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二二章 降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海族又一次偃旗息鼓了,那两只巨大的乌贼也被魔军合力击杀,当然,萧魔指出了手,而顺着长虹河冲向下游的剑鱼群,把宁高悟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也给破山军团造成了重创,不过,剑鱼群到了强弩之末的境地,河道中密布的铁丝网、渔网、还有绞轮,杀死杀伤了大量的剑鱼,等剑鱼群冲过破山军团的防线,接近韩家军团的主阵时,已所剩无几。

  魔军总算是撑过了整整一天,接着拔营而走,缓缓退向下一个阵地,而宁高悟的破山军团开始全力戒备。

  叶信带领的狼骑把营寨安在了破山军团的大营附近,按照惯例,各位主将又要聚在一起议事了,这可不是走形式,各路军团的主将都有类似的习惯,战前战后必须要升帐议事,前者是为了决定战斗的节奏,后者是为了总结、吸取教训,并且集合众人之智,寻求更好的战斗方式。

  萧魔指、宁高悟还有周破虏、吴秋深都到了,宁高悟等人应该是听萧魔指讲述了战事的经过,看向叶信的目光都显得有些异样,这也不能怪他们失态,叶信今天实在是太出风头了。

  坐在主座上的叶信,一直在盯着那海族少女,那海族少女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呆呆的站在营帐中央,低垂着头,旁边有人说话,或者有人经过,焉或是有谁碰到什么东西,发出响声,都能把她吓得打个哆嗦。

  温容坐在叶信身边,手中拿着麻布,时而在旁边的铜盏中沾些药水,时而在叶信的手上轻轻擦拭着。

  叶信的右手已肿起老高,真真给他看过了,伤势并不重,断了两根指骨,掌骨也有些挫伤,虽然这对叶信而言只是小意思,但还是很痛的,而这种疼痛让他对那海族少女愈发的看不顺眼,不过,那海族少女已经是俘虏了,又显得很乖,没有惹是生非,现在想办法把那海族少女干掉,他就有些不忍了,和在战场上不一样,在战场上的叶信是一个合格的屠夫,绝对不会生出什么恻隐之心。

  “痛么?”温容压低声音说道。

  “还好。”叶信顿了顿,随后看向另一侧的泥生:“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这小丫头封印起来?这小丫头的骨头真是出奇的硬,如果前辈不在,我也不在,还真没人能制得住她。”

  “这个简单。”泥生点头道,随后手腕一翻,手中发出了一条金色的丝带:“我还从没送过你法宝,这东西我留着没什么用,就交给你了吧。”

  听到‘法宝’二字,叶信立即来了精神,很恭敬的把那条金色的丝带接过来:“前辈,这法宝怎么用?”

  萧魔指、宁高悟等人神色肃然,法宝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只存在于传说中,听萧魔指说过叶信身边有一位实力高深莫测的大存在,应该就是叶信身边那位老者了。

  “很简单,滴血认主。”泥生说道,接着他探出指尖,在金色丝带上轻轻一抹,荡起无数点寒光,一道道奇形怪状的符文从金色丝带中飞了出来,悬停在空中,凝而不散。

  “哦。”叶信明白了,他用牙齿咬破左手的指尖,让温容挤出鲜血,随后把鲜血抹在金色的丝带上。

  金色丝带不知道是用何种金属制成,入手有一种冰凉的感觉,鲜血抹在丝带上,很快向内渗透,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整条丝带依然象新的一样。

  泥生伸手一弹,悬停在半空中的万千道符文又向金色时代聚去,符文变得比芝麻还要小得多,按照某种序列重新刻在了丝带上。

  “然后呢?”叶信又问道。

  “你自己试试,已经是你的法宝了,可以用给你的心意去控制。”泥生说道。

  “你,过来。”叶信向那海族少女喝道。

  那海族少女的身形抖了抖,满含悲怆的向叶信走来。

  “把手伸出来!”叶信说道。

  那海族少女伸出了双手。

  叶信尝试着运转信念,果然,那条丝线突然掠了出去,缠上了那海族少女的双手。

  叶信起身抓住那海族少女的双手端详片刻,回身说道:“前辈,这东西管用么?”

