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零六章 一将无能,害死三军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都做了些什么?”叶信问道。

  “好多呢。”温容说道:“譬如说,用白布上写下几个字,徐流相是海族奸细,然后装在小瓷瓶里,在溪水中挖一个洞,再把瓷瓶埋进去,上面放一颗元石,发现元石的人肯定会看到底下的小瓷瓶,基于好奇心,他会把小瓷瓶里的布条拿出来的;再譬如说,找一块牌匾,在牌匾后写上字,然后把牌匾底下的木架锯开,只留一点点,这样牌匾受到震荡,或者是风吹雨打,就要掉下来了,大家能看到后面的字。哈哈……在我快要下山的时候,已经有一块牌匾自己掉下来了,我看得出,他们都很吃惊。”

  “徐流相一定会被搞得手忙脚乱了。”叶信也笑了。

  “这都不算什么。”温容说道:“徐流相虽然在师长辈中排行第九,但因为长老们的信任,他很有权柄,现在那些长老都不大管事,宗门的事情不论大小,大都由徐流相负责,就算青元宗被流言蜚语搞得人心惶惶,但我想那些长老还是会继续袒护徐流相的,想真正让徐流相头疼,必须要惊动一个人。”

  “谁?”叶信问道。

  “就是青元宗的宗主铁信恒。”温容说道:“我盘算了很久,最后决定从铁信恒的饮食上做手脚,铁信恒终年在密室中闭关,轻易不会出来,不过我发现,每隔上十几天,大师伯都会亲自去药堂拿一些贵重的药草,用很长时间熬制一碗药汤,送到铁信恒的密室里去,听说铁信恒很久之前就不再食用五谷杂粮了,只喝这种药汤。“

  “然后呢?”叶信又问道。

  “然后我想尽办法,终于混入大师伯的院子。大师伯送进密室的餐盘都是特质的,一共有四套,为了保险起见,我在每一个用来装药汤的木碗里都写了几个字。”温容说道:“我担心被大师伯发现,刻得痕迹非常轻,然后再抹上薄薄一层用来包裹药丸的油蜡,从外表上看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不过等药汤被装进碗里之后,油蜡会逐渐融化。露出里面的字,而且药汤会渗透进划痕里,字迹会变得很明显,我用别的木碗试过,只要铁信恒把药汤喝光,肯定会发现碗里的字。”

  叶信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知道温容这么做冒了巨大的风险。

  “如果没发现……那我也没别的办法了,总不能把我自己也搭进去,反正我的心意已决尽到了,剩下的。看天意吧。”温容眼神中闪过一缕无奈之色:“叶信,你有过这样的时候吗?明明知道自己是对的,其他人都被蒙蔽住了。但你根本没办法提醒大家,不敢说,也不能说,如果说了,就要被群起而攻之,你虽然是为了掀开真相,为了正义,可他们却一心要至你于死地。最后,你能变得和他们一样蠢,这样才能重新获得安全感。”

  “有啊。”叶信再次露出笑容:“记得很久以前,和一些朋友玩游戏,那是一种对抗性的游戏,每一方有五个人,谁先把对方五个人都打倒,就算赢了。当时我是箭手。我的责任是在战斗爆发时尽可能的释放自己的攻击,削弱敌人的战斗力,不过,我们打一场就输一场,怎么也打不过对方。后来,大家在吃饭的时候。那几个朋友都在不停的指责我,说敌人那边的箭手战力最高,装备最好,而这边是我的战力最高,装备最好,所以我的责任应该是杀入敌群,直指对方的箭手,打倒他,哪怕是同归于尽,我们这边也赢定了。“

  “对抗性的游戏么?是你在天罪营的时候?”温容问道。

  “是啊。”叶信点了点头:“五个人玩的游戏,却有四个人在批判我,你不懂的,当时我是多么的无奈,看着那一张张义愤填膺的脸,我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呵呵呵……”温容发出笑声。

  “我很想告诉他们,不是我不行,是你们太蠢,看到草丛中出现了敌人的影子,就像狗看到了骨头一样,疯了般冲上前,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所有的本命技都打出去,然后等到敌人的箭手出现时,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了。”叶信叹道:“没错,在他们看来,我们是应该赢的,战局上我们确实占据了优势,他们抢先发起了攻击,有那么一两个敌人已经遭受重创,只要再加一把劲,就能把敌人放倒,但他们从来不去想,敌人为什么只挨打不还手。”

  “为什么?”温容问道。

  “因为敌人在等着我的出现。”叶信说道:“在我出现的一瞬间,敌人都会立即向我释放本命技,然后,我要拼命的躲闪、逃避,还要不停的发起反击,而他们什么都做不了,没办法给我争取时间,没办法阻拦敌人,因为他们的本命技都释放过了,元脉还处在震荡之中,我只能靠自己,然后,他们要求我冲上去?直接攻击敌人的箭手?至少也要把敌人的箭手换掉?那几个敌人本来难以靠近我,他们居然要求我冲上去?这不是太过荒谬了么?!“

