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零五章 温容的报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着,虽然叶信嘱咐过沈忘机,尽量不要引发风声,但太阁府的各项举措都会民间构成了极大影响,想不引起风声是不可能的。

  转眼过了近一个月,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一天,叶信在内府中修炼完毕,缓步走出来时,注意到了摆放在墙角的一个大玻璃缸。

  在阳光的照射下,玻璃缸反射的光彩,他缓步走了过去,轻轻推了推,整个玻璃缸里的水已经结冰了,因为膨胀造成的压力,玻璃缸已经出现了裂痕。

  这玻璃缸原本是用来养那海族小生命的,后来海族小生命逃走了,玻璃缸一直没有人动,被遗忘在这里。

  “到时候了……”叶信自言自语的说道,他的神色变得恍惚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片刻,隐隐传来的脚步声让叶信醒转,他侧身向后看去,不由变得目瞪口呆。

  已一年多不见的温容正俏生生站在那里,旁边有鬼十三,还有伤势只好了大半、便再也躺不下去,拼死也要起来活动的郝飞,在温容身后,有十几个穿着仆役装束的陌生人。

  “回来了。”叶信轻声说道。

  “回来了。”温容微微一笑。

  叶信一时无言,温容也没什么话说,两个人只是静静的对视着,良久良久,叶信轻叹一口气,视线转到那些陌生人身上:“他们是什么人?”

  “是我的护卫和仆役。”温容说道:“找个地方安置他们吧。”

  “好。”叶信向郝飞点了点头。

  郝飞明白了叶信的意思,随后向那些陌生人招呼一声,向外走去,那些陌生人急忙跟在郝飞身后。

  等那些陌生人走远了,叶信又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自然是青元宗的奸细,派过来监视你的。”温容抿嘴笑道:“想不到。才一年多的时间,叶府的变化就这么大了,你倒真是厉害。”

  “一年前的叶信,只是一头雏鹰,羽翼尚不丰满,也没有学会飞翔。“叶信笑道:”我需要时间去熟悉掌握风向,学习怎么样扇动自己的翅膀,时间这东西……最是稀松平常,可到了真正需要的时候。却又发现时间是无比珍贵的,温容,是你给我争取到了这一年的时间,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

  叶信的言外之意是,现在,他已经有能力去保护温容了。

  温容沉默了。

  “你一路走过来,只是看到了叶府的一个角落,还有很多好东西呢。”叶信笑道:“我带着你到处转一转吧。”

  “好啊。”温容说道:“其实我想到了,你肯定做出了很多大事。否则他们不会这般忌惮你。”

  “能让人忌惮是一种荣幸。”叶信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如果他们不知道我的厉害。说不定还在想方设法来敲诈我呢,哈哈……这些天叶府就安静多了。”

  “既然你知道他们怕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了?就算我回青元宗,想来他们也不敢害我吧?”温容说道。

  “你是在试探我?”叶信一边走一边笑道。

  “不是,我是想,我在青元宗或许能帮你做更多事。“温容说道。

  “不需要。”叶信摇了摇头:“短短一年,我感觉你变了很多,但我可以理解……不管你付诸什么样的努力。只要我这边出了些差池,你的一切都会化为泡影,命运不再由你自己掌握,每一天观赏日落,你都不清楚自己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朝阳,日复一日的惶恐不安,始终扼住你的心,这种滋味很难熬吧?温容。你已经付出太多了。“

  “磨难会让人成熟,不是么?”温容淡淡说道。

  “你这是正能量的心灵鸡汤。”叶信大笑:“可还有负能量的暗黑呓语。”

  “呓语?是指什么?”温容好奇的问道。

  “磨难会让人性变得扭曲。”叶信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旅者,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是吟游诗人吧?”跟在后面的鬼十三突然道:“你以前一直说是吟游诗人来着……”

  “滚蛋!”叶信没好气的说道:“在那旅者的家乡,曾经诞生过一个很有名的帝王,他叫刘邦。他的妻子叫吕雉,吕雉原本是个很好的女子。家有资财的娇小姐,成婚后却要为丈夫耕田劳作,那可不算什么好日子,但她没有怨言,丈夫在外吃喝玩乐,她要为丈夫筹钱,丈夫惹了事,她要长途跋涉给丈夫送饭,丈夫谋了反,她要替丈夫进监牢,丈夫打了败仗,抛下她逃生了,她被抓入敌营,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羞辱,最后总算是苦尽甘来,她回到了丈夫身边,可却发现那里有数不清的娇艳美女,都比她年轻,都比她漂亮,你说……她心里是会怎样的恐惧和不甘?“

