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一四章 第一阵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无奈的摇摇头,随后看向温容:“怪不得你来得这么慢,来去不过两个小时的行程,以为你昨天就能到的。”

  “沈大人和王大人一定要来。”温容笑了笑。

  “家里的事情都解决了?”叶信问道。

  “嗯,一个未留,或许有冤枉的,未必是海族的奸细,但肯定是徐流相信任的人,留下来迟早是祸患。”温容说道,接着她顿了顿:“还有一件事。”

  “什么?”

  “赵小宝来了。”温容说道。

  “他还活着?”叶信一愣,当初赵小宝是和青元宗的吴法一起离开的,吴法被徐流相所害,而赵小宝一直没有了消息,他以为赵小宝也被杀了。

  “现在事情都清楚了,当时我们两个想得没错。”温容说道:“他很机灵,知道吴法决定要去试探徐流相,苦劝无果,便抢先一步离开了青元宗,后来徐流相派人去追杀他,他绕道逃亡天缘城,又辗转去了九鼎城,呵呵呵……见到我之后,他哭得好伤心呢。”

  “他是跟你过来了还是留在九鼎城?”叶信问道。

  “我告诉他青元宗应该被海族占领了,又让他回青元宗打探消息。”温容说道:“如果海族已经撤退,就让他去封城,我在封城那边留了几个温家的家将,没有让他直接来长虹河,因为……我有些担心他万一失手,被海族的修士抓获,供认出了长虹河,或许会暴露你的计划,去封城就无关紧要了。”

  “不错。”叶信点点头,温容做事还算很缜密,随后狐疑的问道:“赵小宝那家伙的胆子并不大,他会愿意回青元宗打探消息?”

  “开始的时候自然是不愿意的。”温容笑了起来:“后来我告诉他,青元宗已遭大劫,除了那些奸细之外,那些长老、师长还有师兄弟们应该遭遇不幸了,宗主也以死赴难,如果他愿意出这份力,等我们光复青元宗之后,由他做青元宗的宗主,我这么答应他……不算是越俎代庖吧?”

  “青元宗已经完了,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一点名气,就让他做青元宗的宗主又有何妨?”叶信说道:“来,这边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魔军萧帅。”

  “见过萧帅。”温容笑得很得体:“一年多前远远见过一次,只是当时万万没想到,赫赫威名的萧帅居然能到叶府做客。”

  “夫人谬赞了,自从少帅横空出世,天下诸将谁还敢在少帅面前称一个‘帅’字?”萧魔指起身笑道:“冲冠一怒为红颜,已成世间美谈,都传夫人芳华绝代、倾国倾城,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温容没想到萧魔指用了‘夫人’一词,神色有些羞怯,脸上也绷不住了,这时鬼十三开口为她解了围:“哎我说你们酸不酸?喝酒喝酒,别忘了今天是要给小鱼儿庆功的。”

  渔道也站起身,向温容微微躬了躬腰:“渔道见过夫人。”

  萧魔指已经定了调子,他如果再称呼温容为温小姐,只能让温容误会他心中有成见,甚至不接受温容,只能学着萧魔指改口。

  ****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几路大军都在拼命的往河道中设置各种各样的障碍,尤其是长蛇军出的那种绞轮,几乎每一座瀑布都安装了,河道中也有,只不过河道中的绞轮与水面是平行的,而瀑布中的绞轮是立着的。

  如果海族能缓缓趋进,河道中的绞轮没什么威力,海族战士能轻松把绞轮破坏掉,但如果海族急于逃生的话,绞轮在湍急的河水中完全可以造成恐怖的杀伤。

  这还不算,几乎每天魔军士兵都会往河水中倾泻大量的沙土,原本很清澈的长虹河,河水逐渐变得浑浊了,大量的沙土随着河水流下去,又慢慢沉入河底,这时候看不出什么异样,可一旦在河水中发生战斗,泥沙都搅起来,海族的战士将很难看清东西,而在绞轮附近,水流已变成浊黄色,绞轮在水流的冲击下,始终在不停的转动,沙土没办法沉下去,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死亡漩涡。

  这是叶信想出来的办法,至于青元宗,他一点都不担心,海族的补给线已经被切断,天山对海族而言,已经变成了绝地!而且,青元宗方圆七百里之内,所有的城镇乡村都已经空了,海族根本没有目标可以抢掠。

