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一二章 长虹河岸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盯着鬼十三看了片刻,突然笑了,随后移开视线。

  鬼十三说得确实有道理,而且,他犯了一些常识性的错误,在他刚刚走进天罪营的时候,心情太过紧张,所接触到的一切给他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难以被改变,有些时候,他总是下意识的以为鬼十三还是以前的那个鬼十三,而渔道也是以前的那个渔道。

  生命本身从没停止过演变,有身体上的,也有心灵上的,他还在用老眼光看人,是他的错。

  而且鬼十三的地位很特殊,那个时候因为战局太过恶劣,叶信郑重宣告,当他在战场上出现意外,将由鬼十三接替统领的位置,叶信当时没有多想,只是希望天罪营不会因他叶信的败亡而分崩离析,也希望把命运交给他掌控的将士们,能多一些人逃回去。

  后来才明白,他把鬼十三推到了一个危险而又尴尬的位置上,从那之后,鬼十三就和其他人疏远了,也不再掩饰自己的多疑。

  因为鬼十三已经成了第一顺位继承人,他不能再与任何人保持亲密,虽然他相信自己与叶信之间的友情,但友情是会变的,鬼十三在人性方面同样有很深的感悟,如果他还是象以前那样,未免会给叶信一种拉帮结派的印象,那么,他已经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了,又拥有了一帮亲信,难道就不会希望叶信早些死掉么?

  几年来,对每一个人公开保持戒心,这已经成了鬼十三的风格,大概只有叶信明白,鬼十三是故意这样做的,一方面。鬼十三是不想象亲兄弟一样的友情出现裂隙,另一方面他是在告诉叶信,我不稀罕那个位置,找别人吧。

  而鬼十三和渔道的关系从来就没亲近过,鬼十三下毒,渔道心中可能会产生怨气,但不是对他的叶信的,而是针对鬼十三,他叶信确实不知情。如果渔道连他叶信也恨上了,心胸未免狭隘了一些,至少和真正的统帅有着不小的差距,这样的人难以承担重任。

  在幽深的地下河中飘了足有十一天,前方出现了亮光,最先进入长虹河河道的龙门军将士发出一阵喧哗声,还有惊慌的叫声,毕竟是太长时间没有见过阳光了,现在又是正午,他们的眼睛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泪水横流,根本看不到周围的物体,突然感觉到脚下的筏子撞上了东西。自然会惊叫。不要说那些士兵,就算是无界天狼,也受到了阳光的刺激,发出呜咽的嚎叫声。

  “兄弟,不要慌!我们是自己人!”

  “别乱动,抓住铁索,就在前面,对对……”

  在长虹河两侧响起了纷纷攘攘的叫声。等到龙门军将士勉强睁开已经有些红肿的眼睛,隐约能看到些东西了,都被吓了一跳,河岸两侧都是人,密密麻麻无边无沿,就算知道这一次是所有人族组织大决战,其他公国的军团也会来,但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龙门军的士兵们开始向岸边转移。最后出来的叶信、泥生和鬼十三倒是没什么事,毕竟是修士,他们所拥有的力量,会昭显在各个方面,不是一定要战斗。才能体会到他们的强大。

  符伤笑着迎了上来,叫道:“大人。等你们好久了。”

  “萧帅他们人呢?”叶信问道。

  “就在那山上,其他人也都在。”符伤回身一指。

  叶信等了片刻,等他的无界天狼恢复了视力,才翻身跳了上去,驰向符伤所指的那座山峰。

  山顶上居然盖了一座宽敞的凉亭,有圆桌,有十几张椅子,还有酒菜,苍妒兵、萧魔指、宁高悟、程祭邻等等,叶信所能调动的人几乎全部到场了。

  看到叶信和泥生的身影,凉亭中的人纷纷站起来,躬身说道:“见过主上、见过前辈。”

  周破虏和吴秋深也在,他们应该是听宁高悟说起过了,在叶信的运筹下,如萧魔指、渔道等人都已晋升为修士,所以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艳羡,而对叶信的态度也变得出奇的恭敬。

  “萧帅好兴致,居然跑到这里饮酒作乐来了。”叶信笑道。

  “旷古绝今的恶战就在眼前,为将者岂能不意气风发?”萧魔指大笑。

  此刻的萧魔指显得神采奕奕,甚至可以用‘兴奋’这两个字来形容,因为叶信把战术的决策权交给了他,大决战的组织者是叶信,等到打起来的时候,怎么打或许还要由叶信来决定,但战场的所有布置都是他一手操持的。

  一个弓手渴望找到一张强劲的硬弓,一个剑手渴望得到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象萧魔指这样的统帅,自然渴望能拥有更多的军队,找到更大的战场,去迎接一场更大的战争,这与萧魔指的城府、心性都无关,他是统帅,那么他肯定会有这种渴望。

