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二九章 星门的缺陷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你是说这畜生在逗我玩?!”真真侧头看向叶信。

  “你以为呢?”叶信说道:“五灵丹牛毕竟是凶兽,拥有很高的智慧。“

  “是啊,五灵丹牛确实很聪明的……”有一个声音在一边附和着叶信。

  叶信转头看去,是那海族少女,其实叶信早已把监视的任务交给墨衍了,也许是担心没办法摆脱自己额头的金色时代,或者是真的被叶信打怕了,整整一天那海族少女并没有尝试过逃走,就算叶信败给那海族修士,落在了石堆中,生死不知,那海族少女依然很老实的坐在河岸上方的石头上,当然,她也不会去帮叶信。

  “泼猴,你见过五灵丹牛么?”叶信问道。

  “没见过。”那海族少女摇了摇头:“不过我听说过,星门那边也有一头五灵丹牛,父王和哥哥们曾经打过那头五灵丹牛的主意,但最后没能得手,被星门的修士还有那头五灵丹牛识破了。”

  “原来……原来那次是你们恶海龙宫干的?!”苍妒兵勃然变色。

  那海族少女只怕叶信,对其他人可是没有好脸色,她冷笑道:“是又怎么样?天生奇宝,有道者有能者居之,你们没本事,丢了五灵丹牛,是你们活该!”

  苍妒兵双眼中杀机流露,他有两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就死在那一次冲突中,不过说起来很窝囊,虽然最后还是勉强抢回了五灵丹牛,但五灵丹牛受了重伤,十几年之内没办法再为星门提供丹料了,而且星门的修士不管怎么查,也查不到是谁对五灵丹牛下了毒手,现在全明白了,原来是恶海龙宫的龙人在暗中作祟。

  “这话说得不错。”叶信淡淡说道:“如果有一天,我们杀入恶海龙宫,也只好怪你们自己无能了!”

  “是呀。”那海族少女露出轻蔑的笑意:“不过……就凭你们么?我承认你很厉害,但遇到了我父王,恐怕你连一招都接不下!”

  “我还年轻。”叶信说道,随后他不再理会那海族少女了,看向苍妒兵:“老苍,这五灵丹牛到底有什么本事?上一次你没说清楚。”

  苍妒兵抬头看看天色:“快到子夜了,到时候主上自然就会明白。”

  “老苍就喜欢卖关子。”程祭邻笑道:“五灵丹牛汲取天地元气,还有草木精华,以自身为鼎炉,淬炼出丹火,每到子夜阴阳交汇之时,它会把丹火喷吐出来,丹火中蕴藏着很多杂质,但也有丹屑,是天然的丹屑,分离出丹屑再回炉重新淬炼,有可能直接淬炼出丹药,不过这头五灵丹牛的年纪还小,回炉重新淬炼只能淬炼出伪丹。“

  “这是慢功夫。”曲云鹿说道:“等五灵丹牛长出五灵角,直接把五灵角砍下来,里面都是最极品的元液,价值连城!如果养得好,五灵丹牛每隔两三年都能长出新的五灵角,嘿嘿嘿……那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蠢货……”那海族少女低声嘀咕着。

  “嗯?你说谁?”曲云鹿怒了。

  “我说你们!”那海族少女毫不退让的说道:“你们居然还想要砍掉五灵角?你们说说自己到底是有多蠢?!五灵丹牛也有自身元气的好不好?它的元气就藏在了五灵角里,砍掉一次五灵角,五灵丹牛就会伤一次元气,连着被砍掉几次,五灵丹牛就废了,你们到底是有多贪心?丹屑要拿,极品元液也要拿,你们怎么不上天呢?!“

  曲云鹿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那海族少女。

  “怪不得星门一直都是那么没出息,估计他们和你们想得一样。”那海族少女再次露出不屑之色:“一群鼠目寸光的蠢货!如果那两头五灵丹牛在我们恶海龙宫,用不了三十年,我们族人就可以重返证道世,可星门呢?几十年来有什么出息?就因为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贪婪,暴殄天物,这是报应!”

