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二五章 剥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昨天叶信出手,把海族战士们吓得四散奔逃,现在那些海族战士却视若不见,依旧蜂拥而上。~頂點小說,.23wx.

  叶信如同闲庭信步般,只是一拳一拳挥去,意志所引发的水流一道接一道,咆哮着卷向那些海族战士,他们根本就无法靠近叶信。

  水,是海族赖以生存的最基本保障,此刻却成了叶信的大杀器。

  叶信阻断了海族的攻势,只有千余米海族战士在进攻破山军的主阵,很快就被宁高悟的士兵消灭得干干净净,而且今天再没有奇怪的海洋物种出现,证明海族并没有做那么多准备,那点资源已经消耗光了。

  叶信与那条瀑布之间,水流已变成了红色,叶信每一拳都能让数百计的海族战士随着狂流倒卷回去,撞上瀑布,撞得粉身碎骨!

  千余米的河面,如同烧开了的沸水,在滚动咆哮激荡。

  宁高悟特意跑到高处,看着下方的战局,他虽然看不到叶信是怎么样战斗的,但能看到已彻底疯狂的河水,也明白叶信是靠一己之力,挡住了海族的攻势。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从瀑布上空跃起,裹挟着闷雷般的呼啸声,笔直扎入瀑布下方的水潭,下一刻,他又一次从河道中飞向高空,足足飞起几十米高,身下卷起一道巨大的浪花,也不知道他是在乘着水势飞掠,还是元力震荡太过激烈,以至于把水也卷向了高空。

  叶信抬起头,透过水面观察着那道人影,他感受到了强大无比的元力波动,竟然能透过深深的河水,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那种波动要比苍妒兵强大得多,绝对不是凝气境的修士所能引发的,证道境?那是海族中的王者么?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

  叶信心中不但没有惊惧,反而产生了一种兴奋感,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选择逃避,但今天他已能完全控制水势,借助这种力量,越两阶挑战又有何妨?!

  那条人影凌空扑击,拳锋所指处,叶信上空数十米方圆的水面同时塌陷下去,隐隐露出了叶信的身形。

  宁高悟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后听到身后有人漫声说道:“好强的气势……”

  宁高悟听出了来人是谁,他没有闲暇回头,死死盯着叶信若隐若现的身影:“萧帅,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热闹。”萧魔指说道:“昨天主上搞出那么大声势,我猜今天海族中的王者也应该出手了。”

  这时,叶信双手一圈一引,尽可能的引动更多的水流,接着挥拳遥遥击向空中。

  叶信周围突然出现了一道汹涌的漩涡,紧接着,漩涡已极快的膨胀开,卷向高空,犹如一条狰狞的水龙。

  轰……两股劲流撞击在一起,叶信卷起的水龙被震得粉碎,而那条人影释放出的拳压也被绞成了迸射的乱流,万千道水滴如利箭般向四下攒射,长虹河的河水荡起了无数道涟漪,而两岸的泥土和岩石也被水滴射出了一个个窟窿,就像蜂窝一般。

  双方都是全力以赴,又拼得平分秋风,至少在力量层面上,谁也没有压倒谁。

  叶信是愈发兴奋了,而那条人影从高空中斜退,落入河水中,她的脸色显得有些惊疑不定,叶信释放出的力量应该是远远超出了她的估计。

  叶信大步向前,双拳交替向前轰出,他选择了主动出击,因为与证道境的修士交手,是一种难得宝贵经验,而且自从他步入凝气境中阶之后,便发现自己在战场凝炼出的那些宝贵经验,价值正在逐渐衰减。

  证道境修士相互搏杀的风格,与他所熟悉的截然不同,眼前那条人影,抬手出脚都能释放出恐怖的压力,就算他可以借助水势,也很难靠近,就如同那些海族战士根本没办法靠近他叶信一样。

  战斗范围已经从数米扩展成了几十米,甚至上百米,近身格斗的时代已经远去,他必须要适应新的格局。

  叶信不止在思考自己未来的走向,也在重新评估天罪营的薛白骑、谢恩、墨衍等人,假如他们都进入了证道境,墨衍将脱颖而出,成为最恐怖的战士,符伤一向走得是以力称雄的路子,他会小有起色,渔道、薛白骑等人中规中矩,谢恩和郝飞等人的实力就要打些折扣了,谢恩是身法灵动,郝飞依仗的是快剑,他们与同等的证道境修士对抗,会受到压制,处于不利的局面,除非他们也象那海族少女一样,修炼了非常强悍的淬体之术,才能把自己原来的优势释放出来。

