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一零章 启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没办法见到杨宣统,叶信索性留在了老营,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已经选择了杨宣统,那就要相信杨宣统能把事情做好,他没必要多跑一趟。

  每日里,龙门军的士兵都会砍下大批的树木,运进地下河道,然后制造成木筏,再把石块搬到木筏上,让木筏顺流而下,虽然人手不是很多,只有两千余人,但龙门军的士兵都是合格的武士,不论是砍伐树木还是搬运石块,都没有什么技术可言,有力气就足够了,所以工作效率还算很不错,每天都能制造出数百艘木筏。

  转眼过了七、八天,几个狼骑从外疾驰而来,笔直冲入村中,为首的骑士正是墨衍。

  墨衍看到了叶信,露出喜色:“大人,你回来了。”

  “嗯。”叶信点点头:“青元宗那里怎么样了?”

  墨衍的神色变得凝重了,随后轻声道:“青元宗已经陷落了。”

  叶信默然,泥生、鬼十三等人神色各异,当初叶信就断定青元宗凶多吉少,果然被叶信猜中了。

  “看来温容那一番心血一点效果都没有。”叶信轻轻叹了口气:“墨衍,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海族从一条山涧中突然杀了出来,而青元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墨衍缓缓说道:“青元宗的抵抗非常顽强,但漫山遍野都是海族,实力相差太悬殊了,而且青元宗的灭元炮始终没能发射,我看到在炮台上也发生了战斗,都是修士,哪方是奸细我认不出来,应该是赢的那一方吧……我没敢多逗留。看到海族出现之后,立即去找温老,告诉温老马上撤军,然后就奔着老营来了。”

  “海族的战力怎么样?”赵云驹问道。

  墨衍沉吟了片刻:“好像也是很稀松平常,只不过仗着数量多,可能……他们的修士和王族还没有出手吧,后来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龙门军的士兵见几个狼骑匆匆闯进来,表情严峻。知道肯定有紧急军情,纷纷放下手中的活,看向村头。

  而叶信和墨衍的交谈并没有瞒着龙门军的士兵,附近的士兵听到了,又把消息传递出去,很快,大部分龙门军的士兵都知道青元宗已经失陷,落入海族手中。

  青元宗是九国境内最强大的宗门,青云宗的修士敢去大召国游走历练,而断剑宗的修士从来不敢来大卫国。就是因为不敢和青元宗发生冲突,真的在大卫国出了事,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最强大的宗门。这么快就失陷了么?所有听到消息的士兵都感觉到灭顶之灾正在逼近,他们还有心情干活?三五成群的向村头走来。

  当叶信做出决定,带着鬼十三等人走出去时,村外已站满了龙门军的士兵,他们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叶信。

  在这个世界上,叶信应该算是最重视思想工作的统帅了,这几天来。他经常唆使赵云驹在龙门军中宣言一种兄弟理论,其理论大概意思就是:以前大召国和大卫国的战争,只算是兄弟阋墙,本是亲兄弟,都认为分家分亏了,所以打来打去,这很正常,而海族是异族。如果他们占了这片天下,人族是要亡国灭种的。

  这种理论简单而有效,得到了所有龙门军将士的认同,更关键的地方在于,叶信的名声太过显赫了。

  当初叶信单骑入魔营。与萧魔指面谈,提出了养寇自重的调调。让萧魔指深以为然,从那之后,为了昭显出‘寇’的可怕凶狠,萧魔指多次在公开场合为叶信吹嘘,甚至说过自愧不如。

  其实叶信只是罪囚营的主将,官位不过是统领,距离军团统帅还差得很远,大卫国的铁心圣等人当然知道天罪杀神很厉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而大召国的士兵却没有那么清晰的概念,只知道天罪杀神很疯狂、很残忍、又很狡猾,杀害了大召国不少将士。

  自己替自己吹嘘,相信的人不会多,但作为大召****神的萧魔指,也不遗余力的吹捧叶信,这是效果最好的广告。

  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赢得士兵的敬畏,而在龙门军士兵们眼中,叶信绝对不比萧魔指差,是大卫国的军神,如果没有叶信,区区一个大卫国,早就被萧帅灭掉了!

  加上赵云驹宣扬的兄弟理论,而且渔道不在,龙门军的士兵已经在心中认同了叶信主将的身份。

  看到一双双凝重的目光,叶信突然露出轻松的笑意,随后淡淡说道:“决战开始了,全军启程,去与渔帅会和!”

