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零九章 挑梁小丑的梦想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叶信而言,李高鸣之流只是跳梁小丑罢了,跟着不值得他关注,何况他让邓知国去处理了,还有温元仁相助,两位上柱国出马,又带着各自的精锐家将,对付区区李高鸣,肯定没什么问题。

  李高鸣在八面城是一个跺跺脚八方乱颤的豪强,可他极少走出去过,眼光有限,根本无从知道,庞大的国家机器已把他当成目标,正悄悄的运转着。

  事情一件件的发生了,他的几位宾客告诉了他海族的事情,并极力劝他想办法与海族合作,如此他才能灭掉铁家,成为大卫国的国主,李高鸣怦然心动,但他还是胆小,让出主意的宾客自己去实行。

  李高鸣是存了私心的,如果真的得到了海族的信任,得到好处的是他,如果事情败露,大卫国追查下来,他可以把那个宾客出卖掉,以换取自己的安全,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他舍得,此事应该会不了了之,当然,那个宾客肯定要被处以极刑了。

  没过多长时间,两个海族的使者居然主动找上门,开始的时候他还不信,结果其中一个使者露出了自己的手脚,他发现那使者的手脚缝中都长着厚厚的蹼,这是海族的标准。

  就像叶信和王芳等人估计得一样,双方是一拍即合、相见恨晚、**、一发而不可收拾,海族的使者给了李高鸣种种承诺,要求李高鸣耐心等待他们的命令,离开了八面城。

  李高鸣高兴得心花怒放,当夜睡觉时甚至梦到自己入住九鼎城,坐在王座上的场面,还有那些什么太尉、太宰、太令等等大人物们,匍匐在自己脚下哀叫着求饶。可有人说,梦里的东西和现实是相反的,结果第二天,李高鸣就得到了验证,有人看到那两个海族使者在八面城外不远的地方被一支军队抓住了。

  李高鸣惊恐到了极点,立即召集家丁的头领还有宾客们议事,可大家都拿不出主意来,最后,那个提出要与海族联合的宾客告诉他。事已至此,只能索性举旗造反了,这样虽然冒险,但他们为了海族付出这么大代价,肯定会更得海族信重。

  李高鸣苦思良久,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没有那两个海族使者,他还可以想办法推诿,但有海族使者为证,大卫国的官员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入夜。李高鸣率领自己的家的家丁,突然攻击了城主府和城防军,那些家丁也没什么见识。所谓吃谁的饭为谁卖命,好像是天公地道的,更何况如果李高鸣真的得势,他们就可能封侯拜相了!

  为了人生的巅峰,那些家丁也是豁出去了,城主府的人,包括数百名城防军,全部被杀得干干净净。李高鸣失去了退路,他们也把自己的退路斩断。

  第二天清晨,邓知国和温元仁率领家将逼近了八面城,李高鸣原本还有勇气出城决一死战,可座下的宾客有人认得邓知国和温元仁,听到这两个名字,李高鸣是魂飞魄散,再无斗志。随后率领自己的家丁,带着家丁从相反的方向逃出了八面城。

  在李高鸣逃走的时候,已不再把八面城当成自己的基业了,他清楚自己再无可能回来,也就懒得约束家丁了。那些家丁跟着李高鸣是为了荣华富贵,见到大军来围剿。为将者还是两位赫赫有名的上柱国,心中恐惧,随便把恐怖发泄到了这座城市中。

  整座八面城,几乎被洗劫一空,又燃起了大火,而邓知国和温元仁并没有急着去追赶李高鸣,也没有急着进城去救火或者是安抚百姓,反而在城外扎营,等大火整整烧了一天一夜之后,才动身入城。

  李高鸣没命般逃到了安远城,安远城的城主和城防军根本没防备,城市转眼就失陷了,李高鸣见邓知国和温元仁并没有追过来,心中稍定,只是他已经没有称王称霸的骨气了,只想着怎么样活下去,怎么样让大家跟着他一条路走到黑,失去了约束,安远城很快就变成了人间地狱。

  接着,邓知国和温元仁又逼近了安远城,这一次李高鸣学得了一些经验,早早便派出探马侦查,知道了邓知国和温元仁的动向,他故技重施,又在安远城燃起了一把大火,随后逃之夭夭。

  李高鸣在逃命,邓知国和温元仁是在旅游,他们始终不紧不慢的追着,既不放过李高鸣,又给李高鸣喘息的时间。

  而且,李高鸣一直在按照叶信当初的计划行动,因为他座下的宾客总会拿出兵法,告诉他如何做是正确的,如何做是错误的,如果李高鸣不听,邓知国和温元仁就会分开,由其中一人加快速度去堵截李高鸣。

