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三四章 海族使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温容接过伪丹,慢慢放在自己的袖中,叶信还想说什么,这时外面已经传来了号角声,意味着整军备战的时间到了。

  因为已经放弃了破山军的阵地,转而进入寒甲军的阵地驻防,距离地下河的河口又远了不少,虽然还没有超过十里路,但这段路程已足够士兵及时作出反应了。

  吴秋深已率领长蛇军顺长虹河而下,叶信的命令是让他到大卫国的南线,广派探马,侦查大羽国的动静,如果东海有援军,不可能从天上飞过来,只能从长虹河走,所以吴秋深的任务在沿着长虹河尽可能的设置障碍,如果东海那边没有动静,权当旅游了一圈,如果真发现了海族的踪迹,他就要拖延海族的行程,并及时向叶信示警。

  在地下河的河口两端,高山上都捡起了石堡,由士兵们轮流看守,和海族打了几场之后,士兵们也学到了很多经验,当大批海族在河水中游动时,是有踪迹可寻的,水面上会出现涟漪,鱼儿会不断的跃出水面。

  一旦发现不对,石堡上的士兵会立即发出信号,让在河岸两侧巡查的探马去查明究竟,确认有敌情,石堡上便会燃起烽火。

  从某种角度说,和海族战斗是有很多便利的,就像在河道两侧高山上建起的石堡,如果是公国之间交战,派出精锐拔掉石堡并不算难事,海族却很难做到。

  长虹河虽然是一条不冻河,但在前几天的战斗中,河水不止一次漫上两岸,现在已结成冰,山谷间又积下了很多积雪,海族战士想摸到高山上,攻击石堡,几乎不可能,如果派出修士,强烈的元力波动会传出很远,叶信那边单单是凭着元力波动,就能判断出海族的修士发起了攻击。

  不知道海族那边的士气怎么样,各路大军却是军心大振,叶信带给了众将士极大的信心,狼群和豹群的出现,也是一种莫大的保障,以狼王和豹王的表现,完全可以和海族的王者单挑,原本将士们担心的是海族中强大的修士,现在高端战力都被拉平了,海族根本没有胜算。

  各军主将中,吴秋深走了,宁高悟昨天刚刚撤出阵地,他要去往下游构筑新的阵地,没有时间,只有萧魔指、渔道和周破虏在,几个人登高远眺,一边闲聊一边等待着前方传来的消息。

  “这天气是越来越冷了。”周破虏挥散从口中喷吐出的雾气,含笑说道:“估计海族要比我们更难捱吧。”

  “对你们来说又能算得了什么?”萧魔指说道:“寒甲军可是从极北之地来的。”

  “周帅,我看你们寒甲军的兵刃和我们不太一样啊。”叶信说道。

  “是啊,周帅,你们大罗国好像有些不太景气吧?还是舍不得在将士们身上费些心血?”渔道说道。

  寒甲军的装备和其他军队确实有不小的区别,整个军中,几乎看不到钢铁制成的甲胄,都是皮甲,手持的武器也很单一,大部分都是长枪,而且长枪还是木制的,只有枪尖是用钢铁铸造的,显得有些寒酸。

  不过寒甲军中箭手极多,或者说,每一次士兵都是箭手,也是枪手,放下枪可以发箭,背起弓又能持枪冲锋。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周破虏笑了笑:“极北之地的寒流,不是你们能想象的,如果我的孩子们穿着你们的铠甲、持着你们的武器,那就根本不用打了,一股寒流卷来,就能让他们变成冰雕。”

  “那么厉害?”鬼十三说道。

  “嗯。”周破虏重重点了点头:“我们大罗国与极北之地的野人交战,通常比的都是谁更能耗,谁能在寒流中保存更多的战力。”

  周破虏说完向几个寒甲军的士兵招了招手,那几个士兵大步走了过来,周破虏用手点了点其中一个士兵:“把你的战甲脱下来。”

  那士兵依言脱下了皮甲,周破虏抓起皮甲用力抖了抖,皮甲居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

  “这就是我们的寒甲。”周破虏说道:“皮甲内层由寒金丝所制,可以阻断寒气侵袭,每一套寒甲都需要很多工序,不是那么简单的。”

  其实,随着叶信的出现,各个公国再次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公国也有强弱之分,大卫国、大召国、大罗国、大任国、大息国属于强国,大羽国、大陈国、大月国和大平国属于弱国,大卫国不用说,萧魔指和渔道是大召国的代表,破山公宁高悟是大任国的代表,周破虏是大罗国的代表,吴秋深是大息国的代表,五大强国已经在叶信手中完成了整合。