  那条人影已然迎上叶信,她虽然无法象叶信这样控制水势,但本身实力是呈压倒性的,长虹河的河水在劲流的冲击中疯狂翻滚起来,就好像水底有两条巨龙在相互搏杀。

  高处的宁高悟,已是一头冷汗,如果他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战局,或许心中的压力还能轻一些,可他什么都看到,感觉自己象一个待决的囚犯,如果叶信胜,自然万事大吉,如果叶信败,他的破山军是很难与那种强大的修士相对抗的,就算赢了,也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那是……证道境的修士吧?”宁高悟喃喃说道:“我感觉要比老苍强得多了……”

  “也不过如此。”萧魔指淡淡说道,他一直在感应着长虹河中传来的元力震荡,心神游余外,无意中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断剑宗的惊天峰,外门弟子中曾经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惊天峰有山神,美丽而又冷傲,曲云鹿成为惊天星会的主星之后,听到了这个传说,派人去探查过,什么都没查到,便把所谓的山神当成一个故事,只有萧魔指,他不但知道山神的由来、也知道山神的力量达到了何种境界,更知道山神是怎么死的。

  不过,这注定会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因为萧魔指绝对不会说,而其他人根本无从查起。

  宁高悟蓦然回头,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盯着萧魔指,他是老于世故的人,第一时间便明白萧魔指绝不是在吹嘘什么,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表达。

  萧魔指愣了愣,他也察觉自己说漏了嘴,随后一笑,这时他突然感应到什么,侧头向后方看去,随后变得目瞪口呆。

  叶信战意澎湃,力量的旗鼓相当,让他越打越是兴奋,但很快,他发现情势在慢慢变得对自己不利。

  叶信早令人在长虹河一带倾倒了大量的泥沙,这是为了给海族造成困扰,可现在泥沙被卷动的劲流带了起来,河水已变得浑浊不堪,恍若置身于迷雾中一样,幸好他可以感应水势的变化,不管那个修士转移到什么位置,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叶信从没在这种环境中战斗中,虽然还是攻多守少,看似占据了上风,但这种环境让他感觉到很不安,更关键的是,那个海族修士与他处在同样的环境中,也应该同样困扰才对,可那海族修士却在不停的发起攻击。

  下一刻,那海族修士向着叶信的方向掠来,双拳斜下轰向了河底,在震耳欲聋的轰响声中,大片大片的泥沙被卷了起来,河底甚至露出了岩层。

  叶信靠着感应水势的变化,敏锐的判断出那海族修士在做什么,他的汗毛陡然竖了起来,对方在故意让河水变得浑浊,不对,有危险!

  既然本能已察觉到危险,叶信立即做出反应,放弃了进攻,他的身形如利箭般穿向河面,又控制着水势,把他推出河面,又推向高空。

  那海族修士察觉到叶信想走,立即追出了河面,向叶信扑来。

  到了空中,叶信的视觉已恢复了,他突然看到在瀑布下方站着一个海族老者,那海族老者手中举着一面长幡,那长幡正中闪烁着光幕,光幕内显示的竟然是春海圣母的图像。

  随着长幡的晃动,春海圣母那一双双眼睛所以释放出的犹如实质的视线都投向了叶信这边,叶信突然感觉到自己与水势的联系被快速剥夺,他本在浪尖上飞行,可脚下的水在不停破散,脱离了浪尖,落入到长虹河中。

  当那海族修士挥拳向他压来时,叶信脚下所有的水花都离开了,只剩下他孤然一身。

  叶信只得从山河袋中取出杀神刀,全力挥刀斩向前方,同时释放出蝎甲,牢牢护住自己的身体。

  轰……叶信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蝎甲破灭了,他的身形斜着栽落在河岸边,又弹起四、五米高,翻滚出老远。

  正在观战的狼骑们见叶信败了,而且败得那么突然,立即启动,全速向叶信的身影驰去,幸好他们距离叶信并不远,只要几个呼吸,就能赶到叶信身边,并把叶信带走。

  那海族修士悬停在空中,她没有急着追杀叶信,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中释放出嗜血的光芒,等到狼骑的距离逼近了,她突然挥拳,向着狼骑轰去。

  狼群中炸起了一片血花,虽然无界天狼的反应极快,感觉到不对,立即向周围避让,但还是有七、八骑被拳劲压在里面。(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