  然后,察觉到自己果然犯错了的李高鸣连呼侥幸,对那熟知兵法的宾客更加尊敬了,甚至把那宾客封为太尉、兼任太阁,做为他手下的第一重臣。

  在李高鸣的身后,一座又一座城市变得荒芜了,百姓和残存的物资被带走,带不走的其实也被烧得差不多了,只是这里距离天山很近,骚动很快引起了青元宗的主意,几个修士过来找到邓知国和温元仁询问究竟,知道原来有人造反了。

  这是俗世的事情,不归青元宗管,就算要管,也必须帮着铁家,毕竟铁家属于正朔,那几个修士想帮忙追杀李高鸣,但邓知国和温元仁强烈反对,他们的意思很明显,诛杀谋逆,是属于他们两个的功劳,如果青元宗出手,功劳怎么算?

  那几个青元宗的修士哂笑不已,他们从心底里瞧不起邓知国和温元仁,这到底是国之栋梁还是国之蛀贼?百姓惨遭不幸,他们还在为功劳属于而谁斤斤计较?不过,既然主将都极力反对,他们也就没有闲心管这种俗事了,回去向师长们禀报就好。

  至于叶信,早已经赶回了老营,只是,刚刚穿过山涧,他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居然有千余名穿戴着大召国战甲的武士在砍伐着树木、搬运着石头,可能是在战场厮杀的时间太久太激烈,给他留下了无法控制的逻辑惯性,他第一时间竟然认为这里是被敌军占领了。

  随后叶信看到了赵云驹,他笑嘻嘻的向这边奔来,这个时候的赵云驹已经可以无所顾忌的骑着无界天狼到处跑了,那些武士都是龙门军的将士,他们看到了叶信,也认出了叶信,但却没有流露出敌意,只有敬畏与好奇。

  “你们怎么来了?”叶信低声问道。

  “杨宣统自己搞不定,人手太少,就让我们过来了。”赵云驹说道。

  叶信发现那些龙门军的将士对自己没有敌意,又低声问道:“事情都说开了?”

  “嗯。”赵云驹点了点头:“萧魔指和渔道把各国集中力量与海族决一死战的事情上报给了大召国的国主,大召国的国主在原则上还是支持的,毕竟海族得逞,他的王位也就很难保住了,但他不相信你,担心你利用这个机会设计坑害魔君和龙门军,不过后来,他还是同意了,现在,魔军和龙门军的将士都知道我们大家要团结一致与海族决战。”

  叶信沉默片刻:“渔道呢?让他来见我。”

  “他可来不了。”赵云驹说道:“他在杨宣统那一边,过去是顺流而下,需要两、三天,回来就是逆流而上,至少要十天呢。”

  “他不在这里约束龙门军,过去做什么?”叶信皱起眉:“如果龙门军和狼骑发生了冲突,他何以自处?!”

  叶信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毕竟双方相互征伐多年,手中都有无数对方的鲜血,仇恨的种子很难在短时间内消除。

  “老大,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当我这个副将是摆设?”赵云驹叫道,随后压低了声音:“而且那边没有渔道可不行,杨宣统已经是束手无策了。”

  “渔道去那边做什么?”叶信问道。

  “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一直不知道,原来他的水性那么好,真的,老大,简直比林童还厉害!”赵云驹说道:“他居然能不用手,只是靠嘴,在河水里抓鱼,奶奶的……简直是神了!”

  “渔道?他不是不喜欢水么?”叶信感到很惊讶。

  “是呀,当初大家一起下河玩的时候,他从来不下去,一直坐在岸上,我也以为他怕水呢。”赵云驹说道。

  叶信突然回想起当初提到海族入侵时,渔道的神色在那么一瞬间变得有些怪异,算了,等见到渔道之后,再当面问吧。

  “搬这些石头做什么?”叶信换了个话题。

  “杨宣统原本是想在河道上方铭刻阵图,然后引发法阵,造成大量的落石,阻塞河道,但时间上来不及了,而且爬到上面去铭刻阵图,非常吃力,最后决定倒不如干脆从这里把石头运过去。”赵云驹说道:“这些树么,直接造成筏子,然后把石头搬到筏子上,我们也不用管,筏子自己就会流下去的,倒时候把筏子拆散同样有用。”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