  龙门军的士兵们轰然应诺,叶信提起渔道,是他们的定心丸,叶信的表情非常轻松,代表着他有相当的把握,并不惧怕海族,这些,让龙门军的士兵们长松了一口气。

  在地下河的两岸,停放了无数只制造好的木筏,这些是准备撤退时用的,士兵们成群结队的走上木筏,砍断绳索,木筏慢慢启动,向着地下河的深处飘去。

  用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叶信终于赶到了地下河的分叉口,这里居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单单是燃烧的火把就差不多有千余个,把黑暗的世界照得一片通亮。

  地下河的岸边摆放着一座座石头堆,木筏叠放在一起,形成十余米高的独特木楼,这样的独特也是一座连着一座,其实这里的河道乃至河道两侧的空间都很宽敞,现在却被数不清的石头堆和木楼挤满了,士兵们只能在缝隙中来回穿行。

  在这里忙碌的主要也是龙门军的士兵,叶信的狼骑虽然算是精锐中的精锐,但数量多不起来,一个是很难挖掘出能让叶信完全信任的人,另一个是资源有限,无界天狼也有限,数量一直是狼骑的短板。

  叶信和鬼十三等人找到了杨宣统,看到叶信,杨宣统第一句话就是请罪:“大人,你临走的时候告诫我不能与海族的辎重队发生冲突,但我……实在是做不到啊!想彻底阻塞河道,工程太大,要事先做很多很多准备,我根本没办法避开海族的辎重队,他们在这里经过,肯定会发现异常,我只能抢先下手了!”

  “无妨。”叶信摆了摆手:“既然把狼骑交给你,就是让你便宜行事。”

  只看这片大工地的场面,叶信就知道根本没办法瞒过海族,杨宣统的选择是正确的。

  “幸好有渔道帮我,要不然那些海族的辎重队肯定要给我们带来大麻烦的。”杨宣统见叶信没有责怪他,也把提起的心放下了,他是非常紧张的,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独当一面,如果做得不好,不止是愧对了叶信的信任,对他的自信也是一次灾难性的打击。

  “渔道呢?”叶信问道。

  “我在这里。”随着话音,穿着一身水靠的渔道走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相貌陌生的年轻人,一男一女,他们也穿着同样的水靠。

  “赵云驹和我说了,说你的水性出奇的好。”叶信看着渔道笑道:“大家以前管你叫小鱼儿,没想到你还真的变成一条鱼了?”

  “我小时候是在河边长大的。”渔道笑了笑,他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但眼神却像以前一样坦诚。

  叶信本来是想问渔道的水性是怎么练出来的,这个问题很重要,但渔道随便找了个理由,他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任渔道。

  叶信经常在心里自嘲,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主帅,因为他太过信任兄弟和朋友了。当初他的第一桶金,就是靠着兄弟帮忙才赚来的,死也是因为兄弟的出卖,但他是重情义的,绝不可能因为一个兄弟成了叛徒,就会怀疑身边所有的人,他能做的,就是在逻辑上不给别人背叛的诱因。

  譬如说,鬼十三性格有些孤僻,内心非常敏感,头脑又极端狡诈,所以叶信选择了对鬼十三完全不设防,正因为他的毫无保留,最后鬼十三也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了他。

  再譬如说,渔道喜欢力量,喜欢拥有权柄,叶信都给了渔道,在天罪营的作战系统中,渔道一直是排在第三号的,后来又担心解散天罪营之后,渔道会不甘寂寞,索性把渔道留在了大召国发展,给了渔道一个新的舞台、新的。

  这正是叶信无双的高妙之处,举个简单的例子,当初他如果把渔道留在叶府,把薛白骑留在大召国,渔道不太可能甘心情愿做默默无闻的保镖,说不定就闹出别的事情,而薛白骑也未必能打造出渔道今日的局面。

  叶信从不会以兄弟情谊,或者是以忠义之名,逼迫别人做扭曲自己天性的事情,可以勉强几个月,勉强几年,但绝对勉强不了一辈子,当他们忍耐到了极限,背叛就再无法逆转,叶信吃过一次亏,他认为钱已经赚得足够了,该韬光养晦、该享受了,而他最信任的兄弟却认为应该占更大的地盘,赚更多的钱,最后,一切都无可避免。

  现在他已学乖了,他不相信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会永恒不变,这不是说他不再相信人性,而是他掌握了一种更高明的方法去处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