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七九章 台上风光、台下用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杨信达倒是妙招连出,连消带打,一方面交好了恒一鸣与李浮心,另一方面又把北山列梦压得没脾气。”苍妒兵说道:“我估计啊……都是鬼先生在背后替他出主意,否则他也没这种见识。”

  “主上身边这些旧部,别的还好说,就是心计,一个比一个厉害。”程祭邻一边摇头一边叹气,他认为自己也算见多识广了,但和叶信这帮人混在一起之后,他有了太多的感触,叶信本人就不说了,给他一种多智近妖的感觉,而鬼十三他们,也是不容小窥。

  “记得主上以前经常说,每逢强敌,必先布势,再造势,再推势,最后顺势,运作得当,将无往不利、无坚不摧。”苍妒兵微笑着说道:“我们这些人把该做都做得差不多了,布势已成,就看大人如何造势了。”

  “其实我个人是比较倾向第一套计划的。”叶信也笑了:“因为痛快淋漓,只以为没有人会那么傻,才想了别的计划,呵呵……谁知道老十三真的给我找到了这样一个傻瓜。”

  “宁高悟和周破虏等人都以为主上有些多此一举。”程祭邻说道:“我们虽然不懂主上为什么这么做,但明白主上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因为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是最强横的人,也有心软的时候,也因为耳听永远不如眼见。”叶信淡淡说道:“更因为要造势,我必须要让人大吃一惊,如果只是单单表露自己的身份,我不可能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说完,叶信顿了顿:“我要做一个大英雄,要让他们都认为我是真的英雄,并且在这同时,还要让他们感觉我这个人比较容易控制。”

  “主上本来就是真的英雄。”苍妒兵急忙道。

  “你们见过静花掌教了?”叶信说道。

  “见过了。”程祭邻说道。

  “怎么样?有没有看出她的弱点?”叶信说道。

  “主上这是在难为我们了。”苍妒兵苦笑道:“虽然每天都要见面,但大多数时间都在商讨对抗魔族之策,要不然就是聊一些闲话,又没有交过手,怎么能看出她的弱点?”

  “我是问性格上的。”叶信说道。

  “嗯……”苍妒兵迟疑片刻:“她很强势……”

  叶信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在苍妒兵和程祭邻身上是问不出有价值的消息了,随后轻轻自语着:“证道境的修士啊……到底有多强呢……”

  “静花掌教年纪还不过三十,是本土修士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苍妒兵说道:“证道境的修士与我等相比……无疑是云泥之别的。”

  “鬼先生和墨衍倒是有可能对那静花掌教构成一定威胁,我们就爱莫能助了。”程祭邻摇头道。

  “你认为自己能在静花掌教手下撑几招?”叶信笑着问道。

  “两招吧。”程祭邻说道:“第一招败,第二招死。”

  “主上,你虽然有无上战决,但也很难与那静花掌教对抗的,除非……你已到了凝气境巅峰,那时或许能有一战之力。“苍妒兵说道。

  “除掉一个人有很多办法,并不一定要正面对抗。”叶信说道。

  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终于接近了烟云阁,沿途遇到很多修士,还有流云宗的弟子,不过因为苍妒兵和程祭邻都佩戴着流云宗特意颁发的徽章,没有谁过来询问阻拦他们。

  沿着台阶走上去,守护在烟云阁前的修士们都很恭敬的向叶信等人施礼,距离还远,突然听到烟云阁中传出一阵清脆的笑声,那种笑声很奇特,如金铁交鸣,笑声已落,余音犹在天地之间回荡着。

  “那就是静花掌教。”苍妒兵说道。

  叶信微一点头,继续向上走去,几个流云宗的修士见叶信等人走进,急忙把烟云阁的大门打开,随后列在两边。

  叶信当先走进了烟云阁,烟云阁的正厅很大,最上首是双主座,左边坐着一个芳华正茂的女子,金玉满身,很是雍容华贵,但和她的相貌有些不符,准确的说,是这种打扮有些老了,静花掌教正值青春,相貌也很娇媚,打扮得清淡一些,才正相宜,一身的珠光宝气,就显得有些俗了,当然,这是叶信的审美观,或许人家就认为这种装扮才是合适的。

  坐在右侧的是一个年轻人,满面春风,他身上的分量也不轻,如果他和静花掌教都换上大红色的长袍,能给人一种正在拜堂的感觉。

  在静花掌教和那年轻人之下,是两个中年人,他们的气度就要强得多了,至少够沉稳、够恬淡,双目开合见精光四射,威势十足。

  那静花掌教看到叶信大步走进来,略显得有些诧异,还有那两个中年人,都把视线转到了叶信身上。

  席间突然产生了一阵骚动,萧魔指、宁高悟、渔道、墨衍、曲云鹿等人纷纷站起身,齐声向叶信说道:“见过主上!”

