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五零章 星门血令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星门也要讲究论资排辈的啊。”叶信笑道。

  “那是自然。”苍妒兵说道:“到了那个位置,该有什么,该玩什么,都是有规矩的,谁都不想往低处走,高的位置又有限,只能等了。“

  “比如说……我为星门立下了大功,是不是有可能给我换一个星堂做主星?那这里该怎么办?“叶信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主上要升迁的话,应该是去赤练星堂或者是大均星堂做主星,否则就不算升迁了。”程祭邻说道:“不过……这种可能并不大,两座星堂是星门的左膀右臂,两位主星更是各系相互制衡的结果,轻易是不会动的。”

  “我们这里有些特殊。”曲云鹿说道:“这星堂是主上一手缔造出来的,其实刚才老程说错了,主上要升迁,我看会直接升入星门,担任长老,至于这里的主星,就要由主上来安排了,这是主上的基业,星门是不会动的。”

  “如果就是要动呢?”叶信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为了这座星堂,他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当然要问个明明白白。

  “这个……”曲云鹿犹豫了一下:“从没有类似的先例,不可能的。”

  这时,泼猴低眉顺眼的端着茶盏走过来,给人倒茶,是叶信说的,这里不养闲人,不做事情就没饭吃,所以给泼猴安排了一个侍女的活计。

  “泼猴,我问一件事情。”叶信说道。

  “总是泼猴泼猴的,好难听……”泼猴咬牙切齿的嘀咕着。

  “难听啊?嗯……那就给你换一个。”叶信顿了顿:“你长得这么漂亮,俗话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我希望你多一些悟性,就叫你悟空吧,其实……和泼猴也差不多。”

  “才不一样呢!人家就是漂亮!”泼猴叫道,随后露出喜色:“那我就叫悟空了。”其实她根本不懂什么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只知道漂亮代表什么,所以下意识的就喜欢这个名字了。

  “好。”叶信点头道:“泼猴啊,我问你一件事……”

  “不是说好了叫我悟空么?”泼猴一脑门的黑线。

  “我心情好的时候,你是悟空,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是泼猴。”叶信说道。

  泼猴脸色显得有些灰败,碰上叶信这种人,她实在是无可奈何。

  “你不是说你在家里很受宠么?家里就你一个女孩子,你的父王母后,还有哥哥们都格外喜欢你。”叶信说道:“到今天已经过多久了?春海部早就应该把你被俘的消息传到恶海龙宫了,怎么还没有人来找我谈判呢?”

  叶信为这场谈判做了诸多准备,最重要的是泥生,前一阵泥生说要回本土看看,有魔族的人出现,本土那边应该也有修士察觉到了,叶信坚决要求泥生留下,缺了泥生,他的底气至少去了一半,在谈判的时候讲很难把握主动。

  谁知这么久,恶海龙宫还是没有人过来,他甚至有些怀疑了,这龙小仙的地位真的有她说得那么重要么?不过,他判断龙小仙确实是个还没学会撒谎的小孩子,这才勉强等到今天。

  不管是春海部,还是恶海龙宫,在叶信眼里都是大肥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当然要狠狠敲一笔竹竿。

  “龙宫现在没有人的。”泼猴面带得意的说道:“父王和母后,还有我的哥哥,都不在龙宫,要不然我怎么能跑得出来呢?”

  “不在龙宫?那他们去哪里了?”叶信问道。

  “当然是去本土了呀。”泼猴说道:“父王不去本土,春海部哪里有胆子跳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叶信不懂。

  “你是说恶海龙宫已经进攻本土了?!”苍妒兵脸色大变。

  “你以为呢?”泼猴摇头晃脑的说道。

  “你当时怎么不说?!”程祭邻跳了起来。

  “你们也没人问呀!”泼猴说道。

  气氛突然变得安静了,苍妒兵和程祭邻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到这时候才明白,原来海族是有预谋的集体发难。

  “恶海龙宫有这么强的实力?”叶信感觉到不对了,以前他怎么看泼猴怎么喜欢,因为他看到的是无数颗元石、无数瓶元液,现在发现泼猴有些烫手了,如果恶海龙宫的实力如此强横,只凭泥生一个人,还真未必能撑得起场子来。

  就在这时,一阵轰鸣声从内府的方向传了过来,接着是一片血光冲天而起,苍妒兵脸色再次大变:“那是……星门血令?!”

