个雏!要是我的话,既然已准备死了,我会假装害怕,然后把我们都引到周围,或许还能捞回些本钱,这算什么?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

  “老侯,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手段?”叶信问道。

  “应该是引爆了自己的本命灵珠。”侯轮月说道:“我听说进入小乘境的修士,都可以引爆自己的本命丹,修士要的是生死自如,既然已不得生了,死还是自己能控制的。”

  “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鬼十三说道:“那些狼崽子已经红眼了,如果我们晚一些,估计那些海族都会被他们杀光的。”

  “老侯,这里交给你,我担心还会有海族战士过来。”叶信说道。

  “好。”侯轮月点了点头。

  此刻,追杀薛白骑、墨衍等人的海族战士已遭遇到狼骑的致命攻击,狼骑已身经百战,就算没有叶信的指挥,他们也知道如何让自己的优势达到最大化。

  当海族战士们冲出密道时,狼骑依然潜伏在村中,没有发动,然后薛白骑、墨衍三个人继续向前方逃,海族战士们在后面追,等到海族战士最后的人流也冲出了村子,狼骑们才全速启动,如旋风向着海族战士们卷去。

  如果给海族战士迎头痛击,固然能打敌人一个冷不防,但随后就要在密道中展开巷战了,对海族战士不利,对他们也同样不利。

  海族战士发现狼骑,开始还怡然不惧,以为自己人多势众,谁知道一照面便被冲了个稀里哗啦。

  强如萧魔指号称不动如山的魔军,发现狼骑的踪迹,也要立即布阵、列盾、展枪,进行一连串的防御布置,才能挡住狼骑的冲击。

  能屠灭叶信的老营,并不算什么,老营的位置非常安全,所以叶信只在老营里留了几个战士,剩下的都是妇幼,还有招揽来的工匠、织女等等,几乎没有战斗力。

  那些海族战士连武器都不全,更没有弓箭,想用肉身挡住狼骑的冲击,简直是做梦。

  仅仅是一轮冲锋,海族战士们便已伤亡大半,剩下的抱头鼠窜,只是这片平原四面环山,出口又在薛白骑、墨衍那一边,唯一的活路就是逃回密道。

  结果,海族战士们又承受了狼骑第二轮冲锋,能逃回村子里的人寥寥无几,还有些海族战士干脆跪倒投降,可狼骑们是不会发善心的的,在战斗爆发前,他们尚在安葬同伴的尸体,接受新的命令之后,放下手中的事,潜藏在村庄深处,那些死难者扭曲的脸孔犹在眼前,他们又岂能心慈手软?!

  等到叶信和鬼十三出来的时候,海族战士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鬼十三见状急忙高声喝道:“留几个!留下几个!!”

  在鬼十三的视线中,已经举起熟铜棍的符伤对着他龇牙一笑,接着熟铜棍向下砸落,那跪倒求饶的海族战士被砸得血肉横飞。

  “你他吗的……”鬼十三气得要跳脚了。

  “舒服……真舒服!”符伤恶狠狠的说道:“就冲着这种舒服劲,先生,你要打要罚我都认了。”

  鬼十三没心情搭理符伤,又向别处冲去,好歹总算救下了几个海族战士,象符伤那种滚刀肉毕竟是少数,听到鬼十三的呼声,狼骑大都收起了屠刀。

  看着尸横遍野的平原,叶信露出一抹笑意。

  “哥!”叶玲不知什么时候凑近了他的身边,用关切的语气说道:“整整两天没见你笑过了,现在心情舒服一些么?”

  “还好。”叶信缓缓说道:“海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来碰我的老营,既然碰了,我会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未 完待续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