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六四章 折戟一怒,三军辟易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走进来的居然是两个魔族,一男一女,他们的身侧有一对肉翼,身上的穿着很少、也很怪,但除了这两点之外,他们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大差别。

  叶信第一次看到魔族,他的大脑显得有些僵滞,这种事情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魔族不是入侵者么?而且还犯下了不少罪行,有不少宗门都毁在魔族手中,藏心宗就是一个例子,那么,魔族就应该是大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才对,可为什么,外面出现的四个修士只是上下观察着魔族,眼中并没有敌意,而那中年妇人也只是愣了愣,随后便陪着笑迎了上去。

  就算龙陵城的人不敢得罪魔族,总要表达出一种厌恶的情绪,而魔族也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怎么敢大摇大摆的在龙陵城行走?

  不要说种族不同,就算在同类当中,因为阵营的缘故,也会保持相当的敌意,当初他带领天罪营在大召国境内往来冲杀,最头痛的就是在急行军途中遇到大召国的百姓,全部杀掉,超出了他的心理底线,把人放了,那些百姓中肯定有人会把天罪营的行踪报告给大召国的军队,这样的事情他遇到太多次了。

  “两位看中了什么?”那中年妇人微笑着向那两个魔族说道。

  叶信本以为魔族应该是很丑陋的,但那一男一女相貌都很出众,只是带着一种偏于阴柔的气息,其中那个魔族女子把视线转到了蝉翼裙上,慢悠悠的说道:“这件战裙怎么卖?”

  “一千五百颗上品元石。”那中年妇人说道。

  “贵了。”魔族男子皱了皱眉头:“给你八百,别和我废话!”

  那中年妇人刚想说什么,魔族男子突然迈步向前走去,一把推开了中年妇人,走进玻璃柜,龙小仙犹趴在玻璃柜上痴痴的看着蝉翼裙,她倒不是为裙子的式样而惊艳,而是因为战裙的制作者竟然能把法阵融入到战裙中,并且还安装了几个微型的器炉,里面可以安放元石,这种水平绝对不亚于擅长炼器的海族。

  “让开!”魔族男子喝道。

  龙小仙还在盯着战裙,她隐隐琢磨出一些门道了。

  魔族男子不耐烦了,抬手一掌抽向了龙小仙的后脑勺,砰……巨大的玻璃柜化作无数碎片,龙小仙也在惊叫声中飞了出去,撞翻了店铺后方的柜台,柜台上下摆放的皮甲、法袍等物都掉落出来,盖在了龙小仙身上。

  龙小仙怒发欲狂,她猛地跳起身,大喊一声,便向着魔族男子扑去,只是她的身形刚刚启动,一只手已按在了她的肩膀,龙小仙一愣,转头看去,看到了面无表情叶信,其实龙小仙因为娇生惯养的缘故,性格是很强势的,可不知道为了什么,看到叶信,她突然感到一阵委屈,眼眶都显得有些湿润了,喃喃的说道:“他打我……”

  “我看到了。”叶信淡淡说道。

  在龙小仙扑起的同时,散发出了元力波动,让那魔族男子有些警惕,接着又看到叶信按住了龙小仙,那魔族男子冷笑一声,探手抓过蝉翼裙,转身向回走去。

  元力是隐藏在体内的,只有在产生波动的情况下,才能让别人感应到,从此判断出强弱,至于真正的战力,是指力量、技巧、身法、经验、反应速度等等因素的综合,想完全了解对方的战力,只能交手。

  龙小仙修炼的是淬体术,她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并不算很强,别说那魔族男子,当初的叶信也被龙小仙骗住了,等真正交手,才明白龙小仙的可怕。

  “你看你,做事总是这么粗鲁。”那魔族女子摇了摇头。

  “懒得多费事。”魔族男子淡淡说道。

  魔族女子接过了蝉翼裙,放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微笑着说道:“还算不错。”

  “你喜欢就好。”魔族男子说道,随后他从腰间先后掏出一个个小匣子,满脸不耐烦的扔到了柜台上。

  那魔族男子明显也拥有山河袋,否则不可能拿出那么多小匣子。

  “这件裙子是我们先看到的。”叶信一边说话一边缓步向前走去:“你们最好是把裙子放下。”

  那对魔族男女都愣了愣,转头向叶信看来,露出古怪的神色,接着那魔族女子又看向中年妇人:“是这样么?”