  “走,过去看看。”程祭邻叫道。

  几个站起身,快步向内府的方向走去,他们刚刚进入内府的大院,发现泥生早就到了,他脸色沉重的观察着咆哮蒸腾的血光。

  血令是最高规格的紧急召集令,只有到了生死悬于一发之际,才会发出来,而感应到血令的星门修士,要放下身边的所有事情,尽全力驰援星门。

  叶信走进府门,在内府最底层,曲云鹿安放在阵中的星轮真疯狂的震荡着,原本白炙色的星轮现在已变得血红,一道道血光从星轮中不停的喷涌出来,透过百鸟朝凤的阻挡,透过层层叠叠的阵图还有厚厚的墙,卷上高空。

  “不可能!”苍妒兵叫道,看到果然是星轮发出的警示,他的脸颊都有些扭曲了:“如果恶海龙宫果真要染指本土,肯定是与春海部同时发难的,面对恶海龙宫的入侵,神之帝国与承法帝国必将联手御敌,还有各个宗门也会参战,就算恶海龙宫的实力再强,也不可能败得这么快!”

  “不是恶海龙宫。”泥生缓缓说道:“他们根本做不到。”

  “不是恶海龙宫又是谁?”苍妒兵猛然转过头。

  “是魔族。”泥生说道:“果然是魔族……”

  “魔族?”苍妒兵不太明白。

  “你们根本不了解魔族。”泥生露出苦笑:“海族妖族都不可怕,倒不是说他们的实力比魔族差太多,而是因为海族妖族的骨头都被打散了,在万年前的五族之战,他们的核心已损失殆尽,现在各部各族如一盘散沙,无法聚集起来,魔族不一样,他们的传承始终没有断绝过。“

  “大概……天族最希望看到的是魔族也被打散吧,可惜以他们的实力,也没办法做到。海族有本命灵珠,妖族有本命妖骨,人族有本命金丹,魔族有本命真魂,天族有天之位格,只要一缕真魂不灭,魔族便拥有与天地同寿的能力,就算是殒落了,他们也能把自己的经验、元力封印起来,传给自己中意的后裔,这是魔族最可怕的力量。“

  “也就是说,魔族的始祖们甚至还可能活着,他们所经历的岁月,甚至比神域中那些大存在还要古老,只要他们还在,魔族就是一体的,永远不可能被打散。“

  “前辈,这里是浮尘世啊?难道魔族的那些始祖们还看中了这里不成?”叶信问道。

  “当然不会。”泥生说道:“不过,魔族的贵裔分支如海沙般数不胜数,我不知道来的是哪一个分支,就算看到了也没办法搞清楚他们的传承,但我刚才说过,魔族是一体的,只要动了一个分支,就会有其他分支来为他们出头、为他们报仇,这场战斗永远不会有尽头,除非你死。”

  “魔族生性极为坚忍,又残暴嗜杀,上下壁垒森严,绝对服从命令,天生就是可怕的战士。”

  “呵呵……”叶信笑了:“我不管他们怎么样,只要他们敢进入这九国之境,敢屠杀这里的生灵,我会比他们更坚忍、更残暴!”

  “你不打算去支援本土么?”泥生顿了顿。

  叶信沉默了,这是他的习惯使然,从头到尾,他极少主动去惹麻烦,但麻烦出现了,他绝对不会怕麻烦,所以,他认为这是魔族和本土之间的冲突,与九国之境无关,有些不想管。

  “相信我一次,去吧,把战火挡在恶海的另一边。”泥生缓缓说道:“这样你就不会痛苦的看到亲人朋友遭受屠戮的惨剧了,因为……或者你成功的打败了魔族的攻击,或者你已经战死了,死了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前辈也去么?”叶信花缓缓问道。

  “我当然是要去的。”泥生说道:“不过我要先去一趟东海,见一见那春海圣母,她毕竟是从上界走下来的,听到魔族的消息,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魔族那么厉害……我们去了又有什么用?”曲云鹿苦笑道。

  “你们留在这里更没用。”泥生淡淡说道:“战火迟早会烧过来的。”

  见识、阅历的多与少,总会影响到判断力,泥生第一次显得如此坚决,因为他知道,无人可以幸免。

  “好!”叶信长吸了一口气:“但我们也要等几天,多多做一些准备,而且我不想一下子把所有的人手都投入进去。”

  “这是你的事。”泥生说道。

  “前辈什么时候去东海?”叶信问道。

  “事不宜迟,我这就走。”泥生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