  “这是天品法宝,你说管用不管用?”泥生又气又笑的说道。

  “我只担心她寻机把这东西给磨断。”叶信说道。

  “不可能的。”泥生说道:“法宝已经与你心意相通了,就算与你相隔千里之外,你也可以控制,而且,你能借助法宝看清周围的变化,不管她在做什么,你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知道,如果她真的在搞鬼,只要你心念一动,法宝自然会束紧,她的元脉也就没办法运转了。”

  “这个好!这个太好了!”叶信大喜,接着转头看向那条金色的丝带,尝试着去操控。

  果然,金色丝带随着他的心念开始束紧,深深勒入那海族少女的手腕中,那海族少女似乎是感觉到痛楚了,抬头怯怯的看了叶信一眼,嘴角咧开,随后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闭嘴!”叶信喝道:“挺大个人了,怎么没事就哭来哭去的?!”

  那海族少女只是闭上了嘴,可眼泪却没有中断,顺着脸颊扑簌簌滴落。

  “她能不能慢慢的把法宝解开?”叶信又问道,虽然他的心念能与法宝相通,但他总归有要睡觉的时候,不能全天候的监视,所以他还是有些担心。

  “也不行。”泥生说道:“法宝入肉生根,除非把她双手斩断,否则是没办法挣脱的。”

  “这样啊……”叶信呆了呆,突然露出喜色,随后伸手一招,把金色丝带抽了回来,随后说道:“来,把头低下去!”

  那海族少女不知道叶信想做什么,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不敢违抗叶信的话,乖乖把头低了下去。

  那海族少女飘逸的长发已被叶信毁得乱七八糟,这里少了一块,那里缺了一片,哪怕是剃成光头,也要比现在好看得多。

  叶信把金色的丝带缠在那海族少女的脑袋上,如发带一样,随后他很认真的端详了片刻,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又走回到主座上。

  “你叫什么?”叶信懒洋洋的问道。

  “我叫龙小仙。”那海族少女抽泣着说道。

  “胡扯!”叶信喝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王族的女子都是姓春的!”

  “我不姓春啊……我姓龙……”那海族少女怯怯的说道。

  “你不是王族?”叶信愣住了,拥有如此战力的海族竟然还不是王族成员?

  “我是王族……”那海族少女说道。

  “那你怎么会不姓春?”叶信再次喝道:“又想找打了是不是?”

  “我不是东海的王族……”那海族少女叫道,随后嘴角一咧,可能还想哭,但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勉强把哭音憋了回去。

  叶信呆了呆,皱眉问道:“那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是从恶海龙宫来的。”那海族少女说道:“我是恶海龙宫的十七公主。”

  叶信侧身看向泥生,那意思很明显,您老知不知道恶海龙宫?泥生少有的露出凝重之色,随后低声说道:“此事我们一会再说。”

  虽然泥生没有明说,但叶信也懂了,恶海龙宫肯定大有来历。

  “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到了这里,就要听我的规矩!以后你也不用叫龙小仙了,我给你改个名字。”叶信看着那海族少女额头上的金色丝带,嘴角突然露出了充满恶趣味的笑容。

  那海族少女没敢说话。

  叶信顿了顿,缓缓说道:“以后……你就叫泼猴!”

  萧魔指等人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太古怪,那边的鬼十三直接就喷了,他和叶信的关系最为深厚,也听叶信讲过了很多很多故事,自然清楚‘泼猴’的由来。

  “泼猴……好难听的……”那海族少女撅起了嘴。

  “难听?要不然……叫你蠢猪?”叶信说道。

  “不要不要,我才不蠢!我也不是猪!”那海族少女叫道。

  “那就是泼猴了。”叶信说道:“这里我说了算,还没你说话的份!”

  “我不要……”那海族少女用低如蚊呐的声音抗议着。

  “还敢不服?”叶信冷笑,随后双掌在胸前合十:“……”

  其实叶信可不懂什么咒语,只是随便发出一些古怪的音节罢了,一方面是验证法宝的威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完成儿童时的一个梦想,说来也怪,叶信儿童时的玩伴们都喜欢大闹天宫的热闹,唯有他总想着做一个降魔人,或许是他少年老成,而玩伴们都显得太过喧嚣了,所以他一直想让那些捣蛋鬼老实一些。

  那海族少女用手握住自己的额头,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她所感受到的痛苦并不算很剧烈,但深入骨髓。

  见确实生效了,叶信也不想继续难为那海族少女,沉声说道:“你可服了?”

  “服了……”那海族少女期期艾艾的说道。

  “你叫什么?”叶信问道。

  “龙……我叫泼猴……”那海族少女用哭音回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