  海族的修士可以离开水生存很长一段时间,但普通战士不行,当初鬼十三用海族的那个小生命做过实验,把那小生命放在地上,开始的时候他会对周围的环境很好奇,几个小时之后,就会感觉到痛苦不安了,一天的时间,海族小生命的精神变得极度萎靡。后来在老营抓到的那几个海族俘虏,坚持的时间长一些,也只有两天,他们便彻底死掉了。

  就算海族小生命还不够坚韧,比不上那些精锐战士,但叶信估计,那些精锐战士离开水面后最多能坚持三天,而且海族的坐骑在陆地上都是废物,加上现在已进入了最寒冷的季节,三天的时间他们能跑到哪里去?或许,攻占九鼎城能解海族的燃眉之急,问题在于,他们根本没机会看到九鼎城。

  所以,长虹河已经成了海族最后的生路,他们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转眼过了十几天,叶信与萧魔指正坐在山顶上的凉亭内,突然从山下传来隐隐的野兽咆哮声,萧魔指一顿,立即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出凉亭,遥遥看着下方的湖泊。

  只是,长虹河的水势非常急,浪花四卷,这里的距离又远,根本看不到湖泊中有什么异样。

  一边的墨衍睁开眼,向叶信点了点头。

  墨衍的能力是战略级的武器,自然要尽可能的保密,他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叶信,海族出现了。

  叶信走出凉亭,站在萧魔指身边,慢慢说道:“海族来了……”

  “我知道。”萧魔指俊美无比的脸颊突然搐动了几下,随后露出一抹狞笑:“终于开始了……”

  萧魔指来到长虹河已经快三个月了,每天都在想办法怎么样才能给海族造成最惨烈的杀伤,然后准备准备再准备,耗费了他太多的热情与耐心,今天,总算等来了海族。

  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在呼啸而下的瀑布中,突然绽放出一抹鲜艳的红色,随后那抹红色以极快的速度向下蔓延开,把半条瀑布染得通红。

  瀑布开始不停的变幻,忽而鲜艳的红色急坠而下,让瀑布恢复了原来的纯白,忽而新的红色又在瀑布中绽放,让瀑布化作血幕。

  确实像战前估计的那样,一架架绞轮释放出了恐怖的杀伤力,打头的海族战士们在湖底潜行,又随着瀑布落下,等他们发现下方有刀刃的闪光,再想躲避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绞轮卷进去。

  被绞轮杀死的海族战士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海族战士落入瀑布下的潭水中,可还没等他们喘口气,便发现潭水底有无数道挺直的钢矛如闪电般向他们刺来。

  当然,这是一种错觉,那些钢矛都是插在潭水底部的,根本不会动,动的是他们急速**的身体,其实他们是在主动往钢矛上撞。

  瀑布中不停闪烁着血幕,而潭水也有无数血花翻滚上来,魔军尚没有出手,海族的先锋已遭受重创。

  不过,海族也在短短时间做出了自己的反应,一条庞大的海蛇从瀑布边探出身形,它没有往下跳,而是用尾巴卷住了湖底的巨石,稳住自己的身体,只把脑袋探了下去,紧接着,一个海族就像做滑梯一样,顺着海蛇的身体滑了下去,正来到了一架绞轮旁。

  那海族轮起手中的巨锤,重重砸在了绞轮上,随后又连着砸了几下,绞轮脱离了山壁,翻滚着坠入潭水中,溅起了高高的水浪。

  不过,有不少海族幸存者刚刚从潭水中探出头,又被巨大的绞轮拍进潭底。

  嘟……山脚下传来号角声,接着几支巨型**箭穿过长空,向着战力强悍的海族还有那条海蛇射去。

  那海族已接近了第二架绞轮,当再次举起手中的巨锤时,突然感觉到不对,立即转身,用巨锤封挡住了一支****而至的巨型**箭。

  海族挡住了巨型**箭的攻击,而那条海蛇就遭殃了,足有三支巨型**箭透过它的身体,把它死死钉在了瀑布中。

  那海族失去平衡,身形掉落下来,但下一刻,那海族又从潭水的另一边跃出来,挥舞着巨锤,向魔军方阵冲去。

  虽然萧魔指在这里只布下了一个大营,但也有一千余人,那海族只凭着一己之力,居然向千人大阵发起了攻击。

  “居然是个女子?够彪悍的……”萧魔指喃喃的说道。

  “应该是王族的成员。”叶信说道:“萧帅不去军前么?”

  “用不着。”萧魔指的神色很恬淡,他对魔军的战力有足够的信心。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