  那中年妇人在查点着小匣子,她显得很懊恼,因为魔族男子给的元石太少,听到问话,她抬头看了看叶信,摇头道:“这位朋友,我可没答应和你做这笔买卖,原则上说蝉翼裙还是我的,现在他们先拿出了元石,我自然要卖给他们了。”

  叶信默然片刻,随后笑了。

  “还有别的事么?”那魔族男子冷冷说道:“没有了就滚吧。”

  “裙子的事我不争了,既然你们一口咬定是这种规矩,争了也没用。”叶信说道:“可你们刚刚打了人,总该给点交代吧?”

  那对魔族男女相互惊讶的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放声大笑,而那中年妇人脸上露出厉色,沉声说道:“是应该给我点交代!这位姑娘,你撞坏了我的柜台,那几件皮甲和法袍可能也有了损伤,不过……看在你们也是我的客人,我不难为你们,拿出两百颗上品元石,你们可以走了。”

  “你是想从我身上把差价找回去啊。”叶信无奈的说道,那中年妇人的蝉翼裙只卖出了八百颗上品元石,应该是赔了,所以才狮子大开口。

  这时,外边几个修士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缓步走到那魔族男子身前,微微颌首:“飞颂少主,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碰到个人,想讹诈我们。”那魔族男子说道。

  那修士转头看向叶信,一字一句的说道:“阁下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在什么宗门修行?”

  “李大哥,别认真,不是什么大事。”那中年妇人陪笑道,随后转向叶信,用教训的说道:“这位朋友,龙陵城可不是由你撒野的地方,放明白些,拿出二百颗上品元石,这里的事,我可以帮你说合说合,否则你很难走出去。”

  “如果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很讨厌的地方,我是不会走出去的,与之相比,我更喜欢……”叶信露出笑容,他的笑容很怪异:“杀出去。”

  叶信是绝无可能忍气吞声的,前世的经验,加上百战杀伐的阅历,让他的性格趋于两种截然不同的极端,他能保持绝对的理智,又能爆发出极致的疯狂,但后者总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因为理智的事情他做得太多太多了,直到走上战场,他体会到了一种绽放的杀戮快感,或许是压抑得太久,而快感又是那么的酣畅,所以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战斗发生前,叶信服从习惯,会做出各种各样的推演和预判,等到战斗发生,叶信就不管那么多了,由此他经常把天罪营的指挥权交给鬼十三等人,而他却在最前面冲锋陷阵,薛白骑和渔道往往是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的。

  现在,他并不了解龙陵城蕴涵着多么大的能量,也不清楚身前那几个修士的进境,但,这并不足以让他选择退让。

  十步一杀、单骑千里,折戟一怒,三军辟易,叶信是从沙场走出来的,大小百余战,杀生无数,一旦他真的动了怒,龙陵城必定血流成河。

  开始的时候,不管是魔族男女,还是那几个修士,包括店铺的女主人,对叶信都是充满轻视的,可在这一刻,久不见天日的杀神刀出现在叶信手中,无边的杀气迅速向四面八方弥散开,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位朋友,莫要冲动……”那为首的修士急忙说道,他刚才只以为叶信是个从宗门内走出来历练的年轻弟子,可是长刀在手的叶信,已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散发出的恐怖威压并不算很强,但却让他发冷,冷到了心底。

  此刻,狼王正慵懒的趴在店铺门口,还打了个哈欠,它能与叶信心灵相通,自然明白叶信有多么愤怒,只不过,这些家伙根本用不着它出手,它拥有来自原野的本能,只听着这几个人的脚步轻重,气息快慢,便能明白他们配不配做自己的对手。

  “有话好好说……”那中年妇人也失声叫道,她同样察觉到叶信的异常了。

  可惜,是不是一定要战斗,他们说了算,可战斗什么时候应该结束,就要由叶信说了算了。

  嗡……杀神刀陡然绽放从一到长达数丈的光幕,这是叶信的回答。

  瞬斩!叶信已如闪电般逼近那中年妇人,刀光卷向那中年妇人的脖颈,他也有自己的本能,之所以挑选一个最弱的人下手,是因为他渴望见到血,然后彻底激发出自己的凶性。

  那中年妇人也是个修士,不过还在初萌境,她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刀光已留下了一道细细的血痕,从她的左脸一直延伸到右边的下巴处,接着叶信转身一记醉清风,刀幕已把几个修士、还有那对魔族男女都卷在其中。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