  叶信微微点头,随后看向静花掌教,随后拱手,朗声说道:“星门叶贪狼,见过静花掌教了。”

  这就是叶信所要的造势,如萧魔指、渔道、墨衍等人,都是一等一的俊杰,把他们撒出去,其实根本不用刻意去做什么,象平时那样就好,便足以引起别人的重视了。

  烟云阁内一共只有六十多个修士,现在有十几个修士起身,向叶信施礼,在这一刻,叶信展现出的气势,也冠压全场。

  静花掌教匆忙站起身,满脸惊讶的说道:“原来是星门的大能……”

  “不敢。”叶信说道。

  静花掌教的视线落在了萧魔指身上:“萧兄,这位贪狼先生就是萧兄所说的主星了?”

  “正是。”萧魔指微笑着说道。

  静花掌教显得有些失神,神之帝国的恒一鸣和承法帝国的李浮心都在紧紧的盯着叶信,同是俊杰,但也有高下之分,叶信座下的修士,当属萧魔指最为出彩,不管是站是坐,哪怕在千万人之中,总会让人第一眼注意到他,萧魔指就是有这种魔力。

  恒一鸣与李浮心都不是军将系统出身的,此行主要目的是谈判,如果派两个军中宿将,估计没几句话就能打起来,恒一鸣和李浮心的主要职责是为帝国招贤纳才,常年在四方奔走,知交满天下,所以派他们来正合适。

  也是因为擅长与人打交道,恒一鸣与李浮心都有伯乐之能,几乎是第一眼便看中了萧魔指,这些天也没少和萧魔指接触,可不知道为什么,当叶信出现之后,他们都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叹气,萧魔指的眉眼笑容,写着一个大大的‘服’字,看得出来,他对叶信的忠诚是发自肺腑的,那就没可能把萧魔指拉过来了。

  不过,失望只是暂时的,下一刻,他们的眼睛又变得明亮了,叶贪狼?如果能把这个叶贪狼拉拢过来,这些修士肯定会跟着一起走,那岂不是一网打尽了?!

  “贪狼先生,我给您介绍一下。”静花掌教微笑着说道:“这位是杨信达,是陆风城杨家的嫡子,这位是神之帝国的恒一鸣前辈……”

  “见过一鸣前辈!”叶信急忙说道:“十三年前,因世子之难,利圆、秦燕等七个公国起兵叛乱,恒前辈不忍见刀兵祸起,甘冒奇险去七国游说,一日说降一国,七日便让七国拱手而降,纵使帝国主力亲至,恐怕也不可能在七天就攻陷七国全境啊,恒前辈的义举不知道救了多少百姓,当为万世楷模!“

  恒一鸣愣了愣,眼睛已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叶信所说的,正是他一生最引以为傲的功绩。

  与心机城府无关,毕竟是第一面,从无瓜葛,用不着防备什么,何况叶信正拍到了他的最痒处,对叶信的好感呈直线上升。

  “这位是承法帝国的李浮心前辈……”这一次不等叶信打断,静花掌教自己停下了,她很好奇叶信会如何评价李浮心。

  叶信略微顿了顿:“浮心前辈劳苦半生,大毁大誉皆出自含英学院,不过在晚辈看来,前辈当初的痛定思痛、大刀阔斧,是功在社稷、功在千秋的大事,只不过常人无法理解前辈的苦心罢了,呵呵……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李浮心刚刚听到叶信提起含英学院,指尖不由自主抖了抖,接着听到了叶信后面的话,他失神良久,随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要知道叶信可是做足了功课的,他到了本土之后,到处走动,逢人便聊,想法设法打听各种消息,就是为了当下。

  “贪狼先生光临陌尘山,为这驱魔之会大壮声势啊。”恒一鸣站起身,微笑着说道:“请、请坐……”

  恒一鸣主动站起身,又用了‘请’字,也算是投桃报李了。

  当叶信坐落之后,萧魔指、渔道等人才缓缓坐下,这种架势已摆明了,叶信是他们独一无二的核心。

  上首的杨信达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可以说他活这么大几乎每出过风头,唯独这几天,可算是把一辈子的风头都出尽了,得意之余,最见不得的是别人把他的风头抢过去,他干咳一声:“大家还是说说正事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