  现在,他的渴望至少被满足了一半,心情之愉悦,已无法用语言了形容,以至于显得有些失态了。

  叶信和周破虏、吴秋深寒暄了几句,走进凉亭,在萧魔指让出来的位置上坐下,随后话题一转:“萧帅,来往联系不便,我一直不知道你是怎么布置的,现在简单聊一聊吧。”

  “好。”萧魔指点点头,随后沉吟片刻,在斟酌词句,随后缓缓说道:“如果海族不得不从青元宗撤兵,又发现自己的退路已经被截断,只能取道长虹河撤往东海,那么海族这三支圣军将成为可怕的哀兵,他们会拼死作战,碾碎前方的所有阻碍,打通回家的路。”

  “有道理。”叶信轻声说道。

  “如此……我们把几十万大军布置在这里,与海族决一死战,是非常不明智的,我们未必能挡得住海族,就算挡得住,付出的代价也是难以承受的,春海部有十七个王族,代表着他们有十七支圣军,就算我们胜了这一战,以后又该怎么打?”萧魔指说道。

  “所以,我打算逐次消耗海族的锐气,从这里到长虹桥,四百里的河道,我一共分成了十三道埋伏,我魔军、破山军、寒甲军、长蛇军,每一军负责三道埋伏,龙门军这些日子很辛苦,先撤往长虹桥,负责长虹桥的防御。”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这个道理。”叶信点头道,他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他让萧魔指全权布置防御,就是因为信任萧魔指在战术层面的能力,其实他早有相同的想法,只是为了尊重萧魔指,并没有提出来。

  可惜,如果萧魔指能与他叶信交心,能真正信任他叶信,该有多好?叶信有些遗憾。

  “我们四军会轮流抵挡海族的进攻,不做死斗,只要大量杀伤海族的士兵后,就可以撤往下面的河道。”萧魔指见叶信赞同他的想法,露出笑意:“就算海族战意如虹,经过我们层层拦阻,等他们杀到长虹桥,士气也应该降低到谷底了,如果龙门军还是挡不住海族,我们这几路大军可以继续梯次向下游布防,虽然少了一些设施,但海族已成残兵败将,已经掀不起多大浪花了。“

  “至于具体的布置,还是由吴帅来讲吧。”萧魔指看向吴秋深:“这一次吴帅可是先立了一大功啊。”

  “哦?”叶信的视线转到了吴秋深身上。

  “哪里是我的功劳,是我军中的一名巧匠想出来的办法。”吴秋深笑道,随后指向前方,他对叶信的称呼也变了:“主上,你一直没发现吧?”

  “什么?”叶信顺着吴秋深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正是长虹河瀑布的位置。

  地下河道的河水流淌出来之后,先是汇集成一个面积不大的湖,随后又向前流淌出千米余,从山上直泻而下,形成了一道落差达到五十余米的瀑布。

  长虹河的瀑布很多,到长虹桥为止,至少有十几道瀑布,而这个瀑布是落差最大,水势最强劲的,这条河之所以被称为长虹河,正因为水气蒸腾,每走一段就能看到经久不散的彩虹。

  叶信看了片刻,突然发现在瀑布中有金属的寒光不停的闪动,他轻咦了一声:“那是……”

  “是一种绞轮,我军中的巧匠从水车中得来的灵机。”吴秋深笑道:“瀑布后的山体被我们挖出很多洞,用来放置绞轮,现在一共放置了二十一架,绞轮周围是长达七、八米的利刃,利刃末端斜着插入绞轮中,这样可以让承受的水流冲击力达到最大,绞轮转动的速度也最快,但又不会影响到杀伤力。“

  “好,非常好……”叶信叹道,他当然明白这种绞轮的原理。

  “那道瀑布至少有五十米高,据说海族都是力大无比的精锐战士,他们从五十米的高处跳入水中,肯定不会有事,但如果水底插着数千根尖锐的钢矛……那就不一样了。”吴秋深发出阴险的笑声:“他们会被穿着一根根糖葫芦的,就算他们的身体再坚韧,恐怕也承受不住。”未完待续。

  ps: 今天吃药吃多了……胸口恶心得不行,一直没睡着觉,也不知道感染的是什么感冒,到今天也没好,天天像个老头一样不停的咳嗽,我是受不了了,又没时间去医院,索性自己加大了药量,教训是,药真不能乱吃,尤其是罗红霉素和那头孢之类的。

  晚上的更新应该是够呛了,现在已经十点了,我躺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爬起来,爬起来也怕没时间码字了,还要去见外地来的客人,向大家道歉了。

  我感觉这感冒好像是全国性的,吃饭的时候看视频玩,看到好几个主播也在咳嗽,我还比她们好点,她们还得擤鼻涕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