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五五章 三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温容和邵雪并肩走出叶府的大门,苏静智跟在后面,他们是要去天地九鼎巡视一圈,天气马上就要转暖了,万物复苏,往年天地九鼎都会在这个时间结出新的元石胚子,然后在风雨、阳光还有九鼎城人气的滋润下慢慢增长,其实收成怎么样,这个时候简单计算元石胚子的数量,就能得出答案了。

  温容和邵雪刚刚走下台阶,后面的苏静智神色突然变得紧张了,随后快速上前几步,挡住了温容和邵雪。

  温容和邵雪愣了愣,顺着苏静智的视线看去,正看到长街尽头有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人缓步走来。

  内府中,三光突然抬起头,遥遥望向府门这边,接着低低的说道:“快,跟我走!”

  天诛莲不明所以,不过,和三光玩得不短了,相互之间已经养成了一定的信任,它展动自己的根须,就像飘行一般跟在了三光身后。

  三光是叶信手下的首徒,负责守卫叶府的无生军将士和义盟的武士都知道三光的身份,所以三光可以随意走动,没有人管。

  片刻间,三光已溜入马厩中,他的个子虽然很矮小,但身手却出奇的敏捷,只是轻轻纵身,便飞到了一匹马的马背上,天诛莲顺着那匹马的大腿爬上去,缠在了三光的身上。

  这时,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已经走进了,他抬起头,看向叶府的上空,修为高深的修士,根本不需要进入叶府逐个院子搜索,只要观察叶府上空由元气凝成的云烟,就能大致判断出叶府的实力,当然,寻常人是没办法看到那种云烟的。

  “贵客临门,苏某不胜荣幸。”苏静智小心翼翼的说道:“不知道阁下是……”

  苏静智一直在天缘城谋生,接触的人与事非常杂,也由此淬炼出了一种本能,只要用眼睛瞄一瞄,就能大致判断出来人好不好惹,而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连指尖都在不由自主颤抖着。

  苏静智主动去交流,而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却根本没有理会苏静智,全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迈开步向台阶走来。

  苏静智心中更加恐慌了,只不过,他还算知道自己的责任,张开双臂,死死把温容和邵雪护在身后,接着一点点退下去。

  不敢是一向从容大方的温容,还是眼里不揉沙子的邵雪,此刻都保持着沉默,苏静智有自己的本能感觉,她们也有自己的判断,这个人,绝对不是她们能拦得下的。

  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始终没说话,也没有去看周围的人,只是径自向前走,台阶上几个义盟的武士显得异常紧张,他们的手都已按在了剑柄上,可就是没办法把长剑拔出来。

  来者散发着一种深入骨髓的煞气,让义盟的武士冥冥之中感觉到,在长剑拔出来的同时,他们会一一死去。

  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继续向前,眼看就要跨过门槛了,突然,一阵马蹄声从远方传来,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身形陡然一僵,随后发出低低的‘咦’了一声。

  片刻,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猛地转过身,向着长街尽头掠去。

  温容、邵雪和苏静智都在呆呆的看着那中年人的身影,她们脑海中浮现出太多的疑问,那是什么人?从何而来?目的是什么?怎么又突然离开了?

  时间不大,三光已驭动马儿冲出了城门,他把速度放得极快,城门口的士兵们还没看清马背上的人,马儿已过了城门,扬长而去。

  “我去,那是哪家的小孩子?”一个士兵叫道,在马儿向远方驰去的时候,士兵们总算能看到了马背上的小人儿。

  “是无生军的战马?不对,哥几个,我们得去把那小孩子追回来!”另一个士兵叫道。

  只是,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一道黑风便从九鼎城内卷出,第一个及时转过头的士兵只隐隐约约看到城门内的街道上,突然多出了一具具尸体,还有人犹在半空中翻滚,接着他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三光驭动马儿冲过一片片麦田,又接连冲过几座山头,接近一片林地,随后马儿的速度逐渐减缓,几息的时间后,马儿停在了林边,三光笑眯眯的伸手在马儿的脖颈上拍了拍,随后翻身跳下马儿,坐在了一块石头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

  那道黑风在快速接近,距离只剩二十余米,黑风突然向四下卷去,接着风中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人,他死死的盯着三光,良久良久,眉头挑了挑,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

  三光象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而身边的天诛莲则优哉游哉的吐出一个个气泡。

  “圣婴长大了……”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发出长长的叹息声。

  “你是在叫我么?”三光慢慢转过头:“我不叫圣婴,我叫三光。”

  “叫什么都一样。”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笑得非常欢畅,随后向前走了两步:“跟我走吧,孩子,我带你去一个再没有任何烦恼、忧虑的极乐净土。”

  “我叫三光。”三光重复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叫三光。”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说道:“三光啊,跟不跟我走?”

