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六零章 幸存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过,既然已来到了本土,怎么也要和魔族真正交手几次,现在就感到气馁,太失志气了,叶信沉吟片刻,又看向那周小二:“那几个修士是往什么方向逃走的?”

  “这边、这边还有那边。”那周小二战战兢兢的说道,他刚才听到了龙小仙的话,没办法不紧张:“不过……时间有些久,我记得好像不是很清楚。”

  叶信向那几个方向张望着,他只有一个人,只能选择一条路追踪。

  “那些怪人只派出几个人去追,他们大都往这边飞走了。”周小二又想起了什么。

  “哦?”叶信精神一振,那些魔族会飞,地形的变化再大,对他们也无法造成阻碍,那么他们选择了一个方向,方向的正前方应该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多谢,你回去吧。”叶信点头道,随后跃到狼王的背上,双腿微微用力,狼王如闪电般向前射了出去。

  叶信尽可能保持直线奔驰,沿途不停的寻找魔族留下的踪迹,跑出了百余里,毫无所获,又跑出百余里,还是没有发现,一直奔驰到黄昏时分,也不知道跑出了几个百里之地,前方隐隐看到了一座大山,纵使距离还远,一股浓郁的元气便已扑面而来。

  “应该就是这里了……”叶信喃喃的说道,随后他让狼王停下来,远远观察着那座大山。

  牧羊人要逐水草而居,各宗门则要寻找元气充裕的名川大山,其实这是互利互惠的,宗门中的修士借用元脉充裕的元气,让自己的进境迅速提高,而他们在修行过程中不断散发出的元气,又会让元脉变得更加壮大。

  所谓流水不腐,元气也要靠天时地利人和,形成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循环,才能养出自己的小天地。

  片刻,叶信接近了那座大山,山门前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匾,虽然已经变得残破了,但依然能认得出上面的字:藏心宗。

  叶信停下来仔细观察片刻,牌匾是在近期被毁的,裂痕处尚没有风吹雨打的痕迹,如此已是八九不离十了,魔族的目标就是这里。

  向前走了不多远,出现了一片依山而建的巨大山庄,房屋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山头,只是,已经没有了人烟的气息。

  这倒是正常的,叶信已经去过了不少宗门,景象都很冷清,因为修士的数量毕竟是少数,他们掌握的资源能让他们随意大兴土木,但能住进去的人并不多,就像断剑宗、九华宗,虽然都养了不少仙侍,可还是显得很冷清。

  叶信从狼王的背上跳下来,选了几个似乎是有人常住的小院,进去转了一圈,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明显被人洗劫过。

  一边搜索一边向山上走,魔族干得并不彻底,时而能看到几颗元石,或者是零落的武器,不过都是下品元石,叶信没兴趣去捡,想来魔族和他也差不多,同样没兴趣吧。

  偌大一座庄园,看不到一个活人,只有零落的死尸,数量并不多,有十几个,至于魔族,是一个都没看到。

  到了半夜,叶信终于走到了山头上,整座山峰似乎被人铲平了,改造成一座占地有数万平方米的巨型广场,广场上也没有人,广场中央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小院,叶信缓步走进去,突然发现在院子当中有一个直径达十余米的大坑。

  叶信沿着坑边走了一圈,坑壁是直上直下的,坑底还有残留的地基,这时,龙小仙的身影出现了,她蹦蹦跳跳的走进了小院。

  “你找到什么了吗?”叶信问道。

  “什么都没有。”龙小仙摇头道:“我们走吧,这里好没意思的。”

  叶信刚想说话,突然听到墙角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他不由一惊,转头向墙角看去,可那里只有一道墙壁,墙壁下还摆放着一块石磨,别的什么都没有。

  “咳咳……”声音还在从那个地方传出来。

  叶信皱起眉,缓步向墙角走去,一直走到石磨旁,声音就是从他身边发出来的,可他根本看不到人影,如果换成普通人,肯定以为是神鬼作祟,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叶信毕竟是修士,当然不会怕,只保持着高度的戒备。

  “咳……”石磨突然开始颤抖起来,随后影像如泡沫般破碎了,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石磨的位置上,他还在不停咳嗽着,每咳一声都要喷吐出一口鲜血,他的衣襟已被染得一片通红。

  叶信探手从山河袋中取出一个小瓷瓶,俯身递给了那老者。

  那是苏静智配制出的疗伤药,也是一种猛药,能在极短时间内让伤者恢复战力,但也要付出代价,几个小时后,身体将变得异常虚弱。

  那老者看了叶信一眼,探手接过小瓷瓶,放在自己的鼻尖前用力嗅了一口,随后摇摇头,把小瓷瓶递还给叶信,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没用了,老朽周身元脉皆断,已是无药可救。”

  叶信沉默了片刻,把小瓷瓶接了过来:“是魔族干的?”

