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三九章 冷酷的守护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萧魔指和鬼十三返回狼骑的营地时,正看到叶信躺在吊床上,询问着那海族少女。

  “泼猴,你知道先天秘钥么?”叶信说道。

  “不知道呀。”那海族少女眨了眨眼:“好吃么?”

  叶信明显呆了呆:“请问……先天秘钥这几个字,你是从哪里联想到吃的方面呢??”

  “人家只是随便问一问啦!”那海族少女大大咧咧的说道。

  叶信还想说什么,一眼看到了萧魔指和鬼十三,他笑眯眯的说道:“萧帅,辛苦了,谈得一定很顺利吧。”

  “看得出来,海族是想下血本了。”萧魔指说道,他终于意识到,一直以来他都小看了叶信,以前他只是觉得叶信是个很有前途的年轻将领,之后叶信决意在九鼎城起事,他应叶信的邀请,千里迢迢赶到九鼎城,一方面是给叶信面子,以后还是要合作的,另一方面是想学习、了解,他想知道铁心圣之死的细节,想亲眼看到铁书灯又是怎么被赶下台的。

  杀害国主,本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短短时间内,除掉两任国主,真是太疯狂了,因为叶信做的事情也是他以后很可能要做的,所以萧魔指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要知道叶信是如何化解整个大卫国的反弹,如何分化拉拢各个世家,又是如何稳住局势的,叶信绝不会想要一个乱成一团的大卫国。

  那个时候,他内心承认叶信是他旗鼓相当的对手。

  直到叶信创建星堂,又进攻断剑宗,他很吃惊,感受到了从叶信身上传来的巨大压力,但他也有自己的秘密,就算处在下风,也有自保之力。

  到了今天,他总算体会到,叶信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信没有独特的鲜明个性,似乎没有特点,但正因为这样,叶信可以随时变成任何一个人,随时拥有任何一种秉性,千变万化无从琢磨,如果只是演戏,怎么可能那么像?如果他不是知道内情,也同样会被叶信骗倒。

  事实上,萧魔指的眼界和见识还是不够的,叶信要演戏,是用心理催眠把自己变成一个正合适出现的人,拥有正合适表达的性格。

  用狗血的话说,叶信是在用灵魂出演,所以他的情绪、动作都会做到全无破绽,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过去、现在,彻底变成了自己需要出现的那个人。

  “哦?那娘们是怎么说的?”叶信问道。

  “她说元石的数量还可以继续商讨,如果他们的元液不够,可以用法器相抵。”萧魔指说道。

  “前辈,你怎么看?”叶信的视线落在了泥生身上。

  其实叶信在谈判之前是没有既定计划的,让泥生去,只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起到震慑效果,但那海族使者实在是过于焦虑了,让叶信看到了见缝插针的机会,最后,泥生根本就没机会出场。

  “呵呵……你快把他们逼到绝路了。”泥生笑了起来:“就算你们的要求再过分,估计他们也只能接受了。”

  “吓唬一下没问题,但不能太过分,要知道狗急尚且能跳墙。”叶信说道,随后他沉吟片刻:“他们很焦虑,已经到了难以承受的程度,似乎……他们有一定的期限,在期限之内务必要回到东海去……”

  “可能是先天秘钥的缘故。”泥生说道:“先天秘钥的元气恐怕已经开始外泄了。”

  “如果先天秘钥的元气开始外泄,后果是什么?”叶信急忙问道。

  “必须用秘法镇住,否则先天秘钥会变成废物。”泥生说道。

  “那就更奇怪了。”叶信皱起眉:“如果是想把先天秘钥带回东海,他们完全可以分出一个人,悄悄把先天秘钥带走,我们能困住海族大军,但不可能做到水泄不通,他们总会找到机会的。”

  泥生沉默良久,悠悠说道:“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或许能为你解惑吧。”

  “什么问题?”叶信问道。

  “春海部和我以前见过的海族不一样。”泥生说道:“其实你派长蛇军团去大卫国南线驻防,完全是没必要的,因为海族肯定会派出援军,或许海族援军已经快到了,不过……今天那个海族使者的表现让我有些吃惊,他们似乎知道,不会有援军的,所以想用谈判换一条生路。”