  大羽国被叶信打废了,大陈国最能打的无生军统帅洪无垢,已投靠了叶信,只剩下大月国和大平国,根本掀不起浪花。

  所以周破虏才会有什么说什么,没有半点隐瞒,换成以前,这可都是军事机密。

  周破虏又走到那个士兵身前,把那士兵头上奇怪的帽子整理了一下,转眼间,一顶帽子就变成了一个近乎全封闭式的头罩,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周破虏把头罩戴在那士兵的头上。

  那士兵在吸气的时候,脸罩前方突起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小窟窿,接着那士兵开始呼气,小窟窿又被自动堵上了,而他呼出的空气顺着脸罩下的一个小管子,从肋下喷吐出来。

  “这是搞什么?”鬼十三大奇。

  “在寒流中作战,士兵们因为激烈动作而喷吐出的雾气是致命的。”周破虏说道:“雾气会在你的头发上、胡须上还有眉毛和眼睫毛上结成冰,别的地方还好说,眼睫毛被冰冻住,视线就会受到影响,如果平时行走,不算什么,可在战场上,就会要了士兵们的命,所以我们的工匠才制作出这种头罩。”

  “大罗国那么冷?莫非比北极还要冷么?”叶信说道。

  “主上去过北极?!”周破虏身形一震,急忙问道,他的声音已微微有些颤抖了。

  “去过怎么了?”叶信问道。

  “主上也见过了极道之国?”周破虏叫道。

  “没有。”叶信摇了摇头,随后他好奇的问道:“极道之国是怎么回事?”

  周破虏沉默了,良久,他笑一笑:“也没什么,只是坊间流传的故事罢了。”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号角声,鬼十三侧头看向瀑布的方向:“海族……果真要孤注一掷了么?”

  “那就打吧,谁怕谁?!”周破虏说道,随后向叶信弯了弯腰:“主上,我回主阵去了。”

  “嗯。”叶信点点头。

  周破虏离开了,叶信等人远远观察着长虹河的动静,足足几分钟,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时,墨衍突然开口说道:“海族只出来了一个人。”

  “一个人?”叶信皱起眉头。

  符伤的身形出现在山下,他坐下的无界天狼快速向这边驰来,转眼跑到近前,符伤跳下无界天狼:“老大,海族来人了,只有一个。”

  “我们知道了。”叶信说道。

  “知道了……”符伤看到墨衍对他含笑不语,陡然明白了,有些气恼的叫道:“以后墨衍在,我可不动了,跑来跑去的有毛用啊我?!”

  “海族只派一个人来,估计是想谈判吧?”萧魔指喃喃的说道。

  “其实海族想和我们打,我还是要费些手脚,居然想来和我谈判……”叶信笑了,随后摇了摇头:“萧帅,这一次就劳动你吧,去见一见海族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打算,老十三,你也跟着。”

  “我去?”萧魔指顿了顿:“主上,海族肯定是要和你谈的。”

  “这也是谈判的一种技巧。”叶信淡淡说道:“他想和我谈,我就要和他谈?凭什么?你们去就足够给他们面子了。”

  “那我们要怎么谈?你总该定个调调吧?”鬼十三说道。

  “随便你们。”叶信露出笑意:“怎么谈都行,谈过了,我们好吃好喝的招待,然后明天接着谈。”

  “这样要谈几天?”鬼十三说道。

  “能谈多久就谈多久。”叶信说道:“反正我是不会出面的。”

  “你这……也太黑了……”鬼十三叹道,他明白了叶信的用意,陷入困境的是海族,焦急不安的也是海族,叶信不出面,只让他和萧魔指去耗费海族的时间,这就是最好的攻击手段,不但始终掌控者主动权,还能逼得海族不断的降低自己的底线。

  “进攻大陆的是他们,现在又想谈了?”程祭邻冷笑道:“他们想得真美!”

  “海族不是傻子。”叶信说道:“他们想和我谈,肯定是掌握着一些东西,也知道那些东西能让我动心,能换取一条生路。”

  “莫非你还真想放过他们?”苍妒兵奇道。

  “这要看他们到底能拿出什么了。”叶信说道。

  “也罢,我这就去和海族的人聊一聊。”萧魔指笑着说道,一直以来,不管想要什么,他都是用自己的刀与剑去争、去夺、去威慑,不过,叶信那一次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也让他知道世间还有另外一种力量,如果能做到不需要叶信出马,证明他也具备相应的能力。(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