  “泼猴,你知道怎么养五灵丹牛么?”叶信很虚心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了!”那海族少女傲然说道:“我们海族比你们强多了,至少我们有爱心,以前我们有过五灵丹牛,五灵丹牛给我们带来这么多好处,我们发自内心的爱护它,和你们不一样。“

  “爱心?真搞笑!”苍妒兵冷笑道。

  “是啊,在你们看来,我们当然是搞笑的。”那海族少女说道:“你们发现什么东西好,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所有的好处都压榨出来,甚至不惜敲骨吸髓!五灵丹牛能喷吐出丹火,当然要收集起来,五灵角中蕴藏着极品元液,当然要砍掉,这也是五灵丹牛的数量少,你们舍不得,否则早就把五灵丹牛大卸八块了,五灵丹牛的皮能熬制出极好的淬体药膏,心肝可以清心明目,牛筋能制作出极好的弓弦,牛蹄、牛髓、牛骨都可以入药,你说说,你们舍得放过哪一种?“

  叶信摆摆手,示意苍妒兵不要再说话了,随后转向那海族少女,和颜悦色的说道:“星门那么做,确实不好,你们是怎么养五灵丹牛的?”

  “很简单呀,真心的爱护它。”那海族少女说道:“星门那两头五灵丹牛,五灵角应该不知道被砍下来多少次了,它们差不多已经变成了废物,寿元也大损,在它们成年的时候,收集的丹屑或许能制作出几颗金丹,但之后就不行了,只能出伪丹,我们养的五灵丹牛,从成年开始喷吐出的丹屑,都能回炉淬炼出金丹,切!你们能和我们比?!“

  “是不是喂养的草料有什么不同?”叶信又问道。

  “那都是差不多的。”那海族少女摇头道:“你想呀,五灵丹牛的元气都储藏在它的五灵角里,把五灵角砍下来一次,就伤它一次,它怎么可能强大得起来?我记得九哥以前和我说话,我们族的五灵丹牛在被无耻的魔族抢走之前,喷吐出的丹屑都能直接淬炼成三转金丹!”

  苍妒兵和程祭邻等人面面相觑,都被那海族少女说中了,星门所养的那两头五灵丹牛,喷吐出的丹屑只能淬炼成伪丹,金丹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本以为海族会有一些特殊的方法,没想到事实却是这么的简单,只要不伤害五灵丹牛,五灵丹牛会给出更丰厚的回报。

  不过,极品元液是异常珍贵的,而且五灵丹牛的五灵角每隔几年便能收割一次,想让星门的主事者控制自己的欲念,不去打极品元液的主意,那是一种莫大的煎熬。

  就如同在一个饥饿难忍的吃货面前摆上美味的宴席,又告诉他,这些东西放得越久便越好吃,但,那个吃货真能控制得住么?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他们今天是星门的主事者,明天或许就要进入证道世了,要不然犯了些过错被贬,再者修为遇到瓶颈始终无法突破,如此又怎么可能甘心承受那种煎熬?

  再说得明白一些,他们坐在那个位置上,不管从五灵丹牛身上得到什么好处,都有他们的一份,如果把五灵丹牛当成珍宝,精心饲养,分毫不取,等五灵丹牛喷吐出的丹屑能淬炼出金丹,他们可能走人了、让位了,岂不是白白错过机会?五灵丹牛是属于星门的,可不是他们的私产!

  其实那海族少女根本不懂,星门的修士并不是愚蠢,而是私心作祟!

  “星门的修士不知道什么才是最珍贵的。”那海族少女还在痛斥着人类的浅薄:“元液不算什么,能滋生出元液的名川大河太多了,从这里搞不到,可以去试试别的地方,没有极品元液,用上品也可以将就,实在不行,可以用中品。金丹才是最重要的!到了证道世,有金丹,天下尽可去得,没有金丹,那就是寸步难行!”

  叶信沉默了良久,缓缓说道:”看来在星门内部,也不是一团和气啊。“

  “这个……”苍妒兵显得有些尴尬:“做事情总是要呼朋唤友的,这样才放心,其实就算在主上这里,也免不得俗。”

  苍妒兵多多少少也知道天罪营的一些内幕了,他说得没错,叶信座下有一鬼双骑四凶八虎,大家的关系虽然很和睦,但也存在着不同的派系,鬼十三自然不用说,薛白骑是个老好人,渔道特立独行,四凶属于一派,举个例子说,郝飞和墨衍的关系就非常亲近,墨衍去了九华府,叶信问墨衍掌控义盟的人选,墨衍极力推荐了郝飞,而八虎相互也喜欢抱团,渔道是龙门军主将,赵云驹是龙门军副将,可他们之间曾经很不对付,赵云驹正在八虎之列。

  现在叶信的势力还小,全在叶信眼皮子底下,谁都不敢过分,等到以后,这种派别间的壁垒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五灵丹牛这么厉害么?”真真眼中释放出精光,她对那些争权夺利抢好处的事情不感兴趣,但听出了五灵丹牛有多么重要,随后她抬手看看天色:“应该快到子夜了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