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四三章 无声的哀求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宗樱也同样被那股恐怖的气息吹得飞了出去,幸好她跌落的地方已经先躺倒了几个人,没有直接与地面相撞击,但还是痛得龇牙咧嘴,而她身下的人刚刚跌了个七荤八素,宗樱又从上面落下,砸在他们身上,当即被砸得晕死过去。

  这时,那相貌极美的女子已与紫色的雷光撞击在一起,整片天空都变得扭曲了,又一道冲击波从空中卷向四面八方。

  刺眼的光芒逼得所有人不得不闭上双眼,宗樱只感觉眼中传来阵阵刺痛,痛得泪水横流,片刻,她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正看到无数洁白的羽毛纷纷扬扬洒落,那女子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紫色的雷光也不见了。

  宗樱挣扎着想爬起来,蓦然看到刚才那粉妆玉琢的小孩子就在她脚边,她犹豫了一下,女人天生的母性,还是驱使她弯下腰把那小孩子抱了起来,不过当她的视线再次落在那小孩子身上时,被唬了一跳,差点失手把那小孩子扔出去。

  仅仅是在几个呼吸之前,那小孩子的双眼还是异常灵动的,现在却只见眼白,不见瞳孔,眼白中居然闪烁着道道紫色的电弧,似乎刚才的雷光跑到小孩子的眼睛里去了。

  而且,刚才那小孩子是可以看到东西的,现在却好像已经瞎了,伸出手在宗樱的脸上摸索着,摸到了泪痕之后,那小孩子顿了顿,柔声说道:“不哭、不哭……我们越哭他们就越高兴,娘走了,但还有我,听话哦,不要哭!”

  宗樱刚才仅仅是感到恐慌,泪水是因为光线太过刺耳,自然流出来的,不过,感觉着那小孩子颤抖的双手,听到那小孩子的安慰,她突然悲从心来,涩声说道:“你娘……”

  “走了,走了也好。”那小孩子很平静的说道:“就不用天天护着我了,好辛苦的。“

  宗樱抬起头,寻找着那女子的踪迹,但什么都没找到,心中的悲恸越来越强烈,突然放声哭了起来,只是,泪水在宗樱的脸上流淌着,可她的大脑却感到莫名其妙,那女子和她根本不认识,为什么她要哭?这种悲伤是从哪里来的?

  “不哭,不哭哦……“那小孩子再次伸出手,去宗樱抹去泪水。

  宗樱脑中突然浮现出一缕恐惧,她完全明白了,不是她想哭,而是那小孩子心中充满了悲痛,而那种悲痛通过那小孩子的双手,传递给了她,甚至控制住了她的情绪,让她不得不哭。

  那小孩子也太诡异了!宗樱越来越害怕,但就在这时,从高空中突然垂下一道虚幻的浮影,浮影中那个相貌极美的女子居然又出现了,她静静的看着宗樱,双瞳中充满了哀求之色,宗樱本来是想立即把那小孩子抛掉、然后转身逃走的,可看到了那个女子,她又有些不忍心了。

  那女子向着宗樱拜倒,随后身形一晃,一块金黄色的玉环从浮影中飞了出来,轻柔的缠在那小孩子的脖颈上,接着浮影如镜子般片片破碎,最后化作飞尘,卷向天际。

  在金黄色的玉环缠到那小孩子的脖颈上时,那小孩子幽幽叹了口气,用双手死死抓住宗樱的衣襟,随后把头靠在宗樱的肩膀上,慢慢睡着了。

  宗樱心里明白,她遇上的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真想马上找个人问一问,但薛白骑不在九鼎城,叶信也不在,邓巧莹和她的见识差不多,肯定搞不明白。

  好好的菜市场已变得一片狼藉,哀嚎声阵阵,宗樱抱着小孩子茫然的向前走着,突然看到前方围着不少人,还有一些义盟的武士在维持秩序。

  宗樱挤了过去,发现在街道中心,多出了一个足有二十余米宽的黑洞,洞壁笔直而光滑,直探入地下深处,洞壁异常光滑,有一个胆大的义盟武士捡起一颗石头,扔到了黑洞中,周围的人们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等待着从洞底传来的声响,不过,等了很久很久,差不多有几分钟了,黑洞内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知道这洞到底有多深。

  那几个义盟武士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边呼喝人群让开,远离黑洞,一边把破败的杂物堆放在洞口便,充做栅栏,免得有人不留情掉进去,这洞太深太深了,如果掉进去是绝无可能生存的。

  ****

  清港城,各路大军一连欢庆了三天,终于到了退兵的时候,叶信最后一次升帐议事,诸位主将听到号角声,都兴冲冲的赶了过来。

  已经没有大事了,都是聊一些闲话,片刻,真真从账外走了进来,萧魔指的视线立即落在了真真身上,随后站起身:“真真姑娘,那个……”

  “幸不辱命。”真真淡淡说道,随后她掏出了两下小匣子,递给了萧魔指:“一共是七颗证道丹,三颗伪丹,麻烦萧帅清点一下。”

  “不用了,还清点什么?真真姑娘的人品是信得过的。”萧魔指笑道,随后果真没有查点,直接把匣子收了起来:“多谢真真姑娘!”

