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六一章 不得不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如果是这样……又怎么可能与魔族对抗?”叶信露出了苦笑。

  “你不远万里而来,甚至不惜甘冒奇险,渡过恶海,果真是为了魔族?”那老者说道。

  “是。”叶信点了点头。

  “你现在知道了天下的情势,还想去对付魔族么?”那老者又问道。

  叶信认真的想了想,再次点了点头。

  “为什么?”那老者露出不解之色。

  “不知道前辈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叶信笑道。

  “这……”那老者一愣:“你先说说假话吧。”

  “自然是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人道正统,我不得不战。”叶信说道。

  “真话呢?”那老者上下打量着叶信。

  叶信显得有些迟疑,欲言又止。

  “你也能看得出来,我最多只能支撑片刻了。”那老者缓缓说道:“然后就要撒手人寰,不管你的秘密是什么,总会跟着我一起埋葬,呵呵……如果有人愿意埋葬我的话。”

  “我是主星。”叶信说道。

  “我看得出来。”那老者说道:“为天下苍生、为人道正统,不得不战,多么让人热血沸腾的豪言,却被你当成假话……以你的这种城府,你不是主星,谁又有资格做主星?”

  “我身边有很多修士,以后会更多。”叶信说道:“为了能让他们团结一致,我必须要给他们找到一个又一个目标,让他们完成一个又一个理想,不能闲下来,闲下来人心就会散,这就像一个漩涡,只要转动得够快、够坚决,就能把更多的水卷进来,漩涡也会逐渐扩大,可一旦停止了转动,漩涡就会消失。”

  “这是你的驭人之道?”那老者露出笑意。

  “算是吧。”叶信说道:“而且这种冲突对我最大的诱惑,是可以合情合理的劫掠,所以,只要给我一个大义的名分,我可以对任何宗门开战,并不止限于魔族。”

  “有意思……”那老者长长叹了一口气:“东来的风儿要吹皱这一潭死水,可不管是春风还是秋风,都与我无关了,不过,我有几句话要告诉你,魔族此来我藏心宗,为的就是夺我宗门法器,而且,还有很多宗门的法器被掠走,看起来,魔族是要在这里立地生根了,我窃听过他们的交谈,他们要用各宗的法器之力,强行突破天规,在浮尘世建一座接引大阵,让更多的魔族进来。“

  叶信回头看了看院中的大坑,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你想到了什么?”那老者说道。

  “魔族虽然气势汹汹,但他们的人数很有限。”叶信说道:“杀死一个,他们就永远少了一个,只要能毁掉他们的接引大阵,那些魔族就会成为棋盘上的死子。”

  “不错,但你的机会并不大。”那老者说道:“道友如果有时间,不妨到陌尘山走一趟。”

  “去哪里做什么?”叶信问道。

  “天下还是人才济济的,魔族的所作所为,又怎么能瞒得过众生之眼?”那老者说道:“有人会选择妥协绥靖,也有人会选择背水一战,陌尘山就是他们的中心,有很多修士正在向陌尘山聚集,商讨对抗魔族之策,发起人是静花掌教与北山列梦,道友拿着这个过去,肯定会受到他们的礼遇,这种大事,凭道友一个人是根本做不来的,还要依靠众志成城的力量。”说完,那老者摘下腰间的一只双鱼佩,扔给了叶信。

  叶信接过双鱼佩,沉吟片刻,突然笑了笑:“前辈莫非对晚生抱有敌意么?”

  “道友此话从何说起?”那老者非常吃惊。

  “去陌尘山,是取死之道啊。”叶信淡淡说道:“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本土宗门虽多,但现在是万马齐喑的格局,居然有人跳出来要商讨对抗魔族的大策,这根本就是在告诉魔族,快来吧,来了陌尘山,就能毕其功于一役了。”

  那老者死死的盯着叶信,良久良久,突然展颜一笑:“太遗憾了……如果老朽的生机没有断绝,能与道友并肩搅起这片死水,当是一大幸事,可惜……”

  叶信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老者。

  “虽然你看出了此间的玄机,陌尘山也是要走一趟的。”那老者说道:“静花掌教应该已依附了魔族,北山列梦被她蒙蔽了,他确实有些蠢,但这个人你无论如何也要救出来!”