  “海族为什么肯定会派出援军?”叶信感到很不解。

  “这要从海族的母神说起。”泥生说道:“每一个海族的母神,都有一种基本的能力,可以清楚的洞察每一个族人的想法,就算相隔千里之外,她也能下达自己的命令,让族人按照她的意图行事,所以,在你切断海族补给的时候,让海族战士发现自己遭了算计,春海圣母便会立即派出援军。”

  “这……”叶信大吃一惊:“前辈,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星堂是你缔造的,也应该由你负起全责。”泥生淡淡说道:“有些事情,只有痛过了,才会记得深刻。就算你败了,也没什么,我能保得住你和你身边的人。”

  叶信哭笑不得,他明白泥生的用意了。

  假设他叶信是个小孩子,那么泥生就是一个比较冷酷的守护人,小孩子么,什么都不懂,会把盐当成糖吃,会去摸滚烫的水,会在下坡路上奔跑,会踢到明明可以避开的石头,泥生不管,烫了、摔了、疼了都是自己的事,不过,如果有毒蛇在向叶信靠近,他会把叶信拉走,或者把毒蛇踢开。

  如果叶信只有一个人,他会很幸福,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反正最后泥生会出面,可问题在于,叶信是星堂的主星,是这些弟兄们的统帅,真的败了,以泥生一己之力,又能护得住几个?

  所以,泥生的存在,有时候会很重要,有时候却又象没有这个人一样,他叶信必须自力更生。

  “可是,海族的援军一直没出现,那个海族使者也不认为援军会赶到,所以才会不惜代价和你谈判。”泥生说道:“那么,春海圣母肯定出了问题,她已没办法控制春海部的海族战士了,没办法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更没办法传达自己的命令。”

  “可为什么会这样?”叶信问道。

  “我想来想去,应该是你的缘故。”泥生说道:“你毁掉了春海圣母的元魂,让她永远丧失了这种能力,也所以,她必须尽快得到先天秘钥,没有了元魂,她的修为可能在逐渐衰败。”

  “我明白了……”鬼十三说道:“所以海族不能让一个人或几个人带着先天秘钥离开,必须把先天秘钥放在所有海族的目光下,春海圣母已经失去了控制力,先天秘钥又是罕见的宝贝,如果那几个海族修士没有回东海,而是带着先天秘钥躲起来,自己修炼,那又该如何?”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萧魔指连连点头。

  叶信沉默良久,长长吐出一口气:“原来如此……不过,前辈,以后我如果做错了事情,或者忽略了什么,您老能不能提前告诉我?”

  “主上,其实我留在这里,已经是逾越了。”泥生缓缓说道:“以后回星殿,恐怕会有一些麻烦的,否则,我当初怎么会和主上说,到那时候帮我一次呢?”

  “好吧,我不勉强您。”叶信立即改了口风,他是非常现实的人,只要泥生能留下来就好,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

  海族的处境,已被叶信算到了骨头里,而且,叶信也不打算再出面了,因为再次面对海族,会形成逻辑冲突,如果他的口风变了,开始向海族施压,希望得到更多的元石,会让海族产生怀疑,口口声声的不忘旧恩,那种义薄云天的风范哪里去了?

  如果他反复拒绝与海族谈判,有可能逼得海族在绝境中彻底爆发。

  这两者都不是叶信想看到的,为今之计,他躲着不见人,就是最好的办法。

  第一天,还是由萧魔指和鬼十三去和海族使者谈,萧魔指体验到了一种难得的乐趣,他绝口不提增加元石的数量,只推说叶信的态度非常坚决,经常大发雷霆,他实在是没办法劝解,而海族使者则在一次次换取和平的筹码。

  不用施加压力,不用武力威慑,不用拐弯抹角,只需要不停的述说自己的苦衷,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实在是太让人畅快了。

  第二天,还是萧魔指和鬼十三去谈判,而海族使者变成了四个,一方在诉苦,一方在拼命的讲是非、讲慈悲,从清晨到黄昏,海族要交出了元石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十一万颗,还有十件足品的法器。

  萧魔指只见过一次法器,虽然不知道海族的法器效果如何,但看那几个海族使者,都痛苦得恨不能把自己的舌头咬碎,他便知道,海族已经接近了底线。

  第三天,萧魔指又有了新的目的,他无意中提起,叶信身边有个叫杨宣统的人,对叶信的影响力非常大,杨宣统喜好钻研符道,春海部在这方面能力很出众,灭元炮就是春海部的海族修士打造出来的。(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