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一三章 梁子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吴帅这一招,足以留下两、三千海族精锐了。≧頂點小說,.23wx.”宁高悟笑道。

  “我看不止。”周破虏道:“我们这几十万大军又不是摆设,在海族慌乱时从左右掩杀,至少也能让他们损失五千人以上。”

  几位主帅你一言我一句的谈笑,显得轻松无比,这里没有蠢人,就算是最年轻的叶信,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几位主帅都明白,己方最大的优势就是以逸待劳、出其不意,又有充足的布置时间,这一战胜算极大。

  只有叶信保持着沉默,因为海族还有三位王者,极有可能拥有证道境的战力,而那种强者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往往可以释放出逆转时局的威能。

  “萧帅,好像没有我们狼骑什么事啊?”鬼十三突然说道。

  “狼骑的任务是最重的。”萧魔指笑道:“狼骑来去如风、冲击力最为强横,一旦各军与海族对抗时,出现了意外的变数,阵列溃散,还要靠狼骑冲阵,为我们争取时间。”

  “也就是说哪里撑不住了,我们狼骑就要填到哪里是吧?”鬼十三说道。

  “这个……”萧魔指有些犹疑,因为鬼十三的口吻貌似不太友好,他只得把视线转向叶信。

  在座上所有的主帅中,叶信的眼界是最高的,也就是说在关键时刻,他的格局不会偏于一国一隅,而是所有人族的兴衰胜亡,他有私心,但他的着眼点会从‘大公’的角度去看问题,而狼骑的特性是速度快,整体战力强悍,而人数少,无法单独与海族对抗,确实适合到各处支援。

  “就这么定了。”叶信说道:“第一阵由谁来出战?”

  各位主帅相互对视了片刻。萧魔指缓缓说道:“我来打头阵吧。”

  “破山军第二阵。”宁高悟说道。

  “寒甲军第三阵。”周破虏急忙接道。

  “那我们长蛇军只能第四阵了。”吴秋深显得有些无奈。

  “沈忘机那边有没有把我要的东西送过来?”叶信转头看向站在后面的符伤。

  “已经送过来很多了。”符伤急忙回道。

  “主上让沈大人制作的那些铁丝网还有带倒刺的渔网,也是利器!”萧魔指说道:“从这里到长虹桥,整整数百里的河道,我们不知道设下了多少埋伏,除非他们长了翅膀,否则一个也休想逃得出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只看渔道的了。”叶信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后语气变得凝重了:“虽然我们占尽了先机,但海族的战力是不容小窥的。自接战之日起,不论哪一阵,至少要给我支撑一天的时间,才能撤出战团,没有死战之心,就算我们的布置再为周全,也未必拦得住海族,狗急尚可跳墙,诸位还要小心行事!“

  “明白。”萧魔指等人顿了顿。齐声应诺。

  宁高悟、周破虏和吴秋深离开了,他们要去下游布防,叶信原来答应要亲自去接温容,但现在他走不开。便让符伤回九鼎城,带十几个狼骑回去,顺便把温容身边的那些海族奸细都清理干净。

  转眼到了深夜,天地间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魔军的营地立即点燃了灯火,萧魔指带着几个将领匆匆驰出大营,借着月光。发现狼骑都聚在了河岸边,他便带着将领们向这边驰来。

  “主上,还没有休息?”萧魔指说道。

  “嗯,我在等水势。”叶信点了点头,到了这个时候,他总算是能松口气了,虽然选择了相信兄弟情,相信渔道,可一颗心始终是七上八下的,渔道是海族,他们现在要对付的也是海族,这属于种族大义,他真不敢保证渔道还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差不多等了有半个小时,长虹河的起点处,那黑漆漆的洞口突然喷涌出一片疯狂卷动的雾气,接着一排水浪卷起几十米高,如海啸般卷向前方的瀑布。

  “萧帅还是回去休息吧。”叶信说道:“海族退往东海的水道已经被切断了,当他们察觉到失去补给,不得不退兵,至少还有十几天的时间,我们还可以多做一些布置。”

  “好。”萧魔指应了一声,随后招了招手,带着魔军的将领向大营驰去。

  而狼骑都没有动,叶信在等渔道,现在长虹河的水势显得异常疯狂,哪怕对海族而言,从这种水势中游千余里,亦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渔道承担了这种危险,难道连等都没有耐性么?