  “为什么要救他?”叶信问道。

  “如果道友想在天下大展身手,这个人是不能少的。”那老者说道:“我很了解北山列梦,他有些傲气,可人不坏,有古之侠义之风,以道友的手段,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把此人收服,之后道友会明白他能给你带来多少好处了。”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接着掂了掂手中的双鱼佩:“前辈刚才为什么要把晚生往死路上引?”

  “给你一个大义的名分,你会向任何宗门开战,并不止限于魔族,这句话吓到我了。”那老者悠悠说道:“如果让你得势,为祸之大,应该会远远超过魔族。”

  “可现在前辈又为什么提点我?”叶信又问道。

  “老朽一生都在顺天而为。”那老者说道:“道友能在瞬息之间勘破此间的玄机,或许你就该得势,这天下也就该为你所祸。”

  叶信沉默了,刚才他并没有从那老者的情绪变化中看出破绽,做为一个无数次出生入死的军事统帅,他只凭直觉,便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的地方,各个宗门都在试图自保,让其他宗门去消耗魔族的战力,如此才能在战乱结束之后获取更大的好处,就连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也保持静观,在这种时候跳出来大张旗鼓的召集天下修士,共商对抗魔族之策,根本就是自己找死。

  “除了北山列梦,本土再无人可用了么?”叶信说道。

  “我知道的,都差不多,将朽之木而已,至于各个宗门的晚辈,我就不太了解了。”那老者说道:“道友想多找些帮手,还要看你自己的运道了。”

  “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呢?”叶信说道:“他们真的会一直眼睁睁看着魔族肆虐?”

  “他们?”那老者冷笑道:“承法帝国的归元大帝在五十年前就已走到了证道境巅峰,却迟迟不去生死劫,你知不知道为了什么?”

  “我跨海而来,对这里的事情当然不了解了。”

  “因为他怕。”那老者露出轻蔑之色:“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这就是他的选择!归元大帝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到了证道境,他又算得了什么?呵呵呵……他早已失去了从头再来的勇气!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与魔族决一死战?除非,魔族先动了他的东西,否则就不要指望他了。”

  “明白了。”叶信轻叹一口气。

  “我毕生的修为,都在这里,道友拿去吧。”那老者摘下腰间的山河袋,递给了叶信,接着一道华光闪过,山河袋随之释放出一阵元力波动,但马上就平息了:“如果道友以后能走上生死劫,这些东西对道友会大有帮助的。”

  叶信接过山河袋,他要的就是这个,随后微笑道:“多谢轩辕前辈。”

  “你……你认得我?”那老者突然瞪大了眼睛:“你不是从蛮荒之地过来的?!”

  “轩辕前辈多心了。”叶信微笑如故:“我身边有几个修士,是从本土过去的,他们久闻前辈大名,对前辈也多有推崇。”

  “你还知道什么?”那老者眼神闪烁不定。

  “前辈修炼三十三年,便已勘破了证道境,决然去闯生死劫。”叶信缓缓说道:“所谓生死劫,不是生、就是死,渡劫失败,却能生返,本土只前辈一人而已!这还不算什么,前辈在二十余年又一次去闯生死劫,这才是最让我钦佩的,如果换成我,估计一次失败就会让我气馁了。”

  “还有呢?”那老者冷冷的说道。

  “藏心宗之所以闻名,也只赖前辈一人。”叶信说道:“很多修士都来藏心宗向前辈请教,两次渡劫失败,单单是这份经验,便价值连城了,而且前辈被誉为鬼才,归元大帝和封圣大帝屡屡相邀,想请前辈出山为他们效力,却都被前辈拒绝了。”

  “你……在算计我?”那老者露出痛苦之色。

  “我琢磨过前辈的心性,说实话,前辈的心理有些偏于阴暗,如果认为所托非人,前辈十有八九会把山河袋毁掉。”叶信说道:“所以我只能选择语不惊人誓不休,刚才我说为天下苍生、为人道正统,不得不战,其实那才是我的心里话,前辈已将驾鹤归西,现在我没必要再说谎。”

  那老者脸上的痛苦之色逐渐淡去,眼中再次射出精光。

  “我两世为人,前一世只为追逐铜臭,做了不少昧良心的事,待到死前,才发现自己活得毫无意义。”叶信淡淡说道:“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那么,我就做一些不会后悔的事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