  “无需客气。”真真说道:“不过……萧帅,我有件事情不明白。”

  “哦?真真姑娘尽管说。”萧魔指对真真的态度,简直比面对叶信时更为客气,而且,他在叶信面前,多少有一种言不由衷的感觉,对真真却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萧帅现在已经是凝气境初阶了吧?我看萧帅的气色,用不了几个月就应该突破瓶颈,步入凝气境中阶了。”真真说道:“伪丹对萧帅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耗费这么多元液,只为了淬炼几颗证道丹?”

  “真真姑娘有所不知。”萧魔指说道:“萧某能有今日之富贵,固然是因为主上的提携,不过座下诸将也是出力颇多的,民间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笑谈,萧某虽然无能,但心中尚存几分道义,总不能只顾着萧某自己的富贵,却忘了诸将付出的血泪,这七颗证道丹是为他们准备的,只是……能不能突破尘俗壁垒,还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萧某暂时只能为他们做这么多了。”

  “萧帅倒是仗义。”真真点了点头。

  一旁的宁高悟、周破虏等人也听到了交谈,宁高悟的眉头皱了皱,突然扬声说道:“真真姑娘,这样有些不公吧……”

  “哦?”真真转身看向宁高悟:“宁帅,你这是……”

  “萧帅,我可不是针对你。”宁高悟向着萧魔指点点头,随后又看向真真:“我们几路大军也是出了力气的,主上一声令下,我们没有任何犹疑,立即率军离开故土,向大卫国进发,没有功劳亦有苦劳,这……证道丹和伪丹怎么只给了萧帅,没有我们的份?”

  “宁帅,你误会了。”真真笑了笑:“而且,你还是不懂我们星堂的规矩,萧帅请我炼制证道丹和伪丹,可是自己掏腰包的,我虽然费了一些力气,但萧帅也给了我补偿。”

  宁高悟和周破虏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后说道:“真真姑娘,如果我们也愿意自己掏腰包,是不是同样能给我们炼制丹药呢?”

  “这个自然是可以的。”真真点头道:“但话要说在前面,制作证道丹,主药是证道花,你们没有证道丹,那只能用元石和元液和我们交换。如果是制作伪丹,需要丹屑,还需要青神、白神、黑神和灰神这四种灵草,你们没有,依然要用元石和元液换取,星堂不会白白提供这些药材。”

  宁高悟沉吟起来。

  “炼制丹药有可能失败,失败的耗费是要由你们来承担的,我在炼药一道上虽然有些心得,但不敢保证万无一失。”真真说道:“还有,我炼制丹药,占据了我修行的时间,所以我也需要一些抽成,同样用元石和元液计算。宁帅,星堂的宗旨就是把一切交易都放在阳光下,这样会减少很多龌龊的心思,我给萧帅是什么价格,给你也是什么价格,绝对不会多,当然也不会少,交情是交情,交易是交易,谁都别想占谁的便宜,这点请宁帅放心。”

  “说到占便宜……我们不知道占了主上多少便宜呢,就算我宁高悟脸皮再厚,也不可能计较什么的。”宁高悟苦笑道:“真真姑娘,如果我把手里所有的上品元石和元液都交给你,能给我炼制出多少颗丹药来?”

  “那看你都要炼制什么丹了。”真真说道:“伪丹所需要的元石,要比证道丹多出不少,而且足月四神的价值可不低。”

  “萧帅当时是……”宁高悟问道。

  真真说道:“萧帅当时让我炼制八颗证道丹和三颗伪丹,我失败了一次,所以只得了七颗证道丹。”

  “那好,我把所有的元石和元液都交给我,我要三颗伪丹,剩下的都淬炼成证道丹吧,有多少我要多少。”宁高悟说道。

  真真愣了愣:“这数额有些大,恐怕我得算一算了,而且需要很长的时间,至少也要半个月。”

  “那我就不走了,让破山军自己回去就好。”宁高悟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