  “你可是统领,他们还敢这么说你?”温容不解的说道。

  “在游戏中是不分地位高低的。”叶信说道:“其实我这个人,想事情总会想得多一些,游戏只是小事,但我从游戏里领悟到一件事情,原来,真理……有时候并不是掌握在多数人手中的,明明是他们经验欠缺,根本经不起敌人的挑逗,也不知道留手等待机会,可他们却能大义凛然的批判我,要求我按照他们说得去做。“

  “其实世间很多事情也是一样的。”叶信续道:“你明白,你懂,却不代表你是正确的,有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你会不得不去服从庸众的标准,以此换取他们对你的认同。如果是小事。没必要坚持,如果是大事,那就要尽力去扭转局面了,想当初我刚刚进入天罪营,也是对很多事情看不惯,小事我都忍了,但大的方面,我绝对不会让步,哪怕这边只有我一个人。”

  “老大。你说的是什么游戏?我怎么没玩过?”鬼十三突然从高墙的另一方探出头,他根本就没走,一直在听墙角。

  “滚远点!”叶信没好气的说道。

  “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只是……心里感到很无奈。”温容说道。

  “其实这件事情,也有我的错。”叶信说道:“我太高估吴法了,本以为警告过他,徐流相极有可能是海族的奸细,那么他应该能想办法扳倒徐流相,可谁知道……他竟然会被徐流相所害!”

  “什么?你说什么?”温容愣住了。

  “徐流相确实是海族的奸细,你并没有冤枉他。”叶信说道。

  温容呆若木鸡。良久吃力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叶信说道。

  “他做海族的奸细,对他又有什么好处?!”温容不解的问道。

  “好处多了。”叶信说道:“海族春海部的春海圣母据说是从长生世走下来的,能讨好春海圣母。并得到春海圣母的指点,意义重大,更何况,海族进犯大陆,核心目的是为了侵占大陆的资源,并消灭未来的威胁,但他们不可能长时间留在大陆上,需要找一个代理人。如果徐流相能成为海族的代理人,自然可以从中渔利,至少,他能取代现在青元宗宗主的地位。”

  “做人岂能这样没有底线?”温容露出苦笑。

  “底线?底线这东西就是自我约束的标准,在天大的好处面前,有几个人能控制住自己的贪婪呢?”叶信摇了摇头:“真是一将无能、害死三军!我对吴法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本以为有他在,海族的小伎俩没可能那么容易得逞。谁知道……”

  “师尊不是无能。”温容微微叹了口气:“他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有仇必报、有恩必偿,徐流相毕竟是他几十年的师弟,不可能因为你几句话,他就会对徐流相出手的。我感觉……他是想得到一个确认,所以找机会去试探徐流相。可他的方式一定错了,徐流相本就心怀鬼胎,师尊的试探肯定引起了徐流相的警觉,然后……”

  “算了,不争论这个。”叶信沉吟了片刻:“看来我还要再多加一些布置了。”

  “要布置什么?”温容问道。

  “我就当海族肯定能攻下青元宗了。”叶信的眼神闪烁了起来:“只是这样……决战的难度要大上许多……”

  “大战?”温容的神色变得郑重了,她明白叶信肯定有了不得的计划。

  “这种事情不用你操心。”叶信转移了话题:“你现在已经是柱国境了?进境很快,但叶玲已经是柱国境巅峰了,沈妙也差不多。”

  “她们?她们怎么会这么快?!”温容惊讶的问道。

  “她们来了。”叶信已远远看到了叶玲和沈妙向这边奔跑的身影:“你不如自己去问她们。”未完待续。

  ps: 本来不想写这些的,因为有人发书评说过不想看我废话,只是憋了很久,喜欢唠叨的性格有些控制不住了……

  话说,前几天才知道我生活在一个多么恐怖的城市里,就在距离这个城市不到二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块面积不小的自然保护区,里面东北虎的数量至少已超过了二十只,官方统计是二十七只,前年的数据,今年应该更多了。

  以前听说哪个村子的牛被虎吃了,又哪个村子的羊被豹子叼走了,都觉得没什么,感觉很遥远。

  但前几天,一个朋友的朋友,我不认识,两口子开车去郊游,然后遇到老虎了。

  据说,两口子和老虎对峙了有二十多分钟,那只老虎不大,后来自己退走了,那两口子也就瘫倒了,然后报警,被送入医生。

  还据说,那两口子都被吓尿了,朋友说的,我不知道有没有添油加醋。

  又据说,森林警察讲的,幸好他们当初只是对峙,没有做出任何攻击性动作,否则性命难保,看来山炮那套逻辑是正确的,要直视猛兽,生存几率比较大,就算死也死得有尊严。

  这局没法破啊,要是我碰上老虎,假如,只是假如,假如我把老虎打死了,我肯定是犯罪,然后老虎吃了我,那就是白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