  “是。”那老者点点头:“老朽熬了二十多天,没有白熬,总算是见到道友了……不过,道友来我藏心宗,所为何事?”

  “我在追踪魔族。”叶信说道。

  “呵呵……有意思。”那老者眼中露出精光:“自从魔族出现,星门、九烟阁、剑仙堂先后被毁,天下各宗震动,全部退入宗门内,再不敢出外走动,就连神之帝国与承法帝国,也只是严阵以待,不愿与魔族硬扛,道友却敢追踪魔族……不是大仁大义之人,必是大奸大恶之辈。“

  “没前辈说得那么严重。”叶信淡淡说道:“我是星堂的修士,见到了星门的召集令,当然要探一探究竟了。”

  “星堂?”那老者笑了笑:“星门是第一个被魔族毁掉的,如果各个星堂的修士都象道友一样,估计星门支撑个三、五个月都不成问题,道友,还是实话实说吧,你到我藏心宗到底所为何事?老朽一生所聚,都在这山河袋中,呵呵……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如果道友能说实话,这山河袋就是道友的,如果道友还是遮遮掩掩,老朽就把这山河袋毁掉了!”

  说完,那老者冷冷的盯着叶信。

  “我确实是星堂的修士。”叶信说道:“说起来……我应该早些赶到的,但我要召集各个星门的修士,又要度过恶海,所以拖延了一些时间,没想到……”

  话没说完,叶信感到一阵惆怅,再说不下去了。

  “你是从蛮荒之地赶过来的修士?”那老者一愣。

  “蛮荒之地么……虽然不太好听,但我确实是从恶海那边过来的。”叶信说道:“前辈,星门真的被毁掉了?”

  “原来如此……”那老者眯起了眼睛:“星门么……你就不要去了,那里已成了魔族的巢穴,去了只能无辜送命,什么都做不了。”

  叶信抬头看向天际,他知道泥生早已为他做好了规划,也知道想进入证道境,必须依靠星门的力量,他派曲云鹿和邵雪出使星门,效果很好,还得到了传玄上人的重视,可现在星门被毁了,他为自己设计的路子也就断掉了,以后又该何去何从?

  “我观天下大事,悟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那老者悠悠说道:“不管是各路宗门,还是各个公国、帝国,其实都是一个个生命,他们从幼儿开始生长,然后变成生机蓬勃的青年,接着步入保守的中年,最后是僵化的晚年。”

  “哦?”叶信扬了扬眉,他不懂那老者突然扯这些是什么意思。

  “有生必有死,有兴必有亡,所谓万岁万岁万万岁,不过是一群痴人的梦呓而已,哪怕是神,也休想逃出这个轮回。”那老者说道:“你的星门已经老了,九烟阁等各路宗门也老了,还有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同样也老了,老得死气沉沉,魔族的出现就是一块试金石,只是稍微碰撞了一下,往日里高高在上的他们,便被撞得粉身碎骨。“

  叶信沉默了片刻:“星门遇袭,难道各处星堂就没有去支援的么?”

  “我不知道。”那老者说道:“我只知道星门连七星灭道大阵都没有发动,便失陷了,如果有七个证道境的修士主持大阵,魔族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打下星门,也就是说,星门连七个证道境的修士都凑不齐……呵呵呵……据我所知,星门辖下的各个星堂,好像有六个五品主星啊!不说别的,只要赤练星堂和大均星堂的主星赶到,七星灭道大阵也应该能发动了。”

  叶信明白了那老者的意思,他叹了口气:“难道本土各个宗门都是一盘散沙么?”

  “一盘散沙?你也太夸奖他们了。”那老者冷笑道:“我敢保证,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肯定派出了使者,试图与魔族苟合,对他们来说,消灭对方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一切都要为这个终极目标让路。”(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