  从深夜等到天明,又从天明等到了正午,那黑漆漆的洞口就像潜伏在地下的巨龙一样,始终在喷吐着冲天的巨浪,不过,到了正午之后,水势有些小了,但还是显得很惊人。

  “可能渔道是从老营走的吧?”鬼十三忍不住说道。

  “水道被注满,有可能产生一种虹吸的力量,他不可能逆流而上,只能从这里走。”叶信微微摇头:“十三,你先带着他们回去休息吧,墨衍留下就行。”

  就在这时,墨衍突然发出叫声:“渔道?”

  叶信等人立即看向河面,一条人影从河水中跃上十余米的高空,划出一道优美的流线,他的肌肉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看到此景,叶信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词,锦鲤跃龙门。

  紧接着,那条人影发出畅快的长啸声,身形又如一支利箭般射入水中。

  “小鱼儿,如果你不想死,就往这边来!!”薛白骑鼓起全力吼叫道。

  河水中的渔道听到了,他探出头向这边瞥了一眼,随后又沉入水中,片刻,渔道突然在距离河岸不到十米的地方站起身,他的双手各拽着一个年轻人,他们正是渔道的族人。

  纵使身上的水靠已被刮得千疮百孔,渔道的神色依然显得容光焕发,而他那两个族人要凄惨得多,尤其是那女子,半边脸肿起老高,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一条胳膊也软软垂在身后,走路亦是一瘸一拐的,全靠渔道的搀扶,她才能站着。

  “幸不辱命!”渔道朗声笑道:“老大,通往东海的水道已经被堵住了!”

  狼骑们发出一阵欢呼声,一方面是计划成功了,另一方面是因为渔道化险为夷,大家苦苦等了这么久,总算没有白等。

  鬼十三突然驰出阵列,跑到渔道身前,笑嘻嘻的说道:“渔道,不错啊,你这算立了头等大功!”说完,他伸出手很冒失的在渔道肩膀上拍了拍。

  “鬼先生,你让我受宠若惊啊。”渔道笑道,他的视线和鬼十三稍微撞了一下,随后又转向别处。

  “走,我们回营。”叶信说道。

  狼骑的临时营地距离魔军的营地并不远,最多有三箭之地,这也代表着曾经敌对的公国、军队,在海族的威胁下确实能团结在一起了。

  在回营的途中,渔道看到了隐藏在瀑布内的刀光,他定睛看了片刻:“那里是什么?”

  “是绞轮,等海族们顺流而下的时候,就知道厉害了。”叶信说道。

  “鬼先生,这又是你的毒计吧?”渔道笑道:“不过……我喜欢。”

  “我这个人虽然一向心术不正,但那些绞轮可与我无关,是长蛇军的吴帅吴秋深搞出来的,我总不好抢别人的功劳。”鬼十三若无其事的说道。

  叶信表面上在笑,心中却着实有些无奈,渔道果然已察觉到自己中了毒,而且也明白是鬼十三的手段,这两个人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渔道一个‘毒计’,一个‘又’,表明是在挖苦鬼十三,而鬼十三在针锋相对,坦诚自己一向心术不正,其中蕴藏着‘你能奈我何’的嘲讽。

  只是,他拿这两个人完全没办法,就像鬼十三当初说得那样,他们都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见解与风格,想让身边所有人保持纯粹,心无杂念,无私的团结在一起,那属于乌托邦式的幻想,根本没办法实现。

  渔道有委屈,鬼十三又强硬惯了,根本不可能表示歉疚,他叶信谁都没办法帮,只能继续装傻。

  在这个时候,叶信也在注意观察其他人的神色,墨衍有些惊讶,薛白骑皱起眉头,谢恩等人神色也有变化,想来是感觉到渔道和鬼十三的交谈有些不对头,另外的人,便毫无所觉了。

  到了营中,大摆酒宴,为渔道庆功,魔军中的萧魔指听到了风声,也赶过来凑热闹,其实他与渔道之间的私交已经很好了,一个是魔军的主帅,一个是龙门军的主帅,只要他们两个能同进退,大召国的国主就变成了一个傀儡,只不过现在萧魔指还没必要发难而已。

  众人正喝得热闹,帅帐的帘子被挑开了,符伤大步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温容、叶玲、沈妙等人,还有沈忘机、王芳和洪无垢。

  叶信吃了一惊,急忙站起身:“沈大人,王大人,你们也来了?”

  “这种盛事,怎么能少得了我们?”沈忘机笑道。

  “就算我们一点用都没有,也要跑一趟,混个脸熟也行啊。”王芳就显得有些无赖了,摆明是来混资格的。(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