  “你不想知道是哪三光么?”三光很认真的问道。

  “嗯?什么?”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没听懂。

  “娘亲告诉我,我的三光是镇世之光、灭道之光和轮回之光。”三光缓缓说道:“你不怕么?”

  那穿着黑袍的中年人脸孔骤然变得扭曲了,随后接连向后退了几步,身形一转,便向远方掠去。

  把动作放慢,那中年人掠出七、八米时,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由恐惧变得古怪了,最后又变成哭笑不得,不过,他的下半身已化成黑色的旋风,而他又继续向前飞掠,足足掠出百余米远才停下身形,旋风消散,他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那中年人大步走回来,含笑看着三光。

  “你叫我圣婴……我应该算是个圣婴吧,因为他们也这样叫。”三光喃喃的说道:“但我肯定是最不祥的圣婴,刚刚生下来,爹爹想让我,爷爷奶奶想让我死,所有的族人想让我死,那些长老想让我死,除了娘亲之外,我遇上的所有,都不想让我再活下去。”

  “差点被你这小孩子唬住……”那中年人一边自嘲的笑一边摇头:“三光啊,我们可不会让你死的,所以呢,你一定要跟着我走!”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恨我吗?我明明什么都没做过。”三光看向那中年人。

  “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懂你的价值。”那中年人说道:“我找你,已经整整找了十年了,三光,你要相信我。”

  “娘亲说,我的光是最可怕的光,所以他们都容不下我。”三光说道:“你找我,一定是为了得到我的光,是吗?”

  “到了极乐净土,你自然就明白了。”那中年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大步向三光走来。

  “你不应该一个人来的。”三光说道,下一刻,他脸上突然露出了与年龄极其不相符的狞笑:“小魔崽子,也敢嚣张?!”

  那中年人陡然察觉到不对,身形猛地扑起,随着他的袖袍卷动,两股凶猛的劲流直向着三光卷去。

  三光双手合拢,口中漫应道:“灭……”

  一道光柱陡然从高空中直泻而下,正把那中年人的身影罩在了光柱中,紧接着,那中年人身体上突然升腾起灿金色的火焰,火焰中还闪烁着无数电光。

  金色火焰燃烧所造成的痛苦应该是异常强烈的,那中年人如疯了一般在光柱中左突右撞,但怎么也没办法挣脱出来,他的皮肉、筋骨不停的剥落着,旋即又化作飞灰,接着被光柱压得粉碎。

  还不到两息的时间,那中年人已化作一片骸骨,瘫落的骸骨犹在凶猛燃烧着。

  天诛莲向前走了两步,又转过花盘,看着三光,花盘蠕动了几下。

  “忍……你继续忍……看看是你能坚持到最后呢,还是我能坚持到最后。”三光慢条斯理的说道。

  轰……一道道黑烟陡然从凌乱的骸骨中冲了出来,凝成一条身影,继续在光柱中疯狂的冲撞着,只是,仅剩下魔魂,根本承受不住三光的道法,这一次不过几秒钟,魔魂已在金色火焰的灼烧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乎是在同时,光柱也消失了,三光的身形直挺挺向后栽倒,双眼也随之合拢,他的身体突然开始抽搐起来,脸色也变得格外灰败。

  天诛莲靠近三光,它的枝叶摇动了几下,刚才释放出的那些气泡纷纷飘落,融入到三光的身体内。

  只是,这些元力并没能让三光好转,他的抽搐越来越厉害了,天诛莲只得不停的喷吐着气泡,足足过了十几分钟,直到天诛莲有几片枝叶已变得枯黄了,三光的脸色才由灰败慢慢转为苍白,剧烈的抽搐也停下了,下一刻,天诛莲慢慢软倒,趴在了三光的身上。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