  温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那个时候,吕雉每一次看着丈夫的背影,心中应该会反复问自己,这就是我的男人?这就是我一生的依靠?”叶信笑了笑:“我猜……她的答案一定是不!因为她的性格开始变得扭曲,后来做过很多残忍的事情,不过,就算她变得再残忍,我都可以理解,一个女人承受了那么多的苦难与恐惧,她不大可能依然保留着自己的温婉和善良,尤其是在握有权力之后,她肯定要反扑。”

  “你怕我变得和她一样?”温容轻笑道:“不会的。”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只知道我们没必要去尝试。”叶信说道:“刚才我说过,你做得已经足够了,一年前,我在试图缔造自己的格局,那是我最艰难的时候,没有你,我恐怕是熬不过去的。”

  “我牙有些疼,先闪人了哈……”鬼十三说道,随后匆匆走向了另一条路。

  温容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叶信说的每一个字都与****无关,但她能感受到叶信的心意。

  “你在青元宗过得怎么样?”叶信说道:“你走的时候还告诉你多写几封信,可你一直没写。”

  “不知道写什么,也就不写了。”温容略微顿了顿:“在青元宗……还好吧,至少我学会了厚颜,不管身边的人我喜不喜欢,都要和他们打好交道,还有就是……整天跪来跪去的,好麻烦,不过后来我慢慢适应了。”

  温容说得轻描淡写,但叶信知道温容内心是有几分倨傲的,情势逼得她做到那种程度,是一种煎熬。

  “你这次回来是……”叶信换了个话题。

  “和你成婚。”温容说道。

  “是吴法让你回来的?”叶信笑了。

  “不是,是九师叔让我回来的。”温容摇头道:“师尊对你的印象非常好,经常在我面前夸你,如果是他,根本没必要让人来监视你。”

  “哦?那吴法是怎么说的?”叶信有些费解了。

  “师尊……”温容犹豫了一下:“应该是遇害了。”

  “什么?”叶信大吃一惊:“什么时候遇害的?你说清楚一些?!”

  “我不清楚。”温容说道:“但我隐约能猜到是谁害了师尊。”

  “是谁?”叶信立即追问道。

  “是九师叔徐流相。”温容说道。

  叶信愣住了,身形也僵停在原地。

  “怎么?这对你很重要?”温容问道。

  “当然重要了……”叶信露出苦笑:“甚至影响到我的全盘计划!”

  叶信的全盘计划必须有一个前提,海族没能迅速攻下青元宗,然后补给被切断,一切将水到渠成,可如果海族攻占了青元宗,他的计划就变成了笑话。

  徐流相是海族的奸细,他谋害了吴法,显然是想里应外合,青元宗危险了!

  幸好,温容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如果再晚上一些天,就算他发现青元宗有些不对,恐怕也是无力回天了!

  温容现在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不止救了星堂,还救了九国境内的无数人!

  “什么计划?能不能和我说一说?”温容又问道。

  “一会再和你说。”叶信说道:“你先告诉我,吴法是怎么被害死的?”

  “我不知道,徐流相找我过去,我发现了师尊留下来的弹弓,旁边还有血手印,我就明白师尊肯定是徐流相害死的。”温容顿了顿:“其实我对青元宗的修士都没什么好感,只有师尊,虽然师尊以前对我也不太在意,是从见了你之后,才对我多多关照的,但毕竟是我师尊,对我有恩,我临走的时候,想了一些办法,尽管不太可能危及到他的地位,不过应该能让手忙脚乱好一阵子的。“

  “你做了什么?”叶信问道。

  “好多呢。”温容露出了狡黠的笑意:“我想了很久,如果告诉别人,师尊是被徐流相谋害的,肯定不会有人相信,相反,还会威胁到我,可到底给徐流相栽赃什么样的罪名,才能让他难受,我一直想不出来,后来听到几位师叔聊天,说海族入侵在即,我灵机一动,不如散布谣言说徐流相是海族的内奸,这样应该能引起大家的重视。”

  叶信的表情当即变得格外精彩。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